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二房三房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二十九章:二房三房

第九百二十九章:二房三房 林昆老老实实的交代完,当着聪明的女人,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说假话,索性一次性的把老底都快要交代空了。 宋歆艺听完后忍不住的掩嘴笑了起来,“你,你居然怕老婆?” 林昆咧嘴一笑,说:“宋小姐,说成是爱更合适吧?” 宋歆艺笑着说:“你们男人可真是有趣,死要面子的通病。” 林昆笑着说:“这应该说是爱吧,因为爱才会怕呀。” 宋歆艺表情有些不悦,道:“那你就从来不接别的女人电话?” 林昆道:“这个嘛……” 宋歆艺马上抓住了把柄,道:“别的女孩的电话能接,为什么我的电话不能接?我的电话带毒,还是你对我有成见?” “这个……” 林昆手指头在桌面上摩擦了一下,笑着说:“你和别的女孩不一样。” 宋歆艺道:“有什么不一样?” 林昆道:“你太漂亮了,要是让我老婆看到了,她会吃醋的。” 宋歆艺笑着反问:“那别的女孩,你老婆就不会吃醋了?” 林昆笑着说:“应该不会吧。” 宋歆艺饶有趣味的问道:“为什么?” 林昆说:“因为……你太漂亮,和我老婆几乎不相上下,别的女孩在我老婆那里构不成威胁,但你不一样。” 宋歆艺抿嘴笑,点头说:“你这个回答我很满意,我听晓雅跟我说过,你老婆很漂亮,但没见过她照片,你手机里有么?” 林昆笑着掏出手机,翻开了两下之后递到了宋歆艺的对面,“喏,这就是我老婆。” 宋歆艺接过手机,照片里的楚静瑶一头长发盘在脑后,正坐在办公桌前,微微的低着头看着放在桌上的一份文件,脸上轻着一层粉黛,表情认真,眸中噙含着冷静的光芒,她身上穿着的那件黑色的职业装外套,胸前的一个极小的商标,还是暴露了它奢侈品的身份,宋歆艺了解这个牌子,是世界上几大著名的奢侈品牌之一,还有她手上的戴的那款腕表,同样也是一个款名贵的奢侈品牌,就单单这两件简单的装饰,加在一起的售价怕是也要普通人家半年的收入。 宋歆艺脸上的表情微微发怔,倒不是说被楚静瑶身上的奢侈品给震撼到了,她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又得爷爷的格外宠爱,什么样的奢侈品没见识过,就家里头的衣柜里,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名贵服饰应有尽有,令她感到心灵触动的是照片里的这个女人的美,如果说一个女人的美可以用沉鱼落雁、倾国倾城来形容,照片里的这个女人无疑最贴切。 宋歆艺已经提前做了心理准备,照片里的会是一位大美女,只是没想到居然会美到这种程度,一股莫名的恐慌感浸入了心扉。 “喂,怎么了?”林昆伸手在宋歆艺的面前晃了晃,宋歆艺回过头,有些局促的笑了一下,说:“没怎么,你老婆挺漂亮。” 林昆笑着说:“吃醋了?” 宋歆艺道:“才没有,我,我为什么要吃醋啊!” 林昆笑着说:“吃醋也正常啊,就比如说我遇到了和我一样帅,或者比我帅的男人,我心里多多少少会酸溜溜的吧。” 宋歆艺哭笑不得的说:“你这个人还真是奇怪,那是你好不好,可不是我。” 两人聊着聊着,距离感渐渐拉近了,仿佛又回到先前林昆来燕京的那次,那时候尽管知道林昆有老婆,宋歆艺也不介意和他交个朋友,或许她没有想过的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可以交朋友,多少都会存在些旖旎的情愫在里面,另外不可否认的是,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印象比一般人要好的多,他身价斐然,依然可以在紧要的关头冲进湖中救人,就这一份勇气和正义,就不是当代的年轻人或者有钱人所拥有的,至少在他救人的那一天里,岸边无数的人都比不上他。 如果说一个年轻人做好事,是为了留名,为了借助媒体炒作,他救完人一句话也没留下就转身走了,背影是那么的高大。 那一天的一幕,宋歆艺至今还记忆犹新,他湿漉漉的背影蔓延拖长…… “喂,你们在聊什么呢!”章小雅回来了,表情古怪的看着林昆和宋歆艺。 “没什么啊,就是随便聊了点。”林昆笑着说,表情里却有些做贼心虚。 章小雅大眼睛看看林昆,又看向宋歆艺,宋歆艺端起水杯抿了一口,说:“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可没打你林哥哥的主意。” 章小雅往椅子上一坐,倒也很大度的说:“打我也不怕,不过我可要事先说明白了,到时候你只能排在我后面。” 林昆掩饰尴尬,端起水杯刚抿了一口,结果刚开一口水喷到桌子上,弯着腰趴在桌子的旁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以他和章小雅的默契,当然知道这小丫头在说什么,宋歆艺倒是有些不解,问章小雅说:“什么排在你后面啊?” 章小雅脸不红不羞的说:“当然是我当二房,你当三房喽。” 宋歆艺脸上的表情瞬间零下一度的僵在了那里,憋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章小雅蹙眉说:“臭歆艺,你笑什么?” 宋歆艺拍着章小雅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说:“小雅,你放心我绝对不和你争,我相信你也能坐上二房的宝座。” 章小雅眨巴着大眼睛,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对呢,马上伸出手指掐宋歆艺,说:“臭丫头,你居然敢笑话我,哼!” 疯疯闹闹,一顿饭吃完已经几近中午了,这一顿饭吃的也算挺值的,直接把午饭都给带出来了,章小雅提议接下来去燕京新开的一家游乐场玩玩,被林昆和宋歆艺同时否决了,林昆这次来燕京一方面是护送章小雅回来,同时留在燕京伺机待命,除此之外他也想借机去拜访一下朱老和李老爷子,李老爷子昨天就已经让李春生过来邀请了,自己若是不过去登门拜访,一方面拂了老人家的面子,另一方面自己的徒弟也一定不好向爷爷交代,林昆对自己的这个便宜徒弟平常虽然看不出什么来,但心里头一直都挂念着呢,别看自己的徒弟平时憨厚老实,有时候神经大条犯二,就林昆观察人的经验来看,这小子是那种典型的粗中有细,真要是让他办起什么事来,肯定不会给你掉链子。 林昆甚至在心里想过,自己徒弟天生的性格就是与世无争,可将来如果真的在李家一点地位也没有,又有点太窝囊了,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帮徒弟在家族里谋的一席地位,如果要是能打破这小子骨子里的与世无争的本性,让他变的有志向有抱负,通俗一点的讲再有野心,那就更好不过了。 结了帐,一顿饭花的不少,不过能有幸两位美女作陪,花再多的钱也值得,三人出了西餐厅,服务员一路送到门外,躬身弯腰面带笑容的说:“先生小姐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西餐厅对面的马路旁,那儿有一个公交站点,公交站点的候车厅里,一对穿着邋遢灰头土脸的夫妇正躺在地上,两人的面前摆了一个破钵子,里面零零散散的装着些五块一毛一块的领钱,这熬了一上午了,夫妻俩的收入似乎并不好,男的那邋遢的脸上一副悻然,女的更是气鼓鼓的在那叨念着,周围的候车乘客见到两人,都下意识的躲开了,这年头老百姓都不傻,大街上行乞的有几个是真的啊,多数的乞丐下班了以后,马上西装革履的换上,再开一辆豪车,而平时善心躁动向这些假乞丐投出零钱的人们,多数都是为生活穷苦的屌丝男女,住着不大的出租房,厕所公用的,热水也没有。 这一对乞丐夫妇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光景,女的胖脸上脏,头发一绺一绺的垂下,身上长时间没有洗过澡,再加上到处乱蹭,沤出了一股浓浓酸臭的味道,就听她抱怨说:“本来在中港市‘瓷儿’的好好的,你非要来什么燕京,说首都人民钱多人傻同情心泛滥,结果你一看看这一上午都过去了,才几块钱,还不如老实的在中港市‘瓷儿’呢,再说了上次你犯什么糊涂,好不容易天上掉下来个瓷儿,你硬是拉我起来跑了,那小子故意喊这条破链子值钱,你还真就信了!” 女人说着,随手从脖子里扯出一根链子,本来是暗金色的,现在却是磨的露黑底子了,崭新的一条链子放在路边摊上卖也就十块八块的。 男人懊恼,被抱怨的不厌其烦的道:“你个老娘们懂个屁,这燕京城里有咱们的大根据地,咱们老乡在这里多,互相有个照应。说这链子我还火大呢,当时你不也一样兴奋,特么的咱们平时专忽悠别人,到后来被那小子给耍了,等年后再回中港市的,一定找个机会教训教训那个臭小子!” 女人斜了一眼,道:“就怕你倒是连那小子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了,还怎么找他报仇!” 男的愤恨的道:“老子第一次被人忽悠,那小子就是化成灰我都认识他,除非别让我再遇到,否则的话我断了他手脚!” “哎,你先等等!”女人眼睛一眼,看着远方道:“你看看那人是谁?是不是忽悠咱们那个混蛋!” “在哪儿呢?”男人马上也打起了精神,循着女人指的方向看去,目光毫无偏差的就落在了林昆的脸上,男人脸上的青筋顿时暴凸起来,嚷着嗓门低吼了一声:“干他奶奶的,真是那个混蛋!哼,这小子看来也是个有钱主,吃这么高档的餐厅,还带了两个这么漂亮的妞,今天老子可要好好的开开荤……”说着,眼角微微一眯,嘴角咧开一抹淫邪的弧度。 “你想干嘛?”女人吃点醋的道。 “你快给老子消停吧,就你裤裆里的那玩意儿,老子早就玩腻了,你跟着老子不一样是图钱,还特么的管老子要玩女人?”男人冷着脸说道,倒是把女人给吓的整个人一哆嗦。 周围候车的人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全都一副看白痴的眼光看过来,合辙这两个穿着破烂的乞丐,光天化日的在这儿吹牛逼呢?都这副鸟操的德行,哪里来的底气吹牛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