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爸爸好帅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八十四章:爸爸好帅

第九百八十四章:爸爸好帅 钢厂要裁员的消息一下子就传了出去,这在工人们的中间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轩然大波,俗话说一朝君子一朝臣,如今钢厂迎来新的股东,裁员大换血也符合客观发展的规律。 工人们纷纷来找侯永刚和赵长茂为首的钢材厂的骨干领导,侯永刚和赵长茂等人商量了一番,先不管这事是真是假,还是要先找初光德谈谈,好歹初光德是这钢材厂的第二大股东,而且对于他们这一大帮子人来说,也算是自己人。 不过,却不是侯永刚和赵长茂出头,这两个老家伙可能也是觉得自己平常对初光德的态度不好,让手下的几个工人去找初光德。 下午两点多钟,初光德正在办公室里费劲脑汁的想怎么解决钢厂的保守顽固派和楚静瑶直接的隔阂,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他答应了一声进来,秘书走进来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他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动,说:“把工人们叫进来。” 一下子来了八个工人,年龄分布的很均匀,二三十岁的三个,四五十岁的两个,还有三个快要退休的六十岁的老工人。 初光德让这八个工人坐下来说,八个工人将听到要裁员的消息前前后后的向初光德叙述了一遍,初光德马上皱起了眉头,保证说:“几位回去告诉咱们钢材厂的兄弟同胞们一声,钢材厂发展至今,大家做出的牺牲都很多,如今钢材厂的局势好转,我初光德绝对不会允许有裁员的事情发生。” 几位工人感激的退了出去,初光德回到了办公桌前,他能想象的到,这几个工人被指使来,一定是侯永刚和赵长茂的意思,不过他也不愿意去计较这些了,在办公室里稍微的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初光德便亲自的来到了楚静瑶的办公室门口。 咚咚咚…… 楚静瑶和秦雪正在布置办公室,已经布置完了一大半,办公室看起来果真和之前的老旧风格不同了,变的更时尚了。 林昆和澄澄则坐在沙发上,林昆手里捧着一本童话书给儿子讲故事呢。 楚静瑶闻声看到初光德站在门口,笑着说:“初厂长有事?” 初光德笑着说:“楚总,我能进来说话么?” 楚静瑶笑着说:“进来吧。” 初光德坐了下来,楚静瑶也暂时放下了手里头的活儿,初光德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笑着对楚静瑶说:“楚总,我听说我们钢厂要裁员,不知道这是真是假?” 楚静瑶笑着说:“我确实有这个打算,目前我们钢材厂的班底太过老旧保守,我打算引进一批新的高层管理和技术工人进来。” 初光德脸上的笑容马上变的有些难看起来,说:“楚总,你能听我说一句么?” 楚静瑶笑着说:“初厂长,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初光德道:“楚总,钢材厂的这班工人都是几辈人在钢厂里工作,钢材厂对于他们来说,就像自己的家一样,不管把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裁了,我怕会寒了所有工人的心。” 楚静瑶笑着说:“初厂长,你担心的我都想过。” 初光德道:“楚总,钢材厂是工人们的家,钢材厂想要发展,就必须好好团结工人们,这样大家才能齐心协力的干活。” 楚静瑶笑着摇头,说:“初厂长,你知道为什么你接手钢材厂以后,钢材厂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还一直走下坡路么?” 初光德道:“楚总的意思是……” 楚静瑶道:“就因为初厂长你的心地太善良了,我能看的出钢材厂的工人都是爱厂的,可爱也分怎么爱,像他们目前这样团结起来对付我这个新上任的总裁,那实在抱歉,我只有一种解决办法了,谁对付我,我就把谁开除,谁要是心寒了,大可以不干,心里头对我有意见,不愿意为钢材厂工作,每天在钢材厂混日子的,我不介意强制开除,该付多少的合同违约金,我楚静瑶一分也不会少。” 初光德脸上的表情又是微微一动,目光纠结,犹豫了片刻说:“楚总,可是这么一来,这一么一来的话,又需要很多钱投入,咱们钢材厂前期更换设备本来就需要钱,依我看……” 不等初光德把话说完,楚静瑶笑着说:“初厂长你放心,我们天楚集团不差钱,来燕京之前,我们集团的懂事长就给了我一张五个亿的银行卡,钢厂目前几百个工人,遣散费还是够了。” “这……” 初光德的脸色不由难看的愈发阴沉,他和他的父亲一样,骨子里天生就是护着钢材厂的工人,如今楚静瑶要开除钢材厂的工人,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他面色阴沉不惜跟楚静瑶撕破脸皮说道:“楚总,你硬要这么做的话,我不同意!” 不等楚静瑶开口说话,一旁的澄澄不愿意,从林昆的怀里挣脱出来,冲初光德大声道:“不许你跟我妈妈凶!” 初光德脸色依旧冷冰冰的,目光坚定的看着楚静瑶,他这表现也确实让楚静瑶有些意外,林昆这时也站了起来,走过来笑呵呵的说:“初厂长是吧,还没人敢给我老婆脸色看呢,你要是再这么一副态度,我只好把你从这扔出去了。” 初光德闻言心里头不由的哆嗦一下,林昆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那简直就是逆天到变态,那么的混混都不是他的对手。 楚静瑶看了林昆一眼,说:“林昆,你干什么呢,我和初厂长在讨论钢材厂的问题,你带澄澄到一边去玩,别捣乱。” “妈妈……”澄澄眨着小眼睛,委屈的看着楚静瑶。 楚静瑶道:“澄澄,不听话妈妈可生气了。” 澄澄撅起了小嘴,眼神中充满敌意的看向初光德,这时秦雪过来,抱起了小家伙,把林昆拉到了一边。 楚静瑶冲初光德笑着说:“初厂长,这件事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做,现实上来说,你和我都是钢材厂的股东,不过目前来看,我的股份要远远多于你的股份,你如果对我的决定有异议,也没办法阻止我,另外如果你也和那些守旧的老员工一样,针对反对我的话,我也不介意给你一笔养老金。” 初光德的脸色瞬间要多难看就有多看,气的嘴唇直哆嗦道:“楚总,你……” 楚静瑶面色平静的说:“初厂长,我带着钱来投资钢材厂,成为这里最大的股东,是为了能够盈利赚钱,我们天楚集团不是慈善机构,拖欠员工的,一分我也不会少,跟着我一心去干的员工,我一个也不会亏待,但阻碍我对钢材厂改革整顿的,有一个算一个,我没有那么的耐心去忍耐,你……也一样!” 说完,楚静瑶那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颊上,浮上了一抹冰霜,冷艳,却也是冷的令人彻骨,一股气质张扬的女王范威压了下来。 初光德心底不由的哆嗦了一下,他感觉自己一下子空了,在这个过去自己说话有足够份量的钢材厂里,居然变的一点地位也没有了,所有的命运都掌握在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手里…… 这是事实,即便他满心的不愿意接受,可这毕竟是事实。 “楚总,我先走了。” 尴尬的僵持了片刻,初光德站了起来,微微欠身,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楚静瑶回过头,看向一旁的林昆和秦雪,笑着说:“我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林昆笑着说:“一点也不残忍啊,对付这群人,就得这么干!” 秦雪也是微笑着说:“静瑶,你做的对,这是生意,不是个人感情,而且你刚来到这里,和这些人也谈不上感情。” 初光德灰头土脸的回到办公室,直接侯永刚打了个电话过去,内容很简单,传达了一下楚静瑶的话,想让侯永刚等人收敛着点,最好能主动向楚静瑶倒个歉,侯永刚愤愤然的挂了电话,结果钢材厂的生产车间里马上就出事了,全场山下几百号工人同时罢工,以侯永刚和赵长茂为首的骨干派,一起找到了楚静瑶的办公室,这一群人来势汹汹,门也不敲直接就冲进了办公室里,吓的楚静瑶和秦雪脸色都是一变。 “你们想造反么!”林昆拦在了侯永刚等人的门前,目光冰冷的瞪着一干人等。 “小子,你是很能打,但今天我们绝不屈服,我们必须要找姓楚的娘们讨一个说法!”侯永刚撑圆了鼻孔,语气嚣张的道,身后的一干人等马上跟着附和:“要一个说法!” 啪! 一声脆响,众人马上安静了下来,林昆可真不是惯孩子的人,直接一个大巴掌就甩在了侯永刚的那张褶皱的老脸上,直接把侯永刚打的向后一个趔趄,抬起手捂着脸颊,眼中愤怒的嚎道:“你,你怎么还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啪! 林昆一点也不惯着这老家伙,处处和自己媳妇作对,他早就想收拾这个仗着资格老,就自以为是的老家伙了,又是一个大巴掌甩了过去,这一下侯永刚猛的向后一趔趄,差点摔倒,好在身后有两位同僚一起扶着,剩下的一个光头胖子,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嗷的一声就向林昆扑过来,一副想要跟林昆拼命的架势,结果林昆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肚子上,这胖子直接哎哟一声痛叫,趴在了地上起不来了。 林昆抬起手,指着这一群冲进来闹事的就厉声喝道:“你们谁特么的不想活,就继续给老子上,来一个老子打一个!” 余下的众人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目光触碰到林昆那冰冷的眼神,全都不由的向后倒退。 “滚!” 林昆扯开嗓门一声厉喝,眼前的这些人顿时吓的乌泱的散开。 “把门给老子关上!”林昆厉喝道,跑在最后的人,赶紧小心翼翼的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林昆回过头,冲一脸惊呆的楚静瑶、秦雪、澄澄咧嘴一笑,楚静瑶和秦雪也一起笑了起来,澄澄也一脸兴奋的向林昆扑过来,“爸爸,你好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