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笔录室惨叫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五十三章:笔录室惨叫

第九百五十三章:笔录室惨叫 罗琪也是惊讶的看着林昆,这家伙还想不想出去了啊! 只见一旁的鲁大隗,惊讶过后,脸色瞬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那本来就红扑扑的大脸盘子,瞬间像是熬了一锅浓浓的高汤一样。 “小子,你特么的说谁呢!”鲁大隗怒眼圆瞪,那双圆不溜秋的熊猫眼,仿佛要喷出火来,冲着林昆就是一声大骂。 “说谁?” 林昆一脸呵呵的表情,根本不为所动,这表情简单的概括起来也就两个字——欠揍,吊儿郎当的说:“你是不是傻啊,这儿就你一个大老爷们,而且你长的最丑,我不说你说谁?要我说你长的这么丑,就别总想着仗着手里的那点权玩什么潜规则泡妞了,有点自知之明回家睡你那丑媳妇啊!” “谁特么说我媳妇丑了!麻痹的,你小子是找干是吧!”鲁大隗怒声大吼,握紧了拳头已经要动手了,罗琪和罗莹赶紧上前一起拦住,不过罗莹的脸上却是忍不住的笑起来,她是想到了鲁大隗的那个又胖又丑又矮又老的丑媳妇了,这鲁大隗酒囊饭袋的草包一个,能坐到今天就是因为娶了那么一个丑媳妇,可不是说丑媳妇旺夫啊,而是那丑媳妇有点家庭背景,一点一点的运作,把他给挪腾到今天的地位。 “你笑什么!?”鲁大隗被拦住,可这心里头的怒火难消啊,冲着罗莹就咆哮道,罗莹别吓的心里头一哆嗦,赶紧闭嘴。 “哟哟哟,瞧这把你能耐的,找了个丑媳妇,还不让人说啊?你这领导作风很强烈啊,事实都不让人说还有没有点王法了?”林昆吊儿郎当的戏谑道,脸上的欠揍表情更鲜艳了。 “我次奥你老母,今天老子不修理你,老子特么不姓鲁!”鲁大隗怒吼着咆哮,冲着拦在他身前的罗琪和罗莹姐妹俩就抡起了胳膊,怒吼道:“你们再不让开我连你们一起打!” 这鲁大隗身形不说有多高大,但一身的肥肉再加上那一脸的横肉,看起来也是气势十足的,罗琪和罗莹真怕这鲁大隗冲动起来,把铐在椅子上的林昆给怎么着了,所以硬是拦着,也不顾鲁大隗嘴里的威胁,你一个大老爷们,而且还是身为交警局的副局长,怎么着也不会动女人动手吧。 啪! 可结果却是大出所料,鲁大隗言罢之后竟直接一个大肘子抡在了罗琪的脸上,罗琪那张白皙漂亮的脸颊上,顿时红肿了起来,不过罗琪咬了咬牙还是不放手,冲鲁大隗劝说道:“鲁局长,你别冲动!” “给老子滚!”鲁大隗怒吼咆哮。 “你们都出去!”林昆脸上的表情一冷,声音也跟着冰冷起来,正在那撕吧的三个人全都被这冰冷的声音触动,手上不由的暂时停了下来,罗琪和罗莹一同回过头看向林昆。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冲罗琪露出一个坚定的眼神,罗琪本来心中七上八下,可一看到林昆的这个眼睛,竟不自觉的内心平静下来,一瞬间仿佛对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家伙充满了信任。 “小莹,我们出去吧。”罗琪回过头,对身旁的罗莹说。 “姐,咱们……” “出去吧。” 罗琪已经松开了拦着鲁大隗的手,拉着罗莹向门外走去了,罗莹不知道姐姐为什么突然不管那个家伙了,怎么说那个家伙也是替他们姐妹俩说话的,心里着急,等出了笔录室就问道:“姐,咱们就这么出来了,那他怎么办啊?” 罗琪脸色平静,一副认真的表情说:“不知道。” 罗莹说:“啊?那咱们快进去吧,那鲁大隗的手上可没个轻重。” 罗琪道:“算了,我相信他。” 罗莹疑惑道:“相信他?” …… 罗琪和罗莹姐妹俩刚出去,鲁大隗便跟着将笔录室的门给反锁上了,然后转过身来,一副怒不可遏的狰狞面孔向林昆逼过来,嘴上咧开一抹阴森的笑容,说:“小子,你不是牛逼么,你再给老子牛逼一个看看,今天老子扒了你的皮!” “呵呵……” 林昆还是那么一副生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就差叼根雪茄再吹着口哨了,瞥着走过来的鲁大隗,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讥诮着说:“鲁局长,您的这副尊荣实在不适合泡妞,没事自个撒泡尿照照,对了,记得去厕所啊,在外面可不能随便大小便,别跟个狗似的没素质,好歹您还是个人不是?家里的媳妇虽丑,但你也是这么一副不讨喜的尊荣,你乌鸦也别嫌人家老母猪黑了,关了灯不就那么回事么?” “次奥尼玛的,老子我打死你!”鲁大隗已经愤怒的不能再愤怒了,一双拳头握的紧紧的,向着林昆的脸上就砸下来,并且伴随着怒骂:“你帅,老子今天把你脸给打花了!” 铿! 一声有力的脆响,那结结实实仿若榔头一样的大拳头,并没有砸在林昆的脸上,反倒是被一只大手看似很轻巧的握住,鲁大隗脸上的表情一惊,使劲的想要将拳头拽出来,并怒叫着:“你,你特么是怎么挣开手铐的,是不是那两个臭女人根本就没给铐,这两个臭女人居然敢私自……” 林昆冷笑着打断道:“别那么一厢情愿的遐想了,老子再给你表演一下就是了,看好了啊。”说着,另一只被铐在椅子上的手看起来那么轻轻的一扯,那看起来坚固非常的白钢手铐,喀嚓一声应声被扯断了,扯断的就像是一根面条一样。 鲁大隗的眼睛顿时惊讶的瞪的老大,尼玛,这是从哪抓来的这么一个怪物。 砰! 鲁大隗哎哟一声痛叫,左边的熊猫眼上顿时又多了一圈黑眼圈,痛的身子往后一趔趄,赶紧抬起手捂住,脸上愤怒狰狞的表情,这会儿已经变成了深深的惊骇与恐惧了,一只眼睛看着林昆,声音却还是倔强的威胁道:“小子,你敢在交警局里打警察,罪加一等,你就等着坐牢吧!” 砰! 又是一拳砸在了另一边的眼眶上,鲁大隗顿时疼的哎哟一声痛叫,赶紧抬起手又去捂另一个眼眶,一只手还在林昆的手里握着呢,林昆嬉笑着说:“嗯,这样看起来就平衡了。” “小子,你特么……”鲁大隗依旧是不服软,这可是在他的地盘,麻痹的你小子就是再能打,老子最后也还是能玩死你。 不等鲁大隗把话说完,林昆突然的一抬脚,44码的大脚板子大力十足的踹在了鲁大隗那三层游泳圈的小肚子上,同时握着他的那只大手一松,就听哎哟一声痛叫,鲁大隗整个人应声倒飞出去,紧跟着呼通一声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鲁大隗抬起头,还想再哔哔两句,林昆走过来弯下身,抬起手指放在嘴边,笑着说:“嘘,还是别出声的好,免得又挨打,我这手上可没个轻重,你堂堂大局长,挨打多不值。” 鲁大隗脸上的骇然之色瞬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从眼前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男人眼中,他看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仿佛死神那黯淡无光,令人呼吸都跟着发冷的目光。 罗琪和罗莹姐妹俩正在外面说着,听到笔录室的门 反锁上的声音,罗莹着急道:“姐,坏了,鲁大隗要动手了!以前他这么打伤过不少人,咱们还是快进去拦着点吧!” 罗琪心里也着急,已经向着那笔录室的门走过去,手已经摁在了门把手上,这时就听里面‘啊’的一声痛叫,姐妹俩的心顿时一咯噔,坏了,那鲁大隗动手了,紧跟着马上又是一声痛叫,罗莹急着说:“姐,你还愣着干什么,不行砸门啊!” 罗琪道:“等等,里面的声音好像不对,好像是姓鲁的声音。” 姐妹俩正说着呢,咔嗒一声,门锁开了,玻璃门开了一道小缝,露出林昆的一抹脸颊,里头的林昆一脸担心的表情看着惊疑不定的罗琪和罗莹说:“坏了,我打了姓鲁的,不会枪毙我吧,我这么年轻,还是个小处男呢,死了也太……” “噗!” 姐妹俩同时被这家伙耍宝的表情逗的笑了起来,罗莹故意吓唬林昆,一脸严肃的说:“完蛋了,在局里袭警,罪加一等!” “昂?”林昆佯装出一副怕怕的表情,旋即也坦然了,有模有样的叹了口气说:“那既然这样,打一拳是打,打两拳也是打,我再进去削他一顿狠的,替你们俩报仇!” 咔嗒,不等姐妹俩反应过来,门又锁上了! 姐妹俩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没了主意,罗琪怪妹妹乱开玩笑,说:“你这个小丫头,刚才干嘛故意那么吓唬他,现在可好了,真要是把鲁大隗给打成重伤或者残废了,那后果……” 啊、啊!!! 笔录室里传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同时伴随着一声声哭声哀求:“大侠,大侠我错了,你是我亲爹还不成么,求求你放了我吧!” “大侠,大侠我错了,你这么帅,怎么可能有这么丑的儿子……啊,啊!!!” …… 门外,罗琪和罗莹的脸色顿时煞白起来,罗琪刚要去强行推门,正好一个罗莹的同时路过,突然停下来皱着眉头听笔录室里的声音,这个二十几岁的小伙笑嘻嘻的小声问罗莹:“小莹,咱们鲁大局长又在里面发飙虐嫌疑人呢?” 罗莹嘴角僵硬的咧开一抹笑容,道:“可能是吧。” 小伙子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笑着说:“落咱们鲁大局长的手里,也算这小子倒霉了,不知道这回是几级重伤呢。” 罗莹僵硬的笑着:“还是轻一点的比较好吧,伤的太重罪名也重。” 小伙子不以为然,想要说什么,但顾忌到旁边的罗琪在,暂时忍住,凑到了罗莹的身边说:“小莹,咱们鲁局长打人,什么时候获过罪啊,你可别乱说话,别被他穿了小鞋啊!” 罗莹苦笑着说:“好的,知道了,谢谢你啊,小彬。” “客气啥,今天晚上有空么,有新上映的电影,一起去看?”小伙子一脸殷勤的笑道。 “算了,我今天晚上要回家陪我妈,你和别的同事去看吧。”罗莹笑着拒绝道。 突然,一声沉闷的声音冲这边厉喝道:“你们几个在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