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三章:上门女婿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一十三章:上门女婿

第九百一十三章:上门女婿 燕京城的天空,迷迷蒙蒙的飘下一层小雪,雪花落下,湿了豪门别院前的石阶,中南海朱家府邸大院内,结了的冰的湖心亭里,朱老一身雍容裹着裘皮大意,苍老的脸上几分荒凉,岁月的痕迹将这位老人的精气神渐渐抽离,不过他的双眸却是熠熠闪亮。 湖心亭的石桌上摆着一壶刚刚热过的好酒,酒香四溢飘的老远,石桌上还摆着两盏杯子,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手里端着一碟刚刚炸过的花生米,花生米粒粒金黄,外皮又焦又脆,一看就让人觉得很有食欲,这可是朱府上朱老御用的大厨炸的,这大厨名号不响,不过一身厨艺在华夏绝对是屈指可数。 朱老笑着说老管家:“你啊,还以为是三十年前么,跑这么快干什么,我又不急着吃你这一口花生米。” 老管家圆脸红扑扑的,笑起来露出腊月前刚镶上去的大金牙,“朱老,我可不是担心你急着吃花生米,我是有好事告诉你。” 朱老笑着说:“是林昆那小子要来燕京了吧。” 老管家笑着说:“你算的可真准,说让他来他就来了。”边说,边替朱老满上了一杯酒,自己也满上了一杯,酒水从酒壶里倒了出来,这一下酒香之气更浓了,好酒,不愧是好酒! 朱老端起酒杯,老管家也跟着端起酒杯,主动和朱老碰了一下,朱老笑着浅啜了一口,说:“要是单是邀请他来燕京城过年,怕是会有不小的困难,从你给我的各方面情报来看,这小子是喜欢上了那个楚静瑶了,肯定不会舍弃他们母子来燕京陪我这个老头子过年的,除非他们母子也会来。” 老管家笑着接着话头说:“楚家的那姑娘也没什么好的,工作能力出众,人长的也漂亮,倒是有北方头号俏佳丽的名头呢。” 朱老笑着说:“不假,只可惜她有了孩子,而且这孩子还不是我朱家的骨血,所以啊,不管林昆怎么喜欢她,最后都不能光明正大的把她娶进门。” 老管家点头,同意说:“要是真娶进门,怕是整个长安街上都是我们朱家的笑话了。” 朱老笑着说:“昆子那孩子是军人,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优秀的军人都有同一种本质,那就是国家的利益与使命高于一切。” 老管家笑着竖起大拇指,说:“朱老,要么说你运筹帷幄厉害呢,所以你就让周卫国给他下达命令,保护章小雅来燕京,现在这章家的小丫头可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严重关乎国家的利益呢。” 朱老主动伸出酒杯,笑着说:“来,喝酒!” …… 中港市距离燕京皇城不远,飞机在天上飞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落地了,这一路上林昆、李春生、章小雅三个玩斗地主,林昆早在漠北军区的时候,玩斗地主就相当的溜,几乎是逢赌必赢,每次把对方的脸上都贴满了小纸条,他的脸上只贴上那么一两个。 “不玩了,零花钱都输光了。”章小雅一摊牌,一副可怜兮兮懊恼的小模样道。 “我也没钱了。”李春生摸摸兜,尴尬的笑着。 林昆大摇大摆的数着钱,手里头握着一沓零零整整的钱,哎哟喂,那个得意哦,看的章小雅恨的牙根一阵痒痒,小丫头眯着眼睛‘怀恨’似的看着林昆,说:“林昆哥,你是不是抽老千!?” 林昆马上一副我冤枉的表情说:“天地良心,我是抽老千的那种人么?” 章小雅将求助的目光看向陆婷,“陆婷姐,你刚才都看的清楚,林昆哥他是不是抽老千了。” 陆婷笑着说:“这个我真没看出来。” 章小雅撅起小嘴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林昆马上笑着安慰说:“哎呀,小丫头,你这马上就要回家了,回到家问你那个抠门的爷爷狠狠的敲上一笔,不就什么钱都有了么,还在乎这点小钱?” 章小雅脸上的表情马上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窃喜道:“对呀,这个主意不错呢!行了行了,输你的那些钱就当是付的点子费,我不和你追究了。”小丫头说的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林昆苦笑,自己可是光明正大赢的,怎么到小丫头这就铁定的变成是抽老千了,钱也数完了,转过身将厚厚的一沓钱递到王倩的面前,笑着说:“春生媳妇拿着,这都快过年了,就当是我这个做师爷爷的,提前给小家伙包的红包。” “谢谢师傅!”王倩笑着看着林昆,脸颊有些微微的红,林昆的年纪不大,但随着李春生叫人,还得叫他师傅,心里头总觉得有些尴尬别扭,王倩没有马上接过这钱,而是看向李春生。 李春生笑着说:“拿着呀,师傅给的,不要白不要。” 王倩接过了钱,李春生在边上嘿嘿的笑道:“谢谢师傅!” 飞机稳稳着陆,林昆几个人从飞机上下来,机场里,同样几辆特行通过的车开进来,早已经等候多时,其中一辆军绿色的华夏国产的吉普车里,推门下来了一个身形不高削瘦但很有精神的小老头,小老头穿着一套复古的中山装,脑袋上的白发打理的油光锃亮,鼻梁上驾着个金丝边框的小眼睛,打眼这么一看,板板整整的倒是颇有几分文艺老青年的范儿,和这小老头站在一起的,还有一对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妇和一个妙龄少女,少女年纪和章小雅仿佛,留着齐肩短发,身穿一件粉红色的羽绒齐膝大衣,五官精美脸上着了一层淡妆,一眼看去有几分妖媚的味道。 “爷爷!” 章小雅一下飞机,就兴奋的扑进了小老头的怀里,小老头那始终严肃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差一点被他的宝贝孙女给扑到了,抱着宝贝岁女心疼的说:“雅雅,在外面受苦了,回家来爷爷让他们好好的伺候你,我的小祖宗。”言语之中尽是赤裸裸的溺爱。 章小雅崛起小嘴说:“哎呀爷爷,你能不能别叫人家雅雅呀,听起来像是在叫小鸭子一样。” 这章老爷子祖籍是南方人,来燕京城里这么多年了,家乡的口音始终没改掉,叫‘雅雅’的发音就跟咱普通人叫‘鸭鸭’一样。 平常严肃的脸上像是嵌了块钢板的章老爷子溺爱的笑着说:“那你跟爷爷说说,爷爷应该叫你什么?” 章小雅说:“叫我宝贝孙女呀!” 爷俩这边聊的欢快,旁边的中年夫妇和那妙龄的小姑娘凑上前来,中年男人笑着一副嗔怪的语气说:“你这小丫头片子,回来就认你爷爷,连亲爹亲妈都不认了是吧?” 旁边的中年美妇也跟着笑着嗔怪说:“都说女儿是爹妈的贴心小棉袄,我看你呀,就是你爷爷的贴身小棉袄。” “表姐,人家可是等你半天了……”妙龄小姑娘也跟着埋怨一声,眨着一双可怜楚楚的大眼睛,看起来那个怜人哦。 “嘻嘻……”章小雅嘻嘻的一笑,转过来在三个人的脸上每个人来了一记响亮的大啵,“爸爸妈妈,晴晴,我爱你们!” 章文辉夫妇俩摸着脸颊一阵失笑,表情里那个甜蜜幸福哟。 卢晓晴小姑娘娇笑着说:“哎呀,表姐,你把人脸上的妆都亲花啦!” 章小雅大眼睛慧黠的一转,笑着说:“是么,那我再亲你两口,干脆把你脸上的妆都吃掉了算了。” 卢晓晴赶紧躲到姑姑卢慧的身后,“姑姑,表姐又来欺负我。” 章老爷子打断这两个嬉闹的小丫头,对章小雅说:“小雅,不给爷爷介绍介绍你的朋友们么?” 章小雅这才回神,连忙站在了林昆几个人的身前,一本正经的介绍说:“爷爷,这位是陆婷姐,我去中港市的这段时间,她一直照顾我,要多贴心有多贴心,就像大姐姐一样!” 章老爷子走过来伸出手,和陆婷握了一下,满脸慈祥的微笑说:“陆姑娘,早先的时候我们见过,谢谢你照顾我们家小雅!” 陆婷温婉大方的笑着说:“章老,你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章小雅又指着李春生夫妻俩介绍说:“这两位是我的好朋友,春生和王倩姐,平时我们经常在一起玩的,可开心了。” 章老爷子笑着伸出手和李春生夫妻俩握了握,笑着对李春生说:“是李家的后生吧,我听说过你,上一次和你爷爷喝茶,你爷爷还专门的提起过你,说你小子进步了不少!” 李春生憨笑说:“谢谢章爷爷夸奖。” 章老爷子又看向王倩,点头赞扬说:“漂亮,真是个漂亮的姑娘,春生你讨了个好媳妇啊!肚子里的孩子几个月了?” 王倩有些害羞说:“快四个月了。”她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城里姑娘,何曾想过会对话上一位大将军衔的老人,更何况眼前的老人可远不止一个大将军衔那么简单,影响力更大了去了, 章老爷子笑着说:“好,到时候孩子生下来了,我一定去喝满月酒!” 王倩微微颔首说:“谢谢章爷爷。” 章小雅最后站在了林昆的面前,一副神秘兮兮而又隆重的介绍说:“爷爷,这位是林昆哥,在中港市的这段时间,他一直保护着我,前段时间我被坏人抓了去,林昆哥就带人冒死把我救回来了,胸前到现在还有一块大疤呢!” 章老爷子脸色动容,精亮的双眼里满是感激之情,身后的章文辉夫妻也是同样的表情,卢晓晴倒是一副充满好奇的小模样,一双涂着淡淡烟熏的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昆。 “谢谢!” 章老爷子握住林昆的手,感激而又慈蔼的说,“和小雅打电话的时候,就听她经常念叨你,你是我们章家的大恩人啊!这次来燕京,说什么我都要亲自好好的招待你,以表我章某人以及我们章家的感激!” 林昆笑着说:“章老,您言重了,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 章小雅这时在旁边插嘴说:“爷爷,要不你给我招个上门女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