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等的就是你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一十五章:等的就是你

第九百一十五章:等的就是你 来者正是这家极具风格饭店的总经理,单姓一个赵字,自我介绍称小赵,以前和章老爷子有过几面之缘,说起来也是怕章老爷子觉得尴尬,就没提其中太多的细节,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每次章老爷子来这都是吃的‘清汤寡水’的,而且向来抠门的很,每次结账若是有个什么零头,还硬要收银员给抹去,不过这位赵经理可并没有因此而小看章老爷子,有一回饭店门口来了一对拾荒的老夫妻,看起来六十多岁,衣衫破烂邋里邋遢,两人蹲在店门外的落地窗前晒着太阳啃馒头,那馒头都是发了霉的黑馒头,夫妻俩女的手脚正常,男的走起路来需要搀扶,腿上好像有什么痼疾。 当时,赵经理正好在饭店里,觉得这对拾荒的老夫妇看起来影响饭店的面貌,就派保安去把两人赶走,饭店的保安也不是什么高规格的保安,素质一般,手上也没个轻重,那对老夫妇当时也是不怎么配合,女的说她家老头子的腿脚不好,好不容易坐下来歇会,这马上就被赶走她不干,叫去的两个保安脾气都不怎么好,三句两句话的功夫就动起了手,当时章老爷子刚好就在落地窗旁边的座位上吃面,清汤面加两个卤蛋,是他们饭店里最便宜的一道饭。 章老爷子当时直接怒气冲冲的冲了出去,店里头的服务员以为这个经常来低消费的老头今天干脆是想要逃单,跟着就要追了出去,结果老头子不是要逃单,而是冲着那两个对拾荒夫妇动手的两个保安,啪啪的就是两个耳刮子抽了过去。 那两名保安被打的憋火,就想要动手,可以看是自己饭店里跑出来的客人,这真要是打了客人,可不是被开除那么简单,饭店经理肯定还得狠狠的修理他们,两人当时也只好强行的忍住火气。 章老头打完了之后狠狠的瞪了他们一小会儿,见他们没什么动作,这才转过身去扶那两位拾荒的老夫妇,两位老夫妇感激非常,女的干脆直接就要给章老爷子跪下来,被章老爷子一把拦住,其实当时饭店方面没察觉到的是,章老爷子冲出饭店的一瞬间,尤其他打人的时候,暗处无数双眼睛紧紧的注视着,那两个保安倘若真要是敢对老爷子动手,结果……呵呵呵。 章老爷子领着那两位拾荒的老夫妇进了饭店,当时也是赵经理赶紧迎了过来,脸上陪着服务第一顾客至上的笑容,章老爷子不等他说话,劈头盖脸的就骂了他一顿:“这狗眼看人低的本事是你爹妈教你的?往上数个几辈,你家肯定也是穷人邋遢,现在自己穿的有模有样就瞧不起穷人了?” 赵经理笑容难看的解释说:“老爷子,不是我没有爱情,实在现在的骗子太多,就您看这老头腿脚不利索,说不定都是装的,过去我也跟您一样挺有爱心,可我被骗过啊。” 章老爷子眉头一皱,他可不是不讲理的人,转过头看着那对惶恐不安的老夫妇,目光落在那老头的脸上,周围那些向这里投来的目光,像是一把把尖刀一样剐在他的脸颊上,他也是有尊严的。 章老爷子说:“老哥,你这腿脚要是真的,今天我请你搁这吃最好的饭菜,管饱,你要是装的,我就叫人把你打成这样。” …… 后面不再赘述了,那老头确实是一个残疾人,两口子离乡背井来到城里拾荒讨饭,并不是家里的儿女不管他们,他们是偷偷跑出来的,主要是家里太穷,不想给儿女添负担。 章老爷子点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款待两位老夫妇,饭店还陪着他们一起少喝了点酒,吃完饭付了钱之后,章老爷子又把这对老夫妇给安排回了老家,两位老夫妇起初本来不肯,章老爷子留了一个联系方式给他们,笑着说:“让家里能出来的娃们来燕京吧,到了就打这个电话,我安排。” 两位老夫妇感激的又要跪下,这可真是老天开恩,让他们遇见贵人了。 自打那以后,赵经理和饭店里最初真没瞧得起这个抠搜小老头的员工们,马上对这小老头刮目相看,人家不是没钱,只不过生活比较节俭,像章老爷子这个年纪的老人,多数都是从穷日子里过过来的,有的人有钱了大吃大喝,但有的老一辈人还是那么节俭,想来这种节俭的精神也很令人佩服。 此时,章老爷子不愿意了,吹胡子瞪眼,赵经理也是左右为难,笑脸上多有难为情,张口道:“今天来的这桌客人实在是没办法拒绝,是我们这里的超级大客户,而且……” 不等章老爷子再开口,章小雅在一旁冷笑着说:“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上面坐着的应该是一位有钱有势的主儿喽?” 赵经理难为情的点点头,章小雅狡猾的一笑,她是最看不惯这种没有信誉的奸商了,胳膊又勾上了章老爷子的胳膊,嘟着嘴说:“爷爷,就人家有权有势,你没钱没势,咱们想来这吃个团圆饭都吃不成。” 赵经理心里一阵叫苦,这时忙不迭的赔礼道歉说:“章老,实在抱歉,我们开门做生意,有时候实在是迫不得已,这家客户我们确实得罪不起,今天得罪了,明天恐怕就要关门。这样吧章老,今天是我们饭店招呼不周,我们给您备一间第二好的包间——凤舞九天,今天您的所有消费,一律八折!” 赵经理不求他的诚心能够打动眼前这位深不可测的小老头,只希望能让他消消气,可别整出什么岔子来,这来的都是有来头的客人,得罪了人这饭店想要相安无事都难啊。 章老爷子眉头一抬,道:“第二好的包间?你是在说我们几个二喽?再说了,我今天是为了给我孙女接风,你拿第二好的包间糊弄我,还说打八折,我肯来你这里吃饭,图的是便宜么?你是不是看我平时不舍得花钱,觉得我会在乎你的八折?年轻人,多长点记性,别戴有色眼镜看人!” 章小雅在一旁附和说:“对,我爷爷才不差钱呢!” 赵经理急着解释道:“章老,不不不,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不等他把话说完,章老爷子打断他说:“来吃饭的那一桌人,你跟没跟他们说这房间有人预定了,提没提我的名字?” 赵经理苦笑说:“跟他们说了房间有人预定,但没提您的名字。”赵经理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呢,他都不清楚这章老爷子的底细,跟人家提人家要是知道还好,不知道岂不是更丢人。 “哼!” 章老爷子一脸不悦,不过这次不是针对这赵经理的,而是上面那一桌强行占他房间的,md他老头子活了一辈子了,最看不惯那些手里头有点权势,就好像天底下都是他们一样的混蛋,当下也不再多言语,低着头弓着腰脚步铿铿铿的就向楼上走去,赵经理一看这老头是要去寻事打架啊,赶紧跟上要想要阻拦,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住,回过头一看是章小雅,小丫头倒是一点紧张的表情都没有,还冲他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说:“大叔,你还是别去触我爷爷的眉头,小心他也让你这饭店关门大吉,我爷爷脾气很倔的哦。” 赵经理这时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今天这都怎么了,竟来些惹不起的主?这也就是在皇城,如果在普通的地方城市,估计也不会有这么多‘大佬’吧,而此时最让他琢磨不定的就是这个章老,到底是什么身份,有着怎样的可怕背景呢? 一行人都跟着章老爷子上了楼,饭店的楼层不高,最顶的也就是三层,章老爷子气呼呼的连电梯都没坐,直接走着电梯杀上来了,虽然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可脚底下的步伐却是轻盈的很,老爷子平常注意养生运动,可不是白练的。 赵经理紧张的赶紧叫上了两个眼力见不错的保安一同跟在后面,另外也联系了三楼的保安盯着点,可千万别让两桌客人打起来了,像他们这种大人物,他们小饭店实在得罪不起。 三楼,本饭店最大也是最豪华的包间——龙凤呈祥,在三楼最中间的位置,包间的门关着,有两位服务员候在外面,两位服务员一看来了这么一群人,尤其为首的老头气势汹汹的,马上就有些傻了眼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他们看见了人群后头的自家经理,自家经理在那冲着他们使眼色,意思是让他们赶紧让开,两人赶紧陪着笑脸闪开了。 砰! 这章老爷子可绝对是一个暴脾气,一脚下来,直接把包间那红木镌刻花雕的大门给踹开了,身后的赵经理这个心疼哦,这扇门光是成本价就是不菲,平时开关的时候他都祝福手下的人要轻一点,结果今天上来就被一脚给轰开了,那清晰的足底印就印在上面呢。 偌大的包间里,偌大的一张桌子上,只坐了两个人,两人身后站着两个人,包间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着国际新闻,落座的两位老人一位头发全白,但看起来精气神特好,另一位是一个圆脸的胖子,说不说话都是一副笑貌,隐隐的给人感觉像是奸诈之人,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人憨厚的很呢,至于他们身后站着的两个年轻人,一个个挺直着腰杆,脸上不苟言笑不怒自威,好一份飒爽的气质。 章老爷子定睛看了看,认清了坐着的两个老头后,脸上的怒气未消,反倒是更大了起来,冲过去想要打架似的冲落座的那位白发老人叫喊道:“朱老头,你什么意思,我想来吃个饭,你故意来搅局?今个我还就告诉你了,这地是我提前预定的,你赶紧带着你的人出去,否则别怪我……” 朱老笑着慢悠悠的开口,打断道:“否则你要怎么了?你个小屁孩。” 章老爷子的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朱老说的可是实话,朱老长他将近二十岁,人家而立之年的时候,他也才刚刚十多岁,但马上又嚷道:“你别在这给我倚老卖老,咱们现在都是老年人,今天你要是不离开,咱们谁也别想吃成这顿饭!” 朱老平和的笑着说:“小章呀,你看看你,这么没礼貌呢,脾气还这么差,我这不是在等人么,等一位贵客……” 章老爷子挥着手不耐烦的说:“我管你等谁呢,你就是等国家的一号首长,今天这顿饭也甭想在这儿吃,我说到做到!” 门口站着的一群人里,章文辉夫妇一脸的诚惶诚恐,自家的老爷子现在对着干的那位可是华夏四大家族之一的执牛耳者,在这燕京城里跺一跺脚,这皇城都得跟着颤三下,另一边的卢晓晴问卢慧说:“姑妈,那个讨厌的老土是谁啊?” 卢慧赶紧瞪了自己的侄女一眼,说:“可别乱说话。” 卢慧吐着舌头不吭声,另一边章小雅一脸兴奋的说:“喂,林昆哥,那不是朱老头么,春生哥结婚的时候你们见过吧。”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旁边的李春生和王倩,以及陆婷,则都是一脸肃穆仰望的表情,门口最外围站着的赵经理,冷汗都从脑门子上冒出来了,他是真怕里面的两帮人打起来,我现在是有心想要挤进去劝双方不要干戈,却也没那个勇气,而且听双方说话的意思好像本来就认识,但不怎么对头。 这时,就听朱老依旧慢条斯文的说道:“我等的人就是你啊,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