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hold住全场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九十二章:hold住全场

第九百九十二章:hold住全场 林昆跳上了吉普车的机关盖上,这吉普车的车身底盘本来就很高,由于是军用的,比一般的越野车底盘还要高,林昆站在上面,马上将周围的这些团结一致的工人们尽收眼底,团结的力量是强大的,如果是正义的,倒是无可厚非的,关键不是正义的,到时候这强大的力量势必伤害自己。 所有人纷纷向林昆看过来,这个两次斗殴干的那群黑社会屁滚尿流的年轻人,在他们这群工人们的心目中说不出的畏惧。 楚静瑶、秦雪、澄澄三个人也都仰起头看着林昆,澄澄的小脸上充满了崇敬,楚静瑶和秦雪也为林昆的举动而感到心动,一个男人最吸引女人的地方,莫过于英雄救美,莫过于关键的时候敢于担当,这些比起什么高富帅,小白脸,在关键的时刻更好使,在楚静瑶的眼里,眼前这个男人,仿佛一下子化身为了昔日带领全民革命的伟人,浑身发光…… “都特么的别逼逼了!”林昆挺胸抬头,亮起了嗓门,完全就是一副无赖相嘛,楚静瑶脑门上顿时小黑线垂下,秦雪脸上的表情也是微微一动,果然还是本性难移啊,他就是个无赖! 不管怎么样,林大兵王的这一嗓子嚎下来,还真管用,周围的这群工人们的声音马上就蔫吧了下来,个别几个还在那嘟囔犯嘀咕的,林昆直接冷冷的一个眼神瞥过去,伸手指着道:“还特么逼逼,皮痒了找抽了是吧,老子的老婆给你们这群混蛋开工资,你们特么的倒来劲了,听这几个猴子在这鼓捣,你们特么的一个个就脑袋傻,往上上啊!” 林昆口中的猴子,就是侯永刚几个人,被骂了,几个人却也不敢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一言不合,这小子随时可能跳下来削他们,常言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太老实了,倒不如恶一点。 几撮嘟囔的人也赶紧闭嘴不说了,林昆接着大声说道:“老子就特么一句话,你们这群混蛋爱干不干,别特么以为钢厂离了你们不能活,这年头肯花钱招工人的,有的是来,就连他们这几个猴子,新招来的技术总监和骨干管理层,也马上就会到位,倒是你们自己想想,离了钢厂你们就能活的更好了?老子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能想的明白的,我可以让我老婆不开除你们,等钢厂正是盈利,每个人的工资待遇都有提升,要是你们特么的还想不明白,就趁早滚蛋,再特么的来这儿闹事的,老子绝不客气,打的你们进医院,放心,医药费老子陪给你们,老子就是有钱!” 这完全跟演讲不沾边的演讲,倒是把下面的人都给说住了,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要窃窃私语起来,林昆马上又是一声喝吼:“都特么的闭嘴,谁也不准议论,机会只有一次,同意留下来好好干的,都给我站在这边,不想留下来的,也都给老子消停的闭嘴,跟那群猴子站一起!”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敢出声,楚静瑶和秦雪微微诧异的互相看了一眼,嘴上彼此露出一抹会意的笑容,别管什么办法,hold场面的就是好办法。 “我数三个数,机会只有这一次!”林昆亮开了嗓门数道:“一,二,三!”他数的很快,根本就不到三秒钟,不过马上就有人向楚静瑶这一边站过来了,今天早上外面聚集的工人几乎都齐了,足有个四五百人,马上越来越多的人向楚静瑶这边走过来,林昆怕有人趁乱伤了楚静瑶他们三个,从车上跳下来护在面前,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侯永刚、赵长茂他们那一边,除了他们这些已经被开除的昔日领导层,就剩下十多个心腹员工,这十多个心腹员工,楚静瑶之前也查过,工资比其他工人高上百分之三十,挂着班长的名号,一个个干起活来却是最偷懒耍滑的。 侯永刚等人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啥叫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简直把脚趾头都给砸没了,有心想要冲楚静瑶发作咆哮,哪怕是大骂上一顿解气也行,可一看楚静瑶身旁的林昆,还是硬生生的把所有的话都吞了下去。 “我们走!”侯永刚大手一挥,还是很豪气的来了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咱们有机会有管理,还怕找不到工作!?” 嘴上这么说着,可大家伙的心里头都明白,一把年纪了,思想守旧,而且还有劣迹在身,不管去哪儿,这工作都不好找了,即便真是工作了,恐怕也只能是普通的工人了。 余下的那十几个工人脚下迟疑,望着楚静瑶这一边,眼神中犹豫不决,但明显是渴望留下来,楚静瑶在林昆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林昆亮着嗓门冲他们喊道:“你们可以留下来,但工资的福利待遇下调百分之五十,免除班长等职务!” 几个人暗暗咬牙,心里头一百个不愿意,本来自己的工资比普通工人的高百分之三十,这一下下调百分之五十,比普通工人还低了百分之二十,可再一想到自己出去以后,工作也不好找,家里头还有老婆孩子等着养呢,干脆一咬牙一跺脚留了下来,权当是好日子过在前头了,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侯永刚等人回过头,望着自己昔日的心腹手下,心中顿时悲凉的很呐,侯永刚咬着牙骂了句没出息,转过身愤然走出了钢材厂的大门,其他人跟着出去了,林昆冲门卫室喊道:“保安,你给我出来!” 保安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上去倒不似奸诈之流,闻声赶紧出来,跑到了林昆的面前,林昆冷着脸问:“还想干么?” 保安大哥连连点头,道:“想干。” 林昆道:“那以后怎么做知道么?” 保安大哥赶紧说:“知道,知道,一定再不轻易放和钢材厂无关的人进来。” 林昆笑着拍了拍保安大哥的肩膀,“不错,有前途昂!”回过头冲钢材厂的工人们大喊道:“都散了吧,该回家的回家,两天后钢材厂重新上班开工!” 工人们乌泱的散了,却是一声议论都不敢有…… 林昆笑着回过头,楚静瑶正一副令人琢磨不透的笑脸看着他,林昆咧嘴笑:“老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我有点紧张啊。” “切……” 楚静瑶鄙夷道:“你还会紧张呢?” 林昆拍着胸脯,一本正经的说:“天生胆小,一如既往。” 楚静瑶和秦雪都被逗的笑了起来,秦雪冲林昆竖起拇指说:“你刚才真的很棒,真是对付什么样的人,得用什么样的办法!” 林昆笑着说:“秦大美女,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夸我呢?” 秦雪笑着道:“当然是夸了!” 楼上,初光德站在办公室里看着楼下的一切,心里一时间也是七上八上的不是滋味,他握了握拳头,似乎一副很心痛的表情,可最终拳头还是暗暗松开,深呼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