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不风流枉少年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九十三章:不风流枉少年

第九百九十三章:不风流枉少年 楚静瑶等人走进办公大楼,大厅里人事部经理冯玉春,和两名手下一脸慌张,刚才外面闹的凶,她们心中忐忑,也没敢出去,只在这大厅里头干着急,好在此时已经化险为夷,没闹出什么大的事端来。 “楚总!”冯经理迎了过来,脸上微微的有些歉意,身为公司的员工,紧要的关头就应当和领导站在一条战线上,可刚才她心里头顾虑太多,纠结了半天也没敢踏出大门。 “嗯,冯经理,有事?”楚静瑶笑着说,表情从容和善。 冯经理解释说:“早上侯主任带人来闹事,我……” 楚静瑶知道冯玉春的意思,笑着说:“没关系,已经解决了。” “楚总!”冯经理道。 “嗯?” “我想向你汇报一下招聘的事,目前很顺利,已经有不少人打电话过来。”冯经理汇报道。 “哦。”楚静瑶笑了笑说:“人事变动方面的事,你跟秦总汇报就行,秦总是hr方面的专家,你们俩拍板就好。” “秦总……”冯经理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秦雪,心里头一时间有点不是滋味,过去人事部自己是老大,现在又来了个秦总,而且看起来这么年轻,以后自己就要听人家领导了。 秦雪笑着伸出手,倒是一点架子也没有,“冯经理,合作愉快!” 冯玉春笑着伸出手,和秦雪握了一下,“秦总多多关照。” 秦雪笑着说:“不敢当,我们互相学习,为公司招纳人才。” 冯玉春笑着说:“好!”看着眼前这位漂亮姑娘和善的态度,一点领导架子也没有,她心里头的那丝不快倒是很快消失了。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其实很简单,多一点微笑,多一点谦让,大家都乐呵,不是每个人都像侯永刚那一般货色,给脸不要脸。 办公室里还剩下点活没布置完,冯玉春主动安排人过来帮忙,初光德脸上挂着笑容站在门口,咚咚咚的敲了敲门。 楚静瑶抬起头,脸上的微笑马上消失,表情很严肃,“有事?” 初光德的心里头咯噔一声,笑着说:“楚总,我来汇报工作。” 楚静瑶表情严肃的说:“我现在忙,没时间,哦对了,初厂长有什么工作,不必向我汇报,我暂时不需要什么建议。” 初光德脸上的笑容抽搐了一下,尴尬的道:“楚总,今天早上的事情,我确实很抱歉,我也劝过侯主任他们,可他们不听,我是应该提前把事情透露给你,你好有个心理准备的。” 楚静瑶淡然一笑:“看来初厂长什么事情心里都明白,这就好。” 初光德道:“楚总,我承认,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心里存在侥幸,想让钢厂能继续‘民主’,我也承认这里头有私心,我是想自己以后在钢厂可以说的算,至少有一丝威严……” 楚静瑶冷的打断道:“初厂长,我希望你能搞明白,这钢厂本来就是私有制的,天楚集团投资进来,占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我们签订合同的那一刻,你就没有什么行使权力了,如果大家一心都是为了钢材厂发展,我们可以权力分工,但如果你一味的动着歪心思,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那你只能在厂子里挂一个闲职,我大老远的从中港市过来,不是为了跟你勾心斗角争夺权力,而是想要钢材厂起死回神,为天楚集团盈利,也为厂子里的员工们谋福利。” 初光德脸上表情尴尬的难看,道:“楚总,对不起,是我心眼太小了,以后我一定全心全意的为钢厂的发展努力,绝不藏有任何的私心。” 楚静瑶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一丝和善之色,道:“心里话?” 初光德一脸决然的说:“绝无二心!”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说:“好,那既然这样,以后钢材厂生产的部分就交给你了,技术员工人事部会尽快招集齐,绝对不会比开除的那一批人差,另外设备采购等事宜,我已经联系了相关厂家,到时候你也跟一下,人事这边的工作,主要由秦总负责,以后你们多沟通交流,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啊?” 初光德一时间有些愣,刚才楚静瑶还一直没给自己好脸呢,这么快就把生产重责交给了自己,这份突然而至的信任,令他内心诚惶诚恐,同时,一股说不出的感激涌上心头。 “初厂长,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秦雪笑着走过来,伸出手。 “合作愉快。”初光德看着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秦总,表情有些不自然,伸手只是轻轻的一握,心里头就像是触电一样。 “好了,初厂长,没什么事你就去忙吧。”楚静瑶笑着说。 “嗯。” 初光德应了一声,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满脸感激的看着楚静瑶,说:“楚总,谢谢你的信任,我一定不辜负你!”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那就干出成绩让我看看,我的计划是半年盈利,不要让我失望。” “嗯!”初光德一脸的决然。 初光德走后,林昆笑着说:“老婆,没看出来,你还挺有手腕呢。” 楚静瑶笑着白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说:“几句话的功夫,就把那小子整的服服帖帖了。” 楚静瑶也没否认,笑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只要能踏下心来去做擅长的事,再有一个适合自己的平台,就会将这种价值无限的释放出来。” 林昆似懂非懂,这种理论性的东西他想来不太喜欢钻研,他林大兵王的为人处世之道,就是你肯为我流血,我就肯为你玩命,咱俩惺惺相惜,那就是最好的朋友,无他!像这种纯办公室理论的东西,听起来就跟听天书差不多。 秦雪也笑着说:“静瑶,我发现我突然也有点佩服你了。” 楚静瑶笑着说:“算了吧,雪,你在人事管理经营方面,可比我厉害的多,我只是多用心调查了一下初厂长,他这人本质不坏,而且做事情肯认真负责,把他放到生产平台上,只要他能塌下心来,我相信一定会做出不错的成绩。” 秦雪笑着说:“可他好像并不是钢铁生产专业的,你就不怕冒险了?” 楚静瑶笑着说:“雪,你大学学的也不是人事管理专业,而是金融专业,可你为什么人事管理方面和金融一样棒?” 秦雪笑着说:“那是因为见的多了,从小就跟着楚叔见过太多的人,从他身上学习到了许多人事方面的经验。” 楚静瑶笑着说:“初厂长也一样,从小就在钢厂里转悠,跟那些钢厂里的工人打交道,他就算没有钢铁生产锻造方面的专业技能,但见得多了,经验方面可是宝贵的很。” 秦雪笑着说:“你呀你,说的话总是这么带理儿。” 楚静瑶笑着说:“带不带理不重要,咱们轰轰烈烈的干一番,让钢厂半年之内盈利,像楚董证明一下我们的实力吧!” “嗯,好!” 两个大美女‘啪’的击掌鼓励,澄澄也拉着林昆过来一起击掌,小家伙还声音稚嫩的喊了一句:“加油,妈妈,小雪阿姨!” …… 中南海,宋家大院里,朱老和宋老两人坐在一棵梧桐树下,冬天树叶凋零,秃丫丫的枝干看起来有些凄凉,两位老爷子的面前摆着个小方桌,桌上摆着棋盘,棋盘上没有棋子,两个酒盅,两碟小菜,一个是花生米,另一个是花黄瓜猪耳朵,还有一个老式的酒坛子,二斤装,贴着个大红纸,上面用毛笔写着三个姿态悠然的大字——女儿红。 两位燕京皇城里的大佬,这简单的吃喝,跟普通的农家老叟没啥区别,朱老嚼着花生米,哈哈的大笑道:“宋老头,你这辈子是别想在棋盘上赢我了,棋盘上摆上酒盅也不行,你说啊,下棋下不过我,喝酒也喝不过我,哈哈!” 宋老爷子黑着脸庞,就跟那普通的农家老叟生气时一样,道:“朱老东西,你得意什么,不就是赢了两盘棋么。” 朱老哈哈笑道:“宋老头,你可别不服气,咱俩这几十年来,一共下了五盘棋,结果你可是你一盘都没赢哟!” “甭废话了,喝酒!”宋老头举起酒杯,又嘟囔了一句:“你要是再废话连篇,我就叫人把你送我这大院里轰出去。” 朱老道:“哎,这可就是你老小子不地道了,不是你约的我过来谈事情么,只是下了两盘棋,吃了你几颗花生米还有猪耳朵,这酒可都是我自己带的,你倒是想黏人了。” “哦……” 宋老这才恍然了一声,白了朱老一眼,说:“你那个姓林的小子怎么回事,那么喜欢沾花惹草,你可得好生管管。” 朱老笑着说:“人不风流枉少年,男人不坏,女人也不爱啊。” “你……” 宋老直接气的都要吹胡子了,“真是有什么老的就有什么样小的,你个老不正经的东西,那小子要是再敢朝三暮四,我就……” “好了,你老小子就省省吧,你是说今天新闻的头条,他和章家那两个小鬼喜欢的那个二流小明星搞上了?”朱老笑着说。 “哼!” “你这老头怎么这么小气,我找人调查过了,那可是你家的宝贝孙女,和章家的那小丫头一起撺掇的,小林是无辜的!” 宋老直接翻了个白眼,说:“我是看出来了,你这老小子就是护犊子!那我问问你,姓楚的那姑娘来燕京了,咋回事?” 朱老哈哈笑道:“我说老宋啊,你这不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么,你先别瞪我,听我把话说完,你孙女都没当回事,你还当回事了,他们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折腾去呗,咱们跟着瞎掺和啥,万一硬往一起撮合,到头来不幸福咋整。” 宋老点点头,这话说的在理啊,可是一反应过来,马上瞪着朱老就是臭骂:“你这老小子,想打我的马虎眼是吧,你家那小子都把我们家歆艺给……你是不想负责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