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斗假乞丐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三十章:斗假乞丐

第九百三十章:斗假乞丐 宋歆艺还有别的事要忙,餐厅的门口分别后,就准备开车离开,章小雅一脸悻悻然了,和宋歆艺约好了有空再一起出来玩,林昆则打算把章小雅安全的送回章府以后,就回自己的住处看看,他让陆婷替他向特别行动处要‘报酬’的时候,特别行动处一直说经费紧张,还不知道那房子什么样呢,等去那住处休息一天,明天一上午就先去拜访一下朱老,随后再去拜访一下李老爷子,这中间自己还得去买些礼品,买礼品不难,但要给两位老爷子买合适的礼品可不容易,一想到这些,林昆心里头可就犯愁了起来。 泊车的服务员将宋歆艺的三叉戟开了出来,是一个新款的玛莎拉蒂轿跑,流线很美,一眼看上去就极有眼缘的车子。 “小雅再见!林先生再见!宋歆艺笑着向两人挥手,旋即就准备拉开车门,然而就在这时,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是,一个浑身邋里邋遢的流浪汉居然突然加速起来,一把夺走了宋歆艺手里的那款精致的包包,并快速的穿过马路逃开,马路上一阵的车笛急鸣,砰砰砰的一连数声的汽车追尾声。 宋歆艺还来不及惊叫,另一旁的章小雅也已经傻了眼,林昆这时已经追出去了,他追到马路中间的时候,正好一辆suv开过来,开suv的也是个生猛的选手,速度嗷嗷快,林昆干脆直接腾的一下高高跃起,在suv的机关盖上一个翻滚,潇洒的落地之后,快速的向那抢包贼追了过去,倒是把开suv的一身朋克打扮的哥们吓的眼珠子差点凸出来了。 马路的对面是另一条不算热闹的街道,不过街上也有不少的行人,看到这样一幕抓小偷的情景,不少人都兴冲冲的举起了手机拍照,抢包的男人看起来二十多岁,手脚极其的利索,跑起来的速度呼呼的,就跟专业练过似的,不过跟在后面的林昆更是技高一筹,脚底下是越跑越快,很快就把抢包的男贼给逼到了一旁的一个地下停车场里,在里面绕了一会儿后,这男贼实在是被追的跑不动了,体力严重的枯竭,弓着腰两只手杵着膝盖,耷拉着舌头大口的喘息着,脸上已经是汗流成河,一双眼睛盯着林昆声嘶力竭的说:“你,你他娘的怎么这么能跑,汗都不流一滴!” 林昆笑了笑说:“跑不动了就赶紧把包还过来,心情好了,我或许还能放你一把。” 这男贼冷冷的一笑,得意的说:“你真以为追到我这事就算完了?” 林昆眉头一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过旋即马上放下了担心,他担心的是这是一个调虎离山的圈套,不过一切都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章小雅那边一定暗中有人秘密保护,即便他被调虎离山了,也不是谁轻易的就能接近章小雅的,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暗中的人恐怕不会出手暴露身份,那就是这几个小毛贼真的就是小毛贼,不是什么国际特工。 一念至此,林昆的眉头却是又皱了起来,这时身后一辆面包车疾驰的开了过来,亮着那刺眼的大灯,向着林昆就撞了过来,林昆赶紧向旁边躲闪,躲到了一个水泥柱子后面,车上马上跳下来了一群人,全都是邋遢打扮的乞丐,年龄十七八岁到三四十岁不等,其中就有刚才在公车亭里的中年夫妇,男的看起来一脸猥琐,女的同样也是一副的面色不善,这两人站在一个身材格外雄壮的乞丐身旁,这乞丐看起来三十多岁,脸上生的一堆横肉,不怒自威,眉心处一道长长的刀疤蔓延下来,整个人又凭添了几分煞气。 “放开我,你们这群脏兮兮的假乞丐!” “放开我!” 是章小雅和宋歆艺的声音,林昆的脑门上顿时一片的小黑线叠起,真特么的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不过自己也就纳闷了,才来燕京第二天,什么时候跟这群假乞丐绊上了?自己走路可一直都很注意力集中的,可从来没踢过他们的饭碗吧。 “小子,出来!”为首的身材魁梧的乞丐嚷着嗓门冲水泥柱子后面喊道。 林昆没辙,两条小尾巴攥在人家的手里,只好乖乖的出来,并陪着笑脸说:“大哥,咱们远日无仇近日无冤的,今天这事……”心里头确实没有准备,没想到对上的是这么一群邋里邋遢奇形怪状的货,尤其为首的这个货还是一脸的凶相,不过看在林昆的眼里,怎么都有一股滑稽的味道,嘴上说着,心里头却是已经忍不住有一股笑喷的冲动了。 “小子,你特么什么态度,你是不是彪,你没看见你的两个娘们在老子手上么,信不信老子让身后的兄弟们轮了她们!”为首的邋遢汉子感觉自己的威严遭受到了严重的挑衅,语气极其的不痛快,说话间就要伸手拿旁边的宋歆艺开刀。 “大兄弟,等等!”林昆高嗓门一亮,直接就把这为首的汉子给震慑住了,宋歆艺本来一脸紧张,可被林昆这么一吼之后,再看林昆脸上那云淡风轻般的表情,以及身旁小雅的丝毫不慌张,心里一下子有底了,过去章小雅可是没少和她将她的林昆哥是如何如何的威武,就眼前的这些虾兵蟹将,根本就不是菜。 林昆收敛内心强忍不住的笑容,一本正经的对为首的邋遢汉子说:“大兄弟,我是真不知道哪里得罪哥几个了,这样吧,你们说出来,要真是我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向你们道歉,并给你们赔偿。” 为首的邋遢男子示意那对中年夫妇上前,邋遢的中年夫妇上前一步,男人和女人同时胸脯一挺,脸上的表情那个傲娇哦,就差把眼睛和鼻孔都插在脑瓜壳上了,好一副要上天的德行呢。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旋即脸上顿时张开了笑容,仿佛他乡遇故知一般的激动道:“大哥大嫂,咱们可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从中港市到燕京城,这中间几千里的距离呢,硬是挡不住咱们的缘分,就为了这份缘分,咱们也得握握手。” 说这话,脸上陪着笑,林昆就已经将手递到了邋遢男女的面前,邋遢女就要伸出手,却被邋遢男一把给打开了,嚷道:“你个败家的娘们,你忘了这小子在中港市的时候怎么诳我们的么?”回首就对林昆怒火嚣张唾沫星子喷溅的叫嚷道:“你个小王八蛋,居然敢耍老子,老子碰瓷儿都碰了多少年了,还是头一次被人耍,今天老子非要扒了你的……” 话不等说完,音调陡然间上扬,嘴里头痛叫着:“哎哟,哎哟哎哟……” 林昆一只手反捏住他的手腕,向上那么一扭,这邋遢男顿时疼的受不了了,额头上那豆粒儿大的汗珠子马上就渗了出来。 其他的假乞丐们脸上的表情同时一怔,没料到这突然的变化,己方在人数上可是绝对占优势的,这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么,居然敢反客为主,看来今天有必要断他两条胳膊两条腿了! “小子,快放开我舅,否则信不信我马上要你的两个……” 啪!!! 为首的邋遢汉子怒叫,话音不等说完,一记结实的大耳刮子他那一脸横肉的厚脸皮上,这一巴掌可是毫不拖泥带水力道十足,直接把这位身高至少一米八五的壮汉打的原地陀螺一般的转了一圈,而后脚底下踉跄的就向后倒去,身后的小弟赶紧扶住大哥,关切的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为首的邋遢汉子心里头这个火啊,冲着这群没长脑子的下地就吼道:“都特么愣着干什么,一起上,给我废了这龟儿子!” 这洗个假乞丐可都不是善茬,这年头乞丐也是有地盘划分的,平时就要跟别的乞丐帮斗狠,打起架来一个个都不怂,随手掏出了家伙事,那一把把的小匕首握在手里,向着林昆就扎了过来。 嗖嗖嗖…… 空气中一下子无数道寒光笼罩过来,章小雅和宋歆艺见状内心都是极为的紧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喊出:“小心!” 林昆手腕上一用力,就听咔嚓的一声响,邋遢中年男的胳膊应声脱臼,疼的这家伙脸上的肌肉都扭曲到一块了,哇哇的大叫。 这地下的车库偶尔也有车泊进来,但车里的人一看到这边的殴斗,一个个都吓的不轻,或者是不肯下车的,或者是下车之后抱着头就逃的,生怕这生生厮杀殃及到了自己。 迎面两把匕首扎了过来,林昆身子向后一个侧闪,整个人迅速的身子下沉,同时脚底下原地三百六十度的来一记猛烈的扫荡腿,顿时就听喀嚓喀嚓的一阵响动,冲在最前面的这两个年轻假乞丐,脚踝硬生生的被扫断了,两声惨叫撕心裂肺而起,两人抱着脚踝躺在地上一副痛苦的挣扎。 嗖嗖…… 又有两记匕首向林昆刺了过来,这一次两人奔的是林昆的下盘,林昆果断的一个原地跳跃,一下子仿佛将自己扔在了半空,脚底下又是一记猛的般回旋的横扫劲踢,正中两个邋遢假乞丐的脖颈,两个假乞丐应声又是两声痛叫,脖子咔嚓咔嚓的被踢外了,倒在了地上抱着脖子在那咿呀的挣扎着。 还剩下四个假乞丐,算上为首的雄壮乞丐和那个中年女乞丐一共六个人,四个年轻的假乞丐显然有了惧色,一个个手里握着匕首不敢向前,为首的雄壮乞丐又是怒吼一声:“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谁能扎了这小子,我升他做副帮主!” 丐帮? 四个年轻的乞丐啊啊的一阵乱叫,向着林昆就扑过来了,林昆嘴上始终挂着一抹轻佻的笑容,四把匕首向他杀过来,他的脸上毫无慌张之色,眼看着匕首就要扎近,他双拳果断出击,砰砰砰砰的一连四声闷响,堂堂的漠北兵王遇到了这种小喽啰真的没有任何的悬念,甭说他们拿着短小的匕首,就是拿着精湛的大砍刀也绝对对他构不成任何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