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策略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八十三章:策略

第九百八十三章:策略 林昆、楚静瑶、秦雪、澄澄,这三个大人一个孩子从办公楼里出来,待在车间里正在开小会的侯永刚等人眼睛贼溜溜的看出来,赵长茂坐在轮椅上,摸了摸下巴说:“这小子什么来头,打了徐老虎不说,打了严大队长,居然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回来,我说老侯,这小子该不会是个人物吧?” 侯永刚眉头一皱,老练沉稳的说:“这里面确实有蹊跷,哼,不过也不难想明白姓楚的那个女的那么有钱,进警察局这种事,稍微有点关系,再肯花点钱,想摆平也不是难事。” “也是……” 其余的十多个钢厂的骨干一起点头称道,侯永刚回过头,道:“我们继续开会,我和老赵的中心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不管谁来钢厂做股东,咱们钢厂的老传统不能变,钢厂是我们大家的,那姓楚的要是一味的专权,我们就不给她干活!” “对,不给她干活!” “看她能把我们怎么样!” “这钢厂从最开始就是我们工人所有的,不能让她资本主义家给夺去了!” …… 一群人众说纷纭,氛围也是被侯永刚给鼓捣起来了,车间私自搭建出的小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众人马上平静下来,侯永刚问道:“谁啊!” “是我,初光德!”初光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侯永刚和在座的人面面相觑,向靠近门边的一位同僚递了个眼神,门打开了,初光德一个人站在门外,走了进来。 “厂长,你来啦!”侯永刚笑着说,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也都热情。 初光德冷着脸,和以往那副尊敬这些老一辈员工的态度明显不同,对着侯永刚说:“侯叔,楚总是为了我们钢厂的发展来的,没有天楚集团的注资,我们钢厂连春节都撑不过去……” 不等初光德把话说完,侯永刚冷笑一声道:“哟,厂长,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们这一群老骨头都要听那资本主义的小娘们的话?今天我代表大家伙把话撂在这,没门儿!” 初光德道:“侯叔,你怎么就不听劝呢,时代在进步,我们也要进步,早年的时候我爹提出要对钢厂的策略方针进行改革,你们大家伙集体反对,现在搞的钢厂落魄了,你们……” “厂长!” 这一次是赵长茂打断,道:“钢厂发展到今天,是市场所导致的,跟我们不同意钢厂的发展改革有什么关系?” 初光德深吸一口气,面对这一群老顽固,他真恨不得一下子都给开除了,可真要那么做了,只会让本来就濒临破产的钢厂,陷入到更深的危机当中,无疑是寒冬腊月雪上加霜。 “都散了吧,去干活吧!”侯永刚大手一挥,所有人全都散了,贴着初光德的肩膀走过去,一个个热情的打招呼,可瞎子都看得出来,在场的这些老油条们,没一个把他当回事。 初光德想要叫住侯永刚,“侯叔……” 直接被侯永刚冷冷的回绝,“厂长,我们还有事要忙,有什么事再说!” 方才还一屋子热闹的人,马上人去空空,剩下初光德一个光杆司令,窗外的阳光很暖,可他的心里头却像是被冰刺穿。 钢材厂附近的一家中等饭店里,三个大人一个孩子坐在大堂里一张靠窗户的桌子,点了几样燕京城的特色菜,外加两个东北小炒,已经是中午,吃饭的人不少,林昆几个人一进来,便马上吸引了这大堂里无数人的目光,目光错综复杂,多还是以羡慕妒忌为主,那些个吃饭的大老爷们向两位大美女投来的目光,简直就是充满了熊熊的欲火,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那是说不出的妒忌恨呐。 饭菜很快上来了,就连上菜的女服务员,也是没忍住多瞧了两眼两位闪亮亮的大美人儿,心中忐忑不安的幻想着,自己要是生的这么漂亮该多好,不不不,三分之一也成啊。 楚静瑶夹了一块木耳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喝了一口水,问林昆说:“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对付钢厂的那些老顽固。” 闻言,秦雪也好奇的向林昆看过来。 林昆给儿子剥了个虾仁,笑着说:“这好办啊,用钱啊!” 楚静瑶眉头轻轻一皱,道:“你是说用钱收买他们?这不可行,资金我手里倒是有,但绝对不能这么做,这么做相当于割肉喂狼,永远都没有终止,结果狼只会越来越贪婪。” 秦雪点头,同意林昆的说法。 林昆笑着说:“就非要收买他们?手里有钱我们还怕什么,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马上就把招聘的信息发出去,开出一份高薪水,全华夏这么大,招几个钢材厂的精英还难了?” 楚静瑶暗暗点头同意,可还是有所顾忌,说:“开了那些带头搅合的人没问题,可我怕会影响到员工们的心气,燕京钢材厂值得注资收购的价值就在于它手底下有一群技术佼佼的工人,若是让这些工人们心寒了,我担心以后的生产……” 林昆说:“静瑶,你听过刘备进军西蜀的故事么?” 楚静瑶道:“没听过。” 林昆道:“刘备刚得到西蜀,诸葛亮建议他宽松法度,令西蜀的老百姓感激他,可结果刘备拒绝了,刘备说西蜀多年来法纪散漫,导致老百姓的痞气很重,必须严法惩戒。” 楚静瑶道:“这……” 林昆笑着说:“心慈手软也是要看对象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马骑,这道理再浅显不过了,现在既然你是钢厂的最大股东,下面的人配合你,你给大家好的福利待遇,让他们生活的更好,他们都是一群白眼狼,不懂得知恩图报,你有必要施恩么?就先拿那群带头搅和事的开刀,不用担心什么钢材厂工人的手艺,他们也都是拖家带口过日子,真要涉及到砸饭碗了,有几个还能死心塌地的跟着那群搅和事的?” 楚静瑶点了点头,陷入到权衡思索的状态,秦雪嘴角微微一笑,冲林昆竖起了大拇指,楚静瑶能力绝对有,但就是心底还太善良,就比如她看到那群钢厂的工人,辛辛苦苦的养家糊口,真不敢想象他们失业后日子要怎么过,没遇到就算了,如今遇到了,她一心想要带领着这群工人奔小康。 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楚静瑶终于露出了笑脸,对林昆说:“好,就这么定了!”转过头对秦雪说:“雪姐,我回去后亲自问人事要一份岗位名单,你把招聘信息亲自发出去,薪水在业界平均水平上加两倍,我就不信挖不来人。” 秦雪笑着说:“知道,我还得把动静闹大点,让钢厂里的人都知道!” 楚静瑶默契的一笑,说:“对!” 林昆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下,哈哈笑道:“果然还是你们女人聪明,这么一闹腾下去,钢材厂的人心可就要乱了,正好可以浑水摸鱼,不过我觉得我们已经赢了,哈哈!” 一顿饭快快乐乐的吃完,临走的时候还是林昆去解的帐,楚静瑶叫住他:“哎,不是说好了我请客么,你结什么账。” 林昆咧嘴一笑,嘿嘿道:“你人都是我的,还差这一顿饭?” 楚静瑶脸色顿时一尴尬,旁边的秦雪也有些失然的笑了一下,林昆干脆玩笑开起来说:“秦大美女,要不你也一起过得了!” “啊?” 秦雪惊讶了一声,楚静瑶也是抬起头看向林昆,那目光错综复杂的,林昆马上哈哈笑道:“男人不都喜欢左拥右抱么,我也想试试呗,你们看,带你们两个大美女出来吃饭,周围这些哥们多羡慕啊,啧啧啧,这有美女相伴的日子真好啊!” “哼!” “流氓!” 楚静瑶和秦雪很有默契的一个哼,一个骂,两挽着手一起走了,剩下林昆这个光杆司令,还有站在面前一脸疑惑的澄澄。 “爸爸,妈妈和小雪阿姨为什么生气了啊?”澄澄一脸纯真的问道。 “没生气,闹着玩呢。”林昆开玩笑的跟澄澄说:“以后爸爸要是娶了妈妈和小雪阿姨,你愿不愿意啊?” “爸爸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澄澄扬起笑脸笑道。 “嘿,你这小子,居然学会谈条件了!”林昆一把将澄澄抱了起来,啵的一下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一口,“说吧!” 澄澄咯咯的笑了起来,林昆故意板脸说:“不准笑哦!” 澄澄还是咯咯的笑道:“爸爸,你是色狼!” “嘿!小家伙,这么说爸爸,看爸爸不用胡子扎你。”林昆凑着下巴就向小家伙的脸上蹭去,小家伙边躲闪边笑。 回到了钢材厂,楚静瑶亲自来到了人事部,人事部的经理是一个女的,四十多岁,也是一个老hr了,对楚静瑶还是很感激的,家里她是主要收入源,自从钢材厂濒临破产之后,她已经好几个月没往家里领薪水了,楚静瑶这前脚一来,马上就有大笔的资金注入进来,钢材厂拖欠员工的工资都发放了,她一个hr经理不懂生产,但对楚静瑶是绝对的感激。 楚静瑶问她要厂子里的职位分布表,她马上就痛快的拿出来了,作为一个资深的hr,她多少也能猜出楚静瑶是要干什么,但表面上也装作不知道,并且对手下的人叮嘱一定不要声张,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被楚静瑶看在了眼里,楚静瑶刚走出hr的办公室,就回过头笑着说:“冯经理,不用担心,如果这件事你看出了眉目,尽可以大肆的说出去。” 冯经理反应了一会儿,最终嘴角轻轻的一笑,看着手下几个一脸茫然的员工,笑着说:“我们公司可能要裁员。” 几个手下一脸惊讶,嘴巴张成了o字型…… 冯经理笑着说:“放心,涉及不到我们的头上,主要还是车间那一块,家里有什么亲戚是做刚才这一行的,可介绍来。” 几个手下还是一脸茫然,冯经理也没多说,就回到了私人办公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