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外公第三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六十三章:外公第三

第九百六十三章:外公第三 中港市,海辰别墅区七号别墅,楚静瑶坐在沙发上抱着平板电脑看新闻,临近年末,她提前向大老王请了假,在家里陪澄澄,林昆离开中港市以后,母子过的也蛮逍遥的,去中港市的各个游乐场玩了一遍,把中港市那些出名饭店挑选最精品的几个品尝了一番。 澄澄在一旁跟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玩的不亦乐乎,两个小家伙放在大森林里,那都是一等一的凶兽,但在澄澄的面前,两个小家伙充满灵性,远比普通家养的宠物可爱贴心的多。 翻看到了最新的娱乐新闻,楚静瑶一双漂亮黛眉不由的蹙了蹙,点开照片仔细的看,宋歆艺那微笑的脸庞就在面前,美,就连楚静瑶也感到了一丝惊艳,在别的美女面前,包括章小雅、顾微、陆婷,楚静瑶的心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甚至开始有一丝担心。 接连的两个头条新闻都是和燕京的这位富家大小姐有关,当然,里面也有林昆的重要戏份,看到两人年后即将订婚的消息后,楚静瑶心里头的那一丝担心,突然变的烦闷起来。 啪…… 一向性格高冷平静的楚静瑶,随手将平板电脑丢在了沙发上,澄澄回过头,奇怪的问:“妈妈,你怎么了?” 楚静瑶笑着说:“妈妈没事。” 澄澄放下手中的玩具,跑过来,坐在楚静瑶的身前,仰着小脸,清澈的小眼睛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看着她,说:“妈妈,你撒谎。” 楚静瑶被儿子说的有些尴尬,笑了笑说:“哪有。” 澄澄稚嫩而又认真的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妈妈的窗户里有乌云,肯定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妈妈告诉澄澄,澄澄帮妈妈分担,爸爸走之前交代过我,要保护妈妈!” 楚静瑶摸着儿子的头,眼神中是欣慰与溺爱,心里头不由的暗暗道:全天下的男人都不靠谱,只有儿子和爸爸最靠谱。 嗡嗡嗡…… 沙发上的手机这时震动了起来,澄澄转过身去拿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递到楚静瑶的面前:“妈妈,是外公!” 楚静瑶接过手机,“喂,爸。” 电话另一端的楚相国说:“静瑶,早上小雪给我看了一个娱乐报道,那个报道你看了没有?” 楚静瑶笑着装傻说:“什么报道呀,我没看,我一直陪澄澄玩呢。” 楚相国声音沉稳的道:“这样吧,今天刚好有朋友带了几只北冰洋的野生龙虾,我就不叫司机去给你们娘俩送了,你们晚上到家里吃饭,海辰的别墅现在就你们娘俩,我也不放心,你顺便拣几件换洗的衣服过来,要是懒的收拾,你江姨最近总说在家闷,赶明儿一起去商场买些新的回来。” “爸,我和澄澄……” “不许说不。” “好吧。”楚静瑶笑了笑,挂了电话。 澄澄仰着小脑袋,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楚静瑶说:“妈妈,我们要去外公家么?” 楚静瑶笑着说:“嗯,外公让我们过去住几天,想不想去?” “想!”澄澄开心的说,旋即又问:“妈妈,我可以带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一起去么?把他们留在家里,他们会饿肚子的。” 楚静瑶笑着说:“当然可以了,快去收拾玩具吧,一会儿妈妈就带你过去,今天晚上去外公家吃你最爱吃的龙虾!” “好哦!” 澄澄开开心心的去收拾玩具,小海冬青和小灰灰跟在小家伙的屁股后面。 望着儿子开心快乐的背影,楚静瑶脸上的笑容渐渐黯淡了下来,要是大人的世界能像小孩子那般简单该多好,无忧无虑。 江映霞和保姆亲自下厨,几只大龙虾依次出锅,和楚相国一起生活的这些年,江映霞每天待在家里没事,就研究美食,做家常菜的手艺虽说一般,这做海鲜之类的珍品的手艺却是极其了得,一共五只龙虾,她分别用了不同的方法做,这做出来的味道也是不一样,餐桌上被五只大龙虾占了大半,剩下的几道菜也都是海鲜为主,作为这五只大龙虾的陪衬。 一家人欢乐的坐在餐桌旁,楚静瑶给澄澄剥着龙虾,楚静瑶刚把第一个剥好的虾肉放进小家伙的碗里,小家伙马上夹起来送到妈妈的嘴边,笑出两个小虎牙说:“妈妈先吃,澄澄不饿。” 楚相国和江映霞看了,都为澄澄的懂事而感到高兴,楚静瑶笑了笑,说:“妈妈也不饿,澄澄先吃吧,你不一直吵着要吃龙虾么,快吃,吃完了妈妈再给剥。” “不,好东西要妈妈先吃。”小家伙一脸认真倔强的小表情。 楚静瑶笑着不知所措,旁边的楚相国说:“静瑶,孩子既然懂得孝顺,你就不要逆了孩子的意思,赶紧吃了吧,咱们家又不是吃不起龙虾,这龙虾虽然精贵,你们要是喜欢,赶明儿我就大批量的购买,以后咱们家天天吃龙虾。” 楚静瑶笑了笑,张嘴把龙虾肉吃了,澄澄仰着小脑袋,温暖微笑的模样看的就让人暖心,“妈妈,心情好点了么?” 楚静瑶笑着说:“妈妈没有心情不好呀,来,吃虾肉。” 楚静瑶马上又剥了一块龙虾放进了澄澄的碗里,楚相国笑着对澄澄说:“小家伙,这块虾肉应该给谁吃啊?” 澄澄想了想说:“给外公吃!”说着,笑嘻嘻的把虾肉递过来。 “嗯,真好吃!”楚相国边嚼边笑着说,“看来在你心里头,外公还是没有妈妈重要呀,妈妈排第一,外公排第二。” 澄澄摇摇头,笑着说:“外公,你猜错了。” 楚相国笑着说:“那外公排第一?你要是这么说,外公可不相信啊,外公要是排第一,这虾肉应该最先给外公吃呀?” “外公,你排第三。”澄澄笑着说,一副童言无忌的单纯模样。 “啊?” 楚相国微微一怔,哈哈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你爸爸排第二,是不?合辙外公这么疼你,就排了个第三呀。” 澄澄嘻嘻的笑道:“外公,爸爸和妈妈并列排第一,你第三。” 楚相国哈哈的笑道:“你这外甥狗,果然外公怎么疼都白搭呀,那外公问你,若是爸爸在这了,这虾肉你最先给谁吃?” 澄澄想了想,笑嘻嘻的说:“爸爸要是在这儿了,爸爸就会给我和妈妈剥虾肉,我和妈妈只负责吃就可以了。” 楚相国将目光悄悄看向楚静瑶,楚静瑶面色平静,不喜也不悲。 秦雪也剥好了一个虾肉,递到澄澄的嘴边,笑着说:“来,你这小嘴说了这么多机智的话,小雪阿姨奖励一块虾肉给你。” 澄澄张开小嘴吞下,嚼着笑着说:“谢谢小雪阿姨!” 秦雪笑着说:“怎么谢呀?” 澄澄站起来,抱着秦雪的脖子,啵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一家子的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吃完饭,楚相国把楚静瑶叫到了书房里,楚静瑶说:“爸,你这是又要训我话?” 楚相国笑着埋怨说:“臭丫头,爸都少年没训过你了。” 楚静瑶坐在了竹椅上,楚相国接了开水过来泡茶,楚静瑶说:“我可不想喝茶,这越好的茶,喝了晚上越失眠。” 楚相国笑着说:“不喝茶,你今天晚上就能睡着觉?” 楚静瑶说:“我怎么睡不着啦?” 楚相国道:“行了,我的闺女,你身上好歹也有我一半的基因,就你那点小心思藏的再深,也逃不过爸爸这双眼睛。” 楚静瑶低下头,略有气馁的说:“那女孩真的挺不错的。” 楚相国坐到了女儿的身旁,娴熟的在那名贵的茶具上忙活了一番,递了一杯茶到女儿的面前,笑着说:“我印象里的宝贝女儿,可是从来都不会主动认输的,这一次怎么了?” 楚静瑶两只手并在一起,手指在手心里摩挲,接过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说:“她长的漂亮,家世好,我还带着个孩子……” 楚相国笑着说:“可你是知道的,林昆对澄澄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楚静瑶道:“我觉得不一样,他现在喜欢澄澄,那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孩子,假如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对澄澄是会变的,以前他身边的那些女人,我有信心条件比她们好,但这一次……爸,你应该看过那个女孩的照片和介绍吧。” 楚相国点了点头,笑着说:“如果单比外貌,在爸爸的眼里,一定是自己的闺女最漂亮,但爸爸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如果比家世背景,爸爸是不如她爷爷,可爸爸相信,我的女儿的能力不比任何人差,我女儿同样是仙女之姿,如果是自己喜欢的,那就大胆去追求,去争取。” “爸,可是我……” “就当是为了澄澄,你也能看出来他是多么喜欢林昆,对吧?”楚相国笑着说,父女俩目光相对,楚静瑶的眼中是那懵懂的无奈,楚相国的目光里却是平静的坚定,更多的是父爱。 “嗯。”楚静瑶抿嘴笑了一笑,点了点头。 “去燕京吧,带着澄澄一起过去,我已经让秦雪准备私人飞机了。” “我才不要呢,现在过去,好像是我要故意去拴着他一样。” “这个爸爸当然替你想过,咱们是女孩子家,不能上杆子不是。”楚相国笑着说:“还记得之前林昆的那个徒弟结婚,从燕京来的那个快要倒闭的燕京钢材厂的小初么?” 楚静瑶点点头说:“记得,当时他要约你吃饭,你去了么?” 楚相国说:“我没去,不过派了手下商务部的老刘去,老刘回来给我的反馈是,那个姓初的年轻人还不错,挺踏实,和我最早去燕京钢材厂参观那会儿留下的印象差不多。” 楚静瑶说:“你真收购钢材厂的股份了?” 楚相国笑着说:“没有。当年我去参观钢材厂那会儿小初才三十几岁,当时那钢材厂的厂家是他父亲,他父亲那人耿直,那会儿也牛气,我本来想投资他们厂借机涉猎钢材行业的,结果那老家伙当时一口给我回绝了,一点点余地都没有。我找人打听过了,钢材市场近些年来生意很不景气,燕京钢材厂一直都是入不敷出,几轮裁员之后已经越近破产的边缘,这小初一心想要救钢材厂,也是他父亲的遗愿。” 楚静瑶道:“他父亲?” 楚相国道:“终日焦虑钢材厂的发展,找不到好的扭转局面的办法,得了一场重病之后就再也没能站起来,去年去世了。” 楚静瑶的眼眶里流露出一丝惋惜,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楚相国对此满意的一笑,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收购钢材厂了?” 楚静瑶道:“知道,时机不对,最近股市上钢材产业的市值普遍走低,再加上年终岁尾,老百姓都等着钱好过年,抻了这几个月以后,燕京钢材厂的最后一滴心血怕是也要靠尽了,这时候我们出手收购燕京钢材厂,可以付出最小的代价而获得最大的利益。” 楚相国满意的鼓起了掌,“好,不愧是我楚相国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