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九百七十二章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七十一~九百七十二章

第九百七十一~九百七十二章 第九百七十一章:不吃亏 “林昆哥,再给我盛一碗!”章小雅将扒空的饭碗递到林昆的面前,腮帮子嚼的鼓鼓的,哪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模样。 “不怕胖呀你?”林昆接过饭碗笑着活,撅了一勺米饭进碗里。 “哎呀,你再来点嘛!”章小雅抻着脖子望着饭碗,道:“我又不天天这么吃,偶尔吃一回,胖不了的,嘻嘻。” “变成小胖子可就嫁不出去了。”林昆又往碗里头撅了一勺饭,道:“够么?” 章小雅笑嘻嘻的点头说:“差不多,不够你再给我盛呗。” 林昆笑着说:“那下次你再来我们家,可得给我带袋米过来啊。” 章小雅道:“没问题,等我回家搬几袋中南海特供的大米过来,要不林昆哥,干脆我把我们家的米都搬来,以后我就在你这吃得了?” “啊?”林昆哭笑不得的道:“你这是要吃定我啊!” 章小雅撅起嘴巴道:“怎么,你不欢迎呀?”转而看向楚静瑶说:“静瑶姐,林昆哥他不收留我,怎么办呀?” 楚静瑶笑着说:“没事,他不收留你,静瑶姐收留你。” 章小雅笑嘻嘻的说:“就知道静瑶姐最好!”回过头瞥了林昆一眼,“哼!” “嘿!” 林昆笑着说:“小丫头,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要是天天在我这吃吃喝喝,不怕真变成小胖子,到时候嫁不出去啊!?” 章小雅道:“我才不怕呢,要真嫁不出了,我就一辈子赖着你呗。”小丫头说完,嘻嘻的看向楚静瑶:“静瑶姐,你同意不?” 楚静瑶笑着说:“要真是林昆把你给喂胖了,那你就应该赖着他。” 章小雅回过头,一副挑衅的小模样看着林昆说:“看吧,静瑶姐都同意了。” 林昆苦笑,夹了口杀猪菜吃着,心中却是暗暗的叨咕着,三个女人一台戏,眼前正好三个女人围在一桌上,就夹着他这么一个大老爷们,还有旁边正美滋滋吃饭的宝贝儿子。 “林昆哥,再给我来点米饭。”又一只碗伸了过来,林昆抬起头,目光正好迎上了宋歆艺那清澈宛如秋水般的眸子。 “哦。” 林昆笑着接过饭碗,盛的满满的,宋歆艺却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林昆哥,好像有点多了,我怕吃不下。” “哦。” 林昆有些木讷的笑了笑,很自然的就将碗里的饭拨到自己碗里,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大家互相之间吃不了都是这么拨的。 把碗再递给宋歆艺,却发现小丫头那白皙的脸颊突然红了,转过头再看看一旁的楚静瑶和章小雅,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怪怪的,林昆瞬间脸上的表情一凛,有一种踩了雷的感觉。 这绝对是美味的一餐,最后除了林昆之外,其余的三个女人包括澄澄在内,全都吃的肚子鼓鼓的,看一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钟了,宋家和章家都打电话过来催各自的大小姐了,章小雅和宋歆艺起身告辞,准备让家里派车过来接,楚静瑶却是笑着说:“这么晚了,就别麻烦家里了,让林昆送你们回去吧。” 林昆微微一怔,这楚大小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看着一脸随和自然的楚静瑶,他还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好啊好啊!”章小雅马上兴奋起来,过来挽住了林昆的胳膊。 林昆回过头看着楚静瑶说:“静瑶,那我去送他们了。” 楚静瑶笑着说:“慢点开。”随和温善的模样,一副女主人的范儿。 宋歆艺抿嘴笑了笑,和楚静瑶告辞:“静瑶姐,谢谢今天的招待。” 楚静瑶笑着说:“有空常来玩。” 宋歆艺笑着说:“一定。” 林昆开着吉普车,向着中南海方向驶去,他的车牌已经提前做过登记,可以随意的进出中南海,先是到了宋家,宋老爷子已经站在门口等着,林昆从车上下来过去打了声招呼,宋老爷子笑着说:“小林啊,我这孙女给你添麻烦了。” 林昆连忙笑着说:“没有没有。” 宋老爷子笑着邀请道:“要不,进家里喝杯茶再走?” 林昆笑着说:“谢谢宋老邀请,但今天太晚了,就不打扰了,改日我再来登门拜访您。” 宋老爷子笑着说:“也好,回去的路上慢点开。” 章小雅站在一旁,笑着对宋老爷子说:“宋爷爷再见!” 宋老爷子笑着说:“章家小丫头,再见!” 林昆开着车来到了章府门口,章家只有管家在外面等着,林昆也就省的下车了,章小雅刚走了两步,突然又返了回来,趴在车窗上一双大眼睛机灵的眨啊眨,“林昆哥,晚上你会想我么?” “啊?” 林昆被这小丫头问的突然一愣,章小雅马上踮起脚尖,飞快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你今天晚上的丰盛晚餐,我会想你的!” 林昆摸着脸颊,章小雅已经屁颠屁颠的向家里跑去,林昆一脸发懵的表情,回过神后无奈的笑了笑,暗暗的道,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好像桃花比较旺盛啊,赶明儿得找个大师调理调理,桃花固然男人都喜欢,可别整出桃花劫啊。 吉普车开进了院子里,熄火,下车,屋里头亮着灯光,有孩子的笑声,也有楚静瑶的笑声,林昆凝视着透着光的窗户静静站立,嘴角抿起一抹幸福的微笑,这种家的感觉好温馨。 林昆推门走进屋里,笑着说:“我回来了。” 澄澄马上从沙发上跳下来,噔噔噔的跑过来,“爸爸!” 林昆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小家伙贴着他的脸颊蹭了蹭,说:“妈妈刚才给我讲故事了,好有趣哦。” “是么?”林昆笑着说:“那你讲给爸爸听好不好啊?” 澄澄道:“好啊!” 林昆笑着说:“不过要先等等,爸爸得先把碗筷收拾了,等爸爸收拾完了,你再给爸爸讲,好不好?” 楚静瑶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故事书,笑着说:“不用收拾了,我已经收拾完了。” “啊?” 林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楚静瑶,印象里楚大小姐可从来也没做过家务啊,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 楚静瑶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昆道:“你……” 楚静瑶道:“我怎么了?” 林昆道:“我的意思是,你以前好像从来也没做过家务。” 楚静瑶笑着说:“那是以前了,以后力所能及的我都会去做。” 林昆摸不着头绪的笑了笑说:“你为什么突然要做家务?” 楚静瑶说:“这没什么啊,以前我和我妈妈一起生活的时候,就经常做家务啊。” 林昆如释重负的笑了笑说:“哦,原来这样啊,我还以为……” 楚静瑶忽然态度一变,说:“没错,我就是为了你做的。” “啊?” 林昆顿时又惊讶了一声,道:“这……” 楚静瑶走过来,摸了摸林昆的胸前说:“以前没发现你这么优秀,现在发现了,居然有别人要来和我争了,我当然要……” 林昆脸上表情不自然的打断说:“媳妇,咱们还是正常点吧,好不好,我觉得你以前就挺好的,不用像现在这样。” 楚静瑶嘴角狡黠的一笑,看起来却是更加的魅人入骨,道:“没关系呀,你慢慢适应就好了,适应我变成一个温良贤淑的好媳妇。” 林昆咧咧嘴,浑身哆嗦了一下,抱着澄澄转身上楼:“儿子,你还是赶紧给爸爸讲一个童话故事压压惊吧,你妈她太吓人了。” “好啊,爸爸,我给你讲一个女巫婆的故事吧。”澄澄开心的道。 林昆顿时又是一哆嗦,苦兮兮的看着宝贝儿子说:“小家伙,你故意的吧?” 澄澄疑惑的说:“没有呀,爸爸,最后巫婆是被神女姐姐打败了,妈妈是神女姐姐。” 林昆抱着澄澄噔噔噔的上楼,说:“儿子,咱还是换一个吧。” 楚静瑶站在楼下,两只手抱在肩膀上,一副稳重成熟的ol知性女人的范儿,望着爷俩上楼的背影,嘴角笑容得意。 “最后,白雪公主和她的七个小矮人……”澄澄终于支持不住,再讲了第七个童话故事以后,趴在林昆的怀里睡过去了。 林昆的两只眼皮也很沉重,儿子睡了,他迷迷糊糊的也要睡着,胳膊却是被人推了推,“醒醒,儿子不能这么睡。” 林昆睁开了眼睛,楚静瑶正在站在一旁,睡眼迷蒙中,她看起来就像仙女一样漂亮,林昆忍不住的竟有些痴醉了。 “晚上怎么睡啊?”楚静瑶又问。 “你和儿子在这儿睡,我去楼下随便找个房间。”林昆轻轻的将澄澄抱起来,放在了床上,拿了棉被给小家伙盖上。 “真是粗心。”楚静瑶不满的说了句,将棉被扯下来,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将澄澄身上的衣服脱掉,“这样孩子睡的才舒服。”回过头,发现林昆还是那么一副如痴如醉的表情看着她。 楚静瑶有些不自然的说:“干嘛,这么色眯眯的看着我。” 林昆咧嘴笑道:“你好看呗。” 楚静瑶嗔怪死似的笑着问:“那我漂亮还是宋歆艺漂亮?” 林昆挠挠头,道:“这个……” 楚静瑶哼了一声:“很难抉择是吧?” 林昆咧嘴着说:“也不是啦,你们俩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你更沉稳一点,宋家小姐还是更青春一点。” 楚静瑶说:“那小雅呢?” 林昆笑着说:“那小丫头就是个鬼灵精,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楚静瑶笑着说:“不过看起来,她对你也是蛮痴情的。” 林昆笑着说:“你还真当真啊,那小丫头就是闲的闹着玩。” 楚静瑶道:“你呀,还是不懂我们女孩的心事,小丫头如果不喜欢你,干嘛总那么疯疯癫癫的缠着你,外面好玩的那么多,以她的家世背景,想玩什么的玩不到,非缠着你有意思?” 林昆笑嘻嘻的说:“可能是我比较有魅力吧。” 楚静瑶道:“你终于知道承认了?晚上也别下去了,就在这上面一起睡吧。” “啊?” “啊什么啊,又不是没睡过,你脑袋里都想些什么呢?” 林昆咧嘴笑着说:“也成,反正我也不吃亏,嘿嘿。” 第九百七十二章:出事了 床很大,林昆喜欢这种又大又软的床上,像是躺在海面上一样,比起漠北睡的硬板床,简直舒服的令人欲仙欲死。 澄澄躺在中间,他和楚静瑶躺在两边,澄澄转过身面向他睡着,小手搭在他的胳膊上,口中呢喃着:“爸爸,爸爸……” 林昆温吞溺爱的在小家伙的脑门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看向楚静瑶轻轻的说:“静瑶,你睡了么?” 楚静瑶的睫毛黏着月光,扑闪扑闪的闪动着:“没有。” 林昆挪腾着身子靠在了床头,说:“咱们聊聊天呗。” 楚静瑶道:“聊什么啊?” 林昆咧嘴笑,月光下门牙很白,“聊聊夫妻俩的话题呗。” 楚静瑶笑着说:“你可真有心情,大半夜的不睡觉聊天。” 林昆道:“哎呀,老婆,咱们这叫浪漫好不好,古人说的床前明月光,那可是最好的说情话的浪漫时候,可不能错过。” 楚静瑶说:“行,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声音小点,别吵到儿子。” 林昆笑嘻嘻的说:“你不觉得澄澄长的有点像我么?” 楚静瑶眉头轻蹙,没有说话。 林昆说:“我说正经的呢,之前就听大相他们几个议论,我一直也没当回事,不过今天晚上我仔细的端量,还真有几分相似呢。” 楚静瑶道:“林昆你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说:“语气干嘛这么冰,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可能,澄澄真是我儿子,你千万别误会,我是就事论事,不管澄澄是不是我亲生的,我对他都像亲生儿子那样。” 楚静瑶狡黠的一笑,问:“你对亲生儿子是什么样呀?” 林昆一下子尴尬了,道:“这,这个……” 楚静瑶道:“你连亲生儿子都没有,还说对亲生儿子。” 林昆道:“哎呀,我说楚大小姐,你不能这么挑人字眼吧。” 楚静瑶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朦胧的月光下可见一抹白皙,林昆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赶紧捂上眼睛,“哎呀,你赶紧把你的大白腿收起来,这外面寒冬腊月的,别冻着了。” 楚静瑶本来也是不经意的一个举动,见林昆反应这么大,唇角的那么一抹狡黠的笑容更加玩味起来,笑着说:“怎么,不敢看了?以前在海辰别墅区的时候,你不总想着占我点便宜么?这到了燕京来,怎么突然变的这么胆小啦。” “这……”林昆捂着眼睛支支吾吾的也数不出个一二三来。 楚静瑶脸上的玩味笑容更浓,林昆突然感觉一条莲藕的手臂搭上了他的脖子,白皙修长而又柔若无骨的手指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的摩挲着,循循向上,又抚摸上了他那淡淡胡须的下巴。 林昆浑身的神经绷劲,嘴里说着:“老婆,你可别逼我啊,你看是知道我的,我可不是什么善男,小心我把你……” “把我怎么样?” 耳边突然一股热气吹来,撩拨的内心凌乱如同长满了秋后的野草,那遍地枯萎的落黄,可是只需轻轻的一点火焰就能熊熊燃烧,而这时那一点星辰般的小火苗,随着楚静瑶那两瓣柔然而又温吞的嘴唇,轻轻贴上脸颊,林昆心底的火焰算是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老婆,这可是你逼我的!”林昆直接从床上下来,一把将楚静瑶给抱了起来,楚静瑶没料到自己的小小恶作剧,竟会惹来如此后果,象征性的争动了两下,但很快就失去了抵抗力,林昆那淡淡胡须的嘴唇吻了下来,吻她窒息慌乱。 两人从楼上下来,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林昆整个人像是饿狼扑食一样压在楚静瑶的身上,楚静瑶抬起手抵在他的胸前,赢弱而又充满柔媚的说:“你,你想好了么?” 林昆吐着热浪一般的呼吸说:“第一次见你,我就想好了!” 楚静瑶眉头一皱,道:“你个色狼!” 林昆咧嘴一笑,淫邪的双眼里绿光幽幽,是贪婪,更是一股雄性源自于内心的本能征服欲望,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下来。 楚静瑶尽情的迎合着,柔软的身体像是被抽掉了骨头一样,她双手环着林昆的脖子,睡衣已经咧开大半,里面的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诱人的魅力,胸前高高的隆起,盈盈一握的细腰,笔直修长的美腿,身材完美的就像是按照黄金比例量身定做一般,脖子上一抹嫣红缭绕,脸颊更是粉红透皙,清冷的夜光寂静的垂落,笼罩在这一对意乱情迷的男女身上…… 像是那征战在外的大将军,跨着骏马,手里持着长枪,眼看着就要破城挺枪直入,却不料忽然一阵极其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所有美好情迷的气氛。 两人如从梦中方醒一般,一起望向旁边不远处的手机,楚静瑶说:“是我电话。” 林昆道:“管它呢。” 楚静瑶道:“不行,可能是秦雪打过来的,一定是有什么事。” 林昆道:“秦雪也来了?” 楚静瑶道:“嗯,我们一起来谈钢厂的声音,她留在那边继续谈细节,我让她一有什么情况就立即给我打电话。” 林昆道:“都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情况吧?” 楚静瑶道:“但愿了。”起身去拿起电话,真是秦雪打来了。 “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处理。”楚静瑶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林昆问:“怎么了?” 楚静瑶道:“钢厂那边出了点情况,有人追上门来讨债,要拉走钢厂的设备,钢厂的工人不让,双方打了起来。你留在家照顾澄澄,对了,把你的车钥匙给我,我过去看看。” 说着,楚静瑶就要上楼去穿衣服,林昆一把拉住她的手,说:“还是你在家照顾孩子吧,这些人敢晚上过来闹事,肯定不是正规道上的人,估计也是跟警察局有关系,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这种情况就得硬碰硬,你去了能解决什么。” 楚静瑶道:“那……” 林昆咧嘴笑,拍着胸脯说:“家里不是有男人么,这么简单粗暴的事情,哪轮得到你们女人出面,你在家待着,我去处理。” 林昆要上楼穿衣服,楚静瑶突然也拉了他一下,林昆笑着道:“怎么了?” 楚静瑶道:“你也小心点。”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我处理这种事最有分寸。” …… 半个小时后,吉普车在公路上呼啸疾驰,驶到了目的地,远远的就看见钢厂门口的平地上有两帮人在那对峙,周围停了好几辆大型的货车,看来还真是准备过来拉设备的。 吱嘎,吉普车停在了两帮正骂的激烈的人中间,所有人一瞬间全都哑火,怔怔的看向这突然杀过来的经典款吉普车。 砰! 车门打开,所有人的目光随之聚焦到了车门口,一只穿着马丁靴的脚伸了出来,腿上穿着的是牛仔裤,紧接着一个一身风衣,嘴里歪嗒嗒叼着雪茄的男子从车上下来,该男子目光冷峻,脸上棱角清晰,乍一看就是英气逼人气势不凡之辈。 秦雪和初光德站在钢厂一方的最前面,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得出秦雪的脸色很不好看,而且头发有些凌乱,身上好像还有些泥土灰尘。 林昆不顾周围这些人的复杂眼神,走到了秦雪跟前,地下图打量了她一会儿,说:“你身上的衣服咋整的,摔跤了?” 秦雪说:“你怎么来了?”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对面那一群一看就是混社会的无赖,转过头笑着说:“对付那帮家伙,静瑶来了也没用啊。” 初光德目光疑惑的看着林昆,似曾相识,但一时间也不好相认。 林昆主动向他伸出手,说:“林昆,楚静瑶的老公。” 初光德马上恍然道:“初光德,原来你是楚总的老公,幸会幸会。” 林昆嘴角笑了一下,说:“行了,咱先别说什么客气话了,眼前这情况怎么回事啊,是欠了人钱,还是哪儿得罪人家了?” 初光德道:“最开始确实欠了他们钱,不过那钱都已经还上了,现在这些人耍无赖,非要额外再要一笔,不给就来抢东西。” 林昆皱着眉头,道:“具体说说。” 初光德道:“我们厂子最开始借了他们一笔高利贷,按照当时的利息已经还完了,不过却是迟了半个月,当时我们厂子里也确实没钱,也跟他们商谈好,那半个月的利息就抹掉了,他们也同意了,可今天知道我们厂子招来了楚总的融资后,这群人又跑来耍无赖,非要再要上一笔钱。” 林昆道:“那半个月的利息?” 初光德道:“远不止这些,他们把那几个月的利息滚到了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年了,高利贷的利息滚利息,比当初的本金还要多上不少。这,这分明就是不讲道理嘛!” 林昆转过身,面向对面,都是一群二十多岁的愣头青,在这群人的中间找了找,也瞧不出谁是扛把子的,于是吼了一声说:“叫你们说了算的出来,老子要跟他谈谈!” 对面的一群小年轻互相看了一眼,浑不在意的鄙夷一笑,其中一个看起来威武见状目光阴森的小青年冲林昆啐了一口唾沫,说:“小子,你算哪根从,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林昆抬起手指头挠了挠头,嘴角戏谑的一笑:“那哪儿有我说话的份儿?” 小青年嘲讽的吼叫道:“回家滚回你婆娘的被窝里吧,哈哈!” 周围的小青年也都跟着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林昆笑着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扯着秦雪的胳膊拉到面前,冲那小青年问:“不见你们扛把子的也行,那我就先问问,是谁刚才对这姑娘动手了,敢给老子站出来么?” “我动的手,怎么了!”话音刚落,那小青年身旁的一个矮胖子就站了出来,一脸愤愤不平的牛x表情,仰着脖子看着林昆。 “还有么?”林昆目光微微一眯,从这矮胖子的脸上扫过。 “我也动手了,这娘们的屁股挺翘,摸着感觉不错,哈哈!”又一个瘦不拉几的小青年站了出来,高鼻梁小眼睛,两只耳朵竖起来,典型的一派老鼠脸,看着就不是好鸟。 “再没有了?”林昆笑呵呵的问,表情人畜无害,松开了秦雪的手,向一旁一瘦的两个小青年走了过去。 对面的这群小青年,全都一副哂笑嘲讽的表情看着林昆,根本就没把这个看似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