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是他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九十八章:是他

第九百九十八章:是他 两名黑衣唐装男子向林昆夹击过来,一左一右,一个横拳气势汹汹,另一个脚底下虎虎生风,直接凌空一记长踹闪电而至。 林昆脸上表情不变,依旧是那么一副嘴角噙着邪魅笑容的吊儿郎当之色,不过眉头却是不由的挑了一挑,这两人的实力单从这一个照面上来看,就明显不俗,甚至令他联想到了传说中的南拳和北腿,一拳一腿可是风骚了华夏武林好多年。 林昆后退一步,紧跟着凌空一记扫荡腿挥出,他这一跃跳的非常高,腿在半空中划出一个自上而下的半弧,顿时就听铿的一声响,脚掌迎上了挥劈而至的拳头,紧跟着又是砰的一声,脚掌和另一个飞踹过来的黑衣唐装男子的脚掌撞击在了一起。 两名黑衣唐装男子拳上和腿上的功夫都不虚,一击过后,两人铿铿铿的一连倒退了三步停在,而林昆自半空中直接一个翻身落地,身形向后踉跄,不过还是硬生生的被止住。 路上本来不多的行人,却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一群看热闹的人,这灯光晦暗的老巷子里,顿时显得更加的幽深莫测。 林昆嘴角噙着邪魅的笑容,目光轻佻的看着两名唐装的黑衣男子,笑着道:“你们两是高手,不过好像差了点意思,一定是年轻的时候练武不刻苦,距离真正的高手还差那么一点点,可就是这么一点点,就足以证明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哼,好狂的口气!” “再来!” 两名黑衣唐装男子冷言喝斥,一副誓要教训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子的架势,他们单从年龄上看,可比林昆要长上不少,对于习武之人而言,尤其本身实力不俗的武者,是最受不了别人的指责和挑衅的,这不是盲目自大,而是武者的傲气使然,通俗一点的讲,老子习武数十年,好不容易练就一身不俗的身手,其实你随随便便的一个小年轻就能指责的! 两人握拳踢腿,目光冷冽如同利剑,局面瞬间更加紧张起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倒是不怕烂子大,鼓掌叫好,怂恿着,火烧浇油着。 林昆一副云淡风轻,而又淡淡戏谑的表情,两条腿拉开弓步,一双手掌前后竖起,摆的一副标准的咏春拳架势,南拳和北腿向来是以刚劲并称,那就用咏春泄泄他们的刚劲。 咱们林大兵王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架势,伸手向两位黑衣唐装又黑着面膛的两个人勾了勾,两人眸中的凶光大盛,一起‘啊’的一声吼叫,就向林昆冲了过来,然而就在这时,六扇门的大门敞开,里面走出一位红衣女子,一头乌黑的秀发盘在头顶,头发的中央横插一枚凤簪,瓜子脸高鼻梁,柳叶眉,阳春三月的湖水眸子,薄薄的嘴唇上噙着三分玩世不恭的笑意,却是徜徉出七分的狐媚与戏谑,身材高挑双腿笔直,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小皮靴。 红衣女子一出现,这周围的无数道目光,全都唰唰的聚焦过来,六扇门的大执事杏花小姐露面,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杏花小姐一出,百花顿时没了颜色,男人也彻底的醉了心骨。 “住手!” 声音清透灵动,仿佛那山涧跌宕的一抹清泉,简单的两个字,却仿佛透着天籁的妩媚,一瞬间醉入所有闻声入耳的心底。 两名黑衣唐装男子硬生生的止住了进攻的招式,转过身,躬下腰,一副毕恭毕敬的口吻低低的喊了一声:“大执事。” 红衣女子并没有理会他们,小皮靴嗒嗒嗒的从台阶上走下来,嘴角噙着那淡淡妩媚,醉人心骨的笑意,向林昆走过来,近了,眸光上下打量,笑盈盈的说道:“果然是有志不在年高,敢跟我们六扇门的守门人动手,果然够胆量!” 林昆还是那么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甚至,眼神更加的平静了,眼下这女人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尤物,周围的那些男同胞,一个个眼眸放射着精光,既爱慕又敬畏的看着,可单从咱们林大兵王的眼神中来看,却如同见到了一个普通女子无恙。 “不说话?”大执事杏花姑娘笑着道,声音潺潺如同春水起伏,“见到本姑娘都是这么一副冷淡的表情,看来我还是不够美呀。不过话说回来,堂堂的漠北狼王,不论做出什么举动,在我看来那都是正常的,你不会一不高兴,就把我们六扇门的招牌拆了,或者干脆一把火烧了我们这穷地方吧?” “漠北狼王?” “他是漠北狼王……” “差不多,这么年轻!” “怪不得刚才那么狂,果然是有本钱啊!” …… 周围的路人纷纷议论,这些人多数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对于他们这些混迹于华夏江湖上的众人来说,漠北狼王的名号,乍一提起来,可是比漠北那十万钢铁军团要更响亮。 “你认得我?”林昆看着红衣女子,微笑道。 “把漠北折腾的风风雨雨,那些个可怜的毒枭和东突分子们,一个个都被你给吓尿了,这种滑稽有趣的事我当然听过,而且……”杏花姑娘笑盈盈,眼波流转更显妩媚的看着林昆,道:“哪个少女不怀春,谁不喜欢英雄豪杰呢。” “呵呵……” 林昆笑了两声,目光看着杏花姑娘说:“美女,你可真会替我拉仇恨,就你这一句话,周围不知道多少人得把我当成仇敌,我真怀疑待会儿我能不能顺利的离开,找我决斗的人不会排到巷尾吧?” “打架这种简单而又低级的事情,堂堂的漠北狼王会怕?”杏花姑娘话锋一转,冲着周围的众人说:“他是如假包换的漠北狼王,你们谁要是能赢了他,我陪他一个晚上!” 周围静悄悄的,众人心目中都对杏花抛下来的筹码感到诱惑,可冷静的权衡利弊过后,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 杏花一副得意的回过头看林昆,“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林昆笑着说:“我是来找人的。” 杏花说:“六扇门的规矩,每次出入必须自带女伴或者男伴,我们这么高雅的场所,不提供任何暧昧相关的互动,能泡到别人的妞是你的本事,能泡了别人的妞,还能站着走出来,那更是你的本事,不过初次过来的,可是必须要奉献出自己的女伴或者男伴……” 杏花目光向旁边的陆婷一看,调笑说:“你的女伴质量不错,可以直接办理高级vip了,怎么样,舍得交出来么?” 林昆呵呵一笑,直接拉着陆婷转身走,杏花在身后咯咯笑道:“好小气的男人哦,身边美女那么多,也不在乎这一个吧?” 林昆继续拉着陆婷走,陆婷低声说:“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林昆道:“我得替志坚负责。” 身后,这时又传来了杏花的声音,“只是一个全方位的spa免费体验的项目,又不是要你的女人陪酒吃饭睡觉,怕什么?” 林昆和陆婷同时停了下来,林昆转过头问陆婷:“spa你感兴趣么?重要的是不用花钱,想来他们这里spa的标准不会低。” 陆婷笑着说:“哪个女人不喜欢spa保养,免费的更好。” 林昆道:“别说的这么穷酸,咱兜里有钱,不免费也能做的起。” 陆婷道:“不过这儿的spa会员卡的价格估计不会低。” 林昆道:“你要是喜欢我送你,就是我怕志坚吃醋,还是算了,这儿的地方又这么远,来这的都是一些江湖人士,万一你被哪个男采花贼看上了,或者被哪个女采花贼给非礼了,志坚到最后一定全都算在我头上,我不冒这个险。” 陆婷笑着说:“呵呵,我不说你抠门,说你胆小,行了吧?” 林昆咧嘴一笑:“别贫了,办正事,你去享受spa,我跟那妞谈谈。” 两人转身,杏花一脸鄙夷的看着林昆,“这么快就想开了?” 林昆嬉笑着说:“难得遇见妖媚的祸国殃民的女人,不请她喝上一杯,我怕晚上睡觉做梦都会遗憾,美女赏脸不?” “咯咯咯……” 杏花笑着说:“我只听说漠北狼王的酒量不错,身手也不错,没想到这花言巧语的功夫更胜一筹,难怪这燕京城里的漂亮姑娘,都陪着你上头条,就是不知道肯不肯陪你上床。” 林昆打了个哈哈,大笑道:“喝酒!” 杏花道:“上好的女人红可不便宜,但我就喜欢它。” 林昆道:“大执事喝足了需要多少?” 杏花道:“一坛子,一分为二,你一半,我一半。” 林昆道:“一坛子怎么行,两坛子,天下酒美,女人美,醉酒了的女人更美,我可不想错过这良辰美景,如何?” 杏花转过身,单手一抬,微微欠身,“林先生,请!” 林昆也同样做了一个手势:“请,大执事!” 陆婷被专业的女服务员带去做spa了,林昆不担心这六扇门里会有诈,不大的一张方桌前,林昆和杏花各坐一边,酒已经满上,用的是碗,一碗浓香的女儿红下肚,林昆掏出了怀里的画像,推到了杏花的面前,杏花眉头微微一蹙,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