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打上门来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五十九章:打上门来

第九百五十九章:打上门来 咣咣咣…… 林昆正躺在床上,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到现在脑袋还有点迷糊,这红酒和白酒、啤酒混着喝,后劲儿确实大,刚迷糊要睡着,楼下的大门外传来了一阵不友好的敲门声。 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林昆惺忪着双眼迷糊道:“老子才刚来燕京几天,这么快就有仇家找上门了?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穿上了衣服鞋子,顺便摸出根烟叼在嘴里,在中港市的时候,楚静瑶管着自己不让抽烟,来燕京可算是放了羊了,随便抽。 “谁啊!”林昆从楼里出来,冲着门口不满的大喊一声,旋即又抱怨说:“大白天的叮咣的,还tmd让不让人睡觉了!” “开门!” 门外一声怒吼传来,林昆眨了眨眼睛,这吼声里有杀气,而且从声音来判断,应该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壮年男子,听这声音里的杀气,感情自己跟他有什么血海深仇似的,难不成自己睡了他亲老婆?不对啊,自己这两天也没沾什么烂桃花啊,唯一的也就是昨天晚上在酒店里和宋歆艺稀里糊涂的过了一晚上,可人家宋歆艺根红苗正的大家闺秀,男朋友都没处过,怎么可能会有老公? 管他是谁呢,敢跑到老子的家里来闹事,修理他一顿便是。 林昆甩了甩醉意朦胧的脑袋,整个人顿时精神了不少,大步的走到大门口,一把拉开了大铁门,结果门开的一刹那,迎面一道拳影就袭了过来,林昆赶紧错步向后躲闪,若不是他反应的快,怕是这一拳正中的就砸在他的鼻梁上。 “我靠,上来就动武!”林昆站稳脚后跟,爆了句粗口。 “给我揍他!”宋家泽大手一挥,冲身后带来的保镖道。 宋家的保镖各个都是精英,全都是从根红苗正的部队特种兵里选拔出来的,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真功夫,都是扎手的硬点子。 这一下子十多个人冲了过来,林昆顿时有些眼花缭乱起来,还不等看清楚刚才喊叫的那人什么,眼前就被一片拳影凌乱。 嗖…… 一记重拳向着林昆的太阳穴就砸了过来,林昆侧身躲闪,嗖嗖嗖,耳边又是几道拳风同时袭过来,分别向着他的脑袋、胸口、小腹夹击过来,林昆一边侧身向后躲闪,口中骂道:“次奥,给你们点脸了,还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在老子面前舞拳弄腿,老子叫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功夫!” 扑上来的这十多个保镖,一个个全都面带煞气,他们平时都很敬重少爷,少爷待他么也不薄,既然眼前这个小子敢得罪少爷,那他们就必要好好的给这个家伙点颜色瞧瞧! 听到林昆‘口出狂言’,这十几个保镖的心里头全都是暗暗冷笑,心说待会儿老子们放翻你的时候,看你还吹牛! 呼的一声,一记重拳向着林昆的太阳穴就砸了过来,这一拳势大力沉,周围的空气仿佛都随之一颤,真要是被砸中了,估计得马上昏厥过去,挥拳的保镖目光坚定如铁,一副志在必得样子,眼看着拳头即将砸中目标,嘴角更是勾起一丝狰狞的邪笑,但很快这丝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 啪! 林昆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只是眼角的余光斜的瞥了一眼挥将过来的重拳,随后那么轻佻的挑,便结结实实的将这只如铁锤流星一般砸过来的重拳握在了手里,他的胳膊不粗,至少和眼前的这位保镖比起来那是相当的秀气,但却似凝结了无穷大的力量一样,被握住拳头的保镖感觉自己的拳头顿时就像是陷入了虚空中一样,无论怎么挣扎,都起不了丝毫的反应。 林昆嘴角噙起一抹邪笑,目光蔑视的瞥了这保镖以议案,大手向下那么一拉,就听嘎嘣的一声,这名保镖应声惨叫起来。 啊!!! 这身子骨看上去粗犷悍然,这吼起来的大嗓门也是震的人耳膜乱颤,林昆果断的凌空一个飞踹紧跟上去,又是砰的一声闷响,这保镖马上大虾状的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正好摔在了宋家泽的身前。 其他的保镖这时全都是一愣,方才的这一切快在瞬息间,也只有近前的几个眼疾的人看清楚了都发生什么,这拽胳膊脱臼,再到凌空一脚飞踹,动作看似轻飘飘,力量却是强悍慑人,在场的各位也都是练家子,都在心底不由的自问一声,谁也没有那个自信敢说自己的力量强于面前这个看起来高瘦,而且吊儿郎当的小青年。 “我靠,你们几个这么就被震住了?”林昆目光扫视着剩下的几个保镖,促狭的笑道:“都打起点精神,好戏还没开始上演呢!” 几个保镖马上回过神,咬紧牙关又恢复了刚才的神勇,一起向着林昆就扑过来。 “真没意思,又是群殴。”林昆痞痞的无赖笑道,身体却像是泥鳅一样在众人的一片拳影之中来回躲闪,任这一群在部队里都是精英的保镖如何的拳打如雨,嘿,就是沾不到林大兵王的身,偶尔的一下沾到点衣襟,那都是幸运的了。 “该我了啊!” 林昆也是玩心打起,当了一阵泥鳅,随着话声落罢,马上大开大合的就开始攻击了起来,那拳脚无影威势凛人,砰砰砰的一阵闷响之后,应之的是这些个保镖脸上或是胸口挨了重拳的痛哼,一个个很快就倒了下去,短短不到两分钟的功夫,这十余个保镖全都躺在了地上,等挣扎着再站起来,宋家泽却是抬起手阻止道:“大家都住手吧!” 林昆目光轻佻的看着宋家泽,笑着说:“小子,你什么来头,我可没得罪过你吧,带这么多练家子来我家找麻烦,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还是今天出门忘吃药了,找刺激呢?” 林昆边说边向宋家泽走了过来,宋家泽脸上的表情本能的凛了一下,不过一向强大稳重的心里素质,还是让他不动声色,一副平静的姿态看着林昆,道:“你或许很能打,但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对付你,今天这只是最低级的。” “哟,看来你不想就这么善罢甘休啊,不过我可没得罪过你吧?”林昆弯下身,抓起躺在地上的保镖的胳膊,往里头一松,就听嘎巴的一声响,地上的保镖痛叫一声,胳膊马上恢复了知觉。 林昆抬起头,看着身高和他相仿的宋家泽说:“最好给我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否则的话你们今天谁也别想站着从这个门出去,我不管你有多少种方法来对付我,对付你我只有一种法……”拳头举到宋家泽的面前,“一拳一拳打的你亲妈都认不出你,我耐心有限,给你半分钟时间,好好珍惜。” “小子,你别太狂!这里是燕京,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宋家泽瞪着林昆,一脸冷然毫不示弱的道。 “五秒钟过去了。”林昆吊儿郎当的道。 “我跟你的事没完,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们宋家的下场,你敢打我妹妹的主意,我就要让你付出超乎你想象的代价!”宋家泽道。 “妹妹?宋家?”林昆眼珠子转了转,哈哈的一笑,道:“原来是大哥啊。”伸出手就向宋家泽的胳膊抓过来。 宋家泽一把躲开,瞪着林昆道:“敢打我妹妹的主意,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信不信我让你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林昆拉着宋家泽的手就往屋里走,一脸热切的表情说:“大哥,既然来了就别这么见外了,说话跟小孩子似的,置什么气,来来来,快跟我进屋里坐着,我给你倒杯热茶。”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一个被林昆抓住胳膊,宋家泽也知道自己挣脱不开,自己带着的这群保镖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悍,他是最清楚不过的,比不上家里的几位总也不露面的守家奴,但放在普通人群或者是有些功夫的人群里,那可都是硬手。 就这么任由林昆强拉着进了屋里头,外面的保镖都是一脸紧张的要跟着进来,林昆却是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余下一群身上都挨了拳脚的保镖们面面相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大哥,看茶!”林昆还真就给宋家泽倒了一杯茶,茶是好茶,闻着香味就能闻出来,宋家泽对茶道本来就有涉猎,一下子就闻出来了,不过却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大哥是怕我下毒?”林昆笑着问。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对我妹妹做了什么!”宋家泽语气凌厉的道。 “做什么?”林昆必须不承认,还装出一副很懵懂无知的样子,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宋歆艺的这个哥哥护妹妹那真是不一般,自己要真说把他妹妹给睡,还不得跟自己拼命,碍于他是宋家孙子的身份,他也不能跟他动手不是。 “你不要装糊涂!”宋家泽瞪着林昆道。 “我想想哈。”林昆有模有样的在那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然后一脸认真的对宋家泽说:“除了在一起睡觉,真的什么都没干。” “觉都睡了,你还想干什么!?”宋家泽顿时暴怒,起身掐住林昆的脖子,一副活活要将林昆掐死的表情,“我弄死你!” 林昆咳嗽了两声,从宋家泽的手底下挣脱出来,不满的抱怨道:“大哥,你能不能别这么粗鲁啊,那天晚上我喝了那么多酒,你是男人你也知道,当你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就算你想干,你的小弟弟他硬的起来么?再说了,我对歆艺可是单纯的,可没你想的那么龌龊,真是冤枉好人啊你!” 宋家泽稍微冷静了一下,想想眼前这小子说的也有道理,自己是男人当然清楚,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根本就见直不起来,不过他还是不太相信的问林昆:“你说的都是真的?” 林昆举起手,摆出一副发誓的模样,道:“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