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别对我这么好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六章:别对我这么好

第九百七十六章:别对我这么好 张秋石似乎早就料有今天,甚至东西早已经收拾好了,下楼后回到了办公室,拎上了一个包裹就准备从酒吧的后门出去,只是没想到秦天的手下小刀居然在这等着他,带着几个人。 张秋石冷声说:“小刀,你想干什么!?” 小刀掐灭了手里头的烟,眯着眼睛冷笑说:“张副总,天哥让我在这等你,看看你的包裹里有没有装我们酒吧的什么东西,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小刀,你这条秦天的狗,你有什么资格来查我!”张秋石骂道。 “不好意思啊张副总,你已经不是皇爵酒吧的副总了,我当然有这个权力,哦,对了,天哥说你不配合也行,那可就别怪兄弟几个不客气了。”小刀冷笑说,身旁的几个小弟已经向张秋石围了过来,个个面色不善。 张秋石的身旁只带了两个小弟,这两个小弟也适当的挺身往前站,只是身上的气焰却是弱了一大截,脸上的表情惶恐不定。 唰! 寒光一闪,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小刀的手里,小刀之所以绰号‘刀哥’‘小刀’,就是因为一把蝴蝶刀玩的溜。 见刀哥出刀,张秋石身旁的两个小弟马上不由的向后退了小半步。 张秋石愤恨的骂了句:“孬种,没用!”手上的包裹往地上一扔,冲小刀阴狠的骂道:“不是要老子的东西,给你们这群狗娘养的!” “哼!” 张秋石直接想要从眼前合围的几个人中间挤过去,小刀手下的这几个小弟不让路,张秋石怒骂道:“都给老子滚开!” 几个小弟回头看向小刀,小刀递了个眼神示意,这才让开。 张秋石带着两个手下离开,小刀拣起地上的包裹,亲自打开检查,里面并没有什么异样,都是些普通的办公用品。 小刀带上蓝牙耳机,给秦天打电话过去,“喂,天哥,张秋石的包裹里没发现什么异样,好的,我知道了,您放心。” 挂了电话,小刀冲身旁的两个最得力的手下眼神示意,两人马上明白刀哥的意思,一起向着张秋石离开的方向尾随过去。 酒喝的差不多了,秦雪也有些醉了,林昆起身向秦天告辞,秦天拍着林昆的肩膀,笑着说:“有空常过来耍啊!” 林昆笑着说:“你不怕我喝光你的好酒,我就常来。” 秦天哈哈笑道:“你真要是喝的光,那我愿意奉陪!” “走了,再见!”林昆笑着扶着有些醉意惺忪的秦雪往外走。 “我送你。”秦天就要跟着一起。 “哎,不用了,我自己又不是不认路,赶紧该忙你的忙你的去吧。”林昆笑着道。 “行,那我也不跟你假客气了。” “走了啊!” “嗯。” 秦天从兜里掏出了雪茄,身旁的女保镖马上递上来打火机点着,秦天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方才还一脸和善的笑容消失不见,换上的是一股说不出的阴沉,身旁的女保镖低声说:“天哥,这个小子来头不简单?” 秦天笑了一下,点头说:“何止是不简单,简直就是逆天。” 女保镖微微有些讶异,不过却也是当天哥是在跟她开玩笑。 另一个女保镖问:“天哥,那他是敌是友?” 秦天回过头看了一眼问话的女保镖,笑着说:“是我兄弟。” 张秋石带着两名手下辗转在酒吧后面的巷子里,走到一个拐角处,他让两名手下回过头看看,两名手下看了之后,摇摇头。 张秋石道:“你们两个去后面盯着,我不叫你们过来,谁也不许过来!”说完,他转身走进了拐角,掏出了手机。 扑通、扑通…… 张秋石刚打完电话,拐角外传来了两声,他神情一紧张,从兜里摸出了匕首,然后一步一步的向拐角走去,刚探出个头,突然一个麻袋罩了下来,然后‘唰唰唰’的几声响,空气中冷光乍现,张秋石手中的匕首铛啷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整个人瘫软的跪在地上,然后扑通一声躺了下去,暗淡星光的夜色下,红色浓稠的血液顺着他的身体蔓延开…… 两道人影弯下身扯掉麻袋,张秋石两眼瞪亮毫无生气,探了下鼻息后,两人快速的离开。 罗琪本来已经睡下了,可是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看着本子上自己刚刚几下的一行数字,她的心跳没由来的砰砰加快,同睡一张床的妹妹罗莹揉着眼睛,惺忪的说:“姐,大半夜的谁给你打电话啊。” 罗琪回过神来,笑着说:“没有,一个同学要结婚了。” “哦。” 罗莹重新又躺了下来,迷迷糊糊的说:“那你这同学结婚可够早的。” 罗琪合上了本子,却是如何也睡不着了,电话里的人很神秘,只说了银行的名字和这一行数字,并说里面有她想要的东西后,便匆匆的挂了电话,以一个刑警的直觉,这里面已经暗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而这个惊人的秘密将会是…… 林昆扶着秦雪上了车,这丫头身为天楚集团的首席秘书,按说酒量不至于这么差,今天这是怎么的了,这么容易就醉? 林昆发动了车子,往回家的方向驶去,秦雪坐在副驾座上,摇摇晃晃,一个拐弯的时候,突然扑到了林昆的怀里,两只手勾搭着林昆的脖子,脸靠在林昆的肩膀上,嘴里头呢喃着:“酒,我要酒……” 前面正好红绿灯,林昆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就想把秦雪给扶起来,结果手上一滑,秦雪直接从他的肩膀上滑落了下来,duang,林昆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苦哈哈的耷拉着两条眉毛低下头,秦大秘书那张本来就美艳,此时沾染了一抹醉熏后的红霞,看上去更是娇媚的令人心动…… 可不管你如何美艳,如何娇媚的令人心动,你总不该这么无情的砸在咱们林大兵王的关键人中部位上吧,痛啊! 林昆一脸纠结的表情,两只手抱着秦大美女的脑袋,就要给扶起来,这时刚好一辆吉普车停在了旁边,车里头一对年轻男女,两人发型蓬乱,一身朋克的非主流打扮,摇下车窗,女的一脸惊讶的伸手指过来,旁边那男的循着看过来,结果马上也是一脸惊讶,然后哈哈的大笑,冲林昆说:“哥们,没看出来挺会玩啊,红绿灯也不耽误呢!” 林昆耷拉着眉头,苦笑,此时此刻任何解释都是空白多余的。 林昆干脆把秦雪用安全带系上,终于车子开回了家,客厅里的灯还亮着,林昆扶着秦雪走进家门,一身睡袍的楚静瑶从楼梯上下来,看着烂醉如泥的秦雪,问林昆说:“雪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你没拦着她点?” 林昆苦笑,道:“拦不住,她喝的是红酒,后劲儿大。” 楚静瑶道:“你先扶她到沙发上,我去弄点热水来。” 林昆道:“还是算了,我去弄热水,你在这看着她吧。” “酒,给我酒。”秦雪醉眼迷蒙,含糊不清的说,楚静瑶坐在身旁,冲林昆敦促道:“林昆,你快一点,再准备条毛巾过来。” 秦雪迷蒙的看着楚静瑶,醉醺醺的脸上莫名的笑了起来,“静瑶,静瑶你怎么在这了,你不是答应把林昆借给我喝酒么?这么小气,这么快就把他给叫回来了,你是不是怕我把他抢走了?你一定是怕……” “水来了!” 林昆端着热水出来,肩上搭着条毛巾,楚静瑶抬起头看林昆,林昆笑了笑说:“老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楚静瑶笑了一下,说:“没什么,你上楼看着儿子吧,我照顾她就行了。” “哦,有什么事喊我啊。”林昆放下脸盆和毛巾,转身上楼。 楚静瑶湿了毛巾,替秦雪擦着脸颊额头,秦雪痴痴的傻笑,笑的有些悲凉,一双迷蒙的眼睛中,也似是充满了哀愁。 楚静瑶看着她,笑着说:“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林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他,他整天到晚吊儿郎当的,多像一个小混混啊,难道真就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雪姐,你说我们女人是不是挺贱的。” 秦雪闭上眼睛,摇头,嘴角的那一抹笑容却是苦涩难明起来。 阳光晒在脸上,暖融融的,秦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前一张精致可爱的小脸,正眨着一双水灵透彻的小眼睛看她。 “秦雪阿姨,你醒了呀!”澄澄笑着说。 “嗯。” 秦雪从床上坐了起来,揉着宿醉疼痛的脑袋,笑着说:“澄澄起的这么早。” 澄澄指着窗外说:“不早了,秦雪阿姨你看,太阳都那么高了。” 秦雪马上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你爸爸妈妈呢?” 澄澄道:“爸爸在楼下给你熬粥,妈妈被昨天的那个叔叔接走了。” 秦雪笑着摸了摸澄澄的小脑袋,“走吧,我们下楼去。” 澄澄说:“秦雪阿姨,你是不是肚子饿了,爸爸今天早上做了好多好吃的。” 秦雪笑着说:“那你吃饱了么。” 澄澄摸着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说:“吃饱了,还撑着了,你看!” 秦雪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肚子,“嗯,果然没少吃呢。” 澄澄和秦雪往楼下走,边走边说:“我爸爸说了,我是在长身体,多吃一点才能长大个,长的像爸爸那么高。” 两人从楼上下来,林昆正好从厨房出来,系着个围裙,戴着个厨师帽,乍一看还真有点星级大厨的范儿,向秦雪打招呼道:“醒了啊,脑袋疼不,以后可别再喝那么多了啊。” 秦雪略有尴尬的笑了笑,“还好。”嗅了嗅鼻子,“什么这么香?” 林昆笑着说:“我炒的两个小菜,赶紧去洗漱收拾一下,开餐了,吃完饭我们一起再去那钢厂一下,静瑶让我带你过去。” “哦。” 秦雪洗漱出来,坐在了餐桌前,桌子上有咸菜,有炒的小菜,主食是一碗粥,见她捏着筷子犹豫,林昆笑着问:“怎么,不可口?那也没辙啊,你这昨天晚上刚醉了一通,最适合喝粥养养胃。” 秦雪抿嘴笑了一下,刚要准备开动,林昆马上又阻止说:“等等!”起身钻进厨房,不一会儿端出了一大碗红褐色的汤来,“先把这个喝了。” 秦雪看着眼前的一大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熬的汤,说:“这是什么?” 林昆道:“我独家配置的醒酒汤,喝了脑袋就不疼了。” 秦雪怀疑道:“真那么灵验?” 林昆笑着说:“试试不就知道了?” 秦雪接过汤碗,放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却是马上将碗放了下来,见她脸上的表情不对,林昆关切的问:“怎么了?” 秦雪低着头笑了笑,说:“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