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谈话 - 神兵奶爸

第九十二章:谈话

第九十二章:谈话 “爸爸,你为什么不帮孙大大?”半下午的时候回到了酒店,林昆正从行李箱里把日用品拿出来,澄澄站在他身后突然问道,刚才在街上的时候,林昆没回答小家伙的疑问,这小家伙一路上一直惦记到现在呢。 林昆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坐到了床沿上,笑着对澄澄说:“儿子,坐过来。” 澄澄听话的坐到了林昆旁边,侧着小脸等着林昆的答案。 “儿子,你觉得孙大大怎么样?”林昆笑着问,他这么问不是想要从澄澄的口中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答案,而是有意培养澄澄去思考人性格。 “嗯……”澄澄认真的想了想,道:“孙大大是个好人。” “对,澄澄说对了。”林昆笑着说:“你是怎么知道孙大大是好人的?” 澄澄又想了想,道:“因为孙大大是孙洋的爸爸,所以他是好人。” 林昆笑了笑,这次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毕竟澄澄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他这么想也符合‘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逻辑,林昆笑着说:“澄澄,爸爸不是不帮孙大大,相反爸爸是帮了孙大大的大忙,只不过这忙还没帮完。” “哦?”小家伙疑惑了。 林昆又笑着问:“那你觉得孙大大和爸爸哪里不同呢?” 小家伙一边思索,一边道:“孙大大比爸爸的年纪大……孙大大没有爸爸帅气……孙大大没有爸爸高……孙大大,孙大大不是超人大大……” “孙大大为什么不是超人大大?” “因为……因为孙大大不够勇敢。” “对。”林昆笑着夸赞道:“澄澄真棒,说对了。爸爸帮了你孙大大的大忙,就是让孙大大变的勇敢起来。” “怎么变呀?”澄澄疑惑的道。 “你还太小了,爸爸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等你慢慢长大了,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苏有朋和孙洋的声音:“楚澄,我们出去玩呀!” “爸爸,我要出去玩。”澄澄道。 “嗯,不许跑的太远,只准在酒店的院里玩,听到没有?”林昆叮嘱道。 澄澄连连点头,就出去跟苏有朋、孙洋出去玩了。 林昆把日用品都拿出来摆好,便来到了隔壁,敲了敲门道:“孙哥,在么?” 门打开了,孙志脸上挂着微笑,“什么事啊,林昆。”虽然是在笑,可不代表他的心里就没有芥蒂了,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自然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而且他心里也想明白了,跟林昆也只是萍水相逢罢了,自己心里有芥蒂归有芥蒂,但也确实怨不得人家不帮自己。 “没什么事,过来坐坐,孙哥方便么?”林昆笑着道。 “嗨,有什么不方便的,快进来吧。”孙志侧着身把林昆让了进来。 “来,抽烟。”孙志掏出烟递给林昆。 林昆接过烟,孙志帮他点着,林昆坐下抽了一口,笑着道:“孙哥,你刚才肯定生我的气吧。” “没有!”孙志坐在旁边,也点了根烟,笑着道:“那有什么好生气的。” 林昆笑着盯着孙志的眼睛看,不说话,就这么盯了两秒钟,孙志就老实交代了,他尴尬的一笑,道:“刚才确实生气,不过现在真不生气了。” “孙哥,我不是有意不帮你,咱们三个一起出去,不管谁有谁,另外两个人都不能看眼,春生刚才想帮你,是被我拦住了。”林昆笑着道。 “哦……”孙志笑着,笑容却不是很自然。 “孙哥,我之所以不帮你,也不让春生帮你,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林昆顿了一下,抽了口烟继续道:“一个男人要想有所作为性格是关键,像你现在这样畏手畏脚的,骨子里软弱的一塌糊涂,你怎么保护你的孩子你的女人?今天那胖子是来欺负小孙洋,要是欺负嫂子呢?” “他要是敢欺负我女人,我非跟他拼了不可!”孙志慷慨激昂的道。 林昆磕磕烟灰,笑着道:“孙哥,你现在这么说,等真遇到了那种情况,你还是会和今天一样,嫂子是你的亲人,儿子也是你的亲人,他们俩在你心中的地位是一样的,甚至说你对儿子的保护欲更强一些,今天小孙洋被当街欺负了,你都没能冲上去跟那胖子拼命,换成嫂子被欺负了,你照样不会冲上去的。” 孙志不吭声了,林昆说的在理,他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十分的不好看。 “当然了,我来不是故意数落你的孙哥,”林昆笑着道:“咱们爷们必须得有骨气有勇气,我相信你原来肯定是个有骨气有勇气的人,只是在这社会上磨练的久了,尤其在单位里郁郁不得志这么多年,你身上的戾气早已经被打磨光了,一个男人应该成熟,但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戾气就不好了,你说呢?” 孙志闷头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是。” “今天的事都过去了,你也不用太自责,我来找你说这些话,就是希望你以后能重新找到自我,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拿出你的骨气和勇气。” “嗯……”孙志点点头,旋即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哎,说的容易,可哪有那么容易,我一直就活的憋屈,就算是想有骨气和勇气也……” 林昆笑着打断他,“孙哥,工作毕竟只是你人生的一部分,你还有家庭,还有老婆孩子,你一个人活的憋屈没什么,你就忍心让他们也跟着憋屈?” “不愿意!”孙志盎然的道,不过马上又蔫吧了,“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 “孙哥,你觉得自己有能力么?”林昆笑着问。 “有!”孙志很肯定的回答。 “你现在屈才么?” “屈才!” “这样吧,我和黄权是同学,等咱们旅游回去了,我去跟他说说,让他给你调动个差不多的岗位,发挥一下你的能力。”林昆夹着烟卷笑着说。 “这……”孙志没有表现出高兴的表情来,反而有些苦涩。 “怎么了?”林昆问。 “林昆,你有所不知道,我最初在信贷部门任经理,那时候黄权是我的手下,黄权平时总喜欢耍些小聪明,我平时没少训斥他,后来他当上了行长,直接就把我从信贷经理的位置上掳了下来。”孙志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他这是摆明了公报私仇啊,你去找他怕是也没用。” “哦,原来这样啊。”林昆笑了笑,道:“不过没关系,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 “那谢谢了,林昆!”孙志感激的道。 “孙哥,不管这事我能不能办成,我都希望你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一个男人不管被生活被现实如何打磨,都不能放弃骨子里的勇气跟韧劲儿!” “嗯。”孙志肯定的点点头,林昆这一番话对他的作用有多大,他自己也不知道,单凭这一番话就让他重新变的有勇气有骨气几乎是不可能的,一切还要看他自己。 从孙志的房间出来,林昆就下楼到了酒店的院里,他还是不放心澄澄一个人在外面玩,虽然有苏有朋和孙洋陪着,但那两个也都是小孩子,不遇到事最好,一旦遇到了什么事,他们三个小孩子根本解决不了。 林昆刚从酒店的大门口出来,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是楚静瑶打过来的,楚静瑶在电话里表现出相当的不满,“你们都到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林昆对着电话咧嘴一笑,拿出了他无赖的本性,“老婆,这边风景太好了,一时间就忘了跟你汇报了,再说了我也是怕你忙打扰到你了。” “你……”楚静瑶明显有些气节。 “老婆你放心,儿子跟着我保证一切ok,倒是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林昆咧嘴笑着道,本来一番关心叮嘱的话,却愣是被他说的变味了。” “行,我挂了,要是你没把儿子照顾好,等你回来了我肯定跟你算账!”说完,楚静瑶就把电话挂了。 林昆笑着把电话揣兜里了,就看见冯佳慧和韩心拎着大包小包的回来,林昆心中不由的感叹,女人果然是天生的购物狂,这才多大一会儿就买了这么多东西,而且这服务区的东西肯定不便宜,还买了这么多! 林昆对冯佳慧还是有所了解,包括她的家庭背景,冯佳慧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父母在老家的小镇上开了一间包子铺,家里还有个正在读高中的弟弟,平时她都是省吃俭用的,从她穿的衣服的牌子就能看出来。 所以,林昆断定,冯佳慧手里拎的那大包小包的东西,十有八九是帮韩心拎的,看来这小导游的家庭条件很优厚啊,与此同时他也在心里也暗暗的琢磨着,等晚上吃饭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狠狠的宰这小姑娘一顿? 双方是迎面过来的,冯佳慧和韩心也看到了林昆,冯佳慧先开口道:“澄澄爸爸,你这是要去哪儿?” 林昆指了指澄澄他们三个小孩子玩的地方,笑着道:“我出来看看他们。” 韩心看了一眼她手腕上那块精致的手表,笑着说:“林先生,时间也不早了,我和冯老师把东西送到楼上,咱们去找间饭店吃晚饭吧。” 黄昏此时已经西落,林昆点点道:“好,不过……”看向澄澄那边,“那三个孩子正玩的起劲儿,我怕我儿子他不去。” 韩心笑着道:“这个容易,把那两个孩子也一起带上。” “行,等我问问孩子的家长。”林昆笑着说。 “直接把他们的家长也叫上,咱们人多一起吃饭也热闹。”韩心笑着道。 林昆哈哈笑道:“好。”又竖起大拇指冲韩心道:“韩导游,你真敞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