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一个大耳刮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三十二章:一个大耳刮

第九百三十二章:一个大耳刮 紧接着宋歆艺又从水泥柱后面走出来了,就连一向高端冷艳的警花罗琪也是忍不住的在心底惊艳了一把,宋歆艺身上最能拿人的除了她的美貌之外,再就是那一身大家闺秀至纯至极的气质,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底蕴浓厚至极。 罗琪身后的三个民警顿时惊艳的眼珠子都快调出来了,美女,实在是太美了,走出一个美女都够给他们的心灵带来震撼了,这一下竟然走出两个来! 当第三个人影从水泥柱后面走出来时,这三位民警的眼中那惊艳期待之色更浓了,结果看到一个身后一米八米的林昆走出来,三个人眼中瞬间失望至极,不过转眼再看向两位倾国倾城的美女,眼神中那惊艳的异彩马上又重新焕发。 罗琪一副饶有趣味的看着林昆,笑着说:“又是你。” 林昆笑着说:“美女警官,很高兴再见到你,不过我今天确实忙,等改天再见了我一定请你喝,喝咱们燕京最好的茶。”说完,又对身旁的章小雅和宋歆艺招呼道:“别愣着了,快走吧,咱们别在这儿耽误人家美女警察办案了。” 林昆拽着宋歆艺和章小雅就走,罗琪一声冷喝:“慢着!” 林昆站住,咧嘴笑着对罗琪说:“美女警察,有事?” 罗琪心中暗叫这个家伙滑头,一脸严肃的走过来,看着林昆,又看看身旁的两位美女,她似乎认出了宋歆艺,早先在一片新闻报道上看过,标题是燕京大学百年校花之xxxx,名字她记不住了,不过听同事说起过,这位校花的背景不一般。 罗琪一脸严肃的问林昆说:“刚才的人是你打的吧?” 林昆装傻道:“什么人啊?” 不等罗琪开口,章小雅道:“林昆哥,打就打了呗,反正都是坏人,咱又没干什么坏事,大不了去警察局走一遭呗。” 林昆脑门子一阵头大,满脸讨伐的看着章小雅,真恨不得照这丫头的屁股使劲儿的拍一把,不都说懒的去警察局浪费时间么? 罗琪一副暗暗得意的模样,看着林昆说:“你还想抵赖么?” 林昆低着头主动的向警车走去,章小雅却是笑嘻嘻的凑在他的耳边邀功说:“林昆哥,机会呀,这警花这么刁难你,我看她一定是对你有意思,你不是泡妞高手么,拿下她!” 林昆苦笑道:“拿下你妹啊!” 章小雅眨巴着大眼睛,故意一脸认真佯装清纯的说:“我妹不行,晓晴好像已经有心上人了,要不你看我怎么样?” 哎我去…… 林昆被这小丫头彻底打败了,宋歆艺跟在旁边也忍不住的笑,结果被章小雅一把拉过来,“要不我的好姐妹也行啊!” 宋歆艺脸颊微微一羞红,嗔怪道:“小雅你胡说什么呢。” 罗琪站在后面,看着林昆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饶有兴致的微笑,倒不是因为别的,两年之内能打的两伙犯罪分子见了警察都入见了亲戚一样哭声求救,他还真够不一般的呢。 某分局内,笔录室的单独小房间里,林昆坐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两位民警,其中一位是三十多岁的男民警,另一个看起来像是刚毕业实习的警校生,男的态度从容,说话咄咄逼人,女的羞赧,每当林昆和她目光对视,她都害羞的低下头。 林昆讨厌对面这种装逼的男警察,你穿着一身警服,肩上扛着肩章,就觉得自己比普通的老百姓高一等了?没有老百姓的纳税钱供养着,特么的连坨狗屎都不如吧,说话冲,冲尼玛啊! “快老实交代!”男警拍着桌子对林昆大吼大叫,怨林昆不配合。 林昆本来一直很配合的,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可男民警非要断定他和这伙假乞丐实现就有瓜葛,非要问出里面的一二三来,林昆根本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啊,咱堂堂的漠北兵王可是有脾气的好不好,你人民警察你就牛x了,老子扛枪保家卫国的时候,你丫的不知道蹲在哪个茅坑里便秘拉不出屎呢。 林昆摸了摸鼻梁,倒是没有发怒的意思,指着旁边那位羞赧的小女警,看着男民警说:“我说兄弟,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啊?” 男民警脸上的表情一滞,紧接着马上不悦起来,严厉的叱道:“请你马上摆正态度,配合笔录询问,说,你跟那……” “停停停。” 林昆嘴角挂着一抹吊儿郎当的笑,挥手打断,道:“哥们,喜欢一个姑娘没有错,可你这么盲目的在人家姑娘的面前表现,可就有点不对劲儿了,我是无辜的,你总要问出个一二三来,我都已经跟说了很多次了,我真和那个假乞丐团伙没有任何一丁点的瓜葛,该说的我都说完了,麻烦你赶紧做完笔录,我还有事要去忙呢,别耽误大家时间好不好。” “你……”男民警脸上的表情刻薄,似乎还不打算放过林昆,他们这些做警察的正义起来比谁都正义,但整起人来,那坏点子也是比谁都多,你小子不是急着赶时间么,我就非得慢慢磨你。 这男民警嘴里头刚吐出一个字,林昆就笑着打断,把他嘴里的话给硬生生的噎回去了,“我猜你一定跟人家表白过,人家肯定没答应你,你这心里头一直窝着火吧,我也就直白的跟你分析一下哈,你自认为在警局里的资格很老,可能你妈觉得你是个人民警察,国家单位事业编,这条件好的不得了呢,再加上你可能还是燕京的户口,哎呦喂,这可不得了了,不知道得多少个外地的姑娘盼望着能嫁给你,将来好也跟着混一个燕京户口,所以你找女朋友一向很挑剔,不但要脸蛋长的漂亮,家庭条件还要好,晃荡晃荡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直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回头再一看自己的年龄,嘿,要是再不找对象的话,都快奔四十了,可你从来就没认真的想过自己其他方面的条件,比如除了燕京户口和你的这一身警装之外,你这人长的实在是太寒蝉了点儿,性格脾气又不怎么样,看你一脸倦容眼角泛桃花的模样,脸上还有些浮肿,没猜错的话昨天晚上肯定又去花天酒地找相好的了吧?” “你,你这是恶意诽谤!我要正式的下达警令拘留你!”男民警气急败坏,怒然的吼道,就像是突然被人踩住了尾巴一样。 林昆吊儿郎当,笑容轻佻,从兜里摸出根雪茄叼在嘴里,但没有点着,笑着接着说:“先别这么激动,我就是随口一说,看把你紧张的,我说对了?” “你……” “别拿拘留令来吓唬我了,你没那个权力,你们那位漂亮的女警花应该有权力吧,不过咱先不说她,就继续说说你。”林昆说着,目光向旁边的羞涩小女警看去,小女警脸上一副好奇的模样,触碰到林昆的目光后,马上又羞赧的低下头。 林昆笑呵呵的说:“你小子眼光确实不赖,人家姑长的水灵,而且一看就是单纯的好姑娘,追她的男生在学校里恐怕都要排起长队吧,不过你小子看上的可不是这些,而是人家姑娘的家庭条件好,娶了她够你少奋斗一辈子吧?你不用这么一副气的要杀人的表情看着我,我这个人就喜欢无聊的时候唠唠嗑,你不是打定主意要在这磨我么,我就陪着你磨喽,另外我还得忠告你一句,人家姑娘肯定看不上你,就你这条件除了自我感觉良好以外,真的剩不下啥,警察的工资和福利待遇不错,铁饭碗有保障,可你跟社会上的那些精英人士比起来,除了穿着警服耀武扬威的,顶个屁用啊,人家靠自己赚的开宝马开奔驰,或者人家有一个有钱的老子,你呢,你要是开奔驰开宝马,那肯定就有问题,组织上就要查你,你这一辈子啊顶多就这么一副高不成低不就的样子,就你这工作态度也难有什么爬上去的可能了,所以你还是认清自己,随便找一个好骗的条件一般的长的不错的姑娘得了,别挑到最后打一辈子光棍了。” “你特么的给我闭嘴,你再胡说信不信我马上……”男民警拍着桌子怒声而起,握紧的拳头高高挥起,这是要打人啊。 林昆吊儿郎当,说完后根本正眼都不瞧他一眼,目光落在低下头抿嘴乐的女警脸上,“妹子,离这种人远点为妙,自我感觉良好的过头,脾气差的跟坨屎一样,人渣啊!” “你特么的说谁!”男警暴怒了,他不敢真的动手打人,可嘴上却不留情:“我次奥你老母的,信不信老子找人弄残你!” 啪! 大耳刮子声,男民警应声捂着脸,身子猛的一趔趄撞在了一旁的玻璃门上,铿的一声闷响,脑门上直接磕出了个大包。 “你敢袭警!”男民警嘴角溢着血丝,愤怒凛然的吼道,就要拔枪,袭警可是重罪,这儿可装着监控摄像头,证据确凿,他就是开枪把眼前的这个小子给毙了,也合情合理。 林昆站着,两道冰冷的目光射向男警,嘴角依旧噙着吊儿郎当的笑容,语气听起来也是那么的随意,不过空气中却是弥漫开了一股浓烈的威压,压抑的令人胸腔窒息,“你最好不要再激怒我,否则我保证不了你的下半辈子还能站着。” 简单的一番话,男警整个人顿时精神一凛,像是受到了精神压制一样,伸向腰间的手一下子僵住了,不敢动弹丝毫。 女警也是吓的够呛,本来就白皙的笑脸,吓的更加苍白了。 这时,笔录室的玻璃门打开了,罗琪进来,马上就被房间里的气氛给搞懵了,看看林昆,看看女警,再看看一旁被打的半边脸肿起来,脑门上鼓着一个大包的男警,蹙着眉头说:“怎么回事?” 男警指着林昆就说:“罗队,他袭警!我申请拘留他!” 罗琪道:“申请无效。林先生,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可以离开了,谢谢你两次帮助我们抓获犯罪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