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八章:钢厂改革(2)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八章:钢厂改革(2)

第九百七十八章:钢厂改革(2) “爸爸,妈妈好有魅力哦!”澄澄一脸崇拜的看着楚静瑶道。 林昆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说:“这个爸爸表示同意。” 澄澄嘻嘻的转过头,对秦雪说:“小雪阿姨,你觉得呢?” 秦雪莞尔一笑,说:“有魅力!” 砰! 这时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了一声不和谐的声音,有人拍桌子站了起来,是负责钢厂车间锻造生产的侯永刚,侯永刚今年五十多岁,向来以脾气又倔又硬著称,不过在员工的心目中却是极其的有份量,平时总喜欢跟领导谈判,提高员工的福利。 侯永刚一拍桌子,楚静瑶的总结报告就停了下来,侯永刚一副怒气汹汹的模样,楚静瑶却是一脸的恬淡云舒,笑着对侯永刚说:“侯主任,你这么大火气,是有什么意见么?” 侯永刚吼着老嗓子说:“新来的,我们燕京钢材厂是民主的,你左一句顽固,右一句守旧,我们这群老员工在你的眼里就这么一无是处?你今天这是来开会呢,还是来找茬的!” 楚静瑶一副好脾气的笑着说:“在座的都是钢厂的骨干和工人代表,怎么会一无是处呢?侯主任,你是有误会吧。” “误会?”侯永刚低下头来,看看四周坐着的同僚说:“你们说有误会么!?这个新来的,哪一句话不是真对我们!” 在座的众人纷纷附和,大有一番齐心诛伐楚静瑶意思。 侯永刚鼓动起了大家的情绪,一副颇为得意的模样看着楚静瑶,说:“新来的,不管你是多大的股东,我们燕京钢厂多少年传承下来的传统不能变,钢厂是我们大家的,你无权在这里对我们这些元老级的员工指手画脚,不要以为你有钱投资占了大头的股份就可以为所欲为,把我们惹急眼了给你罢工,让你投的钱血本无归,看咱们谁拗的过谁!” “各位同僚,我们走,不听这小娘们在这指手画脚了!”侯永刚话锋一转,而后带头就向会议室的门外走去,初光德见局势失控,站起来想要阻拦,结果却是被侯永刚一声斥骂:“初厂长,你真是丢老厂长的脸啊,钢厂就是倒闭了,也绝对不能落入这种蛇蝎心肠的资本家手里头!” 其余的人纷纷跟着撤离,很快偌大的会议室里空空的只剩下楚静瑶和初光德两个人,初光德一脸歉意,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跟楚静瑶解释,楚静瑶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一把将桌子上的文件夹砰的一声摔的四处凌乱,然后气呼呼的坐下。 总不说话也不行,初光德歉意的说:“楚总,这事都怪我没提前跟您……” “出去!”楚静瑶冰冷的打断道。 “楚总……” “我叫你出去!”楚静瑶冷喝,胸口剧烈起伏,也真是气的不轻。 初光德欲言又止,也不想再触这新总裁的眉头,只好摇头苦笑,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一转身,正好遇见了林昆三人,初光德脸上苦笑不止,却又尴尬异常,倒是林昆拍了拍他的肩膀,初光德才开口说:“我先去忙了,见笑了。” 澄澄见妈妈不开心,一脸很着急的小模样,就要冲进去喊妈妈,却是被林昆蹲下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止住了,澄澄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昆,林昆笑着说:“跟你小雪阿姨去一边玩,爸爸单独跟妈妈说一会儿,澄澄乖,听话。” “哦。” 小家伙答应了一声,还是有些担心的向会议室里看去。 林昆笑着对秦雪说:“拜托了。” 秦雪领着澄澄离开,林昆来到了会议室的门口,敲了敲门——咚咚咚。 楚静瑶此时站在窗边,背对着门口,冷冷的道:“出去!” 林昆笑着走进来,“干嘛呢,楚大美女,这么火气呢。” 楚静瑶眉头一皱,转过身,“你怎么来了?”向他的身后看了看,“澄澄呢?” 林昆笑着说:“你心情不好,我让秦雪先带着澄澄去玩了。” “哦。”楚静瑶答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依旧不开心的模样。 “怎么了,被刚才的那群老顽固给气到了?”林昆背身靠在窗台上,正对着一脸愁眉紧锁而又忿然的楚静瑶说。 楚静瑶道:“我知道他们是一群顽固,可没想到他们居然……算了,不说了,为了这些人生气不值得,呼,我不生气了。” “啧啧啧。”林昆笑着说:“你这是在自我催眠呢吧?你看看你这小脸,愁眉紧锁的小模样儿,明明心里就气的紧。” 楚静瑶道:“别胡说,我去找儿子了,看见儿子什么事都没有了。” 楚静瑶转过身刚要走,左手突然被拉住,回过头表情有些微微发怔的看看手腕,再抬起头看林昆,脸颊情不自禁的红了一抹。 林昆笑着说:“行了,楚大美女,你就别自欺欺人了,明明心里头气的很,去看儿子真的什么就能解决了?遇到了问题咱就解决,不就是对付一群老顽固么,有什么难的。”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说:“你说的可倒是简单,他们这些人掌握着钢厂上上下下的生产命脉,真要和他们闹翻这个本来就面临倒闭危急的钢厂,马上就要陷入到瘫痪的境地,真要是这样的话,我带来的投资可就全都打水漂了。” 林昆无所谓的笑着说:“打水漂就打水漂呗,反正你爸又不差这点钱,你就权当出来发善心,解决这些工人的生计问题,有了这笔钱,他们被拖欠的工资有的来,能过个好年了。” 楚静瑶语气坚决的说:“不行!” 林昆看着楚静瑶,笑了笑说:“好好好,不行,我知道你是争强好胜的性格,我这里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你要不要听一下?” 楚静瑶道:“什么方案?” 林昆轻佻的一笑,说:“很简单啊,就是……”话还不等说完,会议室外突然有人冲进来了,是初光德的小秘书,一冲进来就急匆匆的说:“楚总,不好了,外面又来闹事的了。” 闻声,楚静瑶和林昆一起站到了窗边向外看去,只见钢材厂的大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s级轿车堵在那儿,外面横着一辆大翻斗车,两辆车将钢材厂的大门堵的死死的,钢材厂每天都需要进进出出的运送材料,这么一堵住无疑是逼迫停产。 楚静瑶转身就向楼下跑去,林昆跟在后面,这时钢材厂的内部,已经有员工做了出来开始跟门口停的奔驰车对峙,车上的人始终都没有下来,只是在那儿令人呱噪的按着喇叭。 楚静瑶出来了,钢材厂的工人纷纷为这位新入主的总裁让开路,初光德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跟那奔驰车正面相对,这会儿正陪着笑脸,也不管车里的人听到听不到,在那儿说着软话,楚静瑶心情本来就不顺,走过来之后便要和奔驰车里的人大声对峙,却是被初光德拽着衣服拉了一把,贴在她耳边小声惶恐的说:“里面的人得罪不起,黑白两道都有人,道上的人都称他徐老虎,是这一片的恶霸。” 楚静瑶往这一站,一直紧闭不开的奔驰车门倒是打开了,里面下来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圆脸男人,男人的脸上有几处伤疤,看样子有子弹的擦伤,也有刀砍在上面留下的疤痕,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脖子上系着个格色的围巾,看向楚静瑶的目光里了淫欲贪婪,嘴角笑容更是猥琐。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附近一片的恶霸徐老虎,本名徐虎。 “哟,原来是个大美人儿啊,真是幸会幸会,在下徐虎,道上的兄弟送了个大名——徐老虎,今天有幸结识美女。”徐老虎嘴角噙着淫笑说道,目光更是上下的打量着楚静瑶。 楚静瑶微笑不失风度,道:“徐大哥,既然是幸会,你为什么用车挡在我们厂子的门口,你这样做,我们没办法生产。” 徐老虎哈哈笑道:“哎哟,我的妹子,你可真是单纯,要是无缘无故,大哥我怎么可能用车挡在你的厂子门口,这恐怕你就要问问你的初厂长了,当初他可是从我这借了钱的。” 初光德马上说:“虎哥,借你的钱我早就还上了,咱们两清了!” 徐老虎摇头笑着说:“小初啊,你还是太年轻了,咱们混江湖的讲究道义,你穷的时候我借你钱,现在你这钢材厂有了新的投资,你多少也该拿出点钱来表示表示吧。” 初光德要说话,楚静瑶却是先说道:“虎哥,你开个价吧,只要我们以后都相安无事,这个钱我愿意出。” 徐老虎笑着道:“还是漂亮妹子办事爽快,那我就不客气了,当初借的是一千万,今个我也不多要了,就一千万!” 楚静瑶微微一怔,旋即笑着说:“虎哥,你这样做恐怕不妥吧,一千万不是个小数目,你这么轻易张口就要,是不是……” 徐老虎笑着打断道:“妹妹嫌多是吧,没关系,虎哥我有办法。” 楚静瑶道:“哦?” 徐老虎眼睛微微一眯,淫荡猥琐的笑道:“虎哥最近心情不好,失恋了,需要人来安慰,妹妹晚上要是有时间的话,一天晚上可以抵一百万,这样只要陪虎哥十天晚上,这笔账咱们就一笔勾销了。” 楚静瑶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眼前这就纯是一无赖流氓,她强忍着怒气不发作,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要是用适当的钱可以解决的话,她就权当这混蛋刚才放了个屁。 笛笛…… 身后突然传来了喇叭声,同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开了过来,楚静瑶回过头,只见身后一辆大铲车轰隆隆的开了过来,驾驶室里坐着林昆,对于这种出言不逊侮辱自己老婆的人,他林大兵王岂是能忍的,他边踩着大铲车的油门,边冲挡在面前的众人大喊道:“让开,都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