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湖底惊险(1) - 神兵奶爸

第九十九章:湖底惊险(1)

第九十九章:湖底惊险(1) 一听到有人喊有孩子落水了,本来欢笑阵阵的湖面上里面变的紧张起来,大家伙纷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结果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小艇上焦急的哭声连连,她拼命的大喊着:“快来人啊,快救救我的孩子!” 哭喊的这个女人三十多岁,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裙,脸蛋白皙漂亮,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少妇的风韵,这女人正是刘刚的妻子耿月娥,掉到水里的是她的儿子刘小刚。 黑山上的这个人工湖修建的很气派,不但占地面积广,水深也在三米以上,其中养了大量的观赏鱼,刚才刘小刚就是伸手到水里去抓被鱼食吸引上来鱼儿,不小心掉到了水里的,本来水上活动都是有救生衣的,怪就怪这孩子刚到小艇上之后,趁大人们不注意偷偷的把救生衣的气给放了。 大人们身上都穿着救生衣,见有孩子掉到了水里,附近几个小艇上识水性的大人纷纷跳进了湖里,大家本来是好心,结果却适得其反,刘小刚本来还在水上扑腾几下,被这些大人们一闹腾,孩子一口水呛进了嘴里,直接就沉了下去。 这湖水至少有三米多深,水是碧绿色的,能见度相当的低,刘小刚沉下去之后,周围的人马上就不见他的影子了,大人们一下子全都慌了神,耿月娥被吓的顿时傻了眼,脸色铁青铁青的,稍微的愣了一下之后,也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她根本就不识水性,虽然穿着救生衣,但下水之后也是一顿的乱扑腾,没几下就被一口湖水给呛的懵了…… 耿月娥在水里乱扑腾着,一边扑腾一边痛心疾首的哭喊道:“小刚,小刚啊……”这哭喊声听起来令人心里真不是滋味,当一位母亲突然面临可能要失去儿子的危险时,所表现出的情绪绝不是三言两语能形容的出的。 一旁的小艇上,付国斌是除了耿月娥之外最着急担心的,学校出游是他这个校长组织的,要是真有孩子发生了什么意外,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就在众人慌乱手足无措的时候,距离事发地不远的小艇上,林昆果断的脱掉了救生衣,跟澄澄叮嘱了一句:“儿子,你老实的在船上待着。”然后扑通一声就跳下了水,落水之后林昆没有浮上来,李春生和孙志等人马上就惊慌着急了,该不会是林昆跳下去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吧。 李春生不管三七二十一,脱掉了身上的救生衣就要跳下水去救师傅,他刚要往水里跳,韩心突然一把抓住他,指着水面上的一排波纹道:“他没事!” 那是人在水底潜水行进时泛起的波纹,一排波纹笔直的向刘小刚落水的地方延伸去,刚才林昆跳下水之前,就已经在脑海里计算好了刘小刚落水的方向,他跳下去之后直接在水底潜游,以便能最快速的救出孩子。 船上的几个人看清状况后,都不在紧张了,可船上的三个小家伙却没看明白,澄澄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哭喊着道:“爸爸,爸爸你在哪儿……” 冯佳慧和韩心赶紧过来哄澄澄,指着水面上的波纹道:“澄澄不哭,你爸爸没事,他在水底下潜水呢,你看那波纹,就是你爸爸在水下发出来的。” 小家伙听明白了之后,马上破涕为笑起来,“爸爸是潜水艇,爸爸好棒哦!” 水下的能见度很低,林昆只能靠着记忆和提前预算出的方位来搜找刘小刚,他一口气最长能憋十几分钟,但落水的刘小刚憋气肯定不到一分钟,如果不快速把刘小刚给找到,这孩子肯定是要有生命危险的。 听说这边有小孩子落水了,人工湖岸上的负责人员们的脸色立马铁青了起来,一时间他们全都愣住了,其中为首的那名负责人员最先回过神,赶紧冲手下吩咐道:“快……快报警!” 让他们造成如此恐慌的另有其因,今天早上的时候,黑山自然森林公园那边走失了一只成年的雌性河口鳄,经过详细的排查之后,确定那头五米多长的成年雌鳄是进入到了人工湖里,人工湖的负责人员也是刚收到确切的消息,本来打算马上召集回所有的小艇对人工湖进行封闭,谁曾想这时竟有孩子落入了水中,河口鳄是亚洲最危险的鳄鱼,一旦要是孩子落水的地点正好在那头雌鳄的附近,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而更让他们感到惊慌的是,小孩子落水之后还有许多大人也跟着跳了下去…… 林昆在水底摸索着,抬起头向上看去,只有微弱的光照下来,水底几乎是一片黑暗,能见度无限接近于零,在这种情况下寻找难度系数无疑非常大。 林昆心底焦急万分,时间就是生命,早一秒钟找到孩子可能就是生还,晚一秒钟可能就是死亡,突然他感觉背后一道很强劲的水流扫过,一股凉飕飕的气息爬上了背脊,凭借着敏锐的六识,他马上察觉到有危险。 水深将近五米的湖底,林昆躬身在一片淤泥的湖底,左手中不知不觉间多了一把乌金漆黑的三棱军刺,顿时一股冰凉的气息蔓延了开来,那是来自三棱军刺上强大的杀气,这股子杀气是收割过无数的生命后产生的,与正常的杀气迥异,这股子杀气中更是多了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戾气,这是因为这把三棱军刺所收割过的生命无一不是凶神恶煞之辈。 这把三棱军刺名叫鬼畜,是林昆一次行动中意外所得,军刺长三尺三寸三,在把手的位置上方刻着一行数字:1988,如今林昆也没搞清楚,这行数字是代表了这把三棱军刺之前杀死过1988个人,还是它被造于1988年…… 不过,在林昆得到了这把锋利无比的三棱军刺之后,已经用它收割了1298个犯罪分子的生命,如今这三棱军刺上所散发出的那股阴森慑人的戾气,就是在一次次的收割恶人的生命之后慢慢锤炼出来的。 这把三棱军刺林昆一直神秘的带上身上,但从来也没有人发觉过它,即便是坐飞机、火车等过安检的时候,那些雷达设备也检查不出它的存在。 林昆曾经救过一位西域魔术师的命,那魔术师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就将他最神秘身藏物术传给了林昆,林昆一直都是用这个藏物术携带着‘鬼畜’。 至于为什么过安检时候的雷达检测不出鬼畜的存在,林昆后来仔细的研究过,这鬼畜的材质跟普通的金属材质不同,它更轻盈、更锋利、更坚硬,而且还不会被雷达检测出来。 鬼畜握在手里,林昆砰砰的心跳突然变的平稳起来,此时他已经顾不上找刘小刚了,一股强大的危险气息逼近,仿佛一张巨网将他笼罩在中央,他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用鬼畜了,没想到居然在这湖底用上了。 湖面上一团乱,大家一方面安抚悲伤欲绝的耿月娥,一方面焦急万分的寻找着刘小刚的踪迹,任谁也想象不到湖底下两股强大的杀意正在暗暗的交锋。 一股莫名的恐慌攀上了林昆的心头,四周一片光线惨淡,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暗处又有一个强大的杀念锁定着自己,令他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暗想,该不会是这湖底有什么水怪吧,不过很快他就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有水怪传说的那是长白山的天池,这方圆不过几百米水深不过三五米的人工湖怎么可能藏得住那东西,可暗中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对于未知的危险,总会令人产生异样的恐惧,饶是咱们林大兵王平时一身是胆,此时也抵不住那未知的恐惧对心理带来的压力,重要的因素还有场景在内,如果是在陆地上,他肯定什么也不怕,但现在是在水底。 林昆一边警惕着暗中的危险,一边仍没放弃搜索刘小刚,也该刘小刚这孩子命大,林昆在周围摸索了几下之后,便摸到了他的脚踝,林昆心中顿时一兴奋,但马上又面临了一个新的困难,首先暗中那危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现在是绝不敢带着刘小刚往上游的,否则一定会被偷袭了,可如果不赶紧把这孩子送上去,那他可能就要有生命危险了。 情急之下,林昆突然脑袋灵光一闪,憋足了一口气,嘴对嘴的吹进了刘小刚的嘴里,这样这孩子的体内就有空气了,就容易浮上水面了。 林昆托起刘小刚,使劲的往水面上一松,刘小刚马上就轻飘飘的浮了起来,向水面上飘去,这种暗中的那道杀念突然动了起来,只见一道偌大的黑影向刘小刚冲了过去,那速度快的就像是箭一样,同时张开了大嘴巴。 借着水面上透射下的微弱光芒,林昆马上看清那东西的体毛特征了,那是一头长约五米左右的鳄鱼,林昆的心底顿时一冷,这人工湖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鳄鱼!同时,他心里也早有准备,鳄鱼向刘小刚冲去的一瞬间,林昆也蹭的一下从湖底弹了起来,直奔着鳄鱼的身影就扑了上去。 鳄鱼的速度够快,林昆的速度比鳄鱼还快,为了这么如箭的一跃,林昆的小腿上刚才凝聚了他浑身所有的力量,他必须要快,否则刘小刚被咬在鳄鱼的嘴里就死定了。 林昆正好迎着鳄鱼的肚皮冲了上去,就在鳄鱼那又长又大的嘴巴即将咬到刘小刚的时候,他左手握着的鬼畜嗖的一下扎进了鳄鱼肚皮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