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小巷斗殴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二十四章:小巷斗殴

第九百二十四章:小巷斗殴 “喂,等等,这钱是你的么,揣着就跑,再说你那么多兄弟躺在地上呢,你这个大哥就这么走了,也太不讲究了吧?” 吊儿郎当的一声戏谑,为首的黄毛小青年只觉得眼前一道黑影压了下来,抬起头向上看,林昆那张棱角清晰的脸颊摆在面前,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目光游离而又戏谑,为首的黄毛小心青年心里头发毛,手慢慢的摸向了腰间,突然手上寒光一现,刚才一直把玩的明晃晃的匕首向着林昆的小腹就扎了下来,速度极快,力道也是相当的狠辣,这真要是被扎中了,肠子肯定会被硬生生的剌断,这种混江湖的小贼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毒辣程度可见一斑。 林昆脚底下果断的踹出,44码的大脚板子生硬的就踹在了为首黄毛小青年的小腹上,这黄毛小青年一声痛哼,整个人佝偻着腰就像是大虾一样,凌空的就向后飞了出去,呼通一声…… 这声音听着就疼啊! 黄毛小青年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嘴里痛声连连,林昆的这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给他踹的挣扎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李明哲和李春生围了过来,两人一声的豪气凛然还没发泄完,就想围着这个为首的再拳打脚踢一顿,林昆抬手阻止,笑着说:“打人可以,但你们俩记住了,尤其要照脸打。” 李明哲和李春生嘿嘿的一乐,拳脚霍霍,地上的为首黄毛小青年惨叫声撕破了小巷头顶的天空,传荡出老远…… 小巷外响起了警车声,四名一身警装的警察,快速冲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位女警察,英姿飒爽,一张警帽下的脸颊白皙娇嫩,配上一份警察唯有的英气,更是说不出的惹动人心。 四名警察一看现场的状况,眉头不由的一皱,为首的女警察问道:“刚才是谁报的警?” 章小雅举起手,道:“是我!”指向地上躺着的几个小贼说:“他们是小偷,刚才在小吃街的时候被我们发现了。” 女警看了看章小雅,这位小姑娘并不像说谎的样子,而且地上躺的那个为首的黄毛小青年,虽是被打的猪头状难以分辨,但最近辖区内已经接到了七次的失窃案,全都发生在小吃街,警方经过排查已经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了那个黄毛小青年,这小子之前就有前科,已经是三进宫的选手了。 女警冲章小雅笑了笑说:“姑娘,谢谢你的报警,不过我们警察抓人是需要证据的,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么?” 章小雅一听,脸上有些不高兴了,女警这么问其实也只是例行公事,不过在章小雅看来,这明显是对她的不信任,说:“我说警察同志,你这是在怀疑我们喽?我们可是帮你们抓小偷的好人哎,你不能好坏人不分吧,还要证据!” 女警脸上笑容尴尬了一下,解释说:“姑娘,我不是怀疑你们的意思,而是……” 不等女警说完,林昆上前笑着说:“警察同志,我们有证据。” 女警冲章小雅笑了笑,转过头笑着对林昆说:“哦?” 林昆指着地上躺着的为首的黄毛小青年,说:“他的兜里有我朋友的钱包。” 女警示意自己的两名同事上前检查,两名男警蹲下身,从为首的黄毛青年的兜里掏出了钱包,交到了女警手里,女警打开检查了一下,里面有李春生的照片,笑着对林昆说:“谢谢你们帮我们警方抓捕这些嫌疑人,不过为了进一步的工作,希望你们能跟我一起到警察局做个笔录。” 女警话音刚落,地上为首的黄毛小青年后知后觉的爬了起来,脸上肿的跟猪头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凄楚艾艾的仰着脸对女警说:“警察同志,救命啊,你们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就要被他们给打死了,这几个小子下手太毒了,专照脸打啊!” 周围的几个人被这为首的黄毛小青年的窝囊样惹的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女警也是忍不住的抿着嘴浅笑了一下,吩咐手下说:“带走!” 章小雅不愿意跟着去,林昆上前劝了几句,说这是警察例行公事的过程,反正咱们是好人也做了,最后也不差这一步。 李明哲和李春生各自开着车跟在警车的后面,来到了辖区的派出所,这临近年底,警察局里好不热闹的一片景象,林昆笑着问了一句,在前面带头的一名民警解释说:“这不临近年底了么,小偷也都猖獗了起来,怎么抓都抓不完。” 女警安排手下的人先带李明哲和李春生去医务室包扎检查了一番,两人伤的倒不重,只是那钢管砸在身上确实吃痛,剩下的还有几处匕首擦过的伤口,伤口都不深,好在是冬天穿的外套厚,而那几个被殴的不轻的小贼,女警故意没安排他们去医务室,几个小贼嚷嚷着表示抗议,但抗议无效,这小偷小摸的虽然算不上是重罪,但几个人聚起伙来行窃,罪名可就提升了一等,再说这些人看起来是小偷小摸,有时候偷的可是救命救急的钱。 在警察局里做完了笔录,林昆几个人也离开了,天色已经黄昏在前,冬天的夜晚来的匆忙,过不上半个小时天就黑了,中间章老爷子来了电话,问章小雅这丫头在哪儿呢,小妮子当然不敢说在警察局,否则爷爷一着急不一定又折腾出多大的动静,再说了她也担心爷爷因此以后不让她再随便出来玩了。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刚才的那名女警跟了出来,可能也看出这一群人里是以林昆为首脑,主动提出跟林昆互相留个联系方式,日后这一群小贼审讯的时候,如果有需要希望林昆等人能出面配合。 回去的路上,章小雅和林昆坐在后面,卢晓晴和李明哲坐在前面,李春生则开车和往前回自己家了,章小雅突然问林昆说:“林昆哥,你说刚才的那位女警花会不会看上你了?” 林昆笑着白了小丫头一眼,说:“你可别乱说,我哪有那魅力。” 章小雅道:“要不然她留你电话干什么,怎么不留我的?” 林昆笑着说:“就你刚才对人的那态度,人家可能留你的么?回过头人家真的有什么事和你沟通,你再跟人家吵起来怎么办?” 章小雅嘟着嘴,一脸委屈的说:“人家有那么凶么?” 林昆笑着说:“你问晓晴。” 章小雅问道:“晓晴,表姐有那么凶么?” 卢晓晴透过后视镜看着章小雅,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好像……有吧。” 章小雅撅嘴,很委屈的说:“人家很温柔的一个小姑娘好不好。” 林昆笑着说:“这没什么呀,想不想听我说句实话?” 章小雅一副小可怜的模样点点头:“当然了。” 林昆笑着说:“以我这么长时间的阅女经验,你们漂亮的女人之间总是有着说不出的敌意,漂亮女人和漂亮女人之间实际上是很难做朋友的,一般漂亮的女人都会选择不漂亮的女人做朋友。” 章小雅眨巴着大眼睛,切的一声说:“林昆哥,你净胡说,我和晓晴的关系就可好了,难道晓晴不是美女哇?” 林昆笑着说:“你和晓晴是亲戚,当然不一样了。” 章小雅不服气的说:“那静瑶姐呢,我和静瑶姐还有陆婷姐的关系都好着呢。” 林昆笑着说:“看吧,你自己都说了,她们是你的‘姐’,你在心里头是把她们当成好姐姐。” 章小雅还是不服气,道:“我还有一个好朋友呢,她可是燕京城里的一枝花,比我还要漂亮呢,等我介绍给你认识!” 林昆笑着说:“算了,你林昆哥不想认识什么美女了,漂亮的女人都是红颜祸水,都会带来麻烦的,我想要消停。” 章小雅又是切了一声,不说话,不过心里却是坚定自己的主意。 奔驰车停在了章府的门口,李明哲目送章小雅三人下车,看向章小雅的目光隐隐的一阵不舍,章小雅透过车窗笑着对他说:“明哲,再见喽!” 李明哲脸颊微红的笑着说:“小雅姐,我可以找你玩么?” 章小雅笑着说:“当然啦!有时间欢迎你来我家玩!” 李明哲开心的笑了起来,一脚油门,奔驰车很快消失在了街角。 “表姐,李明哲好像喜欢你哎!”卢晓晴说道,话里头酸酸的。 “怎么,吃醋啦?”章小雅促狭道,笑着说:“放心好啦,表姐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你要是喜欢尽管去追啦,明哲这孩子害羞,真喜欢一个女孩也不好意思开口的。” 卢晓晴脸颊羞红,低着头咕哝了一句:“我才不要呢。” 章小雅促狭道:“那我把他介绍给别人喽?表姐的身边可是不少的漂亮姑娘哦,那一个个长的都水灵极了,还会讨人喜欢。” 卢晓晴的脸更红,道:“哎呀,表姐,你别乱说了好不好。” “哈哈……” 章小雅开心的笑了起来,挽起林昆的胳膊,起腻的道:“林昆哥,我们进去吧,今天晚上你可多喝点,最好喝倒我爷爷。” 林昆笑着白了这小丫头一眼:“你是你爷爷的亲孙女么?” 章小雅笑着说:“就因为是亲孙女才让你喝倒他嘛,他这个人吧就喜欢喝酒,但很少能遇到喝酒喝到一起的,我看的出我爷爷挺喜欢你的,要不你给我爷爷做孙女婿吧。” 林昆翻着白眼,说:“别瞎说,你不怕你静瑶姐吃醋啊!?” 章小雅道:“静瑶姐吃醋我不怕,大不了我跟她商量一下,她当大的,我当小的喽,静瑶姐那么大度,应该不介意吧?” 林昆无奈的笑,这小丫头的思维,还真是让人受不了。 晚餐丰盛,章家的一家人齐聚,虽说章小雅是个姑娘,但在章家的地位可以说是最高的,最得章老爷子宠爱的,甚至章老爷子曾经放出过话,将来这家业要留给章小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