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拜访李老 - 神兵奶爸

第九百四十章:拜访李老

第九百四十章:拜访李老 李家大院虽说没能挤入地位显赫神秘的中南海,不过也是在燕京城里的黄金地段,寸土万金之地,拥有一片不小的府邸,家族的力量足见一斑,绝不是随便的富豪世家所能比的。 硬汉派的吉普车停在了李家府邸的大门口,早就得到消息的老管家提前恭候在门外,身为李家的大总管,自然是李老爷的亲信,对李老爷子对林昆如此重视,其中的原因他也是知道的,能和燕京朱家沾上关系的年轻人,岂会是等闲之辈。 “林公子,您来了!”老管家恭敬迎上,微微颔首的模样,令林昆险些折煞,林昆赶紧以礼还之说:“老先生,你可千万别这样,叫我小林就行,您这样我授受不起啊。” 老管家对林昆的印象本来就好,之前见过一次面,这次再见面,对林昆的印象更是大好,如今社会上的小年轻可不比他年轻那会儿,懂得礼仪谦让,现在的小年轻多数都是稍微有点资本,便把尾巴翘上了天,还会轻易待见你一个管家? “林公子是我们姥爷的贵客,我必然得以礼相待,林公子请!”老管家依旧一副颔首恭谦的姿态,伸手为林昆引路道。 “老先生,您再这样,这大门我可不进了。”林昆苦笑着说。 老管家见林昆也不是做作,也不为难这个小辈,同时心里头也为这个小辈的尊重而感到高兴,笑着说:“那好吧,我就用正常的礼节对待林公子了,老爷在里面正等着林公子呢。” “李爷爷知道我要来?”林昆诧异的道。 “是啊。”老管家笑着说,“我们姥爷猜到了林公子今天会来。” 林昆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盒茶叶,冲老管家笑着说:“老先生,那就麻烦你带我去见李爷爷。” 老管笑着说:“这边请,跟我来。” 李老爷子坐在会客大厅的主座,正在喝着上好的碧螺春,茶香四溢,映衬着外面的鸟语叽喳,天气不错,人的精气神也不错。 “老爷,林公子过来看您了!”老管家走在前面,先行的喊了一句。 闻声,李老爷子马上站了起来,主动向外走了两步,喜迎道:“小林啊,欢迎光临啊!” 林昆把茶叶亲自递给李老爷子,笑着说:“李爷爷,这两天刚到燕京,处理了一些其他事情,就来看你晚了,希望李爷爷别介意。” “来,小林先坐。”李老爷子请林昆坐下,而后笑着说:“你们年轻人嘛,能有正经事忙很好,来看我早一天晚一天的没所谓,今天中午你可要留下来,我已经让厨房备了地道的东北菜,还准备了两坛子上好的老酒,比不上漠北的烈酒烈,但劲道也是很足的,咱们爷俩好好喝上一杯!” 林昆笑着说:“李爷爷,饭我是必须要吃,这酒嘛……” 李老爷子笑着说:“可不许说开车过来不能喝酒,大不了我让管家给你安排个司机送回去。” 林昆不好意思说晚上还要去朱老那,怕李老爷子心中会觉得自己是在拿朱老压他,只要硬着头皮笑着说:“那我就陪李爷爷喝一杯!” 李老爷子哈哈大笑说:“这就对嘛,这才差不多呢!” 午饭很快就准备好了,专门的回会客餐厅的大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丰盛的菜肴,其中以东北菜为主,还参杂了诸多的漠北名菜,李老爷子亲自带着林昆来餐厅里坐下,李老爷子已经吩咐人通知李春生,李春生和王倩两人过来,见到林昆真的来了,李春生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师傅可真给他面子啊! 午宴马上开始,偌大的餐桌旁只坐着李老爷子和李老太太,李春生和王倩,再就是紧挨着李老爷子的林昆,李老爷子脸上的表情有些焦急,无意的喃喃了一句:“这小混蛋,怎么还不过来。” 林昆听到,笑着问:“李爷爷,还请了别人过来?” 李老爷子笑着说:“也不是别人,是春生的堂弟春扬。” 一听到春扬的名字,李春生脸上的表情顿时难看了一下,不着边际,却被林昆瞧个正着,心说自己的徒弟和这位堂弟之间的关系一定很一般。 林昆笑着对李老爷子说:“李爷爷,您看你这真是太见外了,我就是来看望您老一下,你叫人做了这么一大桌子好吃的不说,还单独请来了春扬堂弟过来,我这怎么承受的起。” 李老爷子哈哈笑道:“小林啊,你不用跟我客气,就是吃个家常便饭,这些东北菜可不光你喜欢吃,我也喜欢吃呢,说来咱们爷俩的口味还是一样的呢,来,咱们不等了,吃!” “好的李爷爷,那我就不客气了。”林昆笑着提起了筷子,就准备开动。 “爷爷,我来晚了!”突然,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传入大厅,林昆抬头循声看去,只见一位一身干净利索打扮的年轻人走进来,这年轻人虽说和李春生是堂兄弟,但两人的相貌上几乎毫无相似之处,李春生一看就是老实憨厚,而这位李春扬一看就是很张扬之流,并且脸上的表情很高傲。 李老爷子白了一眼,嗔怪道:“怎么搞的,今天家里来这么尊贵的客人,让你小子提前点回来,可偏偏还是晚了!” 李春扬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向林昆微微颔首,旋即又向李老爷子解释道:“爷爷,今天我真不是故意的,咱们燕京的交通是越来越拥挤了,愣是把我塞在路上半个多小时!” 李老爷子故意把脸一横,摆出一副生气的严肃模样,说:“快先跟小林认识一下,你应该叫上人家一句林大哥。” “林大哥,你好!”李春扬走到林昆的身旁,向林昆伸出手,“小弟李春扬,今天路上耽搁了,实在抱歉,林大哥别介意。” 林昆站了起来跟李春扬握了一下手,笑着说:“这有什么介意的。” 李春扬紧挨着林昆坐了下来,李老爷子又在中间撮合说:“春扬,你回来了,就应该先敬你林大哥一杯。” 李春扬自顾的斟满酒杯,举起酒杯说:“林昆哥,我敬你!” 林昆笑着说:“不敢当。” 李春扬笑着道:“喝了这杯酒,我们以后就是兄弟,春扬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林大哥一定要海量包涵。” 林昆笑着说:“一定。”说完,两人一起仰头将杯中酒干了。 整顿饭吃的倒也是其乐融融,李老爷子和李春扬、李春扬轮番的敬林昆,林昆在他们李家可绝对是贵客,席间李老爷子频频的指点李春扬多敬林昆两杯,想让两人拉近关系,倒是对李春生不怎么过问,可以看的出李老爷子对这个李春扬可是格外的厚爱。 林昆心中自然也有数,李老爷子这次让他过来拜访,怕是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让李春扬跟自己拉近关系,可这是为了什么?就因为自己和朱老的关系近,李老爷子看中了自己的潜力,想让自己最得意的孙子和自己提前搞好关系,将来对李家的发展有好处?想到这里,林昆心中笑着摇头,李老爷子这么做怕是只会弄巧成拙,说实在他很不喜欢这位天生骨子高傲,席间却一直强行自我压制的李春扬。 午饭吃罢,林昆借故要去李春生的住处看看,李老爷子本来有意要让李春扬一起陪着,却被林昆给拒绝了,本来对李老爷子很尊重,多少总要考虑到李春生的面子,但通过今天的这一顿饭,看出李老爷子似乎并不是太待见李春生,或者说更想通过这顿饭让李春扬和自己关系走进,心里头却是有些不太高兴。 来到了李春生的住处,是一处独门独院,李嫣然正好也在,苏有朋一个人在那儿玩着,李嫣然在帮弟弟和弟妹收拾家,王倩现在有身孕在身,很多家务活儿都不让她坐,平时能交由下人来坐的,都让下人坐,但王倩又不太喜欢让下人碰她的一些私人物品,正好李嫣然也回燕京了,就帮着打理。 林昆笑着和李嫣然打过招呼,两人之前在中港市的时候也是见过,苏有朋站在李春生的身前,叫了一声林叔叔好,林昆把这小家伙抱起来,在脸上亲了一口,心里头马上想到了澄澄。 林昆和李春生来到了书房,书房简陋,不过打扫的很干净,林昆站在书架前随意翻看,李春生站在身后憨笑着说:“我也不怎么喜欢看书,这些书都是买来填充样面的。” 林昆随意拿出了一本书翻看,说:“春生,你就从来也没想过要在家族里争一份什么?” 李春生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师傅会这么说,笑着说:“没想过。” 林昆道:“跟师傅不用说谎,心里头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李春生挠挠头,犹豫了一下说:“师傅,哪个男儿不希望自己能够建功立业,只是我自己什么能力我清楚,根本不可能在家族里展露峥嵘,我爷爷年轻的时候风流,除了我奶奶生的这些孩子,外面还有多少的私生子谁都不知道,到了我们这一辈,小辈里最出色的就春扬,小时候学习就好人就机灵,也是最会讨长辈们喜欢,现在又和燕京城里的一个大富商的闺女谈恋爱,不出意外两人明年就能结婚,将来这李家的天下,十有八九是要落在春扬的掌控中。” 林昆合上书,看着面带笑容,内里却是苦涩外露的李春生说:“你和李春扬的关系不太好吧。” 李春生点点头,苦笑着说:“小时候春扬就喜欢联合其他堂兄弟欺负我,这长大了自然更是瞧不起,我这个堂哥也是够窝囊的了。” 林昆拍拍李春生的肩膀,嘴角露出一抹鼓励的笑容,说:“春生,但在师傅的眼里,你要比他踏实的多,师傅也相信你的能力也不差,只是对自己不够自信,男人的胸襟就要大一些,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父母和自己的老婆孩子,该抬起头来还是要抬起头来,将来得让孩子以自己为榜样不是?” 李春生点点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谢谢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