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阴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章:阴谋

第一千章:阴谋 同伴被放倒在地,六扇门里其余的守门人全都动了起来,一个个目光阴鸷的向林昆看过来,手里都多了一把武器。 身为六扇门的大执事,杏花可不想场面闹到难以收拾的地步,赶紧一声厉喝冲这些守门人喊道:“都给我停下!” 守门人不敢忤逆大执事,但望着林昆的目光,仍是心有不甘。 杏花脸上的狐媚笑意收敛,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看着林昆说:“林先生,借一步说话。” 林昆呵呵一笑,没有拒绝,杏花转过身向大厅后面的走廊走去。 杏花的办公室就在这走廊尽头的小屋里,屋子不大,装修别致而精致,古风古香的装修,原形的茶几后摆着一条藤椅长凳。 林昆坐下,杏花坐在他的对面,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杏花并没有恼怒之色,在六扇门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混迹,平常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倒是林昆却令她刮目相看,至少和那些表面上风度翩翩,骨子里却一心想占她便宜的男人不同。 “我叫胡杏儿。”杏花又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打火机喀嚓点着。 林昆没有说话,胡杏儿继续说:“你刚才给我看的那个画像,那人叫薛让,是一个缅甸籍的杀手,绰号鬼哭,手段残忍,杀人的技术顶级,杀人灭口从不一刀解决,习惯将对方一点一点的折磨致死,是一个天生的煞星,不好对付。” 林昆道:“他现在在哪?” 胡杏儿磕了磕烟灰,嘴角勾起一抹妩媚而又阴测的笑容,“十万块,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而且我也只知道这么多。” “多谢!” 林昆站起来向门口走去,胡杏儿喊道:“你先等等。” 林昆停下来,胡杏儿道:“这个薛让不简单,不说自身的实力如何,背后恐怕牵扯到可怕的存在,所以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能不惹的最好不要惹,大家相安无事最好。” 林昆背对着胡杏儿道:“谢了!”推门而出。 六扇门的大门口,林昆叼着雪茄,陆婷做完了spa从里面出来,脸颊红扑扑的,一副容光焕发的模样,林昆眨着眼睛打量,笑着说:“spa这么爽?” 陆婷笑了一下说:“先说正经的,打听到有用的信息了么?” 林昆点点头,两人边向吉普车走去,边说:“那个人叫薛让,是一个缅甸籍的杀手。” 陆婷点点头,道:“知道姓名和身份,再查其他的就容易了。”转过头看林昆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问:“怎么了?” 林昆停下来,看着陆婷说:“秦天跟我说过,让我不要管这件事,刚才胡杏儿也跟我这么说,这背后莫非有什么大的阴谋?” 陆婷道:“你怀疑?” 林昆道:“这件事会不会牵扯到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陆婷神色凝重了下来,摇摇头说:“应该不会,即便真的涉及到,那也是组织内部出了腐败分子,尽早铲除也好。” 林昆道:“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背后的实力大的通天。” 陆婷想了想,说:“燕京城的地下世界一向都很收敛,没有人敢在这皇城里出头折腾,除非这实力涉及到境外力量。” 林昆道:“你的意思是……” 陆婷道:“在燕京皇城,表面的一些看似捞金的行业,世界上都是受境外团队控制的,他们会选一个傀儡留在这边,表面上遵纪守法的正规经营,暗地里却干一些暴利的违法行当,按照你告诉我的分析,你的好朋友秦天,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傀儡,他的老板是谁,他自己可能都不清楚。” 林昆点点头,说:“照这么说,那些境外的实力倒是很会玩,选一个傀儡在这边顶着,哪怕真有一天犯了事,也不会立马被抓到,甚至有足够的时间逃掉。” 陆婷笑着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些犯罪分子比我们还会玩。” 林昆道:“你尽快把这个薛让的相关信息告诉我,月详细越好。” 陆婷道:“听你这意思,你是想管这件事到底了?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话,你考虑过静瑶和澄澄的安全么?” 林昆沉思了一下,道:“这个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陆婷笑着说:“好!” 回到家,又是深夜,林昆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等着陆婷的消息,渐渐的,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迷糊了过去,手机叮铃铃的传来了短讯的声音,打开一看,是陆婷发过来的。 陆婷发来的不是有关薛让的信息,而是有关蓝颖的,林昆仔细看完之后,没有不由的蹙了起来,同时心底惊讶不浅。 这蓝颖的真实身份,居然是一个岛国潜藏在华夏的特工! 再想起先前的那两名一身西装,和蓝颖在一起的岛国佬,林昆马上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眼下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岛国佬会有什么针对华夏的行动? 叮铃铃…… 紧接着,又一条短信传了过来,岛国特工的这次阴谋行动呈现在了面前,除夕之夜,岛国的特工秘密谋划了一起国宴爆炸案,想要借此机会破坏掉华夏领导人将在国宴晚会上,对全球媒体宣布的东海誓言,华夏和岛国目前在东海岛屿的主权问题争执上,一直处在僵持的阶段,华夏想要借除夕国宴全球媒体跟踪报道之际,宣布一下东海诸岛的领土主权与华夏的历史渊源,那一系列的岛屿从华夏古代时期就一直隶属于华夏,岛国目前强词夺理想要将诸岛赖过去,这可是华夏领土主权所不允许的,同时国家领导人还将向全世界宣布对东海诸岛领土捍卫的决心,此番声明一发表,就相当于提前通知全世界,接下来华夏若是要动用武力解决岛屿的领土问题,也是合情合理,出师有名。 林昆看完之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一群岛国的侏儒,整天到晚费尽心机的和华夏争夺领土主权,弹丸大小的地方,找灭! 林昆删掉短信,直接给陆婷打了电话过去,陆婷接听了电话,说:“我也是刚收到上级的通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林昆道:“那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去破坏掉岛国佬的这次行动?” 陆婷道:“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去接近那个蓝颖,组织上怀疑他们还有别的任务,破坏国宴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一个幌子,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需要你从蓝颖的身上找到线索。” 林昆皱着眉头,挠着脑袋,说:“陆大美女,组织上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个简单的任务,我可不想又和那个女人有瓜葛。” 陆婷笑着说:“你和她都已经传出绯闻了,再接近会更容易些,组织上最近人手紧,这个艰巨的任务经过组织决定,最终还是要交给你。” 林昆直接皱着眉头骂了句:“我靠!又是这一套,组织上的人手怎么可能一直紧张,怎么总给我安排特殊的任务!什么经过组织决定,我看组织就是故意来坑我的,我抗议!” 陆婷笑着劝说道:“林昆,你得这么想,身为曾经的特种军人,如今又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一员,你必须要有作为组织的一颗螺丝钉的觉悟,哪里需要你就冲到哪里去。” 林昆苦哈哈的耷拉着眉毛说:“我是看透,组织就是个坑!对了,那个薛让的信息你查了么,查出来尽快给我。” “我还在查,有消息会马上通知你的。”陆婷握着电话笑着说,却是合上了面前显示着详细信息的笔记本,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别忘了跟静瑶提前打声招呼,否则她会吃醋的。” 林昆道:“行了,你也早点休息,记得替我问候周处长。” 挂了电话,林昆伸了个懒腰靠在沙发上,舒坦了一会儿后,起身去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然后光着脚丫轻手轻脚的上楼。 卧室里,楚静瑶和澄澄都睡着了,他怕自己现在上床,打扰了母子俩休息,看一眼安心后,他转身下楼去了客房。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围在餐桌前吃过了早餐,林昆开车送楚静瑶和秦雪去钢材厂,车子停在钢材厂的楼下,林昆却没有要跟着上去的意思,澄澄回过头,看着林昆说:“爸爸,你怎么不跟我们进来呀?” 楚静瑶和秦雪也转过身,林昆笑着对楚静瑶说:“静瑶,我有事想跟你说。” 楚静瑶疑惑道:“什么事?” “你先过来一下。” “哦。” 林昆和楚静瑶来到了车后面,林昆摸着下巴,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楚静瑶笑着说:“有什么话就说吧,别这么吞吞吐吐。” 林昆道:“昨天晚上陆婷又给我安排任务,我可能要去多接触一下那个蓝颖,她的身份有点特殊,我是怕你……” 楚静瑶笑着说:“放心吧,工作该做的尽管去做,我不会生气的。” 林昆惊喜的笑着说:“真的!?” 楚静瑶笑着说:“要不还是假的?我没你想的那么小气,不过你可要记住了,不能随便占人家便宜,逢场作戏也不行。” 林昆嘿嘿笑道:“我尽量,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