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没鸟的娘们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四章:没鸟的娘们

第九百七十四章:没鸟的娘们 秦雪刚才和那群混混为首的亮哥理论的时候,被一胖一瘦的两个小混混推搡了几下,摔了一跤,没受什么伤,但脸色很不好看。 初光德说完了情况之后,就继续去安排其他事宜了,剩下林昆和秦雪两个人。 林昆看秦雪的脸色不太好,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秦雪笑了笑,摇头说:“没事。” 林昆说:“要不,你别在这儿待了,先跟我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处理。” “嗯。” 秦雪答应了一声,向着吉普车就走了过去,路过还在忙碌的初光德的身旁,交代了几句,然后打开车门便坐进了车里。 林昆跟在后面,和初光德笑着点了下头,坐进车里发动了车子离开。 城市的夜深,像一道繁华的密不透风的墙,心情好的时候,置身其中狂欢忘乎所以,心情低落的时候,却处处都是压抑。 “你心情好像不太好。”林昆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转过头看秦雪,她面色平静的像是这寂静夜色中的一湾冷水,双眼的深处似乎一直有着淡淡的忧愁缠绕,缠绕着少女的心事。 “嗯。” 秦雪没有否认,抿嘴楚楚的一笑,转过头看着林昆,那宁静的双眼深处,清晰的倒映着林昆那棱角清晰的脸颊。 “怎么,干嘛这么看着我?”林昆摸了摸下巴,笑着说:“我脸上没东西吧?” 秦雪转过头,两只手抱在肩膀上,突然摸出兜里的手机打了出去,林昆正纳闷呢,这大半夜的给谁打电话,就听秦雪对着电话说道:“静瑶,我想林昆陪我喝一杯……嗯,谢了!” 林昆顿时一脸懵逼加诧异,秦雪挂了电话,回过头冲他说:“走吧,找家酒吧。” 吉普车停在了皇爵酒吧的大门口,林昆对燕京的酒吧不熟,这皇爵酒吧好歹来过一次,而且里头还有个熟人,两人从车上下来,秦雪看了看酒吧门口的装潢,点头称赞说:“应该不错。” 林昆锁好了车子,走过来说:“今天晚上怎么突然想喝酒了?” 秦雪莞尔一笑,却是没有转过头看他,说:“想喝就喝喽,哪有那么多的原因。” “嗯……”林昆点了点头,跟在后面说:“这就叫任性。” “欢迎光临皇爵酒吧!”门口,两排分别站立的俊男靓女齐声道。 一个模样可人的小姑娘走过来,微微欠身行了个礼,脸上笑容怡人的说:“先生,美女,我带你们进去?” 林昆摆了摆手说:“不用了,来过一次,轻车熟路了。” “那祝二位拥有一个美妙的夜晚。”小姑娘眨了一下大眼睛笑道。 走进酒吧的正厅,咆哮的音乐震耳发聩,不过却能激起人心底的欲望肆意,秦雪伸手拉着林昆的胳膊,主动踮起脚尖贴在他的耳畔,大声的喊道:“你之前来过这里?” 林昆反过来贴在秦雪的耳边喊:“是啊!” 秦雪马上白了他一眼,就那么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唇,然后走进了舞池的中央,林昆伸着手指头挠了挠头,没听清,但根据口型来翻译,好像是在说:“哼,你个臭男人!” 林昆抬起了胳膊,有模有样的闻了闻,说:“哪儿臭了,虽然没有古龙水的香味,但也是一身阳刚正气的男人味儿啊。” “一杯威士忌,谢谢!”秦雪站在了吧台前,冷艳的道。 吧台后的男服务员举止恭敬的倒上一杯酒,递到秦雪的面前。 “请你的!” 秦雪刚端起酒杯,男服务员便一脸微笑说道,秦雪手上的动作停下,打量眼前的这位男服务员,五官清晰,相貌秀气,典型的一副奶油小生的模样,可是很招女生喜欢的。 “为什么请我?”秦雪将酒杯放下,微笑着看着服务生说。 服务生脸上的表情从容大方,似乎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即便是眼神中刻意佯装出的惶恐,可怎么逃得过天楚集团阅人无数的秦秘书的眼睛,他分明就是在想泡她。 “你是我今天晚上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的心跳都乱了。”男服务生笑容绅士,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举到近前,那嘴角的笑容更是十二分的迷人,说:“不知道有没这个荣幸,跟这位最漂亮的姑娘喝上一杯……”眼波流转,很是诱人。 如果换成是普通的人,这一秒,可能就已经被这个模样秀气的奶油小生给征服了,这种又帅又浪漫的男生,简直就是广大花痴无脑女生心目中的王子,情愿为他脱掉衣服,为他‘生’。 秦雪只是简单的笑了笑,没说话,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杯子,似乎并没有要与他碰杯的意思,这让对面的这位自诩风流倜傥英俊非凡的服务员更有兴趣了,往往越是难钓上的女人,背后就越是拥有无穷的潜力,不是富二代就是被富佬包养,不管是哪一类,那浑身上下挂满的可都是钞票。 此时,酒吧里的音乐恰是最舒缓最适合撩情的,男服务员仰起头来,一杯烈酒咕咚下肚,眼神中突然换上了一副哀伤之色,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秦雪,似是在宣泄内心里的愁苦。 这样的一副表情,很容易就让人想到,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而那些花痴没脑子的女人,恰好就喜欢有故事的男人。 秦雪对这男人已经开始有些腻烦了,男人中,她恰好是最不喜欢这一种没有丝毫男人气质的奶油小生,而且还是一个想吃软饭的奶油小生,你图女人的身体也就算了,还图女人的钱? 秦雪呵呵的一笑,多少有些哂笑的意思,端起酒杯就要走,男服务员见机会马上溜走,赶紧伸出手欲拦住,他这种在夜场里混的时间久的小白脸,一向最是自诩泡妞无敌,只是他的手刚刚抬起来,还不等向秦雪的手压过去,突然就听啪的一声响,他那嫩白修长的手,被另一只大手掌狠狠的压在了桌子上。 嘶…… 男服务生抬起头,目光恶毒的看过来,结果迎上了林昆那冰冷的目光,顿时就蔫吧了下来,林昆咧嘴一笑,道:“小子,泡妞有两下子?这才刚见面就打算动手动脚了?” “你,你谁啊?”男服务生目光有些畏惧,闪烁不定的道。 “少废话,也请我喝一杯吧。”林昆咧嘴一笑,笑容狡诈。 男服务生想要拒绝,可又心中有所顾忌,倒上了一杯威士忌推到了林昆的面前,林昆松开了压着他的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说:“这酒太特么的不好喝了,假酒吧!” 林昆嗓门忒大,这一声喊叫,周围无数的人都向他头来讨伐的目光,那都是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夜场里的酒多是假货居多,越是贵的酒往往假的越多,但大家对此都是心照不宣,你小子嚷着嗓子趁着音乐最舒缓的时候这么大吼大叫,来拆台子的?那你也得打听打听这酒吧是谁罩着的吧。 秦雪过来轻轻的戳了一下林昆的胳膊,贴在他的耳边说:“你疯了。” 林昆嘿嘿一笑,说:“当然没疯,不过我也不臭,挺香的。” 秦雪翻了一下白眼说:“你胡说什么,我们换个地方吧。”说着,就要拉着林昆走。 还不等林昆开口,刚才的那位男服务生马上故意挑衅道:“大哥,我们这的酒可都是货真价实的,你说假酒,什么意思啊?” 林昆回过头一看,就见眼前这奶油小生一副吃不到葡萄的尖酸模样,估摸着是在气他耽误他泡妞了,md也不照着镜子看看,自己一副娘们唧唧的模样,还想泡咱们秦大美女? 林昆嘴角呵呵一笑,挣脱了秦雪的手,干脆坐在了吧台前的小椅子上,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位奶油小生服务员说:“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长的挺帅,挺有女人缘的,还把自己看成是个泡妞高手吧!?” 奶油小生一脸得意,当着周围投来的无数道目光说:“怎么了,妒忌?” 林昆哈哈笑道:“我妒忌你个二刈子干什么,长的奶里奶气的,成天没事就会往女人的裤裆下面钻,泡上手的女人大多都是被你玩玩算了,你玩人家也就算了,还花人家的钱,给人家搞大了肚子,你又拍拍屁股走人,缺德事你干的太多了。” 奶油小生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不过马上又故作镇定起来,瞪着林昆说:“你,你胡说!” 林昆笑呵呵的说:“我胡说你紧张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奶油小生有些恼火,似乎马上就要发作了。 “我可警告你,顾客就是上帝,你今个要是得罪了上帝,明天就得丢了饭碗,不过看你这二刈子的长相,应该不怕丢饭碗,随便找个老女人的被窝里钻了,应该不愁花钱吧。” “我……”奶油小生顿时火大了起来,扬起巴掌就准备和林昆动手。 “哎,等等!”林昆却是一副很无赖的表情说:“动口不动手,打架非英雄啊,你长的这么帅,何必跟我一般见识?” 奶油小生一时间有点愣了,这孙子里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这小子居然紧要关头认怂,倒也算是有点自知之明,自己虽是这酒吧里的小服务生,可舅舅可是这里管事的,真要是打了起来,他倒不怕最终会受到什么惩罚,甚至舅舅还会帮他再摆一道眼前这小子。 “啧啧啧……” 林昆又是戏笑的冲这奶油小生说:“瞧你这副鸟样,还真对号入座觉得自己帅了,就没人说你像个裤裆里没鸟的娘们?”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哈哈的嘲笑声,也有好事的人冲林昆吹着口哨,竖起拇指赞道:“哥们,你太有才了,形容的恰到好处啊!” “哥们,我得请你一杯!” “哥们……” 奶油小生的脸色顿时是要多难看就要多难看,眼神死死的盯着林昆,看他的穿衣打扮,干净利索是肯定的,但不像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实在是难以压制心中被羞辱的怒火,抬起巴掌砰的一拍,就准备冲林昆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