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最抠小老头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一十六章:最抠小老头

第九百一十六章:最抠小老头 章老爷子的那张小瘦脸顿时一懵,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朱老说:“朱老头,你说你在等我?” 朱老气定神闲的笑着说:“是啊,否则你真以为我在家待的闲着了,非要跑到这儿跟你抢个包间,跟你绊两句嘴?” 章老爷子干脆拉着椅子坐在了朱老的身边,依旧一脸的怀疑,说:“朱老头,你不会是觉得理亏,在这故意找台阶下呢吧?咱俩关系还没好的要到一张桌子上吃饭的程度吧。” 朱老笑着说:“你这个小辈啊,就是不懂得尊重长辈。” 章老爷子说:“得嘞,你别在我这倚老卖老了,不好用,要说三十年前,你是老头,我是年轻人,现在都三十年后,你是老头,我也是老头,我可说最后一遍,咱俩是平辈了。” 朱老指着章老爷子笑着说:“你小子啊,总是这么没大没小,当年我和你爹怎么也算是故交,叫我一声叔叔不难为你吧?” 章老爷子拿出了小孩脾气,道:“朱老头,你少给我整这些没用的,我爹当初是把你当朋友,可你呢,紧要关头不是也没帮他。” 回忆起故知,朱老笑容平静的脸上添上了一抹忧愁,道:“当年的事你到现在还记着呢,你现在也是一把年纪的,当年的事是大环境所迫,你爹撞枪口上了我也无能为力,要说你这小子也是个白眼狼,你爹最后的平反可是我一手主持的,你爹要是不被平反了,你会有机会搞枪耍炮的?” 章老爷子翻着白眼,还想要再和朱老掰扯两句,誓要争出个你我来不可,朱老挥挥手打断他,笑着说:“带了这么一群的小辈来,你在这和我喋喋不休的,不考虑他们心里的感受,总也得考虑一下他们的胃吧,赶紧老实的坐下来吃饭吧,这儿的特色菜我都已经点好了,坐下来马上就能上菜了。” “朱老头,你……”章老爷子开口欲言,结果又被朱老打断了,朱老笑呵呵的说:“你不是吵着说我抢了你的包间么,为了表示诚意,这一顿饭钱你出了,我就当是来凑个热闹,咱们正好也挺长时间没见了,我作为长辈,你作为小辈,总得敬我一杯吧,哟,对了,我点了我最爱喝的九零年的茅台,这酒可是出了名的好喝,现在是喝一瓶少一瓶,借着今天这个机会你可得尝尝这佳酿,简直就是绝品!” 老管家站起来,招呼着站着的一行小辈们坐下,章文辉夫妇对老管家敬重有加,纷纷向老管家行小辈礼节,还拉着章小雅和卢晓晴一起过来给两位小辈介绍认识。 老管家笑着夸赞章文辉夫妇生了一对漂亮的女儿,可真是好福气。卢慧略有尴尬的笑着说解释说晓晴是她侄女。 林昆走过来和老管家打了声招呼,老管家看着林昆笑着说:“小林,咱们这有段时间没见了,比之前瘦了,也黑了。” 前段时间去绥镇救章小雅,之后又跋涉到了中越边境的大山里救楚静瑶和澄澄,尤其在那中越边境的大山里,大部分的时间虽说都是坐在车里,但那儿的阳光可不是一般的毒,透过车窗也能把人晒黑了一圈。 听到老管家说林昆黑了,朱老特意的站了起来,笑着向林昆招呼一声,道:“小林,快过来让朱爷爷看。” 林昆笑着走过去,站在朱老的面前叫了声:“朱爷爷。” 朱老握起林昆的手,那脸慈蔼的打量着,说:“瘦了,也黑了,但看起来更结实了。” 林昆笑着说:“朱爷爷您过奖了。” 朱老笑着说:“来,快坐下来吃饭吧,今天是章老爷子请客,可得好好的吃他一顿,这老头可是咱们燕京城里最抠门的家伙!” 另一边,章老爷子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盘算着今天这一顿饭得多少钱,最让他肉疼的是那瓶九零年的茅台,那酒就是三岁的小孩儿都知道好喝,但好喝归好喝,价钱也一样好啊,这一瓶酒怕是就要顶上半桌子菜了,哦哟,咱这小老头的小心脏哦,怎么那么疼咧。 章小雅主动凑到了章老爷子的身边,拉着爷爷的胳膊,贴在爷爷的耳边小声窃窃道:“喂,章老先生,咱能不能有点出息的样子,不就一瓶九零年的茅台么,今天孙女回来,也马上要过年了,你就不敢大大方方一回,再说了咱家又不是没钱,别说是一瓶九零年的茅台了,就是一火车的八零年的茅台也喝不穷你吧,咱都一把年纪的人了,钱要那么多有什么用,你可别跟我说要留给我当嫁妆,我可不需要这么多嫁妆,你也不用担心我将来没钱花,红色军工厂有着咱家的股份呢,怕什么,我就是一辈子什么都不干,也饿不着穷不着。” 章老爷子想了想,孙女说的有道理,抬起头咧嘴冲孙女一笑,心里头那抠门的疙瘩算是解开了,整个人马上又开朗了起来。 章小雅嘻嘻一笑,又贴在他的耳边说:“爷爷,做人是得大气不?” 章老爷子还沉浸在孙女刚刚的开导中呢,猛然点头称是,脸上那决然的表情,就仿佛下定决心这辈子都不再抠了。 章小雅嘻嘻一笑,马上冲门外站着的方才战战兢兢,这会儿一脸发懵但同时也如临大赦的赵经理打了个响指,赵经理马上屁颠的凑过来,脸上堆着笑容说:“美女,什么吩咐?” 章小雅一脸正色的笑道:“九零年的茅台,再多开两瓶。” 赵经理马上犯难了起来,歉意的笑着说:“美女,真是抱歉,本店的九零年茅台除了刚才朱老点的那一瓶,就剩一瓶了。” 章小雅眼睛转了转,说:“那八零年的茅台有么?没有的话七零年的也成。” 赵经理陪着笑脸说:“七零年的真没有,八零年的倒是有货,我给您开一瓶八零年的,再开一瓶九零年的?” 章小雅摆摆手,很随性的道:“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开两瓶八零年的吧,酒可一定要真,在座的这两位老先生可都是喝酒的行家,你要是敢开假酒过来,保证你这饭店明天就关门大吉。” 赵经理陪着笑脸说:“美女你放心,咱这饭店里从来不卖假货,酒要是假的,别说明天关门大吉了,马上关门大吉都成!” “行了,你赶紧去安排上菜吧,我都饿了。”章小雅挥挥手打发走了赵经理,回过头的时候,却看着章老爷子正一副肉疼的快要滴下血来似的表情看着她,幸亏这老头没有心脏病,否则估计这会儿都得叫救护车了,章小雅哑然失笑,知道爷爷那抠搜的心病又犯了,赶紧又凑过来劝解,听完之后章老爷子贴在孙女的耳边,一副痛心之极的说:“我的宝贝孙女,你知道这酒一瓶多少钱么,九零后的已经够贵了,你又点了两瓶八零后,你是想让爷爷得心脏病么?” 章小雅眨着眼睛,咧嘴笑了笑,凑在章老爷子的耳边俏皮的小声说:“爷爷,这事怨我,刚才开到你一顿,只是让你不心疼那一瓶酒的钱,剩下的这两瓶没关系,等晚上回家了我慢慢开导你,你也别心疼了,反正酒已经点了,咱先喝酒吃饭,我下辈子的人生目标也终于找到了。” 章老爷子马上好奇起来,自己的这宝贝孙女可从来都是富小姐千金的活法,从来也没想过什么人生目标,这突然有人生目标了,好事,证明这孩子长大了,以后的人生有方向了。 “啥方向啊,孙女?”章老爷子一脸好奇的说。 章小雅眨巴了两下大眼睛,一脸无比纯真而又坚定的说:“我一定要让爷爷脱掉燕京城最抠的老头这个名号!” 章老爷子愣了愣,嘴上无奈的一笑说:“孙女,你这啥目标啊。” 章老爷子的旁边,朱老这时哈哈的笑出了声,章老爷子回过头,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朱老说:“朱老头,你笑什么笑!” 朱老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章小雅说:“小雅呀,你这人生的目标朱爷爷考虑你还是换一个吧,想让你爷爷脱了最抠老头的这个名号,你这一辈子恐怕也无法完成。” 章小雅嘻嘻可爱的笑着说:“朱爷爷,要不我们打一个赌吧。” 朱老笑着说:“赌什么?” 章小雅笑着说:“我听说朱爷爷有一套宋朝出土的茶具,是华夏迄今宋窑保存的最完好的一套,我如果是让我爷爷脱了最抠门老头的名号,您把那套茶具送给我呗。” 朱老笑着说:“那如果你不能成功呢?” 章小雅笑嘻嘻的说:“我就小姑娘一枚,朱爷爷看我有什么可以拿来赌的。” 朱老笑着说:“那就先欠着,等你要是肯认输了,咱们再谈赌注。” 章小雅摇着章老爷子的胳膊,冲他夸赞朱老说,“爷爷,你看看朱爷爷的这份胸襟,同样都是燕京城里的大佬,你可要多学学。” 章老爷子把小脸一仰,明显不服气,说:“才不学呢,他那叫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