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亲舅舅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五章:亲舅舅

第九百七十五章:亲舅舅 这奶油小生刚要发作,却是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昆子,什么时候来的!” 周围的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走过来,男人身上披着黑貂,嘴里含着雪茄,身旁跟着两位美女保镖。 奶油小生顿时将满腔的怒焰强行吞下,和其他的酒吧服务员一起向来着行注目礼,并一起恭敬的喊了声:“天哥。” 林昆咧嘴一笑,道:“不弄出点动静,你不知道在哪猫着呢。” 天哥笑着说:“怎么,跟这小子在这斗嘴,就是为了引我出来?” 林昆笑着说:“你不出来,我今天晚上怎么喝这里最贵的酒。” 天哥哈哈笑道:“没问题!”转过头,向已经惊讶的有些傻愣的奶油小生瞥了一眼,说:“还不赶紧向昆哥道歉。” 奶油小生赶紧惶恐不安的应了一声,“是……”转而就要向林昆道歉。 林昆手一抬,道:“免了!” 天哥呵呵一笑,明白林昆的意思,冲奶油小生说:“你可以走了。” 奶油小生微微一愣,说:“天哥,我……” 天哥道:“你在我的场子里没少勾搭女人,玩完了就甩,还惹的一身骚,今天又碍到了我兄弟的头上,要不是看在你舅舅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开了,少废话了,赶紧滚。” 奶油小生吓的浑身一个哆嗦,天哥的话就是圣旨,他哪敢不从,尽管满心的不甘,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脱下了身上的工服,走出吧台前恶狠狠的剐了林昆一眼,还是不服气呢。 天哥冲身旁的以为女保镖招了招手,女保镖凑近过来,天哥贴在她的耳边说:“去跟小刀说一声,教训那小子一顿。” 女保镖道:“天哥,他毕竟是老张的外甥,这样做是不是……” 天哥道:“尽管去做就是了。” 女保镖得令退下,秦天亲自招呼着林昆和秦雪上楼,找了一个雅座坐下,上了几样小吃,开了一瓶上等的红酒。 林昆替秦天和秦雪介绍,秦天主动伸出手,说:“来,妹子,很高兴认识你,咱们俩都秦,几百年前说不定还是一家呢!” 秦雪微微一笑,和秦天握了一下手。 服务生替三人倒上酒,秦天端起了酒杯,笑着说:“来,我这个当大哥的先提一杯,以后没事就来场子里玩!” 林昆笑着端起酒杯,和秦天碰了一下,“老秦,你就不怕我把你这场子给喝垮了?” 秦天哈哈笑道:“你小子真要是能喝垮,那就放马过来。” 林昆道:“上一次我没来得及问题,这场子到底怎么回事?” 秦天笑着说:“什么怎么回事?” 林昆道:“你是这儿的老大?” 秦天笑着说:“我只是在这帮人看场子,幕后老大另有其人。” “哦?”林昆笑着疑惑。 秦天道:“行了昆子,你就别多问了,以后想喝酒过来就是,保证给你上最好的酒,让你喝到痛快为止,我还亲自坐陪!” 既然秦天不愿意多说,林昆也就不多问,秦雪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在那儿独自的喝着,秦天凑到了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前两天的那个就不错,我看新闻了,没想到你小子居然勾搭了宋家的千金大小姐,这位又是什么来头?” “哎哎哎!” 林昆瞥了秦天一眼,笑着说:“我说老秦,你什么时候学女人乱嚼舌根,你可别瞎说啊,我和宋家的大小姐那可是清清白白的,眼前这位也不是别人,是我老婆的好姐妹。” 秦天马上一副神情古怪的看着林昆,林昆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秦天嘿的一笑,凑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真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个禽兽啊!” 噗! 林昆刚喝到嘴里的酒水全都喷到了地上,呛的咳嗽了起来。 “你看看,被我说中了心虚了吧。”秦天哈哈笑道,替林昆倒酒。 林昆抬起头,白了秦天一眼,道:“老秦,你这思想可够龌龊的,我林昆是你想的那样的人么,赶紧的,喝酒!” 两人碰了下酒杯,仰起头来一饮而尽,林昆放下酒杯问:“你出来也有两年了吧,没找个女人成个家生个娃什么的?” 秦天苦笑道:“我这一辈子都是在不归路上,找女人睡一觉也就算了,生孩子这种事我还真不敢想,有了老婆孩子就是累赘。” 林昆替秦天倒上酒,举杯道:“来,咱哥俩再走一个!” “好!” 秦天一仰而尽,放下酒杯,哈哈大笑道:“和兄弟喝酒,就是痛快!” 林昆笑着说:“那我以后可得常来这儿蹭酒喝了。” 秦天大笑道:“不来你才是龟孙。” 林昆笑骂道:“去去去,你这老家伙才是龟孙呢。” 两个大男人喝的酣畅淋漓,一旁的秦雪显得格格不入,林昆向秦天递了个眼神,秦天马上会意,让身旁的两个女保镖过去坐陪,这两个女保镖可是八面玲珑心思细腻的女人,坐下来之后便是一副贴心好姐妹的模样,两人分坐在秦雪的两边,秦雪本来心中有着一丝芥蒂,但随着几杯酒水下肚之后,渐渐的也放开了心扉,和两位女保镖喝了起来。 楼下有人急匆匆的跑上来了,一身西装,五十多岁的模样,径直的奔着秦天这里过来,林昆抬头看了一眼,说:“这该不会就是老张吧?” 秦天笑着说:“你小子眼睛是毒,他是这里的副经理,跟着我的大老板有些年头了,一直挺被器重的,刚才那小子是他亲外甥。” 林昆呵呵笑道:“瞧他外甥的那副德行,这个舅舅肯定也是个衣冠禽兽。” 秦天冲林昆竖起拇指,“你小子眼睛可真毒,确实不是什么好鸟,跟他那外甥一个德行,贪财好色祸害女人。” 林昆道:“瞧他这地中海发型,没看出来还是个花花公子?” 秦天笑着道:“你知道什么,现在的那些女人最得意的两种男人,一种是奶油小白脸,另一种就是这种猥琐大叔。” 林昆耷拉着眉毛说:“不会吧,这尼玛也太重口味了吧。” 秦天道:“这叫当代潮流。” 林昆道:“你可别跟我瞎扯了,那我这样的算哪一类?” 秦天笑着说:“别臭美了啊,你是挺帅,不过没我帅啊?” “哈哈……”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秦天刚才说的话要是被他的手下听到,真不知道那些手下会是什么心情,老大在他们的眼里可一向都是冷酷沉稳的角色,平时笑都很少见,更别说开玩笑了。 “秦天,你什么意思!”这位张副总威风八面的跑到了秦天的对面坐了下来,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瞪着秦天,身后跟着两名手下。 “老张,干什么这么大的火气啊?”秦天笑呵呵的问,拿起一个空杯子倒上酒递到张秋石的面前,“来,喝杯酒!” “哼!” 张秋石一脸冷然,看都不看那酒水一眼,就冲秦天吼道:“你有什么权利开除我外甥,开了也就算了,还让小刀去动手!” 秦天呵呵笑道:“老张,我这是在帮你教育外甥,你那外甥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没事就喜欢勾搭人家富婆小三之类的,好几次人家找上门来,可都是我帮你把事情顶下来的。” 张秋石道:“你少特么在这儿给我装好人,今天我就问你一句,你让小刀去对我外甥动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天道:“老张,你怎么这么执着呢,我不都说了么,帮你教育一下小辈,省得他将来捅了什么大篓子,给你这当舅舅的惹来麻烦,咱们都是同事,互相帮助不用谢我。” 泼…… 张秋石直接端起杯子,一把向秦天泼了过来,泼的秦天满脸都是。 两位女保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秦天笑着挥手示意她们坐下来,林昆抽出了两张纸巾递给秦天,“擦擦,看你这怂德性。” 秦天擦了擦,脸上并没有恼火之色,还是那样一副笑呵呵的表情看着张秋石说:“老张,咱们也该好聚好散了,这是老板的意思,他让我转告你,你吞了他的最好都吐出来,念在你也是这里的老人的份上,为酒吧也做出过不少的贡献,过去的事老板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要懂得识趣。” 张秋石愤恨的怒吼道:“秦天,你特么的不仗义,一定是你向老板揭我的短,你就真以为你干净了,没把柄了!?” 秦天笑着说:“老张,你看你这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像小年轻一样毛躁,揭不揭你的短跟我有什么关系,老板又不傻,你私底下吞了多少就敢保证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要是有什么把柄,你尽可以去跟老板说,但也要老板信才行。” 张秋石怒道:“秦天,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你比我晚来皇爵,老板凭什么叫你通知我滚蛋,真想叫我滚蛋,也叫他自己来!” 秦天笑着劝道:“老张,做人还是要识时务的,老板是什么人物,你我都应该清楚,大家好聚好散挺好,何必这么争强好胜的呢,你和我都是普通的老百姓,老板不一样。” 张秋石咬牙阴测测的道:“好,既然老板他不仁,可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言罢,张秋石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带着两名手下转身离开。 秦天隔空喊道:“老张,大家公事一场,我劝你还是不要把事情做绝了,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张秋石走了,秦天脸上的笑容突然变的冰冷,林昆道:“老秦,你们老板的来头不小?” 秦天脸上重新恢复笑容,说:“昆子,有些事你还是少知道的好,这里是燕京,水太深。” 林昆笑着说:“好,那我不问了,不过你要记住了,有什么事,一定要通知兄弟一声,你的酒我可不能白喝了。” 秦天哈哈笑道:“什么时候你这头漠北狼王的出场费这么便宜了,随便几瓶酒就搞定了?那我可得多在你那存几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