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牛X大铲车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九章:牛X大铲车

第九百七十九章:牛x大铲车 大铲车咆哮着冲过来,像一只发了狂的野兽,所有人纷纷不让,钢厂的铁栅栏门外,徐虎背手站立在大门正中间,却是毫无惧色,而身后那辆s级奔驰车里,司机目光惊恐,已经满脑门子冷汗。 吱嘎! 一声剧烈的刹车声,大铲车那庞大的身躯生生止住,林昆探出脑袋对徐虎笑道:“怎么,你不躲?” 徐虎下巴微微一样,一副我很嚣张的模样,冷哼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徐老虎是什么人,在我面前撒野,你还太嫩了点!” “哟!” 林昆哈哈大笑起来,道:“好,我确实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不过咱话可说在前头,待会儿谁特么的要是躲了,就是裤裆里没鸟的娘们!” 徐虎眉头一皱,林昆已经把头缩回驾驶室里,脚底下踩着大铲车的油门,轰隆隆,轰隆隆,铲车后头的排气筒冒着黑烟颤抖着,所有人目光全都惊恐紧张的向大铲车看过来,驾驶室里的林昆,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至少在众人看来,他是轻易不敢将大铲车向徐老虎碾压过去的,这徐老虎可是这附近有名的恶霸,而且和当地的警察局有着复杂的关系。 一旁的楚静瑶,在初光德的陪伴下也是目光紧张,别人都认为林昆不敢将铲车开出去,她心里却清楚的很,没有这家伙不敢干的事,何况是涉及到了她的利益,他更是无法无天。 众目睽睽之下…… 轰隆一声怒然咆哮,大铲车嗷的一声就冲了出去,近在迟至的铁栅栏大门,铿的一声被撞飞了,站在大门正中间的徐虎顿时面色骇然,本来红扑扑的脸颊,一瞬间变的惨白没有血色,大铲车撞开了门之后,那铁栅栏门向着他就压过来,而且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这完全就是奔着要他命来的。 徐老虎吓的赶紧往后跑,裤裆里一片温热的湿感,轰隆隆,铁栅栏门直接被铲车推的拍在了那辆价值百万以上的奔驰车上,车里的司机想要开车倒退躲闪已是来不及,只好赶紧从车里溜了出来,和徐老虎一起向后跑,大铲车可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硬生生的推着奔驰车凶猛的向横在路口的大卡车撞去,卡车里的司机惊慌骇然,谁能料到这家伙真敢开铲车出来撞,搞不搞出人命不说,那一辆奔驰车就百万以上,再算上这辆大卡车,这撞的可都是真金白银啊! 咣…… 一声巨响,奔驰车被撞的挤压在了大卡车上车身严重变形,大铲车的油门这时又被林昆狠狠的踩了下去,轰隆隆,那怒然咆哮的声音震荡的周围的大地仿佛都跟着颤抖起来。 大铲车咆哮着继续向前,那十几吨重的大卡车,直接被推的横着移动,铲车的大铲子放下,直接将奔驰车戳进了铲子里,同时铲子铲到了大卡车下面,然后又是轰隆隆的一阵声响,大卡车硬生生的被大铲车给掀翻了,铲子里的那辆价值百万的奔驰车,哗的一下从铲子里倒了出来叮叮铛铛的砸在了大卡车上,方才那崭新的一辆好车,这会儿跟报废的破车毫无区别,大卡车里的司机还没来得及跳出驾驶室,这会儿在里面蜷缩着,裤裆里湿热的一片…… 咆哮的大铲车停了下来,挡在钢厂前面的路已经被清理开了,周围所有的人全都被吓的一片凛然,呼吸仿佛都凝滞了。 众人目光一起看向大铲车,林昆从驾驶室里跳了出来,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说不出的复杂,是敬畏,是惶恐,还是同情? “小子,你倒霉了!”徐老虎躲在路边气喘吁吁,刚才跑的太急,这会儿终于可以重新跳出来大吼大叫了,那脸上折叠起的横肉,那一双怒火喷溅的眼珠子,还真是一副恶人相。 林昆呵呵一笑,晃晃荡荡的就向徐老虎走了过去,这位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出了名的大凶人,在他眼里也太过小儿科了,像这种自以为是的凶煞之辈,他见过不少,也踩了不少。 徐老虎一招手,周围躲在暗处的一群小弟马上一窝蜂的出来了,徐老虎的底气一下子更足了,站直了身子,也顾不得裤裆里的尿骚味儿,冲着走过来的林昆就吼道:“小子,今天的事你打算怎么了吧,我的奔驰车200万,卡车100万!” 林昆越走越近,一个人对上一大群人,少数也有个三十多人,初光德见状赶紧招呼钢厂里的工人出去壮势,万一真要是打了起来,也可以大家一起去上,否则就林昆一个人,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后果肯定难以想象,更何况他还是楚总的老公。 钢厂的工人们平时都是老实巴交的,但一旦遇到了威胁钢厂利益的事,大家伙总能同心协力的站在一起,眼下这个年轻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他们多数人也不知道这个敢开大卡车碾压黑社会老大奔驰车的人是他们新总裁的老公,可人家小伙子刚才这么做,是为钢厂出头,他们有必要去帮忙。 “等等!” 突然不和谐的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所有准备出动的工人全都停下来,出声的是在工人们中间威望极高的锻造车间主任侯永刚,侯永刚知道林昆的身份,目光扫视了面色冷清的楚静瑶一眼,转而对工人们说:“大家伙都别冲动,我们是要确保钢厂的利益,而不是某个外人的利益,我不知道那小伙子的身份,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开铲车去碾压徐老虎的奔驰车和卡车,我只知道激怒了徐老虎对我们钢厂来说很不利,以后我们想正常开工,恐怕都不能了。” “所以!” 侯永刚提高了声调,一脸严肃的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位工人,说:“这个年轻人我们不认识,跟我们钢厂没有关系,他所做的一切跟我们钢厂不发生任何瓜葛,待会儿通知保安科,一定要好好查一查他是怎么把我们钢厂的铲车开出去的!” 所有工人哑口无言,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的也是拿不定主意,关键是侯永刚说的不假,真要得罪了徐老虎对钢厂的利益冲突是极大的,徐老虎是这附近一片的恶霸,得罪了他钢厂一定没好日子过,眼下钢厂才刚刚有了起色,他们可不想钢厂又陷入到了破产的危急中,可从良心上来讲,那小伙子刚才也确实是在为钢厂出气,大家伙真就能坐视不管? 所有的工人将复杂的目光看向了初光德,初光德被侯永刚刚才的一番话也是噎的没话说,另外侯永刚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可关键林昆是楚静瑶的老公,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初光德又将目光看向了楚静瑶,只见楚静瑶一脸的平淡,看着远处和徐老虎对峙的林昆,眼神里,脸上,一点紧张的表情也没有,就好像看见一件很习以为常的事情一样。 初光德咬咬牙,总不能不给楚静瑶这个新任总裁的面子吧,招呼着大家伙就准备让大家出动,可话还不等出口,坐在轮椅上的赵长茂却是又当着众人喊道:“大家都别冲动,侯主任刚才说的没错,咱们要考虑到我们钢厂的利益,而不是个人的利益!” 赵长茂也知道林昆的身份,这么说也是针对楚静瑶,整个钢厂的上上下下,恐怕除了初光德一个人外,那些个老一辈的骨干员工,怕是没一个人欢迎楚静瑶的到来,当然只欢迎她带来的投资,在他们这些骨干员工看来,钢厂不管谁是股东,不管现在是什么体制,钢厂都是他们大家伙说的算的,不是某一个人就能独裁的,必须要尊重他们的意见。 初光德左右为难,现在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接着赵长茂,钢厂里其他的骨干也跳出来了支持侯永刚,一下子也把初光德给孤立了起来,现在他一个挂名的厂长,说什么也没用了,初光德也只好在心底叹一口气,无奈啊,无奈。 林昆走到了徐老虎的跟前,徐老虎冷嘲热讽的说:“小子,听到了没,你帮了一群没有良心的白眼狼,只能自认倒霉了。” 林昆把手一抬,笑呵呵的说:“徐老虎是吧,我不管你这附近的一片有多牛x,你刚才对我媳妇出言不逊了,今天倒霉的人就是你,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去我媳妇面前跪下来道歉,我媳妇要是原谅你了,我心情一好,今天这事咱们就揭过去了,否则的话,我怕你以后连徐老猫都做不成了。” 徐老虎脸上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眼睛微微一眯,两道冷光射出,嘴角又是冷的一笑说:“小子,你在开玩笑么?倒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一个选择,今个让你那漂亮媳妇陪老子睡……” 砰! 徐老虎的污言秽语还不等说完,林昆手上突然开弓,拉满弓的一记直拳,硬邦邦的凿在了徐老虎那咧开的大嘴上。 啊!!! 徐老虎顿时惨叫一声,脑袋里嗡的一声,眼前全都是会跳舞的小星星,嘴里头一股浓烈的血腥喷了出来,还飞出了两颗新鲜的肉牙,整个人头重脚轻,凌空就向后摔飞出去。 呼通…… 一下子砸倒了三个小弟。 “大哥!” 周围的小弟赶紧过来把他扶起来,徐老虎翻着白眼,整个人半昏半厥,口鼻蹿血,裤裆里的尿骚味更浓,把周围的小弟都给熏的直捂鼻子,这位平日里衣着光鲜威风八面的黑社会老大,此时是要多狼狈就要多狼狈,嘴里头哆哆嗦嗦含糊不清的说道:“干,干,干,干死这小子,干……” 大哥下令,这些个平日里吃大哥喝大哥的小弟丝毫不怠慢,一个个抡着手里的家伙事就向林昆招呼了过来,钢管、砍刀、棒球棒,笼罩成了一大片的寒光凛凛,向林昆笼罩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