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钢厂打架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三章:钢厂打架

第九百七十三章:钢厂打架 一胖一瘦的两个小青年歪着头看着林昆,脸上表情讥诮不屑,根本就没把咱们林大兵王放在眼里,这也怪不得他们两个有眼无珠,咱们林大兵王一身打扮时髦有派头,可整个人看起来人畜无害,身高虽然足有一米八五,可精瘦的感觉,怎么看也不像是传说中的孔武有力、威武霸气之辈。 一胖一瘦的两个小青年身后的一群同伙皆是一副冷笑的表情看着林昆,这些混街道混市井的小流氓们,都等着看咱们林大兵王的笑话呢,一个个心里头暗暗嘀咕着,瞧你那高瘦的德行,还特么的想在爷爷们的面前来一出英雄救美? 为首的小青年冷笑的冲一胖一瘦的两个手下喊道:“你们两个听着,把这小子给放倒了,今个晚上每人赏一个妞。” 一胖一瘦的两个小青年眼睛一亮,猥琐嘿嘿的笑道:“谢谢亮哥!我们两个肯定不辜负你的使命!”两人看向林昆的目光里更是充满了邪气与狰狞,并主动向林昆凑了过来。 已经是近在迟至了,相差不足半米远的距离,一胖一瘦的两个小青年倒是很有默契,两人一左一右快速的就向林昆袭击过来,胖子挥起他那圆不溜的肉球一样的拳头,冲着林昆的下巴就砸过来,拳风呼啸劲道十足,力量可见一斑。 瘦子呢,也是毫不含糊,大脚板子直接亮了出来,使了一记小阴招,向着林昆的胯下就踢过来,这可是断子绝孙脚啊! 林昆脸上的表情平淡,眼睁睁的看着一胖一瘦的两个混混向自己攻击过来,却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甚至说好像是反应慢了半拍没有跟得上两个小混混疾风闪电般的节奏。 秦雪眉头轻轻蹙起,柳眉中间一抹惊忧之色,不过她也相信,就凭眼前这两个小青年是绝对不可能轻易伤到林昆的。 一旁的初光德,眉头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眼前这个看起来高高瘦瘦吊儿郎当的男人是谁?那可是未来钢材厂最大的股东代表楚总啊,换言之,这钢厂以后就要姓楚了,楚总的老公若是在这出现点什么茬子,那以后……钢材厂还有以后么? 初光德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只要楚总的老公一吃亏,他就第一个冲上去护驾,身后还有一群手持铁锹榔头的工人呢,这些工人全都是钢材厂几代传承下来,对待钢材厂就像是对自己的家一样,待会儿真要跟对面这群黑道上的混混动起手来,对面的人也不一定能占得到多大的便宜! 一瞬间,敌我双方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在中间的一胖一瘦和林昆三人的身上,钢材厂的一方明显神情肃穆紧张,而以那个亮哥为首的黑道小混混一方,一个个的脸上则充满了轻佻戏谑,似乎只是在看一场他们必胜的好戏一样。 眼瞅着一胖一瘦的两个小混混就要得手了,拳头距离林昆的下巴恐怕不足两厘米,大脚板子距离林昆的命根子不足五厘米,一胖一瘦的这两个小混混的脸上已经充满了对胜利贪婪的喜悦,嘴角咧开的得意笑容,似乎已经看到了今天晚上亮哥奖励给他们的女人,马上就可以幸福的嗨一嗨了…… 铿、啪! 几乎同时响起的两声响动,所有人的神经都被牵动了一下,林昆平静的脸上,嘴角咧开的那一抹笑容突然有些阴测测的味道,他的大手挡在了下巴前,稳稳的将胖子的拳头抓在了手里,同时两条腿并拢在了一起,将瘦子的脚紧紧的夹住。 胖子、瘦子脸上的表情一愣,目光里充满诧异的向林昆看过来…… 林昆还是那样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只是嘴角的笑容却是冰冷的像是地狱阿修罗嘴角噙着的一丝狰狞,令人灵魂发寒。 胖子和瘦子赶紧拼命的用力挣脱,妄想将拳头和脚挣脱出来,突然胖子感觉到拳头上一股分筋错骨般的大力用来,他几乎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可遭遇这大力的一瞬间,却仿佛一拳空落落的陷入了无尽的泥潭伸出,心底涌起难言的恐惧之时,手腕上已经是嘎嘣嘎嘣的响,仿佛钢针刺骨一样的疼痛,瞬间沿着胳膊刺入了心底,喉咙里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响起,整条胳膊瞬间软绵绵了下来…… 见同伴如此惨状,瘦子的心也是咯噔一声跌入了谷底,额头上豆粒大小的汗珠立马就渗了出来,林昆目光戏谑的往他的脸上一扫,顿时吓的面色苍白没了血色,林昆两条腿用力的来回一扭,喀嚓喀嚓的两声响,瘦子只觉得脚腕硬生生的被掰断一样,剧烈的疼痛一瞬间像是无数把匕首插入心底…… 啊!!! 痛叫,嘶吼,整个人两眼一翻白,直接疼的晕死了过去。 林昆松开腿,瘦子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另一只拳头冲着胖子的圆脸正中就砸了过去,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房子应声痛哼,整个人凌空倒着飞了出去,沿途轨迹,血花散落…… 呼通! 胖子摔在了为首的小青年亮哥的面前,亮哥低下头看了一眼,胖子口歪鼻斜,嘴巴蠕动着似乎要说什么,亮哥直接愤然的一抬脚,猛的踩在了胖子的脸上,胖子干脆哼了一声昏死了过去。 亮哥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身旁的一群小弟们,各个手里拎着家伙事随时准备动手,亮哥目光阴鸷的盯着林昆,语气冰冷的说:“小子,你有种!给我干他!” 一声令下,两旁那些早已经摩拳擦掌一身杀气的小混混飞身就向林昆扑了过来,此时他们眼里的目标只有林昆一个。 “同志们,上!” 初光德不敢含糊,赶紧冲身后的工人们喊道,他自己已经身先士卒的冲了上来,赤手空拳的奔着一个手持钢管的小混混就扑上来。 小混混眼见这个傻x什么不拿就向自己扑过来,心中顿时狂喜,抡着钢管就向初光德砸了过来,这初光德一直都是个富二代,上学时候也是个三好学生,哪里打过什么架,现在冲上来全凭的是一股满腔热血,可眼见着钢管向自己的脑袋砸过来,他的心里一时间也是慌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钢管可绝对是货真价实的,这一下如果砸在了脑袋上,十有八九脑袋是要开瓢,严重一点的说,恐怕脑骨都要被砸碎了。 初光德一瞬间愣在了那儿,眼看着钢管就要落下,砸中他的天灵盖,这时突然就听铿的一声响,余音颤绕在耳畔,响起一阵嗡鸣,眼前的钢管突然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动不得分毫。 初光德马上从惊慌中回过神,就见林昆已经拦在了他的身前,随手将那钢管从小混混的手里一夺,轻松的就跟抢一个三岁大的孩子的棒棒糖一样,然后反手一抡,小混混直接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林昆回过头,冲还是有些发呆的初光德说:“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别站在这儿碍事!” 初光德脸色一红,只得硬着头皮向后退去。 林昆手里头抡着钢管,舞动的呼呼作响,那些冲他围将过来的小混混,没一个在他的手底下讨到便宜的,林昆手上有轻重,专挑这群小混混的胳膊腿抡去,胳膊腿可以打断,却不能要命。 很快,那一群足有三十多个小混混就被放倒了十七八个,余下的一些再对上钢厂手持器械的工人们,也是丝毫占不到任何的便宜,一下子这些小混混方才还鼎盛的气焰顿时蔫吧了下去,被逼的后退连连。 为首的亮哥见情势不对,冲手下的小弟们喊了一声:“撤!” 他自己当先转身向车里头跑去,身后突然嗖嗖嗖的一阵冷风袭来,铿的一声响,一根钢管直接插进了车窗玻璃里。 车窗玻璃四分五裂,这时只要轻轻的一触碰,便立马碎裂。 亮哥一下子怔住了,吓的不敢动了,林昆这时慢悠悠的走过来,拍了一把他的肩膀,亮哥直接两条腿一软,瘫软的站不住了,赶紧一只手扶住车门,却是不敢抬起头看林昆。 “就这么点胆子,还混黑社会?”林昆从兜里摸出根烟叼上,打火机咔嚓的点着,吐出一团浓浓的烟气,接着道:“不管你们老大是谁,代我告诉他一声,这钢厂以后是我老婆的,他要是想来这耍流氓,让他先找我,要是他不按套路出牌,我不管他是什么货色,一切后果自负。” 亮哥哆哆嗦嗦,也没吭出个声来。 林昆冷然一笑,却是轻佻十足,道:“怎么,刚才不是还很牛x么,这会儿怂成这副德行了?我不喜欢自言自语,你如果再不回音一声,那我只好……”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两个马上哆嗦着说:“知,知道了,我,我回去跟,跟我们大哥说,说一声。” 林昆满意的点点头,又吐出了一个烟圈,冷笑一声:“滚!” 亮哥顿时脚软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车子嗷的一声嘶吼逃了。 方才还针锋相对的两伙人,这会儿只剩下一地的狼藉,钢厂方面有十多个工人不同程度的受伤,已经安排送医院了,停在钢厂门前的几辆大卡车也都开走了,那些小混混也都互相搀扶着上了车逃了。 林昆走到秦雪的跟前,笑着说:“怎么样,没事吧?” 秦雪笑了一下,摇摇头,说:“谢谢你啊。” 林昆笑着说:“谢我做什么。” 秦雪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头一阵说不出的苦涩。 初光德安排完了钢厂的工人后,便跑了过来,跟林昆打了个招呼,伸出手和林昆握了一下,然后脸上担忧的说:“那些人都是黑道上的无赖,知道我们钢厂这次要起死回生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今天我们又打了他们的人。” 秦雪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林昆,林昆笑着说:“初厂长,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手机号码你记一下,有事随时打给我。” 初光德的脸上还是一副七上八下的表情,不过却也是吃了一颗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