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打一顿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四十七章:打一顿

第九百四十七章:打一顿 轰隆隆的一片声响,周围的人全都惊呆了,其中距离林昆和宋歆艺座位不远处,一个中年谢顶看起来腰包很鼓的男人,手上端着杯本来要饮酒,结果手上一打颤,杯子啪的一声滑落摔的粉碎,那浓浓的酒香挥洒,融入进了骚动的空气中…… 安静,死寂,那咆哮的dj声音更加的震撼心扉,可对于二楼上这些刚才见证林昆放倒地上躺着的这几个壮汉过程的,一个个瞪大着眼珠子,嘴巴不自然的咧开,后背上冷风抽起。 刚才一个个还都同仇敌忾的把林昆当作是敌人呢,好端端的一个大美女,这小子凭什么坐在对面跟人家有说有笑,这一下可好了,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杀神,恨不得赶紧离的远远的。 一身香水刺鼻油头粉面的小年轻,惊的张大下巴,两颗眼珠子瞪大的向外凸,方才还是一副义愤填膺要置林昆于死地的表情,这会儿可倒好,脸上被那浓烈的恐惧之色涂抹了一层又一层,林昆嘴角噙着笑容向他走过来一步,他腿脚哆嗦的退了两步,林昆再往前走一步,这小子干脆吓的妈呀一声叫喊,两条腿不听使唤的跪在了地上,“饶,饶命啊……” 林昆脑门上皱起了三道黑线,一副颇为无奈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吓的屎尿都快流出来的小青年,道:“nnd的刚才你丫的还觉得自己帅的一塌糊涂,又是个多金的富二代咋咋呼呼的,这会儿怎么怂成这么一副德行,你倒是再牛x啊?” “大,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刚才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小青年的语气突然顿了一下,眼神向着林昆的身后闪烁了一下。 “林昆,小心!”宋歆艺的尖叫声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林昆眉头微微一蹙,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阴森的笑容,整个人快速的向旁边一个侧身躲闪,就听呼啸的一声,耳边一道劲风划过,一个啤酒瓶子贴着他的耳边,径直的砸向了跪在地上的小青年,应之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小青年的脑门上顿时开了花,那碎的一片的玻璃渣子迸溅的到处都是,油头粉面的小青年眼珠子瞪的大大的,翻着眼珠子看着自己这个不长眼的挨千刀的混蛋手下,嘴唇哆嗦的道:“你……你特么的,眼,眼瞎啊……”言罢,整个人歪着脑袋向旁边一倒,呼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脑袋瓜子上血水洇红了出来,手里头拎着半截啤酒瓶子的壮汉,顿时整个人一哆嗦,手里的瓶子掉到了地上,啪嚓一声摔的细碎。 “我去你女良的!”林昆毫不客气的一个大脚板子,结结实实的踩在了傻愣的大汉的屁股上,这大汉妈呀一声痛叫,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压在了油头粉面的小年轻的身上。 “啊嗯!” 已经昏厥了的油头粉面的小年轻闷哼了一声,睁大了眼睛看着压在他身上的这个没脑子的手下,大汉马上一脸歉意的憨笑:“对,对不起啊……”话不等说完,小青年再次昏厥过去。 酒吧的保安从楼梯下面呼呼的往上跑,老远的就开始嚷着嗓门吼道:“都住手,谁敢在天哥的场子里撒野,活腻歪了是吧!” 结果这一群气势汹汹,挂着保安的名声,实际上就是一群打手的小青年冲上楼梯,看到眼前的状况后,脸上的神情顿时一愣,目光抬起来,落在了此时正歪嗒嗒的叼着根雪茄一脸戏谑的林昆脸上,林昆眼睛微微一眯,这几个小青年顿时震惊的心底哆嗦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强撑勇气问道:“谁,谁让你在这闹事的,砸坏了东西你赔的起么?” 林昆嘴角嘬着雪茄,吐出一个圆圆的大烟圈,咧嘴一笑,冲问话的这个小青年说:“你再搁这跟老子废话,老子把你从这楼上扔下去,老子今天晚上的心情不错,但脾气可不好。” 刚才问话的小青年顿时猛然一哆嗦,回首看看身旁的几位同僚,几人快速的眼神交流一下,而后面色难看的迅速退下。 这时,在酒吧的暗处,几双眼睛冷冰冰的盯着楼上的林昆,其中一个人对着领夹上的麦克小声的说:“万公子,你的这单买卖我们不做了。” 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里,传来了万庆宝抓狂的声音:“为什么,你们混江湖的可要讲究个信誉,我可是提前付了钱的!” “哼!” 说话的这人语气冰冷的回道:“万公子,不要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就能买人性命了,你出钱让我们办的这个人,明显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你这是在欺骗我和我的兄弟,按照我们道上的规矩,是可以废你一条胳膊的,你可想好了?” 电话里万庆宝的声音马上哆嗦了一下,说:“仇哥,我错了。” 林昆捡了把椅子重新坐到了宋歆艺的对面,宋歆艺一脸委屈的小模样,林昆笑着说:“人我已经修理了,别生气了。” 宋歆艺道:“我不是生他们的气,我生你的气。” “昂?”林昆一脸诧异的模样说:“你为啥生我气啊,我今天晚上可是你的护花使者对不对,咱们可不能因为长的漂亮就不讲道理了,你这样会让我这么善良的人心凉的。” 宋歆艺揉了揉胸口说:“疼!” “疼?” 林昆眨巴着眼睛慢半拍的反应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这事是我不对,刚才倒下去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地理位置不平,怎么样,没压坏你的小山丘吧,要不我给你揉揉?” 林昆一脸猥琐,故意开玩笑的说,宋歆艺马上黑起了脸颊,说:“流氓!” 林昆笑着说:“咱们是继续在这喝,还是换个地方图个清静?我刚才这么大展拳脚,待会儿肯定会有人来打扰咱们的。” 宋歆艺冷笑道:“你还怕麻烦?” 林昆笑着说:“我一个人当然不怕,关键身边有你这么一个小拖油瓶,男人的世界太过残忍,我不想影响你幼小的心灵。” “切!”宋歆艺鄙夷了一句,道:“我看国外的恐怖片的时候,什么场面没见过,就你刚才的这些,顶多就是个零头。” 林昆笑着说:“好吧,那是我不愿意惹麻烦,行了吧?走,咱们换个地方喝,今天晚上我请客,不问你为什么要借酒消愁,只陪你一醉解千愁,咋样?” 宋歆艺脸上露出笑容,道:“这还差不多,一言为定!” 两人起身刚要下楼,楼下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后带着一行保镖匆匆上楼,目光迎上林昆,透着深邃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