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小巷斗殴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二十三章:小巷斗殴

第九百二十三章:小巷斗殴 “追!” 李春生喊了一声,李明哲拉了他一把说:“春生哥算了吧,穷寇莫追。” 李春生道:“穷寇个毛啊,他抢了我的钱包,不追上他,我就成穷了!” 李春生撒腿就追上去,李明哲微微一怔,嘀咕了句道:“不早说!”马上也跟着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追着一个小偷追进了巷子里,周围注意到的人都是一脸的好奇,章小雅她们三个拿着刚做好的小吃跟着过来,问林昆说:“林昆哥,他们俩干嘛去了?” 林昆笑着说:“春生的钱包被偷了。” 章小雅啊了一声,王倩也是很惊讶的样子,嘟囔着骂了句道:“真是笨死了,这么大个人钱包还能让小偷给偷了。” 林昆笑着说:“是他故意让那小偷偷的,刚才那小偷想偷那个老太太的,春生和明哲是故意要抓那小偷个人赃并获。” “哦,原来这样啊!”王倩脸上的表情好看了起来,自己的男人原来不是笨,而是见义勇为呢,这形象瞬间高大上了。 说话的功夫,林昆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也钻入了刚才的那个巷口,他表面上不动声色,笑着对三个女人说:“走,想不想去看看他们两个抓小偷?” 章小雅典型的那种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高兴的说:“好啊好啊!” 王倩也是想去看看自己男人发威的模样,微笑不语默认,至于卢晓晴,在场的一共四个人,三个人同意了,她哪还有选择的权利,另外这小丫头的心里也蠢蠢欲动的想去看热闹呢。 林昆带着三个女孩快速的来到了巷口里,已经不见李春生和李明哲的踪影了,靠听着脚步声辨别,林昆带着三个女孩绕进了第二个巷口,往前走了不远,就听旁边的一个窄巷里传来了一阵冷声嗤语的说话声,听样子好像不少人。 李春生和李明哲追进了巷子,跑到了一个死胡同的时候,前面的那个贼眉鼠眼的小年轻停了下来,手里头还拎着李春生的钱包,转过身,气喘吁吁但脸上的表情很嚣张,甩着手里的钱包,歪着脑袋冲李春生和李明哲说:“呵,你们两个可真卖力,还真敢追过来呢,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么?” 李春生和李明哲隐隐约约感觉到情况不妙,哥俩刚才追的太莽撞了,在这巷子里绕来绕去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小贼是故意把他们俩往这带,前面是死胡同了,正常这个小贼如果没有什么阴谋诡计的,应该吓的赶紧讨饶,可他却…… 不容这一对堂兄弟俩多想,身后铛啷啷的一阵钢管拖在地上的声音,回过头的时候,只见四五个小青年走过来,有的手里拎着钢管,有的在那摆弄着匕首,一个个目光冷然,脸上噙着阴森的笑容,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头发有些蓬乱的黄毛,看样子三十多岁,穿衣打扮很普通,背有些驼,手里头正在娴熟的甩玩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嘴角歪的一咧,看着李明哲和李春生说:“你们两个混哪条道上的,敢来坏我的财路?还打了我兄弟,今天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以后我还在这条道上怎么混?” 李明哲和李春生的眼角飞过一抹凛然之色,两人提了提呼吸,若说心里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虽然都会些拳脚,但从来也没拉出来真的对敌过,这一下子碰上了五六个手里拎着家伙事的凶狠之徒,手心里都出了一层冷汗。 “干他们!” 为首的黄毛一发话,身后的小弟向着李春生和李明哲就冲过来,来势汹汹的模样,可绝对不像是闹着玩的,这时手里拎着李春生钱包的那个小子,把钱包抛向了为首黄毛的手里,手里摸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着李春生就扑过来,李春生刚才踹了他两脚,害的他把门牙都磕掉了,这仇必须要报! 李春生握紧了拳头,大敌当前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就将平时从林昆那儿学来的军体拳,一板一眼的打出来,可对方手里都是持着家伙什的,他的拳头再硬也抵不住钢管啊,铿的一声,迎面的钢管劈了下来,砸在了他的手背上,李春生顿时吃痛的哼了一声,整个人快速的向后腿了两步,不料身后刚才被他踹了两脚的小青年的匕首已经向着他的腰腹扎了过来,李春生心头一紧,赶紧闪身向一旁躲去。 被踹的小青年的刀扑了个空,身形还不等止住,李春生稳住身形紧跟着一脚就冲他的屁股踹了过来,这一脚踹的结实,劲道也足,直接把这个小青年踹的向前扑去,前面刚才拎着钢管砸了李春生一记的小青年刚好也向这边追过来,结果持着匕首的小青年一个不留神,嗤啦一声在拎着钢管的小青年的胸前划了一道口子,没有破皮见红,但那身上穿着的羽绒服却是被划开了,里面的羽绒掉了满地。 “你特么的长点眼!”拎着钢管的小青年怒叫,脊背上却是渗出了一片冷汗,拎着匕首的小青年一脸歉意,马上拧过身就将所有的怒意转向了李春生,两个人对视一眼,一左一右的就向李春生左右包围过来。 李春生看着两人手里拎着的家伙事,不管是哪一个挨上一记都不好受,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将平时的训练全都展现出来,两只拳头咯吱咯吱的握响,心跳却是砰砰砰的加快。 另一边,李明哲被四个小青年围殴,他在国外的时候拜过不少武馆里的师傅,那些师傅都有些武功,不过根本不会把真才实学交给他们这样学生,所传授的也都是些皮毛,李明哲最喜欢的是截拳道和泰拳,虽然只是练的皮毛,但由于勤学苦练,那些皮毛用起来也得心应手,只是对上赤手空拳的对手倒还好,一下子对上四个手持家伙什的,还不等开战他的心已经慌的突突乱跳了,跟这些人你来我往的斗了几个回合,他的身上挨了两记闷棍,衣服也被匕首划开了,方才那一鼓作气的势头,也随之越来越畏手畏脚起来,他这一畏手畏脚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更加施展不开,更被这四个小年轻围着殴了,好不容易一拳打在了其中一个小年轻的脸上,还因为出拳有所顾虑,根本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杀伤,倒是把那小青年激的更加暴怒。 眼看着这堂兄弟俩就要被惨殴,突然一声吊儿郎当的声音隔空传来,“你们两个练拳练拳,练到最后一点拳者应该有的勇气都没有,还怎么跟人斗,你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打到他们几个不入流的小贼,而是要打败自己心中的恐惧,恐惧不破,还谈什么破敌,倒不如以后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也别想什么行侠仗义什么英雄梦了。” 是林昆的声音,一听到这个声音,李春生和李明哲堂兄弟俩的心里头都燃起了希望,再听到林昆话里对他们的揶揄嘲讽,两人没由来的一阵脸红,心里头一股前所未有的豪气就被逼发了出来,先战胜自己的工具,豪气一起,便不管任何恐惧了,两人状若癫狂一般的反击了起来,李春生挥起了拳头,不再像之前那般畏首畏尾了,一只硕大的拳头挥在半空中,和迎面挥劈下来的钢管硬碰硬的来了一记,铿的一声闷响,光是听在耳朵里就让人疼的心底直打颤,李春生咬牙忍住,紧跟着原地跳了起来,趁着挥钢管的小青年钢管被弹开的一刹那,凌空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前,势大力沉结结实实,被踹中的小青年一声闷哼,身子制不住颓势的就向后趔趄倒去,这时李春生紧追着一记重拳扪中了他的面门,小青年嗷的一声痛呼,两只眼睛里的光芒顿时涣散,翻着白眼呼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握着匕首的小青年紧追过来,高高挥起那森寒发亮的匕首,想着李春生的后背就扎下来,李春生猛然的回过头,张开手掌就向他的手腕抓了过去,这要是搁刚才,李春生肯定害怕手会被那匕首剐到,但这时他已经全然无惧一把,啪的一声响,大手将小青年握着匕首的手腕紧紧握住,然后果断的一个反扭,就听咔嚓一声关节脱臼的声响,小青年惨叫一声身体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李春生抬起脚冲着他的屁股狠狠的又是一脚,小青年呼通一声扑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李明哲那边,一人对上了四个人,四个人里两个钢管,两把匕首,他的衣服已经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那名贵的夹克这一战过后算是彻底废了,不过他此时也不落下风,抓住了其中一个小青年的钢管硬夺了下来,先是将夺钢管的小青年打倒,然后抡着钢管逼迫另外的三个小青年不敢近前,打架这东西要么是技艺高超,要么就是个气势,你把气势给拿出来了,对方自然而然就怕你了,你要是畏手畏脚的,只会让对方更加变本加厉的攻击你。 李春生放倒了两个小青年后,马上加入了过来,趁着一个握着匕首的小青年不注意,凌空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上,这小青年被身后的大力一撞,整个人猛然就向前蹿到,李明哲这时抓住了这个机会,钢管自下往上的一抡,直接打中了这个小青年的下巴,这小青年惨然一声嘶吼,下巴仿佛被打裂了,整个人后仰朝天的呼通一声摔倒在地,嘴巴里吐出三颗新鲜的牙…… 剩下的两个人,已经战斗的红了眼的堂兄弟俩一人一个,两人大开大合到最后已经没有什么招式了,两个小青年则完全被吓的不知所措了,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被放倒在地。 为首的黄毛小青年本来正在得意洋洋数着李春生钱包里的毛爷爷,心里头暗暗念道,今天这一票干的不错,遇到了只大肥羊,结果没想到场上的战局这么快就发生转变了,眼看着气势汹汹的两个人就要奔着自己过来,揣着钱包就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