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身手测试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二十二章:身手测试

第九百二十二章:身手测试 林昆挂了电话,笑着对章小雅说:“春生和王倩一会儿也过来。” 章小雅笑着说:“好哇,人多了热闹呢!” 林昆看了看脸上表情不正常的卢晓晴和李明哲,两人的目光盯着他手里的ip7,貌似对这个国产的山寨货很感兴趣呢,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笑着说:“别看了,是山寨货。” “啊?” 李明哲和卢晓晴同时啊了一声,从两人的反应上来看,就知道这两人都是果粉,林昆笑着把手机递到了两人的面前,“不信你们瞧瞧,反正我是不会花那么大的价钱买个手机的。” 李明哲道:“为啥?” 林昆咧嘴一笑,道:“太贵。” 李明哲笑了一下,林昆的穿衣打扮是普通了些,可他怎么也不相信他会真的买不起ip手机,硬说的话那也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真的觉得一个手机动辄五六千块不值当,即便做工和选料用的都是精品,也不能保证一辈子不过时不是。 卢晓晴拿着手机把玩了两下,觉得很有趣,硬是拿着自己的手里自拍了一张拿着ip7的照片发进了朋友圈里,结果被秒赞,不过留言都是一片的质疑和好奇,ip7毕竟只是传说中的神机,目前不管是亚洲还是欧洲市场上都没出现过呢。 四个人走进了小吃街,小吃街上人来人往,闹闹哄哄,生意那叫一个一片红火,章小雅先带着林昆几个人来到了一个炸串的摊前,每人点了一支炸串,炸串全国各地都有,这炸串最不同的是它上面刷的酱,是小吃摊老板的独家秘方。 好吃! 四个人吃过了之后,卢晓晴还想要再吃一根才能满足,被章小雅强行给拽走了,里面的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要是用炸串把肚子给填饱了,待会儿肯定得后悔不可。 几个人吃到小吃街中间的时候,李春生和往前赶了过来,李春生穿的英俊帅气,王倩则打扮的也很时尚,林昆笑着打趣李春生说:“怎么,才分开这么短时间就想师傅了?” 李春生憨笑说:“师傅,我来找你是有事,是我爷爷他……” 林昆笑着打断说:“今天晚上真的不行,小雅的爷爷已经把我预定了,回头给李老爷子说一声,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访。” 李春生笑着说:“那好咧师傅,我这就回去向我爷爷汇报。” “慢着!” 林昆叫住了欲回去复命的李春生,章小雅也一把勾搭上了王倩的胳膊,小丫头嘻嘻的笑着说:“嫂子,来都来了,我请客,这条小吃街可是燕京城里出了名的好吃,尝尝吧!” 王倩看向李春生,李春生憨笑着说:“我就是故意跟我师傅客气一下,咱们当然不走了,这小吃街我可是最喜欢呢!” 林昆眼睛一瞪,看着他这老实巴交居然也会动小心思的徒弟说:“你小子现在可以啊,在师傅面前还这么装呢。” 李春生挠头傻笑,王倩笑的无奈,不过已经被章小雅拽着到了旁边的小吃摊,女人嘛几乎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吃货,王倩自然也不例外,平时在家晚上都是节食的,今天这小吃街上的各种小吃实在是色香味俱全诱人的紧,也不顾节食了。 李春生正和林昆傻笑着,李明哲突然走过来,说:“春生哥!” 李春生闻声才注意到李明哲,脸上的憨笑敛住,大声的说了句:“明哲!” 李明哲道:“春生哥,真是你呢,你什么时候回的燕京啊!” 李春生道:“今天刚回来啊,你什么时候回的燕京,你不是出国留学了么?” 李明哲笑着说:“回来有几个月了,国外的课程都学习完了,准备回国发展。春生哥,你以后打算留在燕京还是?” 李春生笑着说:“应该是回中港市吧,那儿比较清静。” 李明哲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笑着说:“也挺好的。” 林昆站在一旁说:“这什么情况?明哲,你也是李家子弟呢?” 李明哲笑着说:“是的,不过我是李家的旁支,和春生哥不一样。” 李春生把手揽在了李明哲的肩膀上,说:“什么旁支不旁支的,甭管怎么样,咱哥俩都是好兄弟!” 李明哲点点头,那张单纯青涩而又秀气的脸上,隐隐的一阵激动。 三个女人就顾在前面吃,林昆、李春生、李明哲三人就跟在后面,三个女人觉得什么好吃了,也会替他们说那个点一份,三人边聊天边吃着各种特色美味,倒也惬意的很。 李春生和李明哲叙旧,林昆也听出了大概,据林昆所知,李春生在李家的子弟中间是受排挤的,他人比较憨厚,总是与世无争,李老爷子的那些个嫡系的子孙都喜欢踩着他在爷爷面前表现,期望得到爷爷的赏识将来得到家族的重用。 李明哲看起来阳光,但骨子里却是青涩腼腆的,童年里他也是在俩家的大院长大,当时他爷爷担任着李家的要职,那时候底细的那些同辈小孩都喜欢合起伙来欺负他,只有李春生从来不欺负他,而且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和他分享,两人在李家大院的那段童年,总有着那么一点同病相怜的味道,慢慢的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后来李明哲的爷爷因为病逝,不再担任李家的要职,全家就搬出了李家大院,从那以后两位堂兄弟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再后来李明哲的父母为了好好培养他,把他送到了国外读书,这一读就是好几年。 现在,李春生都已经结婚了,王倩也怀孕了,看见自己从小到大感情最深的堂哥现在过的这么好,李明哲打心眼里高兴,往前对于这个从未谋面的小叔子也颇有好感,李春生在家族里的地位她是知道的,所以觉得这个小叔子格外亲。 李春生突然想起了什么,拍着李明哲的肩膀说:“明哲,记得小时候你很想学功夫,什么泰拳、截拳道、跆拳道的,你没事就乱练一气,去国外以后没找个师傅练练么?” 一提起武功,李明哲倒是兴奋了起来,不过他没有马上兜底,笑着反问李春生说:“春生哥,你不也很喜欢功夫么……”马上反应过来,讶异的说:“你刚才喊林昆哥师傅?” 李春生嘿嘿的笑着说:“对啊,我现在跟着我师傅学拳呢。” 李明哲见识过林昆的功夫,马上一脸羡慕起来,李春生笑着说:“要不咱们哥俩找个时间切磋切磋,看谁更厉害一点?” 李明哲斗志高昂的说:“好啊!” 林昆这时低声的对两个人说:“你们俩也不用切磋了,就拿他练练手吧。” 李春生和李明哲脸上的神情一凛,循着林昆的目光所指就看过去,就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正猥琐的跟在一个老太太的身后,两只手插在兜里,不时的一只手悄然伸向老太太的后屁股。 “我次奥,这孙子也太变态了吧,老太太都不放过!”李春生低声的喊了一声,这年头大街上见到了色狼还真不奇怪,关键尼玛对一个老太太下手,这心里得多缺爱啊。 “不对……”李明哲蹙着眉头观察了一下,说:“老太太的后屁股兜里鼓鼓囊囊的,应该是揣着钱袋子,这老大娘也真粗心,钱放在后屁股兜里,这不等着被小偷摸去么。” 林昆说道:“你们两个要是再这么絮叨,待会儿小偷该偷完钱跑了。” “抓他!”李春生风风火火的就要过去,李明哲也跟上,林昆一把抓住了李春生的手,道:“先观察下周围的情况,看有没有同伙,别到时候人多围上来了,我可不救你们,还有抓贼要见脏,你们两个要是贸然的冲上去把人家打一顿,到时候人家再反告你们出手伤人,免不了还得赔他钱。” 李明哲和李春生终归是富家子弟出身,这种事情从来没经过来,也没仔细的想过其中的利害,被林昆这么一提醒,两人倒是周全的思考起来,同时左右的观看看那小偷有没有同伙。 两人互相点了头,就向那小偷靠了过去,李春生故意挡在了小偷的面前,李明哲则站在了老太太的旁边,眼前是一个燕京炒焖子的小摊位,聚集了不少人,那热乎乎的焖子在铁板上滋啦滋啦的响,香味扑鼻,光是闻着就很有食欲。 李春生碍着小偷了,小偷挪了一下身子,结果刚挪完,李春生始终挡在他的面前,小偷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看向身边这位穿着时髦的男人,紧皱的眉头突然一舒,一抹奸诈的笑容挂在嘴角,瞥了一眼李春生鼓鼓囊囊的裤兜,抬起头向李春生的脸上看去,只见他正一副认真的样子看着炒焖子摊儿,似乎被那美食给吸引了,小偷的手悄然的就向他的裤兜摸去。 李春生故意摆出一副没注意到的表情,任这小偷去摸他的兜,这小偷的手法还真是不错,若不是有心的感觉,还真就一点也感觉不出自己的钱包被一点一点的抽了出来。 小偷抽出了钱包,低着头就要开溜,这时突然一只大手压在了他的肩膀上,耳边声音响起:“哥们,干嘛这么急着走啊?” 小偷头也不抬,撒腿就撩,结果腿弯处突然一软,整个人一个大趔趄就摔的趴在了地上,嘴里头哎呦一声痛呼,门牙磕出血了,这小偷心里知道自己是遇到了硬点子了,急忙踉跄的就欲爬起来再跑,可他刚一爬起来,腿弯处又是一软,呼通…… 哎呦喂,这个疼啊!刚才是门牙磕出血,这会儿门牙干脆磕破了。 小偷这时才恶狠狠的回过头瞪了一眼,只见李春生正一脸嬉笑的看着他,高高在上的向下俯视,神情高傲而又鄙夷。 “干你女马的!” 小偷怒极的一声暴骂,趴在地上手里抄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横的就向李春生的小腿割去,李春生顿时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小偷趁着这个机会爬起来就向旁边的一个巷口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