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打赌 - 神兵奶爸

第九十五章:打赌

第九十五章:打赌 呜呜…… 小旺财趴在地上呜呜的哭,许旺财身边的一个兄弟哈哈的大笑道:“这谁家的熊孩子啊,没人管了怎么着,看这怂样应该是让人给揍了吧,哈哈!” 饭店的门口正好过来了一个服务员,怎么说也是在饭店发生的事,如果不赶紧处理了会影响不好,听到这位大兄弟嘲笑,她礼貌的解释道:“确实是被打了,是被三个小孩子给打的。” 这大兄弟身宽体胖高,头短脖子粗,听完之后又是哈哈的大笑,在替自己猜对了表示高兴,并且还不忘向许旺财拍个马屁,“大哥,这叫是咱家小旺财,趴下的肯定是那个三个毛小子,这小子不行,太怂了。” 许旺财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了,他就是再眼高于头,自己的儿子趴在地上也不会认不出来的,更何况那哭声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令他心碎。 身边的狐朋狗友全都觉察到了不对,眼神自然更加注意地上趴着的胖小子,那肥胖的身体像个大肉球一样趴在地上,那不就是小旺财么…… 刚才拍马屁的那大兄弟脸色倏的一凛,赶紧闭口不说话了,这马屁没拍好,很有可能拍到了马蹄子上,谁都知道许旺财最疼他这个儿子。 “儿子!” 许旺财的脸上抽搐,内心的疼痛令他有些发狂,他突然就扑到了地上,把小旺财给扶了起来,小旺财被扶了起来之后,马上就冲他狠狠的擂了一拳,骂道:“许旺财,你这个畜生,刚才我被人打你死哪去了!” 服务员怔了怔,还从来没见谁家的孩子敢这么骂老子的,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孩子敢这么骂老子,老子应该马上一个大巴掌甩过去,狠狠的教训一顿,否则的话这孩子现在敢骂他老子,长大了还不得揍他老子啊! 可令这服务员大跌眼界的却是……许旺财不但没打他的大逆不道之子,还像个孙子一样站在他儿子面前道歉,“儿子,爸爸错了,原谅爸爸吧。” “我要报仇!”小旺财咬牙切齿的说:“老子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打老子,刚才让那三个小混蛋给打了,我要是不把仇报回去,我就不姓许!” 周围的人都投来了好笑的目光,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确实挺让人感到新鲜的。 “好,爸爸一定给报仇,你跟爸爸说说,是谁打的你!”许旺财咬牙切齿的说道,敢打他许旺财的儿子,要不狠狠的教训一顿,他绝不罢休! “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那三个孬种!”小旺财恨恨的道,目光里满是腾腾的杀气。 小旺财这么一说,许旺财马上就反应过来,眼睛微微的一眯,寒光粼粼的道:“原来是他们,麻痹的,别让老子找到他们,否则一定废了他们!” 从街上回到下榻的酒店,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去登山,三个小家伙还要在一起玩,也被大人们给分开了,林昆把澄澄带回房间,帮着小家伙洗漱完毕后,就强制的让小家伙上床睡觉,小家伙抗议说睡不着,结果躺在床上没几分钟就呼呼了,今天也折腾一天了,小家伙也真是累了。 房间没有露天的阳台,林昆犯了烟瘾,怕熏到了澄澄,就到走廊里抽烟,孙志陪付国斌和几个幼儿园的家长去喝酒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小孙洋被暂时带到了冯佳慧的房间,冯佳慧得哄孩子,韩心想找她聊天不成,就一个人到走廊里溜达,正好和站在走廊里抽烟的林昆遇见。 走廊里很安静,这整整的一层楼几乎都被幼儿园给包了,家长们或是出去游玩还没回来的,再就是在屋里陪着孩子睡觉,毕竟明天得早起,大人小孩都需要休息。 “林先生,没休息?”韩心先笑着跟林昆打招呼,晚上吃过饭之后,两人之间熟悉了不少。 “犯了烟瘾,出来抽根烟。”林昆晃了晃手里的烟,笑着道:“你怎么还不休息,明天你可是会很辛苦的,我们大人小孩的都得你带着呢。” “没事,我习惯了。”韩心笑着说。 “你当导游多久了?”林昆笑着说。 “嗯……”韩心俏皮的想了想,道:“好像也没多久,大概三五年吧。” “啊?”林昆错愕的看着韩心,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已经干了三五年的导游,那她得从多大就开始干啊,或者说她得年纪和她的相貌不符合,其她已经快三十了? 似乎看透了林昆的心思,韩心又是俏皮的一笑,“我已经三十二岁了。” “啊?”林昆又是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眼神将信将疑的看着韩心,不过从她那俏皮的眼神中,咱们林大兵王发挥了他特工的潜质,一眼就看出了这妮子在逗她,笑了笑道:“别开玩笑了,我敢打赌你没有!” “没有什么?”韩心俏皮的笑道。 “没有那么大呀!”林昆笑着道,说完的时候,眼神无意间就落在了韩心那鼓鼓的小胸脯上,韩心本来就迎着林昆的目光,俏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林昆马上意识到了尴尬,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说你那里,而是说……” “哪里?”韩心马上就会恢复过来,俏皮的问道。 林昆咧嘴笑了笑,表现出和他平时的流氓气质很不相符的矜持,“我是说你年龄,肯定没有三十二岁。” “你敢和我打赌么?”韩心狡黠的笑道。 “赌什么?” “赌我的年纪呀,你说我没有三十二岁,我要是有三十二岁怎么办?”韩心笑着道。 “怎么办都行。”林昆坦荡荡的笑着道,他绝对相信自己专业的眼光,这妮子就是在逗他。 “好吧,你如果赢了的话,就给我唱首歌吧。”韩心笑着道,她故意语速很快,所以在林昆的耳朵里听起来,就是他如果赢了她给他唱歌。 想起韩心那天籁美妙的歌声,林昆的耳朵直觉得痒痒,马上就痛快的答应,“行,没问题!”这是一场稳赢的打赌,要是不答应才是傻瓜呢。 “可不许耍赖皮哦。”韩心笑着说,从背着的精致的包包里掏出了身份证,递到了林昆的面前,“哝……” 林昆仔细的看了一眼身份证,这小妮子才二十一岁,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哈哈,我赢了,唱歌吧!”林昆的耳朵已经做好了准备,再单独的享受一下那天籁之声的美妙。 “嗯,唱吧。”韩心坏笑的看着他。 “嗯?”林昆疑惑了。 “你唱呀,林先生。”韩心咯咯的笑道,“可不许耍赖皮哦,刚才我可是说的——如果你赢了,你就给我唱一首歌,你可都已经答应了呢。” “额……”林昆仔细的回味了一下,将脑海里还残留的韩心的音轨重新播放了一遍,自己还真是上了这小妮子的当呢,“好吧,唱就唱,咳咳……” “嗯。”韩心一副期待的表情。 “……”林昆停顿了一下,脸色有些为难:“就咱这儿唱么?” “对呀。”韩心左右看了看,看出了林昆有些害羞的意思,她笑着安慰道:“放心吧,没事的,这周围又没有别人,你大胆的唱就好了。” “可是,可是我怕把狼招来啊!”林昆笑着道。 “放心,就算真有狼来了,我替你挡着,你尽管唱就好了。”韩心鼓励道。 “好吧。”人家小姑娘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再推脱就说不过去了,林昆又清了清嗓子,想当初他在漠北的军区里绝对是一歌霸,最擅长唱的就是军歌,可问题是军歌都是慷慨激昂的,在这儿唱肯定不合适,他怕他的大嗓门一亮,直接把走廊两边客房里的人都吵起来了。 “雨一直下……”最终林昆选了一首张宇的雨一直下,这是他会唱的为数不多的几首流行歌,林昆说话的嗓音很正常,但唱歌的时候自然的就带了一阵沙哑,听上去跟张宇沙哑的嗓音十分的相似,同时又有他自己独特的唱法,那沙哑爱意悲凉的歌声,马上就直入了韩心的心里。 让林昆唱歌,只是韩心一时兴起,她对林昆的印象很好,甚至可以说有一丝喜欢,一个英俊帅气敢于在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的男人,并且还是一个称职的奶爸的男人,在她这种刚刚二十多岁的小女生眼里必须魅力无极限。 韩心万万没有想到,林昆的歌声竟然会这么的好听,而且还是在他有意的压抑声音的情况下,他如果放开了唱的话,一定比现在更好听。 韩心听的入了神,情绪融入了歌声中之后,眼前自然就浮现了歌曲里诉说的场景,那一片大雨之下,那一个悲情的男人,那一场令人心痛的爱恋…… 而这雨中的主角,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她和林昆,她仿佛是那个女人,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在雨中,看着他为别人伤心,为别人淋湿了自己,她的心底一股言说的悲伤与心痛同时迸溅,眼眶里不自觉的涨满眼泪,闭上眼睛,泪水涌出眼眶,她情不自禁的向眼前这个男人抱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