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藏不住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三十一章:藏不住

第九百三十一章:藏不住 身材魁梧,相貌狰狞的为首假乞丐顿时懵了,自己手下的小弟一个个可都算是身经百战的,可结果这么轻易就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了,一连八个人连续被放翻了,而对方还好似没有动用全力,手上的动作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那么果断…… 林昆嘴上的笑容淡淡的一收敛,为首的假乞丐更是哆嗦了一下,不过这小子的反应也是够快,好歹也是在‘丐帮’里混了这么久,平时没少跟其他的乞丐组织斗狠争地盘,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瞬间就出现在手中,向着旁边的宋歆艺就要威胁过去,md你小子不是能打么,你妞在老子的刀下,看你还怎么牛! 只能说这为首的假乞丐心里头的想法是好的,只是结果天不遂人愿,怪也只能怪他遇到的是林大兵王,在他手上刚刚有多做的时候,林昆就已经识破了他的意图,脚底下快速的一步迈向前,在这为首假乞丐手中的匕首搭上宋歆艺脖子的一瞬间,一记雷霆之脚踹了出来,44码的大脚板子砰的一声闷响,应之一声喉咙里撕裂出的痛哼,只见这为首假乞丐腰肢佝偻,整个人像是一个大虾一样,凌空向后飞去…… 轰! 一声巨大的闷响,这为首的假乞丐那魁梧的大身板子,直接凌空撞进了车里,为首的假乞丐浑身瘫软的躺在车里,嘴里头痛哼连连,这一时半会是爬不起来了,章小雅眼中难掩兴奋,宋歆艺脸上却是微微惊讶,刚才见那森寒雪亮的匕首划向她的脖子,冰冷的杀气提前刺透了肌肤,让她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死亡气息逼近,她的心脏瞬间仿佛凝滞了一下…… “歆艺,怎么样,林昆哥很厉害吧!”章小雅仰着小下巴,一脸得意洋洋。 宋歆艺嘴角微微咧开,笑容里还有着一丝畏惧过后的寒意,“嗯。” 林昆斜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邋遢中年女人,中年女人方才脸上还一副嚣张的神情,这会儿完全变成了深深的骇然惊凛,被林昆这么一瞥,顿时吓的‘妈呀’一声,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林昆走到面包车前,把那为首的假乞丐给拎了出来,为首假乞丐那本来狰狞阴森的脸上,此时完全一副苦逼至极的表情,眼神骇然颤抖的看着林昆,嘴唇哆嗦着言不流畅的说:“大,大哥,小弟错了,今,今天的事我向你道歉。” 林昆呵呵的一笑,道:“去尼玛的,道歉有用啊,老子把你揪出来就是想再削一顿……”话落,大拳头已经砸了下来,砰砰的两声闷响,为首的邋遢乞丐眼圈发乌,两只眼睛翻白。 林昆扯着为首乞丐的衣领,向章小雅和宋歆艺招呼道:“像熊猫不?” 章小雅和宋歆艺忍不住噗嗤的一笑,一起摇头:“不像。” 林昆转过身指着为首乞丐的鼻子骂道:“你特么的真是没前途,长的这一副欠揍的鸟样,给你双熊猫眼都可爱不起来。” 一直站在一旁,手里还捏着宋歆艺包包的那个二十多岁的假乞丐这会儿眼见自己的兄弟们和大哥都被放翻了,内心的惊惧难以形容,脚底下向后退着,就准备撒腿开溜。 “你给我站住!”林昆转过身吼了一声,这小乞丐妈呀的惨叫,就像是被吓破了胆一样,脚底下跑的更快的了。 林昆随手拽下了躺在车里的为首乞丐的旅游鞋,哎哟喂这股臭酸味,差一点把咱们林大兵王给熏的两眼发黑晕过去,宋歆艺和章小雅也是赶紧捂住了鼻子,咕哝着:“好臭!” 旅游鞋一道疾驰而过的抛物线,砰噔的一声闷响,砸中逃命似的小乞丐的后脑勺,‘啊哟’的一声痛叫小乞丐呼通一声摔了个狗啃泥趴在地上,林昆就在他身后的远处站着,语气淡然轻佻的说:“把包乖乖的给我拿回来,我饶你一把。” 小乞丐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心中犯着犹豫,拣起地上的包包,转过身慢腾腾的就向林昆走过来,看向林昆的模样,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包还回来了,上面沾染了些灰尘,林昆皱着脑门接过了包,小乞丐脸上马上堆上一层讨好的笑容,结果林昆果断的一脚踹出,小乞丐咿呀的痛叫一声,整个人凌空躬身倒飞,呼通一声摔在地上,捂着肚子吃痛而又不甘的看着林昆说:“你,你居然不守信用!” 林昆拍了拍包上的灰尘,随手还给了宋歆艺,宋歆艺心怀感激的微笑着说:“谢谢!” 林昆咧嘴一笑,转过身,望着躺在地上一脸冤屈的小乞丐,说:“不好意思啊,今天出门我把信用忘在家里了。” 小乞丐两眼一翻白,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直接晕死了过去。 林昆返身回来,蹲在了捂着胳膊躺在地上的邋遢中年男人的面前,笑着揶揄说:“混丐帮找我报仇是不行了,要不你去混黑社会吧,今天修理你就是为民除害,下次让我遇到了,还揍你!”说完,起身一脚又踹在了邋遢中年男人的肚子上,这邋遢中年男人疼的顿时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 打也打完了,林昆拍了拍手,就准备和宋歆艺、章小雅两个离开,随口又问他们怎么会落在这些假乞丐的手上,章小雅说她和宋歆艺见他追抢包的贼去了,她们俩也跟着一起追过来,结果突然一辆面包车就开过来,把他们给掳到了车上。 三个人边说边往外走,这时地下车库的入口突然一阵警笛声响起,不知道是谁报的警,林昆的眉头顿时一皱,赶紧拉着章小雅和宋歆艺躲进旁边的一个水泥柱后面,抬起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 章小雅和宋歆艺被他这么一弄,全都有些紧张起来,章小雅小声的问:“林昆哥,咱们这是干嘛?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还怕警察呀!” 林昆小声的道:“我可不想再去警察局耗时间了,又是笔录又是审问的,太折腾人了。” 章小雅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那嫩白的小手正被林昆攥在手中,他那厚实的大手传来的那股令人心安的安全感,真幸福。 再向一旁看去,见宋歆艺那如同羊脂玉一般的小手也被林昆握在手中,宋歆艺正好也低下头看,感觉到了章小雅看过来,两个俏生生的小丫头四目相对,脸颊迅速的绯红起来。 两人一起抬起头,征询林昆意见似的小声说:“林昆哥,手……” 林昆正机警的观察外面的环境,外面一共来了三辆警车,其中两辆正常的小型警车,后面跟着一个专门押解犯人的面包警车,车上下来了至少七八个民警,将地上躺着咿呀痛叫的假乞丐们都给铐起来,乞丐开过来的那辆面包车里,为首的乞丐正四仰八叉的躺在里面,他的一只脚赤裸,熏的过来铐他的民警差点一跟头,这假乞丐一看到警察来了,顿时就像见了亲爹一样,一双乌黑的熊猫眼泪汪汪的道:“警察同志,你们总算来了,再晚来一步,我就要被打死了……” “少废话,快把……鞋穿上!”拎着手铐的民警捂着鼻子道。 罗琪站在旁边的不远处,双手背在腰后,眉头却是微微蹙起,临近年终岁末,这满城的窃贼案层出不穷,刚刚接到报警,说这地下停车场里有两伙人正在斗殴,来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已经要把这两伙人都给逮捕起来,像这种犯罪团伙抓肯定是抓不完的,她能做的就是抓一个少一个,可就在她带着人急匆匆的赶过来的时候,发现并不见另一方人。 “罗队,人都已经控制起来了!”一名民警庄严的汇报道。 “嗯。” 罗琪表情严肃的点了下头,说:“回去把他们和之前接到报案的那些案子对比一下,看是否存在关联,收队!” 林昆真不是想故意占两位姑娘的便宜,不过话说回来,这两只嫩白柔软的小手牵在手心里感觉还真是舒服,宋歆艺的手心有点凉,章小雅的小手倒是暖融融的,两个姑娘一起小声的提醒,他才从这种感觉中回味过来,笑着松开了手。 宋歆艺的手指不经意的在他的手心里划了一下,林昆手心顿时一痒痒,目光异样的看向宋歆艺,宋歆艺脸颊顿时一红,微微含羞的低下头,似乎在无声的说着她不是故意的。 罗琪坐上了警车,刚要离开,突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旁边的水泥柱那儿露出一抹衣襟,嘴角狡黠的一笑,吩咐开车的民警说:“停车!” 罗琪从车上下来,身后跟着三个民警,这三个民警都不明白罗队长这突然下车向这边走过来什么意思,一个个脸上疑惑同时也机警凝重,手都放在了腰间的枪匣子上了。 “出来吧!”罗琪站在水泥柱旁边不远的地方道,声音沉着冷静。 林昆脑门子微微一皱,低下头向身旁的章小雅看去,章小雅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林昆苦笑说:“小雅,你听说过鸵鸟的故事么?” 章小雅一脸单纯的小模样摇头,一副人家真的没听说过嘛的小样子。 林昆苦笑说:“鸵鸟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总喜欢找一个草丛把头藏进去,这样就以为别人看不到它了。” 章小雅嘟囔道:“鸵鸟好笨呀!” 林昆无奈的笑,眼神指了指她身旁的衣襟,章小雅回过头看,脸上的小表情顿时尴尬起来,“我,我不是故意的啊。” 罗琪在外面等的急了,又是大喊一声:“都给我出来!” 首先,章小雅从里面出来了,脸上挂着嘻嘻的笑容,“警察同志,别这么凶嘛。” 罗琪脸上的表情一怔,她当然记得这位昨天刚见过的漂亮姑娘,脑海中不由的就想到了昨天跟她一起的那个男的。 罗琪身后民警脸上的表情一阵惊艳,心中都被章小雅的貌美所震撼,这姑娘的美可一点也不输咱们的警花罗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