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睡你的床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三十九章:睡你的床

第九百三十九章:睡你的床 前天傍晚本来打算出去放松一下打打篮球,结果和一个小子发生冲突,突破上篮的时候突然被一肘子挥倒,起来就跟那小子干一起了,脑袋昨天疼了一天,不过坚持到下半夜,还是把今天的更新赶出来了,想想快三十的人了,还打架,不应该啊,可也没辙,南海和钓鱼岛外交部都强硬了,咱该出手的时候也得出手。想知道二斗篮球场战况结局的,可以加特种奶爸俏老婆的群,二斗在里面解答,群号是: 477648325。 罗琪给林昆讲了个故事,李老爷子的,那个看墓地大门的老头,居然是过去的分区警察局局长,也是和毒枭打了多年的‘交道’,毒枭的人没抓到,但没少缴获毒品,那个绰号斑鸠的大毒枭绑架了他儿子一家,录了一段视频发给他,只要他答应返还扣押下的巨额毒品,就放过他儿子一家。 后来,是他当着媒体的面儿亲自烧了那些毒品的,浓烟升天,他的脸上泪水纵横,他没有让手下去点燃那熊熊燃烧的第一把火,他不想连累手下,他从不后悔那么做,说后悔也没用了,他心里头更是清楚的很,即便他真的返还了那些毒品,以那毒枭阴险狠辣的手段,也不会放过他儿子一家。 第二天,他又收到了视频,在一个乌漆漆的房间里,他儿子、儿媳妇还有他那刚刚八岁的小孙女被关在里面,突然冲进来了一群人,把他儿子摁在了地上,那些男人就当着他儿子的面儿,生生的轮着糟蹋了他那在大学里当老师的儿媳妇,那是一个漂亮而充满智慧的善良女人,结果被那群禽兽折磨的……甚至那群禽兽连他那刚刚八岁的小孙女都没放过。 他的儿子在一片哀嚎声中活活的被打死,脑骨粉碎,脑浆子流了一地,儿媳妇和那个总喜欢揽着他的脖子用那肉呼呼的小脸蹭着他脸颊叫他爷爷的乖孙女,活活的被轮番糟蹋死了。 那种悲伤已经不是用文字或者眼泪所能形容的了,老伴多年前就已经离世了,在这个世界上,老爷子再也没有亲人了,他整个人一下子就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精气神一仰垮了下来,辞职,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守着郊外的陵园,那里埋着他的老伴,还有曾经的牺牲的战友,他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这两个字,可对不起的这三个字又是那么的无力。 听完,林昆的心里也是一阵说不出的酸楚,同时一股愤恨的怒火填满了胸腔,那些毒枭本来就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可用那种极其残忍完全毫无道德伦理的禽兽手段,实在是令人发指。 罗琪苦笑了一下,微微的低着头说:“我爸爸以前是李爷爷的手下,后来继承了他的位置,和李爷爷的儿子一家比起来,他去的倒是舒服一些。” 林昆问:“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今天晚上你得罪的那些人?” 罗琪似乎把林昆当成可以谈心的朋友,说:“今天晚上的那些人都是些小喽啰,他们的上线从毒枭那里拿货,分给他们这些小马仔,再由这些小马仔穿梭在各个夜场里卖。我想顺藤摸瓜,把这些小马仔背后的大哥抓出来,审出些线索,我想抓到斑鸠这个王八蛋,亲自将他送上法庭!” 说着,罗琪突然苦笑了一下,“可我心里也清楚,恐怕我一辈子也做不到,不过我还是不会放弃,一直坚持下去。” 林昆看着身旁的这个女人,内心里突然有着一丝心痛,又忽然起敬,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和自己相仿,却要背负着如此沉重的执念,那些东南亚的毒枭他没接触过,但漠北边境上的那些毒枭,他倒是抓过不少,那些人任何一个都是煞星,生性阴狠手辣六亲不认,几乎就是邪恶的凝聚体。 车子停在了一个小区大门外,罗琪解开了安全带下车,她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目光深处却是被一丝无奈的悲伤占据,有时候不知道明天为什么活而感到悲哀,有时候目标强烈,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这一辈子都无法企及,更是悲哀。 古人常说知足者常乐,可真正懂得知足,而又能长乐的人世间又有几个? “谢谢你。”罗琪推开车门,回过头,嘴角挂上一抹微笑。 “这已经是你今天晚上第三次谢我了,就没有点别的想说的?”林昆双手握着方向盘,手指头在方向盘上铿铿的敲了敲。 “什么?”罗琪道。 “比如,你可以夸夸我长的帅,或者是我的车技不错……”林昆笑着说,“算了,我自己都不觉得好笑,做个好梦吧。” 罗琪笑了一下说:“我倒真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可以问么?” 林昆道:“问吧。” 罗琪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的身份证号输入公安系统后,显示的是无权查阅,你难道是国家的机密人员?” “额……” 林昆脸上表情微微一怔,旋即笑着说:“你觉得呢?” 罗琪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白天你在警察局的时候,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了你的,你不说我也不难为你了,再见!” 望着罗琪走进小区,林昆笑着摇摇头,一脚油门,吉普车咆哮着开走,一头扎入冗长繁华的街道,尤如一头猛兽。 阳光晒在脸上,暖融融的,起床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上午九点多钟了,今天中午是打算要去李家拜访李老爷子的,林昆赶紧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洗漱完毕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就出门,刚刚坐进吉普车,手机响了起来,是章小雅打过来的。 “林昆哥,帮我整那个娘们!”章小雅在电话里忿忿的说道。 “哪个娘们?”林昆莫名其妙的问。 “就是蓝颖那个贱女人,她今天又把我的两个堂哥惹的打起来了!”章小雅愤恨的说。 林昆道:“这,这是你们的家务事吧,你的两个表哥不都很聪明么,怎么犯这种错误?” 章小雅道:“谁知道这个贱女人给他们两个灌了什么迷魂汤!” 林昆道:“小雅,你先消消气,林昆哥今天还有事情要忙,咱们改天再说?” 章小雅道:“不行,你都答应我要帮我整这个贱女人的!” 林昆挠挠头,不想承认的说:“有么?我怎么不记得!?” “哼!” 章小雅毫不示弱的威胁道:“你要是不帮我这个忙,今天晚上我就睡到你床上,我再拍几张照片发给静瑶姐!” “你!!!” 林昆终究还是服了软,他相信这小妮子绝对说到做到:“行,你说想要我怎么整那个蓝颖吧,我照做还不行嘛。” 章小雅得意的一笑,道:“怎么整她我不知道,但我只要结果,别让她再来勾引我的两个堂哥了,林昆哥,你一定能做到吧!” 林昆干咳了两声说:“这个我可不敢保证啊,不过……” 话不等说完,电话里章小雅马上说道:“今天晚上我睡你的床!” 林昆马上改口:“不过一定没问题!” 挂了电话,林昆无奈的直要头,摊上了这么一个蛮不讲理鬼灵精怪的小丫头,任他一身武艺又有何用,拿人家没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