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管闲事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九十六章:管闲事

第九百九十六章:管闲事 吃过晚饭,林昆开着吉普车来到了罗琪住院的医院,楚静瑶和秦雪也跟着一起,带着澄澄。 罗莹请假照顾姐姐,暂时没敢把这件事告诉母亲,父亲当初就是因为缉毒走的,给母亲的打击很大,现在罗琪又差一点丢了性命,也是怕母亲承受不住打击,整个人一下子垮掉。 罗琪躺在病床已经睡过去了,罗莹坐在窗边,脸上带着疲惫,昨天晚上一直守候到现在,白天的时候,警察局的同事来了不少探望的,送来了水果花篮,寒暄客套一番又都走了。 罗莹心里很不是滋味,姐姐之前在警察局里是警花,那些男同事都喜欢围在她身边,现在她重伤,其中有一刀划在了脸上,就罗莹知道的两个之前曾追求姐姐的男同事,来看过一眼之后就匆匆离开了,那样子就像是在躲瘟神一样。 罗莹见了之后心里格外的难过,姐姐之前就没答应过他们,现在又没说要缠上他们,他们至于这样么,哼,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楚静瑶和秦雪各自拎着花篮水果,澄澄格外抱着一束鲜花,林昆笑着跟罗莹打了声招呼,罗莹苦笑,不过眼中满是感激,要不是眼前这个男人,自己现在和姐姐恐怕已经天人两隔了,而且昨天的医药费都是他垫上的,自己提出来要还钱,也被他拒绝了。 罗莹甚至在想,难道他也喜欢姐姐?心里冒出这个念头,自然就有了对比,瞬间就觉得其他的男人都是渣男,全天下仿佛唯有这个高高瘦瘦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怎么样了?”林昆小声的询问,怕打扰到罗琪的休息。 “大夫说静静修养就没事了。”罗莹小声说,目光里满是感激。 “嗯,我已经和住院部联系过了,正好空出了一个单间病房,晚一点等你姐姐醒了,他们会安排人过来帮忙换房间。” “林大哥,谢谢你!”罗莹眼中的感激之色更浓。 “不用客气,也只是举手之劳。”林昆笑着说:“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家休息,要是放心不下,这医院里也有休息室,跟医院的护士打声招呼,他们会安排人过来帮忙照顾的。” “嗯,我不累。”罗莹笑着说。 “林,林先生……”病床上的罗琪醒了,半边脸包着纱布,肿的挺高,声音有些虚弱。 “感觉怎么样?”林昆笑着说。 “林先生,你能帮我一个忙么?”罗琪双眼希冀的看着林昆。 “你说。” “林先生,你能不能帮我把档案袋追回来,那里面有证据。” “这个……”林昆有些犹豫,这件事真的要管下去么?秦天已经说了,这件事最好不要管,不管涉及到哪一方,肯定是有棘手的一面。 “林先生,求你了,这条线索我好不容易得到,比我想象中的更要……”罗琪没有继续说下去,旁边还有别的病人和家属在,她缓了一口气接着说:“林先生,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也实在想不到找别人来帮忙了,真的求求你了。” 罗莹站在一旁,也是双目闪闪的看着林昆,对于那些贩毒份子,他心里也害怕,可更痛恨,爸爸就是因为那些邪恶的人没有的,姐姐又重伤,而且还被毁容了,她恨不得将那些坏人统统抓起来绳之以法,可也只是恨,她一个弱女子,刚刚从警校毕业,还是硬托的关系进了交警队,人微言轻,再加上编制不同,根本没办法帮姐姐任何的忙。 一直站在旁边的澄澄轻轻的推了一下林昆的胳膊,声音稚嫩的小声说:“爸爸,你就帮一下警察阿姨嘛,你是超人爸爸!” 林昆回过头冲儿子笑了一下,又看向楚静瑶,楚静瑶笑着点点头,林昆回过头笑着对罗琪说:“罗警官,我尽力帮你把档案袋找回来,你记得当时伤你的人什么样子么?” 罗琪虚弱的点点头,道:“记得。”目光转向罗莹,道:“莹莹,你去拿笔和纸过来,帮姐把那个嫌疑人画下来。” 罗莹答应了一声,就去取纸和笔了,半个小时候,罗莹那一张纯素描的画像交到了林昆的手里,照片上的男人长头发,鼻梁高,一双眼睛往下凹,隔着画像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冷森的杀气。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这个男人给他的第一感觉就不是一个普通的黑道凶手,再加上罗琪身上的那些伤口,每一道伤口的深浅和方寸,都掌握的恰到好处,不致命,但最终却会流血过多而死,这是一种残忍的杀人手段,让死者临死前受尽痛苦的折磨。 林昆揣着画像和楚静瑶等人离开了,一路上车厢里的气氛有点闷,澄澄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小家伙受不住这种压抑的气氛,忍不住的开口问林昆,道:“爸爸,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坏人,警察阿姨是好人,为什么打不过坏人。” 林昆一时间无言以为,只好笑着敷衍说:“这个呀……因为警察阿姨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坏人欺负。” 澄澄握着小拳头说:“爸爸,那等我长大以后,要做一个不善良的好人,把那些坏人统统都给打跑!” 林昆把楚静瑶和秦雪还有澄澄送回家,自己又开车来到了皇爵酒吧,罗琪对他没有什么隐瞒,将前天晚上给她打神秘电话的号码告诉了他,经过核实号码是皇爵酒吧的张副总的,林昆尝试过要联系他,结果得到的消息是他已经挂了。 林昆没有去舞池,也没有去二楼,而是直接去了秦天的办公室,秦天正在和几个手下打牌,见林昆来了,马上让手下的人都散了,办公室里很快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林昆坐下来,秦天拿了两瓶矿泉水过来,林昆笑着说:“秦总什么时候改口味了,怎么还拿起矿泉水来招呼客人了。” 秦天苦笑,说:“昆子,我们是兄弟,你干嘛这么挖苦我。” 林昆两只眼睛微笑的看着秦天,说:“你真把我当兄弟么?” 秦天道:“我们即便不是过命的交情,也是惺惺相惜的命,何况在秦城监狱的时候,要不是你帮忙,我说不定就被人害死了。” 林昆微微笑道:“老秦,我敬你是一条汉子,以前在江湖上是个人物,可现在你为什么这么畏首畏尾,你以前的气概哪去了?以前那个光明磊落,嫉恶如仇的秦天哪去了?” 秦天扭开水瓶灌了一口水,说:“以前那个秦天死了,秦城监狱走过一遭,我才算是明白了,江湖上义字当头,可当你真正落魄的时候,又有谁会来同情你?我打死了个官二代,被关进了秦城监狱,别人想法设法弄死我,结果我当初认识的那些兄弟,那些喝我歃血结拜的好兄弟,没一个人出现,倒是你这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狼王帮了我,我秦天才活到了现在,我欠你一条人命。” 林昆道:“过去的事不提了,我当时也只是敬佩你是条汉子,正好秦城监狱当时的监狱长,和老胡交情深厚,我爷爷经常跟我说一句话,人这一辈子就是机缘巧合,撞上了就是缘分,善缘孽缘都得受着,我当初能帮上你,就是善缘。” 秦天苦涩的笑道:“可这一次,我恐怕帮不上你了,昆子,你一定看不起我,我也有些看不起我自己,秦城监狱走上那么一遭,没有折断我的气魄,倒是被一个孩子给折断了。” 林昆道:“老秦,你有孩子了?” 秦天笑着说:“女儿,已经八个月了。”脸上满是幸福的光芒。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笑着说:“老秦,恭喜你!” 秦天道:“老来得女,我都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老天眷顾我,让我得到了一个女儿,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做事,好好的守候她们母女俩,这江湖上的事,我能不问就不问了。” 林昆道:“我理解,有空带嫂子去我家玩,我先告辞了。” 林昆起身欲走,走到门口,秦天突然开口说:“昆子,等等!” 林昆脚底下微微迟疑,但没有停下,拉开门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秦天苦笑,眼中又是充满了深深的感激,最后关头,他还是忍不住要帮林昆,就像自己说的,欠他一条命,江湖上义字当头,该还的时候绝不能怂,但林昆没给他机会。 秦天心里头忽然也是怅然起来,这位有过救命之恩,惺惺相惜的朋友,这一辈子是不是就要因此而别过了,江湖啊江湖,本来就不应该儿女情长,可偏偏自己又没逃的过。 林昆坐进了吉普车里,手机响了起来,是秦天打过来的,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了,玩笑说:“这么快就想我了?” 秦天声音苦涩的说:“昆子,我还是要再劝你一回,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了,暗处的那个实力太复杂,我们惹不起,就我上头的老板,对于人家来说也只是一个小虾米。” 林昆眉头轻蹙,笑着说:“老秦,我答应过我儿子,要把坏人抓起来。” 秦天叹了一口气,却也没有再犹豫,说:“去六扇门找找,那里应该有你想要的线索,不要说是我推荐的。” 林昆道:“谢谢你,老秦。” 秦天道:“欠你的那条人命……” 林昆打断道:“现在,我要你好好活着,你不欠我什么了。” 秦天道:“谢谢你,昆子!” 林昆笑了笑,将电话挂断,发动了车子离开,路上给陆婷打了个电话,陆婷正好没事,就把她约出来找了间咖啡馆。 咖啡馆里,林昆和陆婷对面而坐,陆婷笑着说:“你们男人约女人,一般不都是去酒吧舞厅那种地方么,什么时候的情调,你居然会约女人来咖啡厅了?” 林昆笑着说:“你不一样,你将来可是会成为志坚的媳妇,那是我兄弟,我不能约弟妹到酒吧里吧,被人看见了不好,而且你也知道,最近娱乐八卦上,我比较红,这绯闻再多点,我就是脸皮再厚,也受不住啊。” 陆婷搅动着咖啡匙,笑着说:“有什么事,快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