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YY梦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二十七章:YY梦

第九百二十七章:yy梦 自己还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脸颊突然被吻了一下,那温柔细腻的感觉,叫人幸福的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床畔,楚静瑶穿着她那件粉红色的蕾丝睡衣,睡衣半遮半透,里面那有人的皮肤娇媚的身材,直叫人欲火喷张,鼻血难耐…… “静瑶,你怎么在这了?你不是在中港市么,怎么突然来燕京了?” “静瑶,你怎么不说话呀,干嘛这么一直看我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静瑶,你倒是说句话呀,你这么一直看着我,我害怕了。” “嘿嘿,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可就要对你就地正法了……” “好,你还是不说话是吧,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喽,宝贝我来啦!” …… “喂,林昆哥,你醒醒啦!”吵吵闹闹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真呱噪,自己和静瑶衣服都已经脱了,马上就要步入正题了,章小雅这小妮子怎么这么讨厌,偏偏这个时候来坏好事。 “哎呀,哎呀哎呀!”耳朵上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眼前那美好的画面瞬间消失不见了,一丝不挂的静瑶,还有一丝不挂的自己…… 林昆猛然的睁开眼睛,眼前朦胧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浓妆艳抹狐媚诱人的一张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是章小雅! 如果没有见过这妮子素颜的模样,乍一看到她这模样肯定会被这小丫头吸了魂魄,可见过这小丫头素颜的模样,再看她现在这种妖媚的像是狐狸精的模样,怎么都觉得别扭。 林昆揉着眼睛坐了起来,说:“小丫头,好端端的,你干嘛把自己化成这个样子,天生丽质难自弃,干脆来一个自暴自弃?” 章小雅嘟着嘴说:“林昆哥,你就不能留点口德呀,至于你说的这么夸张么?我对着镜子照了三次,没觉得什么不妥呀。” 林昆坐了起来,惺忪的双眼亮起了一道光,这小妮子吵了他的美梦,怎么也得趁机报复一下才是,“明明一个嫦娥仙子,你非把自己搞成个狐狸精,狐狸精好还是嫦娥好?” 章小雅想了想说:“你喜欢哪个?” 林昆道:“我喜欢嫦娥!嫦娥仙子清纯丽人,不似狐狸精那么祸国殃民。” 章小雅哦了一声,又嬉皮的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说喜欢静瑶姐那样的,看来你们男人都一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你这小丫头……” “静瑶,静瑶,哎呀刚才有人叫的那个亲呀,肯定在梦里头没干好事吧,哎呀,可真是羞羞啊,都多大的人了,还做那种梦。”章小雅嬉笑着说,吐着舌头故意气林昆。 “嘿,小丫头找打是不是!”林昆扬起巴掌,佯装欲打。 “嘻嘻!”章小雅技高一筹的得意笑道:“林昆哥,你还是省省吧,你这招对我没用,我知道你不舍得打我。快点起床收拾吧,带你出去转转,顺便认识一下燕京第一美女。” 林昆很是执拗的说:“行了吧你,少跟我整这些没用的,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又想要出去玩,还不想让保镖跟着,所以就拉上了我这个免费的保镖为你保驾护航,昂?” 章小雅嘻嘻的笑着说:“林昆哥,你干嘛说的这么直接,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带你去认识燕京美女可是真的,那可我是最好的朋友,我跟他讲过你许多的事情,她想认识你一下,在这燕京皇城里头,多少个纨绔子弟想要跟她认识,压根就没机会,就是老首长的孙子也不例外呢。” “老首长?” “对啊,就是咱们华夏上一任的首长,他孙子可不得了呢,人不但长的帅,而且很有治国的才华,想想我都有些崇拜呢,可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宝贝闺女呀,就是不欣赏他。”章小雅眨巴了两下眼珠子,对林昆说:“林昆哥,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他们俩没缘分,即便那小子再优秀,我闺蜜就是不喜欢。” 林昆笑着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这个奇女子有点兴趣了呢,不过也不对呀,既然前任首长的孙子喜欢你闺蜜,就凭他爷爷罩着他,那小子完全可以抢亲呀,先抢回家去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再过日子慢慢培养感情呗,电视剧不都这么演的么?” 章小雅冲林昆吐了吐舌头,鄙夷的说:“这么烂的主意,亏你也能想的出来,我闺蜜的家里可不简单呢,前任首长是厉害,可也拿他们家没办法,再说了能坐到国家首长的位置,会那么肤浅不识大体的去支持孙子强抢民女啊!?” 林昆从床上下来,笑着说:“既然这个姑娘这么不一般,那我索性也好奇一下,不过我可跟你说,今天陪你疯完之后,我可是要去我的房子那看看,春节期间我会留在燕京随时待命,你万一有点什么危险,我一定会马上出现。” “林昆哥,我好感动!”章小雅的胳膊又攀上了林昆的臂膀,林昆马上像是被蜜蜂蜇了一样,赶紧和这小丫头保持距离,昨天晚上的一幕幕至今还在心间,可不想再一次让自己憋的差点肾爆呢。 林昆看着章小雅说:“保持距离,另外你赶紧去把你脸上的狐狸妆卸了,你这个样子,我可不跟你出门,惹事。” 章小雅笑嘻嘻的说:“能惹什么事呀?” 林昆道:“你穿成这个样子随便往街上一站就是焦点,到时候不一定引来多少色狼呢,到时候我还得一个一个的清理。” 章小雅笑着说:“那好吧,为了给你省点力气,我还是去卸了妆,变回以前的自己,唉,看来妲己状不适合我哎!” 在章家简单的吃了口早餐,餐桌上林昆和章老爷子聊的不错,明显能够感觉的出,章老爷子挺喜欢这个后辈晚生的,结果不等章老爷子聊的过瘾,章小雅也已经急匆匆的拉着林昆跑路了,章老爷子笑着无奈的摇头,自己这孙女也太…… 老管家已经将车准备好了,章小雅拒绝了司机,亲自握上了方向盘,林昆坐到车上后,先是赶紧的把安全带系上,一副很正式又紧张的模样,章小雅不满的侧过头看他,说:“林昆哥,你至于这么夸张么,我开车的水平又不是不行。” 车子发动了,向着燕京皇城的繁华之地驶去,车子停在了一家毗邻市中心商业区与soho区的西餐厅门前,服务生有礼的迎过来,相貌很是清秀,脸上的笑容也很诱人,尤其见了章小雅这么漂亮的姑娘,服务员的热情更是高涨了几分,章小雅很娴熟的掏出小费打赏,挽着林昆的胳膊就向西餐厅的大门口走进去,林昆想要挣开,小丫头却是紧紧的抱着,无论林昆怎么想要挣脱,小丫头就是任性的不松手,林昆打趣说:“刚才你随随便便的一张老人头就打赏了,你爷爷知道了又好心疼了。” 章小雅笑着说:“我爷爷是穷日子过过来的,这么多年一直也没忘本,哪像那些个土豪暴发户,有了钱之后胡作非为,还不忘了拿出来炫耀,生怕全世界不知道他们有钱似的。” 林昆笑着说:“你爷爷抠门,但整个燕京城也照样知道他有钱。” 章小雅一脸骄傲的说:“这可不一样,现在至少可以说明我爷爷是个低调的人,他抠是因为解决,至于别人都知道他有钱,这是没办法避免的,位高权重、高处不胜寒,达到了我爷爷这个层次,就是想没钱恐怕都难吧。” 林昆感叹说:“是啊,人这辈子就是这样,当你达到一定程度了,该有的都会有,只是大多数的人一直存在于一个误区里,仿佛就是为了钱而生的,一点也没有去考虑过自己的位置,钱这东西越是强求越是不来,倒不如顺其自然一点的好。”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二楼临窗的一个雅座,章小雅坐了下来,林昆坐在对面,问:“你朋友还没过来?” 章小雅道:“哦,她早上跟我说了,家里有事要晚一点过来。” 林昆道:“那你那么急着拉我出来干嘛?” 章小雅笑着说:“带你早点出来尝尝这家的美食呀,味道可是好的不得了呢,是我在眼睛吃过的最正宗的一家餐厅了!” 章小雅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招了招手,叫了声说:“服务员!” 一个相貌标致的女服务员过来,笑容怡人的说:“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能为你们效劳的么?” 章小雅翻着菜谱说:“先给我来一份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服务员一边看着一边娴熟的在点菜器上记录下来,轮到林昆点餐,林昆却是不知道该点点什么好,他是真吃不惯西餐这一套,刀子叉子的怪费劲,所谓的贵族式的进食方式,说白了就是一群成天闲的五脊六兽的人聚在一起扯淡,吃饭是为了填饱肚子,就比如吃牛排吧,肯定是大块的吃肉舒畅,尼玛整个刀子叉子的在那儿舞舞喳喳,像是能吃饱似的。 “给我来一份新西兰的肥牛牛排,十分熟,给我来两份吧,一份肯定吃不饱。”林昆道。 服务员内心忍不住想要笑,但脸上的依旧保持着职业化的笑容,说:“先生,喝点什么酒,或者还需要点其他的么?” “再给我来一双筷子,其他的再说,酒就不喝了,开车过来的。”林昆道。 “好,那我先下去了,你们点的餐马上就能送到,祝先生小姐用餐愉快。”服务员彬彬有礼的退下去,向两人鞠了一躬。 服务员一走,章小雅就哈哈笑着说:“林昆哥,真有你的,刚刚吃过早饭,就要两份十分熟的牛排,来这吃十分熟的牛排,你肯定是第一个。” 林昆道:“还不是都怨你,早餐没吃几口就给我拽出来了。” 章小雅的手机响了起来,小丫头接听了电话,说:“你到了呀,我们就在二楼,以前我们俩经常吃饭的座位!” 林昆顺着窗外向下看了一眼,只见餐厅的门口一位衣着时尚华丽的女子,披着头发打着手机,正向餐厅里走进来…… 等等,她好像有点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