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你牛掰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三十四章:你牛掰

第九百三十四章:你牛掰 简单的三个小炒,外加一小锅西红柿牛腩汤,再加一个猪耳朵木耳凉菜,林昆揭开牛腩汤的锅盖,顿时一股热腾腾的鲜味扑鼻而来,牛肉的原汁,再加上西红柿的鲜味,再配上各种恰到好处的佐料,使得这一锅平凡无奇的牛腩汤,有着超出寻常的勾起食欲的诱惑力,章小雅稍稍凑近嗅了嗅,顿时一副很陶醉的小模样,一双大眼睛明亮的看向陆婷,兴奋的道:“陆婷姐,这汤闻起来好鲜美哦!” 陆婷手上迎着汤锅轻轻的扇了扇,也是一副很赞赏的表情,说:“闻起来确实好鲜美!” “来来来,都别干闻着了,快来尝尝吧。”林昆拿着汤勺汤碗,一人先来了一小碗,陆婷说:“不用给我盛太多的肉,我吃西红柿就好。” 林昆说:“怕胖?” 陆婷笑了笑,默认。 林昆笑着说:“我打赌,待会儿你肯定会多吃肉的。” 陆婷说:“你可别这么有自信,女人爱美的决心,可是要比爱美食的决心强的多。” “好,咱们走着瞧喽。”林昆笑着把汤碗放到了陆婷面前。 “林昆哥,我要肉!”章小雅一脸期待的说。 “你不怕胖?”林昆笑着说。 “哎呀,吃一顿胖不了的,再说了,我真要是胖了没人要,就一辈子赖着你喽,待在你身边有安全,还有口福,好幸福哦。”章小雅一脸花痴的小表情,不过是看着碗里的汤。 “来,再给你们来两个漠北烤馍,就着汤吃,味道好极了!”林昆从端过来的盘子里拿出两张硬邦邦的椒盐饼,分给两人。 章小雅接过饼后咬了一口,马上牙痛的说:“哎呀,咯牙!” 陆婷捏了捏硬邦邦的饼,调侃说:“林昆,这饼都快有钢板硬了,能吃么?” 林昆说:“当然能吃了,不过不是你们这样吃的,要先这样。”捏着饼在章小雅的汤碗里泡了一下,然后拿出来咬一口,那硬邦邦的饼被泡的柔软以后,咬起来劲道的很。 “嗯,好吃,你们俩别光看着,也试试啊。”林昆嚼着饼笑着说。 陆婷和章小雅彼此看了一眼,半信半疑的把饼浸在了牛腩汤里,然后捞出来放进嘴里,那柔软极富弹性的嚼劲儿,就像是嚼了一块柔软韧性恰到好处的牛板筋一样,更重要的是这干巴巴硬邦邦的饼浸染了牛腩汤以后,竟是说不出的美味,牛板筋的口感,却又有着牛肉和西红柿交向的鲜味儿。 “嗯,好吃!”章小雅和陆婷异口同声说了出来,章小雅兴奋的冲林昆夸赞道:“林昆哥,你简直就是一个美食天才!” 陆婷也直冲林昆竖起了大拇指,“这味道五星级的饭店也不一定做的出!” 林昆笑着说:“这其实没什么的,漠北那边的老乡人人都会做,只不过他们做的不是牛腩汤,而是羊杂汤,那味道更浓郁,我就是怕你们受不了,所以才改成了牛腩汤。你们吃的这种饼是用糯米磨成面以后做的,漠北的天气恶劣,老乡们为了能把粮食储存的住,就做成这种硬邦邦的糯米椒盐饼,容易储藏,一般都能放上两三个月不坏呢。” 陆婷边吃边点头说:“咱们华夏漠北的百姓真有智慧!” 章小雅喝了一口汤,嚼了一块牛肉,又是一脸兴奋的小模样说道:“陆婷姐,你快试试牛肉就饼,又是一种味道呢!” “哦?” 陆婷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再叫上一块泡好的糯米椒盐饼,马上也是一脸兴奋而又陶醉的表情,就仿佛吃到了这世间的最美味,“好吃,已经分不出嚼的是牛肉还是饼了!” 陆婷碗里本来就没有几块牛肉,没几下就吃光了,她不好意思的把碗伸到了林昆的面前,嬉笑着说:“老板,来几块肉呗。” 林昆故意憋着笑,目光诡异的看着她,旋即三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林昆开着章小雅的车,先把吃的几乎不能动弹的陆婷送回了公寓住处,而后又把章小雅送回了章府,在章府里又陪章老爷子喝了一壶茶,章老爷子又安排司机把他送回了住处。 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林昆给楚静瑶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澄澄睡了么?” “嗯,你今天忙什么了?怎么这个时间才想起来澄澄。” “到了新住的地方,晚上陆婷和小雅在这儿,我给她们做了顿饭,吃完又把他们送回去,又陪小雅的爷爷喝了一壶茶。” “哦,新地方怎么样?” “还好吧,房子有点旧,不过陆婷说这挺值钱的,以后我要是退休了,就把这房子卖了,咱们能上下一大笔的钱呢!” “还是算了吧,咱们家又不差这些钱,春节过完了你就回来?你要是不回来也没关系,到时候我和澄澄去找你,欢迎不?” “必须欢迎!到时候我为你们娘俩摆上一桌满汉全席。” “我先睡了,明天公司年末报表会议,我得全程参加。” “等等……老婆,你这么晚没睡,不会是在等我电话吧?” “你想的美,我睡了。” …… 挂了电话,林昆躺在床上,两只手垫在脑袋下面,他习惯了睡阁楼,阁楼的床刚好够大,窗外的景色依稀朦胧,远处的繁华扑朔迷离,闭上眼睛酝酿着睡意,不知为何却总也睡不着。 中港市,窗外透着昏沉的光芒,楚静瑶挂断了手机放在床头,嘴角含着一丝甜蜜的笑容躺下,脑海里那张戏谑轻佻的脸颊那么清晰,闭上眼睛,在远处的潮汐声中渐渐睡去。 翻来覆去,渐渐已经迫近午夜,可还是半点的睡意也没有,林昆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挑床了?以前在部队的时候,随便野外的一个地方窝一下就能眯上一觉,这回归了花花都市以后可好,居然还矫情了? “反正也睡不着了,要不出去喝一杯?”林昆坐在床边,摸着下巴自语了一声,正好也可以开着院子里的那辆吉普车出去兜兜风,那车的发动机听起来很暴躁,应该很野性吧。 林昆穿上了衣服,特地挑选了一件夹克和一条牛仔裤,脚上穿了一双马丁鞋,这样一副硬派的打扮,看起来才和那辆硬派的吉普车才更配嘛。 林昆揣着车钥匙,嘴里头叼着根雪茄,哼着小调就下楼了。 轰隆隆…… 嗡! 吉普车的发动机一阵野兽般的咆哮,像这种军规的车,很多的技术参数和普通的车辆不同,就比如发动机的马力,往往会是普通车的数倍,车身钢架以及硬性的结构,标准也都比普通的车要高的多,军车关键的时候是要上战场的,你城市里的车最多也就闲的无聊的时候跑跑大草原。 吉普车开出了院子,沿着不是很宽敞的小巷开了出去,这会儿这一片旧小区的家家户户都关上了灯,这里大多都是四合院。 车子驶上了正规的公路,林昆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哪儿有酒吧,打开了手机导航系统,没想到在这附近就有酒吧,而且还是酒吧一条街,吉普车转了个弯后直驱,很快便来到了一条灯火繁华的街道,燕京皇城里的夜生活,绝对要比中港市红火的多,街上人来人往,无数的年轻男女频频而过,路过林昆这辆经典款的硬派越野车,全都投来好奇新鲜的目光,有的姑娘甚至还直接到他的车前拍照,竖着剪刀手在那儿喊:“茄子!” 她们怎么就一点也不顾忌他这位车主还在车里呢?年轻漂亮,果然任性。 林昆锁好了车子,就准备走进跟前的这家酒吧,这时几个得得嗖嗖的小青年,从旁边的马路上过来,老远的就招呼住了林昆:“哥们,等一下!”看起来挺客气,听起来却很嚣张。 林昆回过头瞥了一眼,典型的一群吃饱了撑的无良纨绔,他是真心不爱搭理这群人,扭过头就当没听见,继续想酒吧里走。 “哎哟我干你妹的,老子喊你没听到啊!”喊话的小青年不愿意了,开始嚷起来,身旁的两个马仔小弟,追到了林昆身前,拦路把他给拦了下来。 林昆斜的瞥了两个拦路的马仔一眼,嘴角淡淡的一笑,说:“我跟你们说啊,好狗不挡道,赶紧麻溜的让开。” 两个马仔根本不理,刚才喊话的那个纨绔青年追了上来,是一个圆脸胖子,长的颇有喜感,头发高高的站起来打了胶似的,像个鸡毛掸子一样,可眼神里的嚣张之色很不讨喜。 “喊你呢,没听到啊,你妹的!”胖子喘息了两声怨怒道。 “你妹的。”林昆不温不火的回道。 “呀,你还敢跟我还口?”胖子没料到林昆居然敢对他还口,他身边好歹带着马仔,还有其他一起出来玩的富朋友呢,不过让他觉得脸颊火辣辣的是,身边还有两个妹子呢,这小子这么公然的忤逆自己,岂不是害的自己很没面子? “别嘚嘚瑟瑟了,有话赶紧说,我时间很紧的。”林昆全然无惧的说,表情随性从容,根本就没把这胖子放在眼里。 胖子被气的够呛,不过他也不傻,好好的打量起了林昆,只见他长的高高瘦瘦,脸颊的棱角颇为刚毅,身材看上去很结实的样子,脑袋里快速的过了一遍,在自己的纨绔圈子里,好像从来也没见过这么一号人,这小子凭啥这么牛逼呢? 胖子冷静的压了压火气说:“我要买你的车,你开个价!” 林昆说:“不卖!” 胖子面子再次被拂,咬着牙说:“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胖小爷的名声,我看好的东西,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别说是车,就是黄花大闺女也一样!” 林昆哈哈笑了起来,一点也不顾忌这扫把头胖子的感受,调笑道:“小胖子,你咋这么牛掰呢,赶紧省省吧,别在这儿装了,看你长的矮矮胖胖的模样,倒是挺像小萝卜头的,赶紧找个地方挖个坑老实待在里面,别出来穷嘚瑟了。” 林昆笑着说完,就准备分开拦着他的两个马仔,眼前这扫把头小胖子身边的几个人全都哄然笑了起来,小胖子顿时暴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