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哥哥哪去了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一十七章:哥哥哪去了

第九百一十七章:哥哥哪去了 这一顿饭中间虽然有点小插曲,但最终的结局还是相当圆满的,大家伙热热闹闹,吃着美味的特色佳肴,互相之间聊着感兴趣的话题,一顿饭将近两个多小时才剧终散场。 中间,赵经理亲自开了一瓶发过波尔多庄园的红酒进来,章小雅揣不住好奇心的特地拿起酒瓶子看了一眼,这一看不得了,居然是一瓶82年的珍藏拉菲,放在市面上的价格可不比八零年的茅台便宜啊。 这赵经理是个生意人,经营打理饭店这么多年,什么人是真有本事值得结交,什么人是表面上风风光光,肚子里全是破棉絮的,他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唯独今天来的这一伙人,尤其要说的是朱老爷子和章老爷子两位,他愣是从两人的身上瞧不出任何的端倪,要说燕京城里的朱家、章家,那他肯定是如雷灌耳早有耳闻,只是他就算是躺在床上四脚朝天的想,怕是也难以想象的到,这两大家族的老爷子,今天居然就在他的面前吃饭,他还开了一瓶好酒过来敬酒。 有些人一看就是值得结交可以仰仗,有些人是看一眼就知道是外面华丽内里败絮,但朱老和章老两个人,给赵经理的第一感觉是看不透,第二感觉就是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 结账的时候是章小雅去结的,章老爷子小声嘟囔着要开发票,章小雅笑嘻嘻的说:“爷爷,就是一顿饭钱,你还想拿着去找党报销啊,得得得,你要是真心疼,大不了下个月我不要零花钱喽。” 章老爷子道:“那可不行,儿要穷养,女要富养,孙女的零花钱不能省。” 章小雅从章老爷子的兜里抽出那张华夏中央银行限量版的铂金卡,尾巴一连串整齐的‘6’,要说这章老头倒也不是很图财,万事就图个顺顺溜溜,吧台后的收银员即便再不懂什么是限量版的铂金卡,但从那一排整齐‘6’也看的出这小小的一张卡片的不一般,脸上讶异之色不由而起,微笑着报了账单,随后就听滴的一声响,两人目光随即看向显示器显示的卡片余额,两人那微微煦笑的脸颊顿时呈现惊呆状…… 前面的那个数字的后面跟了几个零?两人有心要数一下,可一瞬间却是数不清,粗略的估计一下,至少七八个零吧。 她们的这家饭店规模不小,但在繁花似锦万象林立的燕京皇城,却只算的上是一家中流的饭店,要说平时来这里吃饭的富贾豪商亦或者是达官显贵的也不少,她们之所以看到了卡上的余额如此的震惊,是因为她们对章老爷子这小老头的认知一向都是勤俭解决,换个直白点的说法就是抠抠搜搜,眼下她们心里所造成的震撼,就仿佛街头看见了一个穷拾荒的老头,正在心中鄙夷之际,却停下了一辆劳斯莱斯来接他。 听到那划卡滴的一声,章老爷子的心里这个吃痛哦,太痛了。 林昆和朱老以及老管家在饭店的门口告别,席间林昆和朱老对饮了好几杯酒,朱老都是问林昆一些日常生活上的事情,慈蔼关心的模样,让林昆心里暖融融的,想起了已故的爷爷,爷爷是关爱他的,只不过爷爷的脾气很倔,平时就像一块冷冰冰的石头,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也没什么人缘,说来在他去世的时候,唯一肯帮忙的就是张大壮一家。 林昆此次来中港市的任务,是保护章小雅,这到了燕京的地界上,章老爷子身边的保镖明的暗的可都是大内的高手,也包括朱老在内,明面上跟着两个警卫员,暗地里藏着多少高手没人知道,林昆下意识的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暗地里交横错乱的无数杀气在互相角逐着,每一道杀气的背后都是一个高手。 林昆本来是不用跟着章小雅回章家的,但一方面出于礼貌,另一方面出于对工作的负责,他是一名军人,名义上已经退伍了,但军人的血液一直流淌在体内,事关国家利益安危,他绝对义无反顾。 章家的院落也是在中南海,中南海是燕京城里一个特别的区,里面住着国家重要的领导人以及重要的科研人员,可以说中南海里密布的是整个华夏最顶尖的人力宝藏,全国上下之所以能够对内对外都有条不紊的发展,这些人绝对起了大脑的作用。 章家的门庭院落不似朱家那般繁华,不过也是大气上档次,章老爷子这一辈子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章小雅的父亲是老幺,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章文义,在章老爷子的科研兵工厂里当差,在外界看来是最有能力将来继承章老爷子衣钵的人,二哥章文君同样也是在兵工厂里当差,不过能力比起大哥来却有所欠缺,尤其是那火爆的脾气,平时可没少得罪人,大家伙表面上看在章老爷子的面子上敬让他三分,背地里可都不念叨他好,姐姐章文墨,生的是端庄贤淑温良美人,章小雅那漂亮的小模样有三分之一她姑姑的影子,章文墨嫁的是燕京城的一个富豪之家,公婆家做的是进出口贸易的生意,论家族的影响势力,那肯定是不如章家,不过多金方面肯定不比章家差,章文墨也是好命,加入富商豪门之后,转年就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婆家更是把她当宝贝一样供了起来,章文墨读书那会儿毕业于燕京大学,燕京大学可是华夏首屈一指的大学,结婚以后为了相夫教子照顾家庭,便辞去了一份非常有前途的工作,换句话来说,就凭借章老爷子在燕京城的影响力,别说章文墨肚子里有才华,哪怕就是个草包,也是前途无量。 章小雅的大伯和二伯家生的都是儿子,姑姑家虽说是龙凤胎,但章老爷子是个守旧的人,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水,至于那个两个根本不和他同姓的外孙和外孙女,表面上过的去,却不似孙子和孙女这般喜爱,本来老头是重男轻女的,可章老爷子唯独对章小雅这个掌上明珠最偏爱。 章小雅回到家,站在院子中央就大喊道:“章雨泽,章雨宇,你们两个给本姑奶奶出来,干什么不去机场接我!” 章老爷子马上白了这小丫头片子一眼,说:“怎么跟你两个哥哥说话呢。” 章小雅嘻嘻笑着说:“爷爷,我跟哥哥们从小到大关系就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们随便说话习惯了,他们也听的习惯了,哪天我要是一本正经的叫他们俩哥哥,估计他们都不适应,肯定会缠着我说还是‘姑奶奶’听起来顺耳。” 章老爷子翻着白眼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瞎胡闹。” 章小雅笑着说:“爷爷,你就别守旧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们年轻人就喜欢这样,我们越这样闹呢,感情就越好,你不也希望看到我们兄妹几个关系特亲近么?” 章老爷子挥挥手说:“行了,爷爷老了,说不过你这个小丫头了。” 陆婷也跟着一起过来了,也算是完成了平安的将章小雅护送回家的任务,走上前来,礼貌的笑着对章老爷子说:“章老,小雅平安的送回来了,我这边还要回局里跟领导沟通一下,就先告辞了,有什么需要的话您可以随时联系我。” 章老爷子感激的说:“陆姑娘,小雅在中港市的这段时间,一定没少给你添乱,真是谢谢你替我们照顾小雅了,既然你有事我也不执意留你做客了,改天有时间我单独摆宴席请你和小林!” 陆婷笑着说:“章老,这都是我们分内的工作,应该的,您不用这么客气。” 章老笑着说:“客气是应该的,你保护小雅是出于工作,但照顾小雅可就是个人情义了,这样吧陆姑娘,我安排车送你回局里。” 陆婷没有推脱,笑着说:“那谢谢章老了!” 章老爷子笑着说:“哎,陆姑娘就别跟我客气了。管家,备车送陆姑娘去国安局!” 送走了陆婷,林昆眼巴巴的盼着也能离开,他想去看看国安局给他准备的那套房子什么样呢,要是不好的话他可要找周卫国算账,来的路上陆婷已经告诉了他房子的地址,是三环内的一个新开发的地产项目,周边的环境听说是不错,不过这种东西也不能光用听,必须自己眼见了才算实。 章老爷子一眼就看出了林昆的小心思,走过来笑着说:“小林啊,小雅已经回家了,不说这里是中南海,就我们章家的保镖,也保证那些藏在暗处心怀不轨之徒不能有任何的机会来伤害小雅,但今天晚上我打算把你留下来,一方面是想和你喝喝酒好好聊聊,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们小雅的意思,她要我好好的招待你,以表示对你的感谢之情。” 林昆笑着说:“章老,不用这么客气的。” 章老爷子佯装不悦的说:“怎么,不想跟我这个小老头喝酒?” 林昆马上笑着说:“不是不是,能跟您喝酒,那是我的荣幸。” 章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道:“好,这话说的我还听。我知道你以前在漠北当兵,漠北的酒最烈,喝进肚子里像是着火一样,但漠北的将军士兵们都好这一口,你也好吧?” 林昆笑着点头,道:“好!” 章老爷子爽朗的笑着说:“正好,我家里有两坛子纯正的漠北烈酒,今天晚上咱们爷俩不醉不归!” 林昆笑着答应说:“好!”霎时间意气风发,仿佛回到了漠北的酒桌上。 章小雅去院子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他的两位堂哥,折回来说:“爷爷,雨泽哥和雨宇哥两个人呢,怎么不在家?他们不知道我今天回来么?吃饭的时候我就问你他们两个哪去了,你没说,该不会是他们两个惹了什么事被抓起来了吧?” 章老爷子横了小丫头片子一眼,说:“你回来都不问问你奶奶哪去了,光在乎你的那两个堂哥,你奶奶知道了得多伤心。” 章小雅没所谓的说:“伤心什么呀,反正奶奶从小到大都不喜欢我。爷爷,你快告诉我,我的两个堂哥哪去了?” 章老爷子道:“爷爷说了你可不许笑话他们,这……”看看林昆,似乎有些为难。 林昆很识相的说:“我先回避一下。” 章小雅却是把他拉住,对章老爷子说:“爷爷,你就说吧,林昆哥不是外人。” 章老爷子犹豫了一下,也是怕让林昆觉得对他不够尊重,干笑着说:“他们两个去决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