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夜下诱惑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二十五章:夜下诱惑

第九百二十五章:夜下诱惑 和章小雅比起来,章文辉夫妇俩在家族里的地位就不显得那么高了,饭间的时候夫妻很少说话,只是有一句每一句的应和着,章小雅的大伯为人和善,主动和林昆攀谈了几句,二伯和大伯比起来则有些傲气,不过从喝酒上看的书,是一个性格豪迈之人,至于章小雅的两个堂哥,这两个年轻人饭桌上的表现,倒是给了林昆一种重新的认识,大堂哥章雨泽老持稳重,言行举止无一不透露着成熟的气息,可他的年纪也就三十五上下,二堂哥章雨宇虽然不似大堂哥那般稳重,可言行举止也不毛毛糙糙,说话的分寸拿捏的也是相当到位,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和他爹一样颇为傲气,性格大大咧咧,这两人是怎么看也不像几个小时前还在卡丁车俱乐部里为了个二流女明星斗的面红耳赤的兄弟俩。 章老爷子高兴,带着自己的三个儿子两个孙子连番的敬林昆的酒,林昆自然要表现出一份诚惶诚恐受宠若惊的表情来,除了章小雅的父亲章文辉外,章老爷子和章文义、章文君这爷仨,可都是华夏武器装备的栋梁之才,尤其是章老爷子,华夏红色政权的兵工厂核心几乎是他一个人撑起来的。 吃过了晚饭,章老爷子喝的有点多了,章文义和章文君两人也是微醺,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饭桌上一家人只聊开心的,可等章文义和章文君两个微醺离席的时候,却听到两兄弟俩在那嘀咕着,“这两个小兔崽子,为了一个不入流的女人斗起来的,等回家的,咱们哥俩好好教育教育他们哥俩。” “对,教育,揍!” 至于章雨泽和章雨宇兄弟俩,饭桌上那叫一个和谐,两人就好像什么隔阂都没有一样,依然是兄弟敬大哥,大哥邀兄弟的,酒席完全散开的时候,章老爷子红着脸,借着酒劲儿教育他的两个宝贝孙子说:“你们两个小子给爷爷听好了,什么也抵不过兄弟情,不要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坏了兄弟之间的感情,打虎还要靠亲兄弟呢,咱们章家不说家大业大,这燕京城怕是没几家敢这么说,你说你们俩为了一个戏子闹矛盾,将这家也我怎么敢让你们俩管。” 这兄弟俩的认错态度还是不错的,笑嘻嘻的爷爷长爷爷短的道歉,随后丢下一句:“爷爷,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两人就要开跑,却是被章老爷子一口叫住:“都给爷爷站住!” 两兄弟俩哪还敢跑,只好陪着笑脸停住,一起说:“爷爷,我们知道错了。” 章老爷子吐着酒气说:“知道错了改就好,快扶我回屋去。” 两兄弟一起啊了一声,很是诧异的模样,说:“爷爷,今天怎么要我们俩扶了,以前你不都是钦点表妹扶您么?虽说我们是您的亲孙子,可要是和表妹比起来,就不像是亲孙子了。” “你们俩个怎么这么多废话呢,快扶爷爷回去!”章老爷子红着脸,吐着酒气说道,堂兄弟俩赶紧一左一右的扶住,章老爷子又对小雅说:“小雅,你把小林给扶到客房。” “好的,爷爷!”章小雅滴酒未沾,这是章老爷子对她唯一要求苛刻的地方,女孩子家不准随便喝酒,容易吃亏。 一向酒量浅的章文辉今天晚上也没少沾酒,妻子卢慧扶着他回去了,卢晓晴坐在那儿大眼睛转了转,笑嘻嘻的跟着姑姑回去了,偌大的餐桌上,一下子就剩章小雅和趴在桌子上的林昆了,林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似是喝的过头了。 “林昆哥,林昆哥?”章小雅摇晃着林昆说:“真喝多了?” 林昆咕哝的唔唔两声,说的什么根本听不清,章小雅说:“真喝醉了?”旋即又自言自语说:“你酒量什么时候这么浅了?”说着,小丫头费力的把林昆从椅子上给架了起来,向着客房走去。 章家的院子虽说没有朱家那么大,不过也不小,客房有好几处,林昆今天晚上住的,是章家最豪华的一处客房,附近假山清泉,虽然这大冬天里结了冰,而且整个季节的色调看起来有些萧索,但风景依旧还是不错的,至少情调在。 客房的外观风格依旧是老北京的风格,不过材质用的都是最现代的绿色环保材料,屋里头通着暖气,格外的还有空调,推门进去,章小雅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林昆掀到床上。 “呼,你可比我爷爷重多了!”章小雅红着小脸,气喘吁吁的道。 “你在这儿先躺一会儿啊,我去给你弄点清水来擦擦脸。”章小雅说了一声,转身就欲去端些清水过来,她刚要转身,忽然觉得不对,返身又来到林昆的身边,伸出手指就在他的胳膊上使劲儿的拧了一下,这突然的袭击,顿时疼的林昆忍不住的‘啊’的一声,噌的一下坐了起来,边揉胳膊边满眼哀怨的说:“小丫头,干嘛下这么狠的手!” 章小雅一脸得意的说:“让你装,差一点就被你骗过去了。” 林昆咧嘴笑,模样不正经的说:“我要是不装一点,就你爷爷今天晚上的高兴劲儿,还不带着你爸和你那两位大爷把我灌到吐啊,我酒量是好,可也架不住爷四个轮番灌吧,对了,还有你两个堂哥,那两个的酒量也不浅,我吃不消啊!” 章小雅琢磨了一下,说的也在理儿,不过马上又目光幽怨的抱怨道:“那你刚才干嘛还演戏,差一点累死我呢,你连我也骗!” 林昆笑着说:“这不是为了把戏演的真一点么,万一要是被你爷爷或者你爷爷身边的仆人发现了,哦,说我是装的,那你爷爷不还得对我有意见啊,觉得我人不老实,万一再觉得我人品有问题,以后不用我保护你了,再给你派一个凶巴巴的满脸虬髯胡子的大汉过来,万一再有暴力倾向,是不是。” 章小雅紧张了,别的她倒是不怕,万一林昆真不能保护她,两人就不能经常见面了,这可是她万万不愿意看到的,不过林昆说这话倒也没太多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糊弄一下这小丫头,结果收到的成效却是极其的不错,小丫头马上紧张兮兮的左看右看,又站在窗户旁边看了看,确定暗处没有爷爷的眼线,又生硬的将林昆给摁到了床上,说:“林昆哥,你再装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打水来擦脸!” 林昆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扑朔迷离的灯光透过窗户招进来,迷蒙中带着一丝慵懒的惬意,他随手摸出了手机,打通了楚静瑶的电话,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里面吵吵闹闹的,林昆笑着问:“媳妇,你在哪呢?” 楚静瑶大声的说:“我和澄澄刚在外面吃过饭,新光商城的广场上有篝火晚会,澄澄非要跟着过来凑热闹,人太多了!” “爸爸!”电话的另一边,澄澄抢过了电话,“爸爸你在哪儿了呀,这里好好玩玩呢,等你回家我带你来玩好不好!” 林昆脸上漾起幸福的微笑,“好,等爸爸回去了你带爸爸去玩!” 和老婆孩子聊了一会儿,林昆挂了电话,这时章小雅已经打好了热水进来,拧了拧毛巾就要给林昆擦脸,林昆马上坐起来拦住说:“等等!” 章小雅一脸疑惑的说:“怎么了?” 林昆说:“我只是装醉,又不是真的醉了,不用擦脸吧。” 章小雅一脸蠢萌的小模样说:“那擦擦脸也舒服吧。” 林昆道:“不用,真不用。”说着话,屋里的暖气太给力,他随手就脱了外套,里面穿着一件黑色的贴身毛衣,咱们林大兵王不是那种爆炸性的肌肉男,他身上的肌肉呈小块状,被这紧身的黑色毛衣一束缚,勾勒出男人性感的弧度来。 “哇!” 章小雅一脸夸张的花痴表情,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新奇。 林昆白了小丫头一眼,道:“至于这么夸张么,你之前又不是没见过。” 章小雅嘻嘻笑着说:“今天看起来不一样嘛。” 林昆笑了一声说:“呵,有什么不一样的。” 章小雅漂亮的大眼睛机灵的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努起一抹颇为玩味促狭的笑容,说:“时间,地点,环境……都不一样。”说着,小丫头那双微微眯起的小眼睛,一抹狡黠而又妩媚的光芒闪现,整个人慢慢的向床上坐着的林昆欺了过来,嫩红晶莹的小舌尖轻轻的向外一探,在那朱红诱人的嘴唇上轻轻的一舔,同时两只手渐渐的拉开了身上穿着的那款粉红色的小羽绒服的拉链,拉链声哗啦啦…… 林昆瞳孔猛然瞪大,语气不顺畅的说:“小,小丫头,你这是要干嘛?你,你可别胡来啊,咱们现在可是孤男寡女的……” “是么?” 章小雅那妖娆惹人的小模样循循逼近,如兰般的呼吸轻轻的搅动着两人中间的一小片方寸,身上那处女独有的体香慢慢的弥散在空气中,混合着那淡淡的香水味,仿佛空山之中幽兰一样,又如那午夜十分晕染开的迷迭香,令人麻醉,撩拨着内心那本来坚定却又瞬间脆弱不堪的情感神经。 作为一个七情六欲身体发育正常的成年男人,战场上无数硝烟弥漫之中冒着枪林弹雨无畏,取上将首级更是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可此时此刻面对眼前化身为妖精的小娘们,咱们林大兵王还真就是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喉结动了动,瞳孔又张大了几分,后背靠着墙……不对啊,自己这是要被逆推了? 一个叛逆的声音突然在胸腔里响了起来,“老子堂堂的漠北兵王,岂有被小娘们逆推的道理,一世英名岂能这么毁了!” 一念至此,林昆本来有些局促惶恐的脸上,瞬间晕染开了一抹邪气的笑容,腰杆猛的一挺,一下子就把逼近过来的章小雅撞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