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夜访墓园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三十八章:夜访墓园

第九百三十八章:夜访墓园 罗琪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份卤煮,和一大包吃的,递给林昆一份卤煮,冷着脸说:“喏,给你的,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了。” 林昆接过卤煮,闻了一下笑着说:“挺香的,说好了两清?” 罗琪点了下头,叉了一块小丸子吃,肚子很饿,但吃相却是很优雅。 林昆说:“我说的两清,是酒吧里的事儿,不是这卤煮……” 罗琪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林昆笑了笑,赶紧低下头吃东西。 “包里有水,其他的东西别动。”罗琪冷冷的道。 “哦。”林昆看了一眼手边的方便袋,鼓鼓囊囊的,“你买这么多的东西吃的完么,这大晚上吃这么多,会胖死的。” 罗琪又瞪了他一眼,林昆嬉笑着说:“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可别不识好人心,你们女人不都爱美,都在意自己的身材么?” 罗琪低着头吃着卤煮,说:“那是因为你们男人喜欢。” 林昆笑着说:“你们女人不一样也喜欢长的高的帅的有钱的么,所以我们男人的压力才那么大,那么励志奋斗。” 罗琪说:“不过你猜对了。” 林昆莫名道:“什么?” 罗琪说:“白天在警察局的时候,你猜的我的那个同事,所有的信息基本上都吻合,呵呵,能告诉我是怎么做到的么?” “啊?”林昆笑了起来,说:“这有什么男的,像他那种男人我以前见的多了,自我感觉良好,还悲哀的沉浸其中。” “你说话的方式挺贴别的。”罗琪说。 “你这是在夸我?”林昆笑着说。 罗琪没有回答,林昆自顾的笑着说:“我就当你是夸我的吧。” 吉普车继续前行,按照罗琪指的路越来越向市区外开去,最后径直接开上了一条冷清的一辆车也没有的郊外小路。 林昆左顾右盼,又回过头看着罗琪问:“你家这是住哪儿啊?” 罗琪道:“我家不住在这儿。” 林昆道:“那这是……” 罗琪道:“我爸睡觉的地方。” 林昆哦了一声,正好路过一个指路牌,上面写着xxx陵园,前行5公路。 林昆心里头咯噔一下,他是个无神论者,也从来不怕什么牛鬼蛇神啊,可这大晚上的往墓地里头钻,未免有点太瘆人吧。 车子停在了陵园的大门口,罗琪准备下车,回过头看了一眼林昆,似是佻笑的说:“怎么,害怕了?” 林昆整了整衣领,对着后视镜照了照说:“才没有呢,我得好好的捯饬捯饬自己,万一叔叔他以为女婿来看他了,我不能太邋遢了不是。” 罗琪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又冷了下来,林昆这货却好似毫不察觉,倒了点矿泉水在手心上,抹在头上整理发型呢。 守墓的值班室的灯亮了,值班室的窗户打开,一个戴着老花镜,身上披着老款军大衣的老爷子探出头,厉声问:“你们干什么的!” 这老爷子看上去挺瘦弱老眼昏花的,可这声音的气势却不一般。 “李爷爷,是我,小罗。”罗琪从方便袋里拿出一瓶二锅头和一包熟食猪蹄,递到老爷子的面前,“给你的。” 老爷子马上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很慈爱,“小罗琪呀,你看看你,又给我这老头子买东西了,倒是花这个钱干嘛,浪费。” 罗琪笑着说:“李爷爷,这是给你吃喝的,不是浪费。” 老爷子感动的笑着说:“那我这老头子谢谢你了!” 罗琪笑着说:“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带了个朋友来,一起去看看我爸。” 老爷子道:“去吧,没忘了给你爸也带上点吃喝的吧?” 罗琪笑着说:“你放心,没忘。对了,这个电褥子给你,你之前的那个不是坏了么,也别修了,该扔的就扔了吧。” 老爷子点着头说:“好好,你快带你朋友进去吧,你爸知道你来了,你总在我这待着,他万一生气了,可是要到梦里找我麻烦的。” “嗯,那我先进去了。”罗琪回过头,林昆已经下车了,站在她的身后随时待命,“你要是害怕可以不进去。” 林昆道:“我才不怕呢,走吧!”说着,从罗琪的手中接过方便袋,大步的向墓园里走去,墓园里晚上也亮着灯光,不过是那种昏暗的微弱灯光,灯光太阳,怕惹的地下躺着的人不高兴。 罗琪跟在后面,老爷子竖起大拇指,冲她说:“小伙子不错!” 罗琪不知为何脸颊却是突然的一红,想要开口解释,想了想还是算了。 罗琪和林昆站在了一块石碑前,石碑上贴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的照片,一身精装头戴警帽,脸上挂着庄重的笑容。 罗琪蹲在石碑前,将东西都摆在了石碑前,拿出两个小酒杯,满上了两杯酒,她举着酒杯对着墓碑说:“爸,我陪你喝一杯!”说完,仰起头,一口将杯中的白酒干了,呛的捂着嘴咳嗽了起来,拿起另一杯酒撒在了墓碑前,眼中泛起了一层泪光,也不知道是被酒水呛的,还是沉浸在悲恸当中。 “爸,你放心,你没有完成的使命,我一定会替你完成的,替你报仇!”说完,泪水如同两行晶莹的链珠挂上脸颊。 林昆也蹲了下来,往酒杯里满上了酒,举起酒杯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说:“叔叔,我也敬你一杯,向人民警察致敬!” 低着头落泪的罗琪抬起头,林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很是豪迈,随手拿起另一杯酒,哗啦一下撒在了墓碑面前。 午夜的冷风吹的冷冽,心里头却像是着了一团火一样。 离开墓园和老爷子告别,回去的路上罗琪一言未发,眼眶中始终闪烁着泪光,驶入市区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说话:“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似是带着一抹惆怅。 “谢谢。”林昆笑着说。 “你谢我什么?”罗琪侧过头,奇怪的看着他。 “我不是谢你。”林昆笑着说:“我是感谢敬业的人民警察。” 罗琪惆怅的叹了口气,说:“我算不上敬业,我是有私心的,我要替我爸报仇,他前年被人杀死,子弹穿过了他的脑袋,一枪命就没了,他兢兢业业了一辈子,从来也没有贪过国家的一分钱,占过老百姓一分一毫的小便宜,他这么好的一个人,我就不明白了,老天爷为什么不帮帮他?” 林昆说:“这,这可能是上帝那边也需要一个好警察吧,所以提前把你爸爸召唤了去,叔叔是个好人,一定是去了天堂。” “天堂?” 罗琪冷冷的嗤笑,脸上的表情更难过,“天堂有用么?他去了天堂,丢下我和妈妈还有妹妹,上帝就可以这么自私?” “额……”林昆笑了笑说:“或许吧。你爸爸是被谁杀死的,你查出来了么?” 罗琪道:“一个大毒枭,凶手已经抓到了,但这个毒枭还没落网,他才是杀害我爸爸的真正凶手,也是杀害李爷爷儿子一家的凶手。” “就是刚才看墓地的那个老爷子?”林昆微微诧异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