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美女小白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五十章:美女小白

第九百五十章:美女小白 阳光宛若彩虹,透过窗帘的缝隙晒在脸上,暖融融的,这一份睡醒前的慵懒,比不上春宵一刻,当真也是难舍难寻。 林昆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身子底下的大床软软的,就像是躺在了棉花上一样,随手可及的地方,一件触感别样的东西触碰着指尖,随意的摩挲了两下,居然是蕾丝质地的。 嗯? 心底疑惑了一声,林昆翻过身,睁开了一夜宿醉后仍然朦胧的双眼,眼瞳里的光芒由远及近,最终终于对焦成功,看清楚了眼前这一团黑色的、蕾丝质地的方寸之物是何物。 本来迷蒙的双眼,顿时闪亮了起来,方才宿醉的惺忪荡然无存,两只眼睛眨巴了两下,似乎在努力的回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眼神慢慢的贴着自己的胸膛向下挪,裸露在外的胸膛,上面狰狞可怖的横陈着几道疤痕,那八块腹肌的小肚子下面,被一角白色的棉被遮挡,尽管遮挡,下面那是自己的身体,当然能感觉的到它此时一丝不挂。 “嗯……” 身后传来了一声嘤咛,声音好似很近,就徘徊在耳畔,带着一丝慵懒,吐露着一阵酒香的芬芳,林昆鼻子嗅了嗅,空气中还混着一股女人身上的淡淡香味,嗅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初女才有的体香,不过这香气之中似乎还萦绕了一层男欢女孩过后,女孩变成女人的那股荷尔蒙弥漫的味道。 额…… 林昆感觉到自己身子底下的小林昆不安分的扬了扬头,男人本来就晨起勃然,这再一受空气中的这股荷尔蒙味道的触动,体内那蓬勃浩然的肾上腺素,顿时边疯狂的躁动起来。 林昆暗暗咬牙,目光向前看去,不远处的那条精致性感的蕾丝丁字小内裤,在暖人芬芳的阳光下格外的显眼诱人,他赶紧闭上了眼睛,摩挲着就准备从床上下来,经过刚才的回忆,自己身后躺着的是何人,他的心里已经七七八八了,他不是不负责的男人,可关键这本来就是一件荒唐事,都说酒后乱性,这事故的责任全都要怪那个非要拼酒的秦天。 哎呀呀,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责怪谁都已经晚了,林昆此时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趁着身后的这位年轻貌美倾国倾城的小丫头未醒,他赶紧悄然的溜之大吉。 砰噔! 本来身手敏捷的他,内心太过紧张,却是直接从床上摔到了地上,地上面是地毯,摔的不疼,可这摔下来之后,他马上屏气凝神静悄悄起来,两只耳朵竖起来听着身后的动静…… 她,应该没醒吧!? 安静了足足将近一分钟,他才缓缓的转过身抬起头,脑门先浮到了床沿上,接着是一双做贼似的的小眼睛,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突然迎上了宋歆艺那双即便刚刚睡醒,依旧清澈如同湖水一般动人的臻黑眸仁,她正平静的看着自己,平静的像是根本就没看到自己一样,林昆慢慢的将下巴也挪腾的起了,伸出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很多人都是睁着眼睛睡觉的,这一刻他祈祷宋歆艺这小妮子就有这习惯,果然,宋歆艺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好似真的在睁眼睡觉哎! 嘿嘿…… 林昆心中这个窃喜哟,在地上摸索到了自己的内裤,就准备穿上,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那盎然而立的小林昆像是傲然耸立的常胜将军一样,正对着前方的宋歆艺耀武扬威。 林昆马上觉得这样当着姑娘的面穿内裤不太礼貌,不管人家是不是睡着,他一个大男人的都应该知道点廉耻才对,刚要转过身把屁股对准宋歆艺,突然就‘啊’的一声尖叫响起。 紧跟着一声——流氓! 林昆整个人浑身顿时一个激灵,内裤也顾不上穿了,赶紧坐到了地上隐蔽,只见床上的宋歆艺突然坐了起来,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的看着他:“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我对你做了什么?”林昆苦哈哈的说:“我也不知道啊!” “你,你是不是趁着我喝醉了非礼我,是不是啊!”宋歆艺急着说。 “我昨天晚上也喝多了,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喝了那么多的酒,应该办不了事儿吧,你先别紧张,没发生,一定没发生!” 宋歆艺看看自己的胸前,左边山峦上还有一对小吻痕残留,再慢慢的掀开裹在身上的棉被向下看,裤衩都没了! “啊!!!” 又是一声极力的尖叫,一双明眸漂亮的大眼睛里,顿时蕴满了雾气,那委屈的小模样,叫人看了心中一阵怜悯恻隐。 “怎,怎么了……”林昆紧张的吞了口唾沫道。 “还能怎么了!”宋歆艺委屈的说:“裤衩都没了,你还说没做什么,人家留了马上二十年的处子之身,就这么……” “昂?” 林昆惊讶了一声,却是因为目光落在了床中间被棉被遮掩的一朵盛开的红色蓓蕾上,那鲜红的色泽足以说明一切了吧。 循着林昆的目光,宋歆艺也发现了床单上的一样,小姑娘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完蛋了,事实都已经摆在了面前,还有什么要狡辩的,一切都不用解释了,一切的解释都是苍白的了。 林昆的喉咙有点干,一只手挠着头,一脸苦思冥想的模样,低着头对宋歆艺说:“丫头,你先别着急,让我再想想。” “还想什么,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还有什么可想的!”宋歆艺委屈的抽泣起来,大声的道:“流氓,你还我的处子之身!” 林昆苦思冥想的回忆,自己昨天晚上喝的都快断片了,被送到这里后,感觉到了一双嫩手抚摸自己,然后自己就脱掉了衣服,然后就和黑暗中的那个人缠抱在了一起好像还互相残忍的‘厮杀’,最后自己胜利的压在了她的身上,然后…… 额…… 好吧,断片的回忆都已经找回来了,事实真的就是铁打的事实了,他一脸歉意的看着委屈的落泪的宋歆艺,低声说:“这,这,昨天晚上都是意外,我们,我们喝了天多的酒。” “呜呜……” 宋歆艺只是哭,不听他解释。林昆低着头一副诚恳认错的态度,“我……这事是我做的不对,可昨天晚上好像是你先……” 宋歆艺马上委屈的哭的更大声音起来,道:“你的意思是说,是说,是我非礼你的?你这个流氓,占了便宜还想耍赖,呜呜……” “这……”林昆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要说他以前来到花花都市里游玩,也不是没在夜场里找过一夜情的刺激,每次大家都是你情我愿,完事之后拍拍屁股走人,觉得玩的嗨的还互相留个联系方式,但那些联系方式都被他随手一搓变成了漫天的飞絮,他也从来没告诉过对方真实的号码。 可这一次不一样啊,自己居然睡了燕京宋家老爷子唯一的孙女,而且是在醉酒的状况下,而且自己还没有成功撤离,更主要的是自己没法向宋老爷子交代啊,倒不是怕宋老爷子整自己,大不了咱逃回漠北军区,谁也不能把咱怎么着,可关键是朱老和宋老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敏感,自己和宋歆艺的认识还是通过朱老和宋老两个人,本来认识宋歆艺以后,说不定能改善一下朱老和宋老之间多年的矛盾关系,这一下可倒好,自己迷迷糊糊的就把宋歆艺给睡了,宋老还不找朱老拼命,这两个老子真的动起武来,可是事关两大家族啊,整个燕京皇城怕是都要遭到波及啊。 蝴蝶效应,自己就是那个没事瞎扑腾翅膀的蝴蝶了…… “你得对我负责!”宋歆艺抽抽啼啼的说道。 “怎么负责?”林昆一副警惕的模样道,可不要让他以身相许啊,自己好歹已经有了静瑶和澄澄,可不能做了那陈世美啊。 “我们结婚!”宋歆艺咬牙道。 “昂!?”林昆惊呆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这,这可不是小事,可不能随便开玩笑啊,你也是知道的,我都有老婆孩子了,这……这再娶妻生子,可是违背国家法律的。” “那怎么办,难道你要让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父亲么!?”宋歆艺捂着肚子,一副委屈的小模样,漂亮的大眼睛里泪花闪烁。 林昆嘴角不自然的笑着,说:“不能这么幸运吧,才一次就有了。” 宋歆艺擦了擦鼻子,不相信的说:“不是一次就有么?” 林昆道:“当然了,先不说我的种子怎么样,你的地是新地啊,哪有刚开垦出来的地,马上就能种上果子的道理,都是要磨合几次的,不过好像也不排除一次就有,还是得看几率。” “滚!” 宋歆艺怒骂一声,然后哇的又委屈的哭了起来,平时她是那么的沉稳,一副内涵文静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可真的碰上了这种事,她也是完全慌乱了,一边摸着肚子,一边担心害怕,这要是真的有了孩子,自己是生下来还是打掉啊,要是生下来,那孩子的父亲……这个王八蛋好像不愿意负责,要是不打掉了,怎么也是自己的骨肉,怎么舍得。 “实在不行,还有一个法子。”林昆尝试的小声的说道。 “什么?” “吃药呀,紧急的,72小时以内都管用,保准不能怀上!” “真的?”宋歆艺安静了下来,嘟着小嘴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以前是不是经常这么睡女人,你还真是个流氓!” “我……” 林昆满脸委屈的冤枉道:“我的宋大美女,这是常识好不好,常识呀,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你为什么就不知道呢?” 宋歆艺道:“那,吃那个东西以后会不会都生不了孩子?” 林昆道:“放心的,绝对不会,那又不是毒药,只是……” 宋歆艺冷哼了一声,委屈的道:“你就是不想对我负责,哼!” 林昆咧嘴笑,呵呵,呵呵…… 宋歆艺道:“转过去!” 林昆赶紧转过身,宋歆艺慢慢的扯动着床单,看着床上的那一小块红色蕾哚,心里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暗暗的算了算日子,哎呀,赶紧从床上下来,裹着床单跑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