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谈判成功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六十六章:谈判成功

第九百六十六章:谈判成功 飞机降落在燕京机场,机场外,初光德已经等候快两个小时,他刚一接到楚静瑶即将出发的消息,便亲自驱车带队过来。 和楚静瑶只见过一面,但初光德的印象很深,他这辈子也算是见过不少的世面,也见过不少的美女,但能像楚静瑶这般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此生为止绝无仅有,再加上楚静瑶那显耀的家世背景,就更令他印象深刻不敢遗忘了。 “楚总,舟车辛苦了!”初光德当先想楚静瑶走了过去,身后跟着秘书和随从,初光德礼貌的伸出手递到楚静瑶的面前。 “初厂长,你太客气了。”楚静瑶笑了笑,伸手和初光德轻轻的一握。 两手触碰的一瞬间,初光德顿时感觉如沐春风般的浑身畅快,不过他并没有敢做任何过格行为,一方面楚静瑶这次来是代表天楚集团来谈钢材厂的融资的,另一方面像楚静瑶这种美的几乎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女子,岂是轻易就能亵渎的。 “楚董,我们还是先上车吧,我已经安排好了午餐,咱们边吃边聊?”初光德姿态谦卑的询问道,身后的秘书和司机暗暗诧异,双眸惊艳的偷偷打量着楚静瑶,心说这美女到底什么来头,能让厂长这么卑躬屈膝。 楚静瑶笑着说:“谢谢初厂长。” 初光德道:“楚总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尽的地主之谊。” 楚静瑶带着澄澄和秦雪一起坐进了初光德的车里,两位保镖听从楚静瑶的命令,坐进了后面的一辆商务车里,车子缓缓的驶出了飞机场,坐在后座上的楚静瑶突然问:“初厂长,你的那辆劳斯莱斯呢?” 初光德苦笑说:“也不怕楚董笑话,那车让我给卖了。” 楚静瑶明知故问的哦了一声,初光德苦笑说:“我们厂的情况,想必楚总已经了解过了,年终岁尾,工人们都等着拿钱回家过年,已经拖欠了大半年的工资了,这年总还得让工人们先过去,那辆劳斯莱斯卖了,再加上我又卖了两套房产,这年总算还能凑合着过去。” 楚静瑶面色平静的说:“初厂长,你和我认识的其他的资本家不一样,你好像更在乎你的员工,换做是别的资本家,恐怕根本不会主动的去牺牲自己的利益,即便是法律仲裁判定,恐怕也会想着各种理由推诿,甚至有可能携带着资产潜逃。” 初光德笑着说:“楚总,你过奖了,这厂子最早年就是我爸当厂长的,改革浪潮的时候,国家出了新政策,这厂子就落在了我爸个人的名头上,那时候还欠着国家一大笔债,那个年代钢材生意好做,我爸差不多用了十年把欠国家的债给还上了,可紧接着这钢材市场就出现了萎靡不景气,最初的两年倒也还好,忙活一年下来也能剩些钱,可近年来这刚才市场的局面是越来越不好,我爸忧愁的一场大病没起来,撒手人寰的就把这厂子交到了我手上,我还有两个哥哥,都移民到了国外,当时这厂子定做遗产的时候,他们谁都不肯接,都知道接了这厂子就等于是负债。” 楚静瑶笑着说:“所以,你接了这个厂子,就等于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 初光德说:“我父亲的遗愿其实挺简单,就是好好的安顿好厂里的每一位员工,只可惜当时厂子就已经开始欠银行贷款了,我算了一下,如果将厂子的固定财产变卖,剩下的钱根本不足以安顿好员工,索性就博一把,看这厂子能不能在我手里起死回生,哪曾想结果是越来越差劲。” 楚静瑶说:“那初厂长想过怎么样才能振兴钢材厂么?” 初光德道:“想过,但是实现不了,除非有新的投资注入。”说着话,初光德透过后视镜,目光希冀的看向楚静瑶。 楚静瑶道:“初厂长,能把你想的说说么?正好我这里也有一个好的想法,看看我们的想法能不能不谋而合。” 初光德笑着说:“那我就在楚总的面前献丑了。目前钢材市场的局面是,普通的钢材过于冗余,而高端的钢材紧缺,比如汽车行业要用的钢材,大部分都是需要精品钢材,我们厂现在的设备过于老化,技术人员也是青黄不接的局面,想要扭转这种局面,只要有新的资金注入,升级老化的设备,再吸纳一些精英的技术人员过来,经营情况马上就可以得到改善。” 楚静瑶点了点头,笑着说:“初厂长说的,跟我考察过咱们钢材厂资料后的想法差不多,目前来看咱们钢材厂最缺少的就是资金的注入运转,那你能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们天楚集团要投资你们呢?钢材厂那么多家,比咱们家现状好的也需要钱的有的是,我们天楚集团总得需要个理由。” 初光德道:“优势……我们厂的优势是年限久,几乎从建国初期就开始发展,许多的员工都是子承父业,上到技术骨干,下到普通的车间工人,员工对钢材厂都有一股对家一样的亲情,有这样的一群员工,只要厂子的发展策略对,就不怕见不到效益。” 楚静瑶点点头,道:“说的好,企业的三大关键,一个是方向,一个是技术,另一个就是手底下的员工们,另外,我们天楚集团看重咱们钢材厂的除了这些,还有咱们钢材厂锻造工人的手艺,在业界几乎是数一数二的,这也是多亏了子承父业的传承,才能那将精湛的锻造手艺传承下来。” 初光德听楚静瑶连连夸赞钢材厂,顿时心中升起了希望,忍不住兴奋的说:“楚总,听你的意思,是打算投资我们厂了?” 楚静瑶笑着说:“这还不确定,只能说有意向,还要看我们进一步的谈判,顺利的话,可能性会大一些,不顺利的话,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合作。” 初光德笑了笑,心里头却像是生了苦菊一样的苦,女神说的可倒轻巧,谈不成了以后合作,可这次如果谈不成的话,钢材厂年后倒闭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哪还有机会再合作了。 车子停在了一片不算太繁华的地界的饭店门口,饭店的门脸装修倒是不错,初光德怕楚静瑶误会,解释说:“楚总,这儿离厂子近,待会儿咱们吃完饭了,直接就可以过去看看。”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牵着澄澄的手,一行人进了饭店里。 初光德也是有心,订的是饭店里最好的包间,菜也都是招牌菜,一顿饭大家吃的其乐融融,澄澄今个表现的格外乖顺。 吃完饭,初光德又带着楚静瑶等人去了钢材厂,车间什么的大致的走了一圈,基本的硬件条件只能说马马虎虎,说到底也还是因为缺钱的缘故,厂房破损的地方都搁在那儿没维修。 钢材厂还没完全停产,库房里堆满了各种钢材,见厂长带人过来参观,不管是办公室坐着的技术人员,还是一线的炼钢工人,一双双眼睛全都充满了热切,他们每一个人对钢材厂都有着一份无法割舍的感情,一般都是两三代人传承下来,最早的爷爷就在这钢材厂里干活,后来到了父亲,再到他们自己,如今钢材厂到了这等地步,眼瞅着就要倒闭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是说不出的苦涩与难过。 对于初光德这位年轻的厂长,员工们的心里没有半分的怨言,他也是尽力了,为了能够让大家过个安稳的年,固定资产都已经开始拍卖了,初家的哥三个里,就属这最小的弟弟靠谱,剩下的那两个在钢材厂生意不好的时候,就果断的出国了。 会议室很宽大,里面的家具也有些旧了,就是天楚集团淘汰下来的二手家具,也比这些要新上不少,不过打扫的却是很干净,楚静瑶和初光德等人分别坐于两侧,谈判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澄澄被安排到一旁的休息室休息,有专人照顾。 楚静瑶和初光德等人从会议室里走出来,初光德实在忍不住的热泪盈眶,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紧紧的握着楚静瑶的手说:“楚总,真是谢谢你,谢谢天楚集团,你这是救了我们钢材厂的命啊!” 楚静瑶笑着说:“初厂长,你别这么太见外了,合同已经签了,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同事了,钢材厂的前景发展,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努力。” 初光德道:“对对对,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一定要越来越好!” 楚静瑶来到休息室,澄澄已经睡着了,小家伙昨天晚上听说要来燕京找爸爸,就兴奋的睡不着,飞机上折腾了一通,落地了又到这刚才长折腾了一圈,小家伙也实在是捱不住了。 楚静瑶坐在了床边,冲一直照顾澄澄的一名小姑娘笑了笑,小姑娘羞涩的退到了一旁,澄澄这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楚静瑶后坐了起来,一边揉着眼眶,一边说:“妈妈,我们要去找爸爸了么?”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我们现在就去。” 小家伙那惺忪的双眼,马上睁亮了起来,道:“太好了,我们要去找爸爸了!妈妈,我们要不要先给爸爸打个电话呀?” 楚静瑶笑着说:“不用。” 澄澄说:“那爸爸不知道我要过来,没有给我准备好吃的怎么办?” 楚静瑶笑着说:“你想吃什么,到时候妈妈带你去吃。” 澄澄撒娇的说:“不嘛,我就要爸爸做给我吃,我喜欢爸爸做的菜,那是全天下最最最美味的东西,澄澄最爱吃了!” 楚静瑶笑着说:“好好好,那等见了面再叫爸爸给你做,现在赶紧起来,我们得出发了。” 小家伙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拉着楚静瑶的手就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