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打老虎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八十章:打老虎

第九百八十章:打老虎 这种群殴的场面,咱们林大兵王早已经不是头一次遇到了,不过看这些冲上来的小混混,一个个二十左右的年纪,正是最能斗狠的时候,恨不得一窝蜂的全都将家伙什招呼到咱们林大兵王的身上,把他给干趴下,干成一摊湿乎乎的肉泥。 林昆嘴角邪魅的一笑,迎面为首冲过来的小混混手里轮着一根钢管,劈头盖脸的就向他砸下,那半寸粗下的钢管直奔面门就罩了下来,呼啸一声,眼看这钢管就要落下,林昆果断的一个闪身,钢管贴着他的鼻梁落下,他手上突然的一伸,只见空气中一道虚影闪过,啪的一声脆响抓住了这个小混混的手腕,反手用力的一拧,顿时就听嘎嘣一声脆响,这小混混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喉咙里本能的一声惨叫破出,同时脸上凶神恶煞的狰狞表情,瞬间变成了痛苦的扭曲,林昆一伸手,接着了小混混脱手落下的钢管,脚上横的一记劲踢,砰的一声扫中小混混的胸口,小混混马上又是一声闷哼,整个人凌空倒飞出了去,呼通一声砸中了身后随之扑上来的两个小混混,三个人应声一起倒地。 动作干脆,毫不拖泥带水,林昆手中握着钢管,迎着迎面劈下的一把寒光凛凛的砍刀就挥了过去,叮铛的一声响,手持砍刀的小混混顿时虎口一麻,一阵虎口撕裂般的疼痛蔓延整个胳膊,手中的砍刀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旋转了无数个圈之后,铿的一声扎在了被两名小弟扶着的徐老虎的面前,徐老虎刚刚缓过来一口气,顿时又被下的向后一个趔趄,裤裆里又是一股温热骚臭之气喷发了出来,熏的身旁的两个小弟险些两眼一翻白,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林昆手中的钢管一个横扫,果断的砸中小混混的小口,小混混痛叫一声,口中喷出一团鲜血,后仰着摔倒在地。 周围的一群小混混围了上来,林昆手中的钢管呼啸一声,抡了一个大半圈,叮叮铛铛顿时扫中了无数把挥劈下的器械,随后整个人凌空一跃,脚底下一连串凶猛的连环踢,一连猜中了五个小混混的胸口,五个小混混顿时只觉胸口一阵憋闷,仿佛被火车撞中了一样,呜闹的一阵闷哼,倒飞了出去。 林昆落地之后,手中的钢管唰唰唰,一连挥劈下了无数道虚影,每道虚影一闪而逝,速度、力量完美结合,已是快到了极致,马上又是数个小混混捂着肩膀惨叫倒地,一时间爬不起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中又有力量的结合,将力量与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便是那无招胜有招,短短不足十秒钟的功夫,便已经放翻了十几个小混混,余下的小混混哪里料到眼前的这个看似高瘦的男人如此的能打,一个个马上心生怯意,脸上方才那一副副恨不得抽筋扒皮的表情,这会儿也都换上了一副难以言表的恐怖,脚底下都不由的往后退。 林昆手里拎着钢管,徐徐的向前走来,每往前走一步,眼前那些手里头持着家伙什,一脸惊恐骇然望着他的小混混们就哆嗦着往后退一步,再走一步,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和身体一起颤,一个个看向林昆的表情,就好似看见了地狱里冲出来的阿修罗一样,哪怕他脸上挂着笑,却也似寒冰利剑射入他们的心底。 砰! 林昆一记钢管挥下,直接砸晕了最先面的一个小混混,剩下的小混混马上鸟兽散状的跳开,躲在这群小混混身后的徐老虎见状,心里头也是起了一层白毛汗,他哪里想到今天居然会碰到这么一个身手禽兽的家伙,自己混道上这么多年也算特么的白活了,可身为老大,今天人已经丢大了,怎么也得找回些面子来,好歹还有十几个弟兄站着呢。 “啊!” 徐老虎愤懑的咆哮一声,一把夺过身旁小弟手里的砍刀,大喝一声:“弟兄们,跟我上!”拖着他那夹着满裤裆屎尿的肥壮身子,挥着寒光凛凛的砍刀就向林昆剁了过来。 本来挡在徐老虎面前的那十几个小混混,马上给他们的大哥让开了一条路,结果就是忍着徐老虎留下来的一团尿骚臭味,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大哥孤军奋勇的扑向了林大兵王。 铿! 砍刀剁在了林昆手中的钢管上,溅起了一大团的火星,林昆脸上表情轻松,仿佛手里握着的是一根筷子,迎面劈下来的是一根面条,可对面的徐老虎脸上的表情却很不好看了,整条胳膊发麻几乎失去了知觉,脸上那本来就狼狈的表情,顿时僵硬成了猪肝色,双目中那凶煞的目光,这一瞬间也变成了慢慢的畏惧骇然,关键是身旁没一个小弟跟着他冲上来啊,他甚至故意等了两秒钟,也不远将手中的看到从那钢管上拿下来,可半天也不见一个小弟冲上来啊。 徐老虎忍不住的在心底怒骂,“哎我靠这群狗娘养的杂种,平常好吃好喝的吃老子的喝老子的,关键时刻不替老子办事!” 徐老虎咧开那血肉模糊的大嘴,冲林昆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哆哆嗦嗦的说:“小兄弟,今天这事都是误会,误会……” 林昆笑呵呵的说:“那我还用陪你的什么豪车大卡车么?” 徐老虎连连道:“不用,不用……” 林昆冷的一笑:“那你刚才侮辱我媳妇这件事,怎么算啊?” 徐老虎道:“我道歉,马上道歉!”说着,转过头就到处的寻找楚静瑶的身影,就准备往楚静瑶那边走,钢管直接拦在了他的脖子上,他顿时惊恐的一动不动,回过头看林昆。 林昆嘴角笑容轻佻,道:“晚了!” 徐老虎顿时吓的浑身哆嗦,脸上的表情笑比哭还难看,“大兄弟,今天的事都是误会,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 林昆抬起手摸了摸鼻梁,说:“怎么,跟你一家人有好处?” 徐老虎道:“兄弟,那钢厂欠我的钱可以免啊,咱们是一家人,就不用计较那么多了。” 林昆呵呵一笑,道:“你还真够臭不要脸的,钢厂还欠你钱了?” 徐老虎脸色惨白的连连说:“不欠,不欠了……” 林昆掏出一根烟叼上,这时远处响起了一阵警笛声,几辆警车开了过来,林昆回过头向钢厂的方向看去,楚静瑶一脸冷然的站在大门口,见他回过头,她也向他看过来,两人目光一触碰,那高冷女总裁的眸子里却是说不出的柔情。 林昆咧嘴一笑,说:“老婆,我一会儿去警察局坐坐,答应你的事咱们晚上回家说,你不用替我担心,我没事的。” 楚静瑶冷笑一声,目光中尽是柔情似水,道:“我才不担心你呢!” 林昆咧嘴一笑,道:“你终于懂我了。”回过头冲钢厂的一干骨干精英笑着说:“你们敢欺负我媳妇,这些人就是下场!”手里头的钢管往地上一指,以侯永刚和赵长茂为首的那些老家伙全都不由的打了个哆嗦,那侯永光自长志气的颤抖说:“怕他做什么,他还真敢把我们怎么样了啊!” 赵长茂附和道:“对,我们是厂子里的骨干,真和我们过不去,钢厂还想不想生产了!” 两人这么一说,其他的一群骨干顿时也放宽了心不少,初光德站在一旁不言语,脸上一阵的为难,夹在楚静瑶和这群骨干的中间,他也只能一脸歉意的冲楚静瑶笑笑,这些厂子里的骨干都是倔脾气,那种旧时代的共有思想浓重,再加上厂子里也确实要依靠他们来主导钢材的生产,所以初光德平时也是哄着顺着这些老员工来,初光德想法是等慢慢熬到了这群老家伙退休了或者是下去了,钢材厂的发展就不会遇到这么多阻力了,可没成想短短几年的功夫,钢材厂都要倒闭了,哪还能等得到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退下去。 一个脸大脖子粗,脑袋上顶着个大沿帽的警察,领着另外两个民警向林昆冲了过来,林昆趁着这三个民警过来之前,一脚将徐老虎给踹趴在了地上,徐老虎撕心裂肺的惨叫,脸大脖子粗的民警顿时掏出了枪指向林昆:“不许动!” 林昆淡淡的一瞥,全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看着这个胖民警说:“警察同志,你最好把枪收起来,子弹可不长眼!” 胖民警冲两个手下道:“去,把他给我铐上!” 两个民警拿着手铐就奔着林昆过来,林昆眼睛微微一眯,盯着即将过来的两个民警,冷冷的说:“我看你们谁敢!” 两个民警脸上的表情一怔,马上换上了一副恶相,他们人民警察的威压,岂是这么就容易亵渎的,就想要对林昆动强。 林昆手里的钢管一指,地上躺着十几个咿咿呀呀痛叫,至此也没爬起来的小混混,一个个伤的可都不轻,道:“他们就是下场。” 两个民警脸上的表情又是一怔,接着便是掩盖不住的怒火中烧,丫的你一个打架斗殴的嫌疑人还特么的牛x了? 敢跟人民警察叫板了! 说实话,林昆对这一群晚到的民警没什么好感,来的路上他已经看到管辖内的派出所了,距离刚才最多也就五公里的路程,徐老虎的人刚一来闹事,钢厂方面就已经打了报警电话,为什么这群警察直到此刻才迟迟而来,内情不言而喻了吧,要么是这群人民警察懈怠执法,要么就是吃了徐老虎的回扣,从眼前这胖警察的表现来看,后者可能性巨大。 两个民警捏着手铐就要过来铐林昆,结果还不等碰到林昆,就被林昆夺了手铐,并且咔咔的两声响,将两人给铐上了。 “小子,你敢袭警!”胖警察手里握着的手枪哆嗦了一下,似乎要开枪,林昆直接一步迈到近前,娴熟的一招徒手夺枪,将那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他那圆不溜秋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