第一千零五章:跪搓衣板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五章:跪搓衣板

第一千零五章:跪搓衣板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出水芙蓉……这对林昆这个一切生理特征正常的男人来说,实在是一项难以形容的考验,要是对着一个相貌丑陋,或者身材无法入目的丑女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一个身材性感到爆,那一对胸前玉兔拥有着傲人的36d,不光尺码大,而且型还好,再往下看,纤腰环瘦,翘臀在后,不过规模可弧度隐约可见一斑,忽略敏感地带,再就是那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皮肤白皙,浸染着一丝光芒。 咕噜…… 林昆又一次咽了口水,眼神有些发直,蓝颖嘴角笑容妩媚诱人,光着脚丫就向林昆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一双充满狐媚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昆的双目,什么都不用说,用眼神交流就行了。 “怎么,不喜欢?” 蓝颖站在了林昆身前,身上浸透着沐浴露的香味,林昆却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这让她心里多少有些不爽,还没有哪个男人对她的身体不疯狂呢,除非这个男人是个gay。 林昆心里头正在暗暗纠结呢,他一次一次的对自己说,自己只是出来执行任务的,不是出来卖身的,可现在美色当前,自己要是绷的太紧会不会露出把柄,或者说干脆撒谎说自己是gay吧,你蓝颖大美女一枚,总不会强暴一个gay吧。 林昆心中窃喜,以为找到了脱身的理由,可低头一看自己那昂然风发的小兄弟,估计这里头就连糊弄自己都糊弄不过去吧。 “嗯,定力不错。”蓝颖伸手摸着林昆的脖子,渐渐向上,嘴里吐着温热的呼吸,两只胳膊渐渐缠上了上来,那一丝不挂而又浸染着沐浴色的身体,就这么贴到了林昆身上。 林昆周身上下的血液猛然加快,他不是那东土大唐取经的和尚,心里头可没那么多的清规戒律,欲念藏在心中,经受不住如此赤裸的诱惑,周身上下的血液沸腾,身体仿佛那秋后的野草一般,只需一点火焰,便马上熊熊燃烧起来。 “干!” 林昆心底愤懑的吼叫了一声,这女人这么赤裸的勾引老子,老子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以为老子有什么隐疾呢。 欲念一动,林昆身体猛的一颤,马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身体里的力量仿佛在快速的流失,眼皮也越来越沉。 刚才吃的那药…… 眼前,蓝颖那张妩媚的脸庞越来越模糊,她嘴角笑容阴森…… 林昆马上便支撑不住,脚底下虚晃一下,身子向后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咔哒,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开门,有人走了进来,窃窃私语说着什么已经听不清,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暗,最终晕了过去。 一个一身黑色衣服的女人走了进来,脚上高跟鞋至少有十厘米,身后跟着两个一身正装的男人,女人脸上表情冰冷,男人脸上的表情也是同样。 蓝颖随手扯了一件浴巾裹在了身上,笑着对女人说:“佐藤姑娘,你怎么知道他是华夏的特工?” 被称之为佐藤的女人全名佐藤香,是岛国秘密安插在华夏的优秀特工,只是这佐藤香和蓝颖之间似乎不太融洽,冷笑一声说:“我能确定的事情自然没有必要向你汇报。” 蓝颖不气不恼,呵呵笑道:“大家同为天皇效力,何必火药味这么浓,大敌当前,我们身为同僚,应该互相团结才是。” 佐藤香看着蓝颖,嘴角冷冷的一笑,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你肯多动动脑子,查一下他的详细资料,就会知道了,不过我判断他是特工不光是根据资料,而是早先的时候,我和他就有过交手,时间已经很久了,当时我在中港市执行任务,结果被他撞上,要不是紧要关头用了我们岛国忍者特制的迷香,还真就栽在他手里,呵呵,真是风水轮流转,没想到今天他落在了我的手上。” 佐藤香一脸得意,蓝颖却是笑着说:“岛国忍者特制的迷香,难道就是那种含有春药成分的?” 佐藤香没有回答,等于默认,蓝颖笑着说:“那他岂不是……” 佐藤香冷的一笑,道:“当时正好有几个小流氓围着一个女孩子,他可能也不太知道我的身份,打跑了那几个小流氓,然后……” 蓝颖咯咯的笑了起来,“我们岛国忍者的特制迷香,春药成分和迷香成分对等,中了迷香的人会在半昏半睡的状态下……哈哈,当时那姑娘一定没想到,会被一个中了迷香的人给……” “够了!” 佐藤香冷言道:“有什么好笑的,那姑娘是这次行动的底牌,你过来!” 蓝颖耳朵伸了过来,佐藤香贴在她的耳边小声低语了几句,蓝颖马上一脸惊讶的表情,说:“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 佐藤香得意笑道:“这用中国的话来说,就叫做缘分!” 蓝颖点点头道:“那我马上去安排一下,作为我们最后的王牌!” 佐藤香伸出手,蓝颖微微一愣,也伸出了手,两人握了一下,同时哈哈的大笑起来,搁咱们正常人来看,一对神经病。 …… 林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自己被绑在一张大床上,双手双脚四仰八叉的分开帮着,手上绑着一层拇指粗下的绳子,又系了一条小拇指粗下的铁链子,这可真是双层保险,防止他逃喽。 窗外已经是夜深,屋里头灯光昏暗,林昆四周看看,认得这房间,正是蓝颖的那间大公寓,敞开嗓门大喊道:“有人么?” “你醒了呀。”蓝颖笑呵呵的走过来,手里捧着一本杂志,身上裹着睡袍,脸上的妆已经卸掉,看上去清纯了不少。 “你给我吃的什么药?”林昆抬着脑袋,看着蓝颖说。 “拉肚子的药喽,不过这药里有格外的成分,遇到肾上腺素分泌旺盛了,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麻醉药物,很快就会让人失去知觉。”蓝颖笑着说:“本来我还以为你是唐三藏转世呢,没想到压抑了那么久,还是没压抑住,呵呵。” 林昆道:“你,你干嘛把我绑起来啊。” 蓝颖笑着说:“林先生,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用再伪装了,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也知道你的身份。” 林昆微微一怔,接着笑道:“那你为什么不把直接杀死?” 蓝颖笑着说:“杀死了就不好玩了,好戏还没开始上演呢,等到国宴破坏,再将你被斩首的视频发布到网上……” 林昆打断说:“你们是想显示你们岛国的实力?幼稚啊。” 蓝颖狡猾的笑道:“林先生,你是太幼稚了,知道我们为什么要破坏国宴么?” 林昆道:“知道,你们不就是想阻止我们华夏趁此机会向世界宣布对东海的领主权,你们害怕我们华夏师出有名,你们本性贪婪,内心却柔弱,生活在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沉下去的岛屿上,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所以你们只能通过侵略来满足你们丑恶的本性,满足你们内心的惶恐不安。” 蓝颖笑着说:“你说的对,不过只说对了一半,你们华夏的外交始终软弱,但国宴上对东海主权的宣誓不同,会异常的强硬,并且会代表你们华夏强硬的态度,我们国家内部的人民多数不同意战争,所以在东海领土的问题上,一直是与政府持反面的态度,如果华夏的高层态度强硬,不惜通过战争来解决东海问题,势必会在我国内部引起高度恐慌,到时候担心战争的老百姓,只会更加的慌乱,走上街头游行反对,这是我们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要阻止!” 林昆笑着摇头说:“你们政府真是太单纯了,破坏一个国宴,我们华夏还会通过别的方式对外宣布,根本的原因是你们贪婪的本性想要抢夺我们华夏的领土,你们应该收手。” 蓝颖不以为意的道:“国宴被破坏了,在你们华夏内部也会引起动荡,这动荡甚至会波及到联合国,给你们华夏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不要具体来形容,但一定不小。” 林昆冷笑说:“真是丧心病狂的民族,祝你们阴谋失败。” 蓝颖笑着说:“林先生,你先别着急,我们还有另一个计划呢。等我们国宴破坏成功,再化装成东南亚的恐怖分子将你斩首,堂堂一个兵王被恐怖分子斩首,一方面会引起你们华夏与恐怖分子之间的矛盾,另外也会沉重的打击到你们华夏的士气。” 林昆笑着说:“呵,原来是留着我干这个用呢,多谢你们看的起。不过恐怕你们等不到那么久了,我这么晚不回家,肯定是要有人找我的,到时候找不到我,就会报警。” 蓝颖咯咯的笑了起来,手里拿着林昆的手机,说:“刚才你一个自称是楚静瑶的女人来过电话了,我告诉她你在洗澡,今天晚上不能回去陪她了,哦,对了,我还让她再找一个男人,你这个男人归我了。” 林昆呵呵笑道:“好吧,有你的,那我就在这先好好睡一觉,你们最好是杀了我,否则我回家以后可要跪搓衣板了。” 蓝颖咯咯笑道:“你放心,包你满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