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打成猪头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五十四章:打成猪头

第九百五十四章:打成猪头 辖区交警局的正牌局长徐强茂,一大清早的本来还在家睡懒觉呢,就被上级领导突然的一个电话吵醒,说是有重要人物要来交警局巡查,务必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局里迎接,年终岁尾,为了凸显一下身为领导的工作辛苦,徐强茂昨天晚上亲自带着一干手下到管辖的各个主要路口设卡查酒驾,更是有记者现场报道,辖区局长以身作则感动无数人。 上级领导的指令哪敢耽误,工作上一向认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徐强茂起床后脸都没洗就驱车来到了局里,交警局的大院里除了平时见惯的那几辆手下开的车,再就是外面停了两台宝马奔驰,路过的时候他特地的留意一下,隐约的看见里面坐着男男女女的小年轻,不像是领导口中的重要人物。 徐强茂下车后见局里一片安静,这心一下子就宽了,还好自己没有来的迟到,走进局里一切都和昨天无恙,手下的警员们还是如往常一样和他亲切的打招呼,他擦了一把脑门上急出来的汗,便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可刚刚到走廊的拐角,就听到有人在笔录室那儿叽叽喳喳的,说什么玩意儿他也没仔细去听,一向对工作纪律要求严明的他,直接一嗓子就吼了过来,吼完之后才看清楚说话的几个人。 一个是靠家里关系安排进来的李小彬,另一个是刚毕业工作不久还在实习期的罗莹,另一个也是一身警服的漂亮姑娘他早先的时候见过一次,还跟他打过招呼,是罗莹的姐姐罗琪,这个罗琪在辖区的公安局里可是个风云人物,才工作两年就混上了刑侦一队的队长,更是警圈里出名的麻辣警花。 自己局里新接纳的妹妹罗莹也不差,小姑娘的性格多少有些懦弱,不如她姐姐那般英姿飒爽,不过也是个地地道道的美人胚子,这才刚来没多久,就已经把局里的一群男警迷的五迷三道了,那些还单身的男警们纷纷暗送秋波以示爱意,那些结了婚的虽然没什么行动,不过也经常的偷偷看人家小姑娘,就连他徐强茂自己,有事没事的也总喜欢多和小姑娘交流工作,从男人的角度而言,没想法是假的,但身为领导和一名合格的d员,徐强茂对天发誓从来没有骚扰过罗莹,他这个人就这样,什么事都是有贼心没贼胆,不过这也正是他的优点,至少警局里除了鲁大隗那个祸害外,其他人都还算和谐融洽,那鲁大隗平时张狂的紧,谁让人家肯对自己下狠手,娶了个又丑又老的娘们天天放在枕边,这几年升官的速度极快,他徐强茂甚至有时担心会不会突然某一天,自己这正局长就变成了副局长了。 罗琪、罗莹、李小彬三个人脸上的表情一怔,都有些紧张,徐强茂见三人都不说话,背着手就走了过来,他今年四十多岁,身宽体胖的,后背有点驼,看上去却像是五十多岁。 “你们刚才说什么呢?”徐强茂走到了近前,一副官腔的口吻道,目光在三个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心里却是有了主意,不是说有重要人物要来巡视么,那就派罗莹和李小彬这一对局里的金童玉女跟自己一起去接待,罗莹是美女这是不争的事实,李小彬虽说没帅的一塌糊涂,但小伙子长的精神啊,平时在局子里那也是很受广大女同事欢迎的。 徐强茂嘴上隐隐的得意一笑,在心里对自己的这个完美无缺的想法暗暗的点了个赞,这时候要是再有人夸上他一句,那就更完美了。 罗琪不算交警局的人,对徐强茂的官威自然就没两个刚到交警局的新人紧张,冲徐强茂笑了笑,刚要开口解释,身旁紧挨着的笔录室里,又是一声痛心疾首撕破喉咙般的惨叫。 徐强茂脸上的表情一愣,说:“怎么回事啊,里面什么人?” “里面是……”罗莹小声怯弱的说:“鲁副局长和一个酒驾的嫌疑人。” 徐强茂眉头又是一皱,说:“这个小鲁,怎么总是喜欢动用暴力,嫌疑人也是有人权的,这真要打坏了还不坏了我们局的名声,不行,今天这事无论如何我也得批评他!” 徐强茂说的义正言辞,其实也是揣了小私心,他早就对鲁大隗在局里横行霸道不满了,趁着这个机会也好给自己涨涨局长的威风,告诉告诉这小子,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罗莹道:“徐局长……” 徐强茂推门,咯噔咯噔,门被里面反锁上了,推不开。 徐强茂生气的说:“这小鲁也太过分了,局里是你家啊,随随便便的就锁门动私刑。”亮起了嗓门就冲屋里头喊了一声:“小鲁,你赶紧把门打开,私自动刑打嫌疑人可是犯法的!” “徐局,救我……”屋里头马上传来了鲁大隗那幽怨的哭腔。 徐强茂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愣,回过头,满眼疑惑的看着欲言又止的罗莹,问:“小罗,这里面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罗莹小声的说:“报告徐局,本来鲁副局是要动私刑的,不过现在好像是鲁副局被嫌疑人打了……” “啊?”徐强茂一下子愣住,紧接着反应过来,马上捂着肚子说:“哎呀,我这肚子,早上吃东西吃坏了,先去趟卫生间,这里就先交给你们了,赶紧让鲁副局开门,别伤了嫌疑人。” 徐强茂捂着肚子一溜烟的就逃了,剩下罗琪、罗莹、李小彬三个人傻眼似的看着这位大局长猫着腰逃开的背影,罗莹和李小彬刚刚步入工作岗位,以前也没有什么社会工作经验,两人一副不解的表情,喃喃道:“徐局的肚子……” 罗琪在一旁却是笑而不语,走到门前敲敲门,道:“林昆,差不多得了,赶紧把门开开,局里袭警这可是重罪。” 吱嘎一声,门开了,林昆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雪茄,淡淡的烟气缭绕在脸颊上,微眯着眼睛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笑着说:“怎么样,解气了没有,就这头猪还想泡你?” 罗琪挤着门就要进去,说:“你没把人给打坏了吧!?” 林昆挡着没让罗琪进来,笑着说:“放心吧,死不了。”说着,把门打开了,随手一拎,大圆脸肿的跟馒头似的鲁大隗就被丢到了罗琪的面前,瘫软的半跪在地上,耷拉个脑袋就像是霜打后的茄子一样。 罗琪脸上一惊,罗莹和李小彬更是惊讶异常,这位天天在距离耀武扬威恨不得横着走的鲁副局,居然被打成这副熊样? 林昆毫不客气的一把拍在了鲁大隗的脸上,“哑巴了呀,还要再回炉改造?” 鲁大隗的身上顿时一个哆嗦,赶紧抬起头,那本来就熊猫眼的眼睛高高的肿起来,肿的跟馒头似的大圆脸上一副哭相的冲罗琪道:“罗,罗琪,我向你道歉,我不应该没有自知之明想要泡你,就我这么一副尊容,就应该多撒尿自己照照……” 罗琪惊呆了,罗莹和李小彬更是惊呆了,这会儿刚好有出去执行完任务归来的交警,看到笔录室门口跪着一个人,大家都觉得奇怪,但谁都没认出这位是成天在局里耀武扬威的鲁副局,直到脑袋肿的跟猪头似的鲁副局嚷着冲他们坚决的大喊:“快,快把来救我,我是鲁大隗鲁副局长!” 一行交警脸上的表情愣了愣,回过神后,呜闹的就向林昆扑了过来,这可是一个在鲁副局面前立功的大好机会啊! “不许动!” 一群交警将林昆围在了中间,林昆马上一副我无辜的表情举起手,他只是想教训一下不长眼还不要脸的鲁大隗,可没想过真要在这交警局里大闹一场,一名交警掏出了手铐就要来铐林昆,这时躲在暗处根本就没去卫生间的徐强茂出来了,老远的就开始亮开嗓门道:“你们干什么呢!” 几位交警一见是徐正局长走过来了,目光颇为顾忌的看了一眼真有点认不出来的鲁大隗,心里头的墙头草马上倒向了徐强茂,这以后就算鲁副局长怪罪起来,也可以推诿说当时我们没认出来,那个人声音像您,可长的太不像您了。 “这怎么回事啊!”徐强茂有模有样的问,看了一眼地上瘫软半跪着的鲁大隗,差一点被憋出笑出来,然后问道:“这人谁啊,怎么被打成这么个形状,这身上穿的是警服?” “徐局长,是我……”鲁大隗苦兮兮的道,心里也知道徐强茂这老小子是在故意装不知道,可这会儿他还真发不起火来,谁让咱现在被打的亲娘都不认识。 “鲁副局长?”徐强茂忍着笑,都快憋出内伤来了,马上又摆出一副恍然而又震惊的表情说:“鲁副局长,你这是怎么了!” 鲁大隗在心里将徐强茂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忍着气说:“徐局长,你可得为我做主啊,都是这小子给我打的!” 鲁大隗抬起被打的几乎脱臼的胳膊,颤颤巍巍的指着身后的林昆。 徐强茂抬起头看林昆,第一眼的印象就是好,小子你干的漂亮,不过却不能表现的太过,板着脸冲身旁的手下命令道:“先把他给看惯起来,待会儿我亲自好好的审问一下!” “是!” 几位交警得令,马上过来将林昆押了起来,向审讯室的方向走去。 罗琪紧张的要向徐强茂解释,她也是没想到林昆真会把鲁大隗给打成这副德行,这小子难道就不知道打人要不留外伤不留把柄么,“徐局长,刚才的事情你听我解释一下。” 徐强茂看向罗琪,这姑娘着急的模样也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他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赶紧把心里头那不严肃的想法抹掉,一本正经的对罗琪说:“罗警官,我们局里接下来还有重要的事,上头领导发话,有大领导要过来时视察,你的事情等待会儿大领导过来视察完了,再慢慢的解释吧。” 说完,徐强茂就向罗莹和李小彬吩咐道,“你们俩跟我来,准备一下已经迎接领导视察。” 罗莹回过头看了罗琪一眼,罗琪冲她点了下头,罗莹跟着徐强茂就去了,地上瘫软半跪着的鲁大隗这时也强行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跟向徐强茂,在后头着急的喊道:“徐局长,今天咱这到底是哪个大领导要过来啊?” 徐茂强走的快,故意不等鲁大隗,听到鲁大隗问他,也只是敷衍了一句:“鲁副局长,你伤的这么重,还是回家休息吧。” 鲁大隗心急的道:“不行,我得向大领导汇报工作!” 徐茂强心里头暗骂一声汇报你娘的头,你小子一见到领导就像苍蝇一样聚上去,每次都特么的抢老子的风头,今天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