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钢厂改革(1)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七章:钢厂改革(1)

第九百七十七章:钢厂改革(1)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说:“我当然要对你好了,你是静瑶的姐妹,是澄澄小雪阿姨,我……” 林昆嘻嘻哈哈的不等说完,眼泪已经滑落了秦雪的脸颊,她忙抬起手抹了一把掩饰尴尬,起身向着洗手间走去。 “爸爸,小雪阿姨怎么了?”澄澄眨着小眼睛,看着林昆问。 林昆尴尬的笑了笑说:“这,这个……” 澄澄小嘴一瘪,道:“爸爸,你是不是惹小雪阿姨不高兴了,爸爸,你身为男子汉,怎么可以欺负小雪阿姨呢?” 林昆苦笑,一脸冤枉。 …… 楚静瑶一早上就来到了钢厂,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已经了解,对于初光德,她没有任何的怜悯同情,哪怕他曾为了钢厂付出诸多,但在她这位新股东的眼里,生意就是生意。 楚静瑶一脸冷然的坐在她的新办公室的办公桌后,一身高贵的职业装,再加上一副冷艳的打扮,令她看起来如同令人不敢靠近的冰山美人儿。 初光德和秘书站在他的面前汇报工作,她并没有让初光德坐下来的意思,而初光德此时似乎也没这位霸道女总裁的气势所震慑,站在那儿脸上的表情尽量克制自然,心里却早已经七上八下惶恐不安。 初光德汇报完了昨天晚上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前因后果,办公桌后的楚静瑶静静的一言未发,初光德实在有些摸不透这位新入股的女总裁的脾气,本以为她生的貌美天仙,应该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大美女,可没想到她竟有如此干练霸道的一面。 “你先出去一下。”楚静瑶平静而又冷艳的脸上露出一抹温吞的笑容,霎时间尤如阳春三月的和煦阳光照进了办公室。 站在初光德身后的小秘书如临大赦,答应了一声‘是’,便躬身行礼退了出去,办公室的门轻轻的关上,初光德的心却是砰噔一声。 楚静瑶脸上的笑容收敛,对初光德说:“初厂长,你先坐。” 初光德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屁股挪到沙发上坐下来。 楚静瑶面色平静的微微发冷,说:“初厂长,昨天晚上的事,涉及到厂子里的债务纠纷,考虑到我们才刚刚合作,我也不打算再追究了,事情就此解决最好,如果还有后续,我希望初厂长不要再有所隐瞒,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 初光德额头上一层冷汗渗出,心里头也搞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怕这个女人,她不是应该靠着父亲上位的么?可忽然间怎么觉得,这是一个极其有谋略的女人,自己好歹也是在社会上混了十几年的人,大风大浪也算是见过不少,可比起心气和气场,明显不是她的对手啊。 “一,一定不敢再隐瞒了。”初光德低着头,连声说。 “好了,初厂长去忙你的吧,我再计划一下钢厂未来的发展。”楚静瑶搬出了文件夹,准备开始工作了,初光德欲言又止,还没有走。 “初厂长,还有事?”楚静瑶抬起头,眉头有些轻蹙。 初光德有所顾忌的说:“楚总,是这样的,咱们钢厂一直都是民主化管理发展,您要是有什么计划,需要钢厂的骨干一起开会讨论,我们每个人都有举手表决的权力,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接下来所做的一系列有关钢厂的决定,必须经过你们厂里的骨干同意才可以实行?”楚静瑶淡淡的笑着说。 初光德笑着说:“这是我们厂里的传统,钢厂发展到今天,全都是大家几代人一起努力的结果,所以我们要尊重厂里的骨干以及工人代表们的意见,这样我们才是一大家子。” “ok。” 楚静瑶放下了文件夹,合上了笔帽,笑着说:“初厂长,半个小时候以后会议室开会,所有公司的骨干必须到,还有工人代表,我有事情要向大家宣布,缺一个都不行。” 初光德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楚静瑶,只见她脸上笑容和煦,不似刚才那般冰冷不易靠近,可心里头又是惶恐不安。 “初厂长?”见初光德傻愣着,楚静瑶笑着提醒了一句。 “好的,楚总,我马上去办。”初光德笑着答应,退出办公室。 嗡…… 兜里的手机震动了,楚静瑶掏出,笑着说:“爸,放心不下我?” 电话里传来楚相国的笑声,“放心,我对我女儿的能力一直肯定,爸只是想了解一下进展,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楚静瑶笑着说:“我已经想到了具体的执行方案了,从方案实施到钢厂重新盈利,我计划是在半年内完成,前三个月改造止损,后三个月在市场上打开新的局面,走高端路线。” 楚相国道:“嗯,听起来计划不错,能跟爸具体说说么?” 楚静瑶道:“目前我国汽车行业的发展前景一片大好,汽车上所需要的钢材都是规格比较高的,钢厂改造完以后,生产处达标的刚才,然后在通过市场公关和华夏国内的几大汽车制造商合作,这样就不愁未来钢厂的产品没有销路。” 楚相国笑着说:“定位方向不错,只是这市场公关可是难题。” 楚静瑶笑着说:“有困难就要解决困难,这不是爸你经常说的一句话么?” 楚相国哈哈笑道:“好,静瑶啊,你就放手去做,有爸爸给你做后盾呢,大不了这钢材厂就当做是给你练个手了。” 楚静瑶道:“爸,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的投资打水漂的。” 楚相国笑着说:“好,那爸爸就等看你出成绩了,加油!” 中港市,楚相国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挂了电话后,身旁的江映霞嗔怪了他一声,说:“这都快过年了,还让孩子们去外面折腾,你老楚家大业大的,至于这么折腾女儿么?” 楚相国笑着说:“老江啊,我为什么让静瑶去燕京,你不知道么?” 江映霞道:“怎么不知道,你不就是怕小林那个金龟婿跑了么?” 楚相国一脸忧愁的笑着说:“宋家的势力太大,我楚相国拗不过,静瑶又先有了澄澄,这本来就是劣势,我如果不让燕京城里的那老爷子看一看静瑶的能力,那静瑶真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 江映霞道:“那林昆和澄澄,我看可亲了呢,比亲生的还亲。” 楚相国苦笑摇头说:“可毕竟不是亲生的不是,唉……” 燕京钢材厂,所有的骨干以及工人代表都被召集到了会议室,听说新加入的股东总裁有重要的事情宣布,这些个钢材厂的老员工们无一缺席,哪怕是昨天晚上冲突受伤的工人代表赵长茂硬挺着伤也前来参加,他胳膊上缠着纱布打着石膏,一条腿也骨折,坐在轮椅上被一名工人推了进来。 到场的这些钢厂骨干以及包括赵长茂在内的几位工人代表,可不是怀着对新总裁的敬意来参会的,而是他们私底下已经沟通商量好了,钢厂必须是民主的,不能让资本家一意孤行,他们这些钢厂的骨干以及钢厂的每一位工人,才是钢厂真正的主人。 初光德并没有要和楚静瑶对着干的意思,可手下的这帮人可都是顽固派,他们多是几辈人都在钢厂劳作的,钢厂早年的时候是国有产业,那时候便盛行民主之风,钢厂的口号也一直都是——钢厂是我家,发展靠大家;哪怕是后来钢厂被初光德的父亲给私有化了,这么多年来口号和风气也没变。 初光德私底下也和这些钢厂的骨干以及工人代表们沟通过,希望能够顺应时代的发展,摒弃那些对钢厂发展不利的作风,就像过去钢厂每有什么重要策略方针的时候,总会因为大家伙的意见难以统一而搁浅,或者耽误了执行的最佳时机。 初光德的父亲初中恒也算是半个守旧派,等到初光德接手钢厂以后,他是有心想要改变钢厂所谓的‘民主’做派,可奈何手底下的这群骨干和工人代表,几乎都是他的长辈,而且这些人的脾气一个比一个倔,想要做通他们的工作实在是太难,而且要是硬把他们给惹急了,还罢工不干活。 “楚总来了,大家安静一下。” 楚静瑶走进会议室,坐在主座上,初光德向下面小声窃窃的众人宣布了一声,众人马上安静了下来,齐刷刷的向楚静瑶看过来。 其中有先前见过楚静瑶的,脸上的表情倒坦然一些,一些只听说这次来的大股东是个美女,却没见到过真人的,这时脸上的表情深深的惊艳震撼,提到美女两个字,恐怕他们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象不到居然美的如此沉鱼落雁的地步。 楚静瑶站了起来,脸上笑容和煦的自我介绍道:“各位钢厂的骨干以及工人代表大家好,我叫楚静瑶,是新入股咱们钢厂的股东,初来乍到,希望各位多多支持我的工作。” 不但长的漂亮,而且笑容还这么和煦,下面的这群人马上鼓起了掌,掌声热烈,似乎对这位新来的股东十二分肯定。 美女效应,绝对是美女效应! 接下来,楚静瑶笑容收敛,表情认真的宣布说:“实不相瞒,来钢厂投资前,我们天楚集团就已经对燕京钢材厂进行过全方位的调查,我们燕京钢材厂如今的亏损局面,主要是由跟不上时代的进步造成的,我们没有顺应市场,太过守旧……” 初光德坐在楚静瑶的次席,目光谨慎的观察着下面每一个人的反应,只见这些昔日里也是让他倍感头疼的骨干和工人代表的脸上,笑容越来越少,换上的是一副越来越不满的表情,会议室里的气氛也随之越来越压抑,初光德心里头暗暗犯愁,同时也暗暗的担心,怕这些人抻不住卷了楚静瑶的面子。 会议室外面,林昆带着澄澄和秦雪刚过来,三人站在会议室外面看着里面站着做报告的楚静瑶,她脸上的表情严肃认真,说话的模样十分干练,那一身成熟果断的ol气质甚是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