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至情柔情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八十二章:至情柔情

第九百八十二章:至情柔情 悲催了,这个一心想要出头的有志小青年,可惜他撞上谁不好,偏偏撞上了咱们林大兵王,咱们林大兵王除了惯着澄澄以外,岂是惯孩子的人? 这一脚的劲道很足,足的喀嚓两声碎响,直接将这小青年给踹飞了出去,凌空翻转着,口鼻里流着带血的哈喇子,飞出去了至少五米远,才呼通一声摔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 “哎哟……” 拖长音的一声痛叫,不是不想撕心裂肺,实在是没那个劲儿了,这一脚踹中了胸骨,胸口气短,惨叫也没气了。 其他的民警神情一凛,看向林昆的目光,简直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样,你小子在外面怎么狂都成,这都到了警察局的大门口了,你丫的还这么狂,到底是不知死活,还是有着不可告人的背景?这群民警可都不傻,都在心里暗暗揣测。 走进警察局的大厅,一群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光看见一帮子同僚跟在一个看起来牛气八面的年轻小伙子的身后,一个个战战兢兢的令人疑惑,林昆拦住了一位姿色尚可的女警,脸上微笑礼貌的问:“美女,请问你们局长办公室……” 话音未落罢,一个公鸭嗓的声音传来,“谁找我啊!” 一个脸大腰圆腆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从一旁的一间办公室里走出来,这胖子身高不高,最多也就一米七的个头,两条眉毛又粗又重,一双眼睛黢黑,看起来倒是挺滑稽的。 林昆看着这位不知道姓甚名甚的警察局长,咧嘴一笑,道:“领导,我找你,不知道能不能耽误你个一两分钟。” 牛大川回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后面战战兢兢的手下,心里头微微的打转,上下打量了林昆一眼,一挥手领向自己的办公室:“跟我过来吧。” 办公室的门关上,牛大川坐到了他那宽大舒适的办公椅上,掏出根烟自顾的点着,斜着眼打量着林昆,林昆倒也不跟他客气,自顾的坐在了牛大川的对面,从兜里摸出根装逼利器牌大雪茄,咬在嘴里,掏出打火机咔嚓一下点着…… 牛大川的两条眉毛顿时跳动了一下,眉头接着便皱了起来,一双黢黑的大眼睛不很开心的看着林昆,这小子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好歹这是老子的地盘,老子叼细烟,你他娘的抽雪茄,而且……嗅嗅,这雪茄的味道,一闻就不是一般的货! 林昆咧嘴一笑:“领导,干嘛眼神这么暧昧的看着我,我来找你是谈事情的,我也不饶弯子了,你这警察局怕是不干净吧?” 牛大壮眉毛一挑,冷着脸道:“小子,你可别信口雌黄,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对上的是什么人,信不信我……” 啪! 不等牛大川把话说完,一个红皮的小证件丢到了他面前,林昆脸上笑容轻佻,牛大川却是心里头一咯噔,那红色的小证件上面的字迹清晰,印着‘国家安全局’几个大字。 牛大川没敢轻举妄动,脸上的表情僵住,黢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昆,问道:“你,你什么意思,你是……” 林昆笑着说:“领导,先看看证件,我们什么都好谈。” 牛大川咕噜的咽了口唾沫,一只肥胖白皙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拣起了桌子上的证件,打开来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颤抖了一下。 啪! 手上面一哆嗦,证件掉在了桌子上,脸上的表情顿时战战兢兢,缓了好几口半截的呼吸,才陪着笑脸问:“林,林特员,咱们有话好说,今天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一定都是误会,误会……” 林昆呵呵一笑,道:“领导,我可什么都没说呢,你就说误会,你这忒大的肚子里面,是不是装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啊?最近国家反腐力度一直挺大,像和黑帮勾结的这种事,是不是该判你一个无期徒刑,或者直接枪毙了才好。” 牛大川一脸冤枉的苦着脸说:“林特员,您言重了,我哪里敢勾结黑帮,这里头一定是误会,误会,我牛大川做事一向对的起良心,刚才怠慢,确实是我照顾不周,林特员您别生气。”说着,牛大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要把主座让给林昆。 林昆抬手制止,道:“就这么坐着吧,其他的虚头巴脑的事情都用不着,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向你反应一个情况,你的手下在明知道有黑帮扰事的情况下,故意出警缓慢,另外有两个对我动手的,我小小的动了点拳脚教训了一下。” 牛大川马上马屁拍上,脸上表情夸张,就差没竖起大拇指了,“好,教训的好,我的手下确实有几个不知好歹的愣头青,我早就想教训他们了,谢谢林特员今天帮我教训了!” 林昆笑着说:“徐老虎是你罩着的吧?” 牛大川表情微微一怔,马上装傻道:“徐老虎是谁,我不认识啊!” 林昆呵呵笑道:“不认识最好,不过以后要是在让我看到他去燕京钢材厂闹事,我就让我国安局里的同时好好查查你,就当是帮纪检委一个忙,老虎苍蝇一起打了,呵呵。” 牛大川顿时脸色铁青,道:“林特员你放心,燕京钢材厂的事,以后就是我牛某的事,我保证不让再有人去闹事。” 林昆笑着说:“这样最好!” …… 牛大川的办公室外,远远的簇拥了一圈民警,这辖区派出所可不下,上上下下五十多警力的编制,去钢材厂回来的那些民警一渲染,局里的警察同僚们全都对刚才进去的年轻人产生了浓烈的好奇,既打黑社会大佬,又敢打他们的大队长,还有那个新来的靠走后门进来的小年轻,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一时间观点产生了两派,有人说这小子就是穷装13瞎得瑟,待会儿有他哭的,他们局长牛大川可不是吃素的,非整死他不可;另一方的人说这可未必,人家既然敢动手,就证明人家心里头有底气,警察局都赶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岂是等闲之辈。 吱…… 办公室的门开了,当先走出来的是这群人民警察心目中的大老虎牛大川,只见这位昔日里走起路来喜欢仰着头的局里大佬,此时一副恭谦点头哈腰的架势,像极了宫廷剧里头的御用太监,站在门口毕恭毕敬的摆出一副‘请’的姿势。 众人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大跌眼镜,这还是他们往日里高高在上,受万人恶心,但又不得不膜拜的牛大川局长么? 这…… 这整个就一孙子啊! 林昆大摇大摆的从局长办公室里出来,那些看热闹围观的民警赶紧揣着惊讶与好奇散开,牛大川亲自陪同送林昆到门外,警察局的大门外,受了伤的胖头大队长刚刚做好处理被抬下了车,蛋蛋中的跟牛蛋蛋似的,不处理一番都没法下车,被挨打的那小青年也刚从旁边的医务室里扶了出来,胸口的肋骨骨折三根,需要送到大医院里进行治疗。 那胖头队长见了牛大川以后,哎呦脸上这个憋屈,就像是见了亲爹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喊道:“局长,你可得替我做主啊!这小子下手忒狠了,我差一点被他给……” “闭嘴!”牛大川冷喝一声,顿时吓的胖头大队长声泪止住,但还是委屈的抽泣了一下,比起他那委屈的小心脏,裤裆里的两枚硕大的蛋蛋更委屈。 被抬出来的那个小青年本来也向随着大队长一起告这小子一状,他是走关系进的警察局,从小家里的条件就优越,何曾挨过这种打,受过这种委屈,只是一看牛局长的态度,顿时就意识到旁边的林昆身份肯定不一般,于是将剩下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大不了就当做自己大人有大量了。 牛大川安排警车亲自把林昆送回钢厂,望着远去的警察,牛大川这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下了,长长的深呼一口气,目光却是陡然凌厉的看向那胖头队长,胖头队长顿时吓的一哆嗦,牛大川没有拿这位跟了自己多年的手下开刀解气,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那个胸口骨折了三根肋骨的小青年,小青年被瞪的害怕,咧嘴笑了笑,牛大川冷哼一声,道:“李光明,鉴于对你人品和综合素质的考察,你远未达到一名合格警察的标准,今个起你不再是我们局里的警员了!” 名叫李光明的小青年顿时一傻眼,道:“局,局长,我……” 牛大川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局子里,刚才太过紧张,后背都渗了一层冷汗,等赶紧回去换件内衣,黏糊糊的太难受了。 警车停在了燕京钢材厂的大门口,钢材厂里来回运料在院子里的工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警车的门打开,林昆从里面下来,工人们的眼睛里马上一阵深深的疑惑,不是打了徐老虎又打了警察么,怎么这么快就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还是警车专门护送…… 工人们错综复杂的目光下,林昆嘴里头歪嗒嗒的咬着雪茄,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办公大楼,一路上无数惊讶的目光投来,来到楚静瑶的办公室门前,抬起手装模作样的敲敲门,楚静瑶正和秦雪在办公室里布置,澄澄在一旁跟着捣乱,看见林昆回来,澄澄马上开心的扑过来,楚静瑶和秦雪的脸上皆是微微一笑,一个动情,一个柔情,林昆一把将澄澄抱了起来,小家伙就喜欢在他怀里起腻,那白皙光滑的小脸,贴着他的脸颊蹭啊蹭,林昆笑着对楚静瑶和秦雪说:“走吧,中午吃点什么,这一顿得让楚老板请!” 楚静瑶笑着说:“凭什么要我请?” 林昆一脸无辜的苦笑,说:“这钢材厂可是你的,我为了你的钢材厂被一群人围殴,又被带进警察局,你不得犒劳一下我啊?” 楚静瑶狡黠的一笑,“可我看见的怎么是你打那些人,还把那个胖胖的警察给打了,去警察局,恐怕你也没轻祸害人家吧?” 林昆无赖似的笑着说:“我不管,反正这顿必须楚老板请!” 秦雪在一旁笑着帮腔,道:“好,我同意!” 楚静瑶黛眉一弯,嘴角微微的一瘪,说:“雪姐,你居然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