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别管闲事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九十章:别管闲事

第九百九十章:别管闲事 “罗警官!” 林昆冲过去,一把将罗琪抱了起来,两根手指捏着她的手腕,感受脉搏。 “快,快,快去……快去追……”罗琪虚弱的道,她的身子底下一片血,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身上被刚才那个黑衣那字割十多刀。 “你先别说话!” 林昆掏出手机打急救电话,然后脱掉外套,将里面的内衣脱下来,撕成了无数道,然后又把罗莹身上的衣服撕开,暂时先用布条帮她包扎,她现在已经流血过度,要是再这么继续流下去,不用等到救护车来,人已经没救了。 罗琪目光涣散的看着林昆,她的身体已经渐渐麻木了,眼神里闪过一抹感激,自己和他仅两面之缘,他真的来救自己了。 “去,去,去追……”罗琪依旧虚弱的道。 “别说话!”林昆大声的道:“现在听我的,放慢呼吸,这样你的心跳会慢一点,血流的速度也会跟着慢一点。” 罗琪虚弱的抬起手,放在林昆的手上,“谢,谢谢你……” 林昆果断的抬起手,冲着这丫头的脖子拍了下来,罗琪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林昆把手指放在她的鼻尖处感受着,万一要是一缕呼吸也没有了,他好立马采取急救措施,通常这种情况下,晕过去能够降低心率,从而降低失血量,但也有伤着随时会就此死过去的风险。 林昆回过头,循着地上的血迹看过去,从罗琪身上的伤口来看,伤她的人是一个用刀的高手,境界绝对不低,她生命危在旦夕,还一直要自己去追,那人到底带走了什么? 林昆也没有多想,目前最要紧的是先把罗琪抱出去,等候急救车。 120急救车开到了棚户区,林昆抱着罗琪从林子里走出来,医护人员赶紧过来将罗琪接过去,棚户区里一下子又热热闹闹起来,众人望着浑身是血的林昆,以及被抬上担架的罗琪,议论纷纷。 问明了急救车是送往哪个医院的,林昆回到银行的门口,开着车吉普车跟了过去,两个多小时的输血抢救,罗琪的伤情已经稳定,林昆打电话通知了罗琪的妹妹罗莹,就先离开了。 回到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钟了,客厅里的灯亮着,屋里头静悄悄的,像是澄澄的一声梦呓从楼上传来,林昆略有疲惫的坐在了沙发上,身上沾染的那些血迹已经干了,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他脱掉身上的衣服,上半身干脆一丝不挂的坐在客厅里,拿了一瓶易拉罐啤酒,小口的抿了起来,心里头却是在暗暗琢磨,罗琪的事自己到底要不要管。 咕咚咕咚的喝了两瓶啤酒,整个人靠在沙发上,这天底下的事情多了去了,自己怎么可能管的完,可再一想到罗琪那可怜的身世,那位已故的令人尊敬的父亲,又觉得这件事自己要是不管的话,又太有些说不过去了,眼看着就要过春节了,春节一过,自己就打算回中港市,这燕京里的繁华林林,暂时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不过罗琪倒是让他想到了沈曼,两个人的性格各方面倒是真有点像,只不过沈曼的家庭背景,要比罗琪好一些吧,至少父母都还在,也不像罗琪那样,背负着父亲未完的使命,想起沈曼,林昆嘴角的不自觉的又笑了笑,这个火辣的小警花,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回来了?”楼上,传来了轻轻的一声,是楚静瑶的声音。 林昆想要找一件衣服披上,可周围根本没有,楚静瑶从楼上下来,看到林昆光着身子微微一愣,奇怪说:“怎么了?”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 楚静瑶走过来,坐下来,嗅了嗅鼻子,“怎么有血腥味?”侧过头看林昆藏在身后的衣服,抬起头盯着林昆的眼睛看。 林昆咧嘴笑了笑,不想让楚静瑶担心,可既然已经看见了,藏着掖着也没用了,还是乖乖的把衣服拿出来了。 楚静瑶眉头微微一皱,脸上紧张担心之色,道:“这血……”同时眼神在林昆的身上上上下下的看,“你没事吧?” 林昆笑着说:“没事,这血不是我的,是一个警察的。” “啊?” 楚静瑶惊讶的了一声,道:“你……你不会又打警察了吧?” 林昆苦笑说:“没有啊,媳妇,我打警察又不上瘾。” 楚静瑶道:“那这,这……” 林昆笑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听的楚静瑶一阵的心惊肉跳,别的不说,就看林昆身上沾满的鲜血,就能想象到当时的场景有多惨烈。 楚静瑶说:“那接下来,那位女警会不会再遭遇不测啊?” 林昆苦笑说:“不好说。” 楚静瑶道:“那这件事,你打算继续管下去么?” 林昆笑着摇头:“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专业管闲事的。” 楚静瑶道:“反正你的闲事没少管,也不差这一回,管吧,那姑娘也太可怜了,父亲缉毒被毒贩杀死,她也差一点……哼,那些坏人就该被绳之以法!” 林昆微微有些诧异的看着楚静瑶,楚静瑶察觉到眼光异样,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伸手摸摸自己的脸。 林昆道:“没有,媳妇,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正义感呢?” 楚静瑶道:“我一直都很有正义感的好不好,这件事你管还是不管啊?” 林昆笑着说:“既然我媳妇都发话了,我哪有不管的道理啊。” 楚静瑶笑着白了他一眼,“就贫吧你!” 林昆咧嘴一笑,突然向楚静瑶凑了凑,楚静瑶脸颊突然绯红起来,微微的颔首,一副羞答答的小模样,“你,你要干嘛啊?” 林昆嘿嘿笑道:“我这么坏的男人,这么夜深人静的,你说我能干嘛呀!” 楚静瑶欲拒还羞似的向后微微撤了撤身,身后紧贴着沙发,哪里还有退路,林昆那噙着坏笑的火热嘴唇渐渐逼近,楚静瑶已经迷蒙的闭上了眼睛,林昆双手抓住她的手,她还是小姑娘羞涩一般的微微的缩了一下,但任由林昆握在手中,肆意的把玩着,两瓣红唇贴到了一起,浅浅的一个吻,楚静瑶身上的神经就绷紧了一下,林昆更是贪婪的就要发起攻势,可这时林昆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把两人刚刚营造起的美好气氛又给搅和了,林昆骂了一句谁大半夜的还来骚扰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秦天打过来的。 “喂,老秦,这大半夜的,你打电话骚扰我干什么!今天晚上我不喝酒,你不用邀请我,等改天吧,就这样,再见!” 林昆速战速决,不等秦天说一句话,他就果断的把电话给挂了,转过头一脸坏笑的看着楚静瑶,“老婆,我们继续?” 楚静瑶微微含羞的一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这时手机又嗡嗡的震动了起来,这声音听起来可真是令人心烦意乱啊,林昆拿起了手机,还是秦天打过来的,挂了一次还打第二次,这里面肯定是有事,这一次林昆没有像刚才那么吊儿郎当,等对面的秦天先开口,电话里秦天声音阴沉的说:“昆子,这次的事你最好不好管,牵扯的后果你想象不到。” “哦?” 林昆眉头轻轻一皱,笑着说:“老秦,你也是知道的,我林昆想管的事,没人拦得住,你怎么知道今天你晚上的事?” 秦天道:“都是道上混的,得到消息很正常,你我是兄弟,我劝你一句,昆子你一定要听,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林昆嘴角笑着说:“老秦,既然我们是兄弟,那你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告诉我,一个二十多岁的正派姑娘,身上被划了十几刀,其中有一刀还在脸上,这件事我不管良心都说不过去。” 秦天声音为难的说:“昆子,这件事我真的不方便说,对不起。” 林昆道:“那算了,就当我看错你老秦这个朋友了,再见!” “昆子……” 林昆已经果断的挂了电话,丢到了一旁,电话没有再响起,楚静瑶看着林昆,脸上还是吊儿郎当的,可能感觉的到他心里有些不平静,笑了笑说:“好了,别生气了,每个人都有他的难处,你的那些朋友和兄弟,都是过了命的交情,何必伤了感情。” 林昆摇摇头,道:“老秦和别人不一样,他有些太过现实了,不过他能打电话来提醒我,劝我,也确实还是把我当兄弟,算了,我理解他的难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是我们这种标准的闲散人员,秦城监狱里待过的,哪个不是有点故事的人,罢了罢了。”转而,嘴角邪魅的一笑,“老婆,那我们要不要继续?” 楚静瑶伸手推在他胸口上,“算了,雪也在呢,撞见了多尴尬,我去帮你把衣服洗了,你收拾一下也赶紧睡觉吧,明天再陪我去钢厂,我怕那些钢厂的人再跑到我办公室里闹事。” 林昆道:“媳妇,孩子他姥爷不是给你派来了两个保镖么,人呢?” 楚静瑶抱着衣服往卫生间走去,道:“快年底了,我给他们放假了,让他们回家团圆,有你在,我不需要什么保镖啊。” 林昆咧嘴一笑,道:“这话我爱听,我可比那些保镖有价值多了,不行,回头我得跟孩子他姥爷商量商量,得给我涨工资了,我现在可是白菜价,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每个月不得……” 不等他把话说完,楚静瑶从卫生间里抛出件睡衣砸在他怀里,“好了,别臭贫了,赶紧换上衣服收拾睡觉去吧!” 林昆抱着衣服嘿嘿傻笑,楚静瑶笑着蹙眉道:“你笑什么?” 林昆跑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老婆,你越来越像一个贤妻良母了,哈哈!来,让老公亲一下,就一下……” “哎呀,讨厌!” “来嘛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