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皇爵酒吧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四十五章:皇爵酒吧

第九百四十五章:皇爵酒吧 回到了住处,林昆心绪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小院子里一片幽静,冬季夜空的月光总是令人感到异常的冰冷,他坐在院子里抽了根烟,冷空气潺潺不息的涌向脸颊,烟气缭绕在眼前,令他看起来是如此的孤独悲凉,这时澄澄那可爱的笑脸浮现在眼前,还有楚静瑶脸上的笑容,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今天晚上他没给澄澄打电话,小家伙现在一定睡着了,楚静瑶会在等他的电话么? 掐灭了烟头,起身准备回屋睡觉,从中午到现在,他可是喝了不少的酒,虽然不至于喝醉,但脑袋多少还是昏昏沉沉。 “套马杆滴汉子,你威武雄壮……” 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了高亢的铃声,幽深寂静的夜里,仿佛突然被投下一块巨石,本来平静的氛围顿时被打破了。 这是林昆刚换的手机铃声,还没适应习惯,这突然的一响也是把他自己吓的一跳,掏出手机一看,嘴角马上咧开微笑。 “喂,老婆,想我了?”林昆握着电话,一脸得意的笑容。 “今天晚上怎么没打电话?”楚静瑶冷冰冰的声讨道。 “今天晚上……”林昆笑着解释说:“今天晚上去朱老家喝酒了。” “朱老?”楚静瑶微微惊讶,不过声音还是平静的说:“喝酒就可以不给我电话?你知不知道儿子一直等你电话。” 林昆承认错误的态度很好,马上说:“老婆,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楚静瑶道:“最后一次!” 林昆答应说:“最最最后一次。” 楚静瑶道:“那我睡了。” 林昆道:“等等!” 楚静瑶道:“有事?” 林昆笑嘻嘻的说:“你是不是想我了,不要不承认哈。” 嘟嘟嘟…… 电话里响起了盲音,林昆对着电话笑了笑,随手揣进了兜里,刚要掏出钥匙开门,兜里的手机这时又响了起来,以为楚静瑶又把电话打过来,心里美滋滋,脸上得意洋洋,结果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却是宋歆艺的号码。 接,还是不接呢,接吧,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打电话,会不会有些太过暧昧,不接吧,自己是不是太怂了? 林昆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里哪来这么多无厘头乱七八糟的想法,最终反正是把电话接了,宋歆艺那动听的声音略带俏皮的从电话里传来,“怎么这么半天才接我电话,不敢呀?” “呵呵……” 林昆笑了两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道:“有什么不敢。” 宋歆艺道:“你干嘛呢?” 林昆道:“准备睡觉了。” 宋歆艺道:“我睡不着,出来陪我喝一杯,敢不敢?” “不敢,我可要睡觉了。”林昆吊儿郎当的说着,就要挂电话。 “我在皇爵酒吧等你,不见不散,我可不是强求你,你要是放心我一个姑娘家的在那种地方喝酒,你就不来。” 嘟嘟嘟…… 电话里又传来了盲音,林昆看看手机,咧嘴无奈的一笑,今天晚上这是怎么的了,两个倾国倾城的女人来电,最终都是他们先挂的电话,难不成还真是女士优先,挂电话也优先? 林昆站了起来,电话揣兜里,大手板子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就准备开门回屋里睡觉,可钥匙刚拿出来,手上却是停了下来,干脆的又揣进了兜里,嘟囔一句:“算了,老子这辈子就是欠她们这些祸国殃民的妖精,丫的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宋家的老爷子还不追杀我到中港,老子算是败了。” 这黑灯瞎火的,干脆也不打车了,坐进了吉普车里轰隆隆的就开出了院子,吉普车刚刚离开大门口,巷子不远处里两双阴森的眼睛透了出来,对着衣领上的领夹麦克小声的说:“这小子突然又从家里出来了,外面的人跟紧了。” 白天拥堵不堪的马路,晚上终于畅通起来了,吉普车轰隆隆的碾压而过,林大兵王嘴里含着雪茄,车厢里放着午夜dj,随着音乐摆动着身体晃动着脑袋,脚底下油门轰隆隆的踩着,嘿,真尼玛的潇洒自在。 皇爵酒吧,听这名字就是个高档的去处,林昆当然找不到了,好在有导航,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吉普车才停在了酒吧对面的一块空地上,这酒吧也是在繁华地带,周围是一条完整的夜生活产业链,燕京皇城地域广阔,繁华的地段也是多不胜数,不像中港市仅有五个城区,繁华之处也就那么几个。 “先生,欢迎光临!”门口站着的美女侍者声音甜美的道,小姑娘一个个也就十八九二十多岁的样子,迎面突然走了这么一位有范儿的帅哥,一个个的小眼睛都有些花痴呢。 林昆嘴里含着雪茄,享受着姑娘们的崇拜的目光,心情大好随手掏出小费打赏,哎哟喂,可当真是一副阔少情怀呢。 酒吧大厅里,熙熙攘攘,全国酒吧几乎都这一副德行,有的人地方才够热闹,有档次的酒吧才能召来各种美女金丝雀,召来了金丝雀和美女才能够拉动酒吧的经济增长。 眼前的这家皇爵酒吧一看就是档次高大上的,虽然也是乱哄哄,但舞台灯光以及音响的效果都很震撼,在中港市百凤门的舞台灯光和音响算是高档次的了,这家酒吧的比百凤门的还要高上不小的一截,再看台上的表情,林昆揉了揉眼睛,居然是一位华夏里知名的女艺人在台上献唱,难怪台下的这些牲口们的情绪高涨的都快要把棚顶给掀翻了。 看来这燕京皇城还真是好地方啊,平时在地方城市难得一见的女明星,在这酒吧里都随处可见,可见明星在这皇城的地界里也不是很值钱嘛,得嘞,这也算是应了那句话了,物以稀为贵,燕京皇城里最不缺的就是明星,多了也就不那么神秘了。 林昆站在酒吧的大厅里,茫茫人海,想找一个姑娘确实太难了,不过像宋歆艺那么招风的女人,想找到应该也不难吧,不管她坐在哪儿,肯定身边都围着一群眼巴巴的牲口。 “先生,请问喝点什么?”一声悦耳的声音响在耳畔。 林昆回过头,“嗯?”眼前站着的是一位亭亭丽人,林昆表情的表情怔了一下,旋即嘴角咧开笑容,“蓝小姐?” 蓝颖笑着说:“喝点什么,我请客,哦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 林昆笑着说:“林昆。给我来一杯这热最贵的鸡尾酒吧。” 蓝颖笑着打了个响指,不远处一身干净利索的酒侍过来,蓝颖道:“给我来一杯你们这儿最贵的鸡尾酒。” “好的,小姐慢等。” “慢着!” 酒侍住转身欲走,蓝颖一双狭长的眉头眨了眨,嘴角妖娆的一笑,顿时让眼前的男酒侍表情不自然起来,漂亮的女人有毒,是男人的毒。 “小姐,还,还有什么吩咐么?”酒侍脸上衬着紧张不安的笑容说。 “我这么漂亮,不买一送一么?”蓝颖笑盈盈,女人天生丽质的优势被她利用的完美无缺。 “这,这个有困难,您点的是最贵的鸡尾酒,所以……” “嗯?” “好吧,我去和我们的经理商量一下,应,应该是可以的。” “去吧。”蓝颖微微一笑,一双眼漂亮的眼睛眯起一道迷人的弧线。 蓝颖回过头,林昆正一副饶有意味的模样看她,蓝颖抬起纤纤玉手,摸了摸脸颊笑着说:“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林昆笑着说:“女人天生丽质就是本钱呢,你说那酒侍认不认识你?” 蓝颖笑着说:“不知道,反正我也没那么大的名气,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这里最贵的鸡尾酒可不便宜。” 林昆在蓝颖的身后左右看了看,蓝颖说:“你找什么呢?” 林昆笑着道:“小雅的两位堂哥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蓝颖似是虚脱无力的叹息一声,道:“每天被他们两个缠着,我已经要精疲力尽了。”抬起手揉着太阳穴,“好烦呢。” 林昆笑着说:“章家是什么地位,你不是不知道,你这么玩可等于是引火烧身,章家的老爷子一旦动怒了,这燕京皇城,你怕是待不下去了,以后也甭想在演艺圈里混了。” 蓝颖妖娆的一笑,说:“林先生,你这是在警告我么?” 林昆笑着说:“忠告。”说完,转过身走向舞池的中央。 酒侍端着两杯最贵的鸡尾酒,带着酒吧的经理过来,是一个看起来很精神的年轻人,三十多岁的模样,相貌很帅气,身材也很好,足以吸引诸多年轻姑娘犯花痴的类型。 “美女,你……”酒吧经理刚说出三个字,蓝颖回过头,回眸那动颦的一笑,顿时让酒吧的经理看的呆了,脸上明显一怔。 “怎么了?”蓝颖笑的从容莺燕,仿佛天辰上偷偷下凡的妖精。 “你,你是!”酒吧经理张大了嘴巴,一副惊艳的模样。 “嘘!”蓝颖抬手贴在酒吧经理的嘴唇上,“我可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最近头条的新闻我占了头版,人气应该不差。” 酒吧经理频频点头,本来一向精明圆滑的他,被蓝颖的一根纤纤玉指抵在嘴唇上,感受那滑腻带着淡淡馨香的手指,整个人瞬间像是喝了二十年的女儿红佳酿一样陶醉。 蓝颖瞥了一眼旁边酒侍手中端着的两杯酒,那酒侍也是一脸惊艳呆滞的表情,感觉到蓝颖看向自己,顿时整个人打了个激灵。 蓝颖微微一笑,当真尤如百媚丛生的妖孽,对那酒吧经理说:“这酒……” 酒吧经理马上接过话头,“这两杯是我请蓝小姐的,希望蓝小姐笑纳。” 蓝颖眼睛笑声月牙状,道:“这怎么好意思?” 酒吧经理端过酒杯,一杯递给蓝颖,另一杯自己握在手中,眉眼含笑,眼神中藏不住的欲火喷溅,说:“蓝小姐,我敬您!” “呵呵,那多谢了。”蓝颖提起酒杯,酒吧经理主动送上,两人轻轻的一碰,对饮而尽。 “蓝小姐玩的开心,我先去忙了,有什么事随时叫我。”酒吧经理退后离开,酒侍也跟着一同离去,酒吧经理马上换上了一副嘴脸,贪婪而又阴险的对酒侍说:“找人来调查清楚这娘们今天晚上是不是一个人来的,要是一个人来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