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楚相国往事 - 神兵奶爸

第九百一十一章:楚相国往事

第九百一十一章:楚相国往事 父女俩坐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儿,财务的刘总监听说楚董的女儿来了,暂时站在门口等着,楚静瑶说明了来意,主要是跟楚相国商量一下过春节,楚静瑶想要楚相国一起去燕京,楚相国却是面露为难的说:“静瑶啊,今年春节我打算回老家去。” 楚静瑶脸色马上一变,不怎么好看起来,说:“干嘛,你要回去当你的散财童子啊,老家的那些远房亲戚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你当兵不在家,他们是怎么欺负我妈和我的,把咱们家的土地强占去了多少,我妈被他们气哭了无数回,你回去了这些人肯定狗皮膏药一样往你的身上黏,还不就是想能从你身上捞到点好处,老楚你可别犯糊涂,便宜了那些白眼狼。” 楚相国笑着说:“静瑶,当年的事爸爸都记得,这次回去也不是为了看那些当初不长良心的亲戚,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个道理爸爸还是明白的,爸爸回去主要是为了去我和你妈妈还有你当初一起待过的地方看看,爸爸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了,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挺有精力的,可心里头真的老了,人越老就越容易怀旧,爸爸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妈妈……”话未完,楚相国脸上的表情却已经难过起来,眼眶中涌现一层淡淡的冷光,却是牵动着内心的遗憾。 “爸,我也跟你一起回去吧。”楚静瑶的心里也不是滋味,脸上的微笑上也挂着一层浅浅的忧伤,她也想妈妈了,那个在乡下的时候面朝黄土背朝天养育着她的母亲,到了城里又辛苦的起早贪黑为了供她读书的母亲,母亲要的就是一口志气,后来父亲虽然有钱了,但却从不肯要他一分钱。 唉,想当初父亲也是有苦衷的,若是告诉了母亲,会不会母亲就不会含恨而终了,母亲恨了父亲一辈子,可父亲的心里头却从来不曾忘记过她,甚至作为女儿楚静瑶深深的感知到,在父亲的心中,母亲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女人,他最爱的人是她! 楚相国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条东北三省的经济大鳄阅人无数,自然能从女人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间察觉到异样,笑着说:“静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爸爸?” 楚静瑶连忙笑着说:“哪有,爸你别乱想了。”楚相国还是盯着她看,楚静瑶又笑着说:“爸,真没有,你别乱想了。” 楚相国笑着说:“静瑶,你是爸的闺女,爸还能猜不透你的心思?” 楚静瑶道:“爸,恐怕我就不是你的闺女,你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吧,各式各样的人你都见识过,早就是火眼金睛了吧。” 楚相国笑着说:“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是老实招来吧,是跟林昆有关吧?林昆今天春节打算去燕京,你也想一起过去?” 楚静瑶点点头。 楚相国笑着说:“你带澄澄去燕京吧,燕京是皇城大都市,春节一定热热闹闹的,顺便带着澄澄到处玩玩,让小家伙见识见识世面,我楚相国的外孙,将来怎么也得是人中龙凤才像话嘛,爸爸去乡下你也不用担心,有你江姨和小雪陪着,你不用担心爸爸没人照顾,就安心的带澄澄去燕京吧。” “不。”楚静瑶说:“我带澄澄去乡下,也不完全是不放心你,陪你过春节是一方面,我也想回去看看和妈妈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澄澄没见过姥姥,就带他去感受一下姥姥和妈妈曾经住过的地方,澄澄长这么大也没怎么去过乡下,他一定会喜欢乡下的春节的。” 楚相国笑着说:“静瑶,可你考虑过没有,澄澄可能更愿意和林昆在一起,你要是硬带着他跟我来乡下,小家伙会不会不开心?” 楚静瑶笑着说:“爸,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跟澄澄说。对了,我们到了乡下,对那些白眼狼的亲戚不要客气。” 楚相国笑着说:“客气又能怎么样,他们无非就是想讨些钱去。”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童年深处的记忆历历在目,那些人丑恶的嘴脸,就像是记忆深处无法抹掉的肮脏壁画一样,无论岁月如何的累积冲逝,依然那么刺眼的悬在心头。 楚静瑶道:“一分钱都不许给他们,你要是给,我就和你翻脸。” 楚相国笑着答应,说:“好,爸爸答应你,一分钱也不给他们。”他心里头明白,女儿一向都不是容易记仇和小肚鸡肠的人,之所以对那些远方亲戚如此痛恨,当初自己的那些远方亲戚一定没少欺负她们母女俩,自己当年戎马在外,一年到头最多也只能回家探亲一次,每次最多待上三天,每次回家妻子和女儿的脸上都挂着幸福开心的笑容,妻子和女儿也从未跟他提起过生活中半点的不如意,每当他拉着妻子和女儿的手问他们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妻子和闺女每次的回答都是他们过的挺好的。 当初,妻子和闺女最大的愿望就是等他退伍了,一家人能够简单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不求一生大富大贵,只求家人平平安安,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妻子有那么多的苦楚一个人咽下,和女儿一起瞒着不肯告诉自己,就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让自己回家探亲的这几天能够快快乐乐的享受家的温暖,可真等到他退伍了,换来的却是他的‘背叛’。 往事一幕幕,自己那位辛劳踏实,几乎一个人撑起当初的那个家的妻子的音容笑貌浮现在了眼前,那么清晰,这么多年从未淡忘过,她曾经是那么的温良贤惠,到后来却被自己的‘背叛’逼的那般的泼妇不讲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她把所有的青春与真心给了自己,而自己却…… “爸,你怎么了?”楚静瑶开口道,楚相国的眼眶微微的湿了一层,笑容还挂在脸上,可是却泛起了一层忧伤。 “哦,爸没事。”楚相国笑了笑,抬起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眶,楚静瑶递过来手帕,楚相国尴尬的笑着接在了手里,抬起头看着女儿,泪眼模糊的深处,仿佛看到了昔日的爱人,泪水一瞬间更加涌流,本来毫不显老的一张脸颊,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一万年,他声音颤抖的喊着:“玉琴,玉琴我对不起你……” “爸,爸我是静瑶啊。”楚静瑶抓着楚相国的手喊道,心里也忽然不是滋味起来。 楚相国慌乱的将心绪从悲伤中抽离了出来,看着楚静瑶一脸尴尬的笑了笑,说:“嗨,爸真是老眼昏花了,竟把你当成你妈了。” 楚静瑶心疼的笑了笑,说:“爸,你是不是很爱我妈?” 楚相国不好意思的笑着,点了点头,“你妈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 楚静瑶笑着撅起嘴,耍起了小女孩的脾气说:“那江阿姨呢?” 楚相国笑着说:“你江阿姨是生活的时间久了累积下来的亲情,和你妈不一样,当初我第一眼见到你妈就喜欢。” “为什么?” “你妈长的漂亮呀,她可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用现在的话来说叫什么来着……” “村花!” “对对,就叫村花,你妈那时候可是乡里远近闻名的村花,当时去你外婆家说媒的人,都快把你外婆家的门槛踩烂了,当初我第一次见你妈,是在村前的那条小河边,我们当时几个知情从城里过来刚下乡,拎着自己做的鱼竿就要去钓鱼,当时你妈在河边洗衣服,你妈的头发很长,扎着马尾辫,穿的我记着是一件蓝花色的衣服,当时可把我们几个知情给看傻了,那时候我就在心里下决心,一定要娶了你妈!”勾起那往昔甜蜜的回忆,楚相国的脸上舒展开了温馨的笑容,仿佛当初的一幕幕就发生在昨天,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就在自己的面前,楚静瑶不忍心打扰,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在外人的面前他是那么的老持稳重,上亿的合作谈崩的时候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动容,但此时回忆起母亲,他脸上的笑容竟是如此的纯真,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岁,那一年他刚下乡,还是一个懵懂而又单纯的知情。 良久,楚静瑶才轻声笑着开口说:“楚相国同志,那当初你是怎么追上我娘亲的?” 楚相国从追忆中回过神,脸上的光彩之色更浓了,满副骄傲的说:“当年你娘亲是大美女,你爹也是大帅哥啊,我和你娘亲那可是一见钟情,当时甭提我身边的那些人多羡慕了。” 楚静瑶抿嘴笑着,楚相国道:“怎么闺女,你不相信?” 楚静瑶抿嘴笑着说:“爸,你想听我妈当时怎么跟我说的么?” 楚相国马上提前了兴致,道:“怎么说的?” 楚静瑶笑着说:“说了你可不许伤心。” 楚相国笑着说:“都大半辈子的人了,有什么伤心的。” 楚静瑶笑着说:“我妈也是喝醉的时候跟我说的,她说当时你狗皮膏药一样的追她,她本来也没看好你,是我外公和外婆觉得你这小伙子不错,人踏实肯干而且还有文化,希望我妈和你在一起之后,将来也能生一个有文化的孩子,乡下人没有文化,对你们这些城里下来的知情就特羡慕,后来我妈耐不住我外公和外婆总在耳根子边道到,就试着跟你接触,结果感觉不错,你比其他的那些年轻的小伙子都要好,确实很踏实,而且经常还会使一些小幽默,我妈说最让她感动的一回是我姥爷在山里干活出事,你带着人从石头堆里把我姥爷扒了出来,当时你的手上全是血,我姥爷后来没救过来,你又帮着家里跑前跑后的,就像是亲儿子一样,我妈是那个时候下定决心要嫁给你的。” 楚相国听着,有些失落,笑着说:“合辙你妈当初是因为感动才嫁给我的呀。” 楚静瑶说:“我能看出来,我妈是爱你的,你离开我们以后,她从没想过再找个人一起生活,她说是不再相信男人了,其实我知道,她心里是放不下你,小时候我不明白,现在长大明白了,我妈就是那种轻易不会爱上一个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那种女人。” 楚相国苦笑,有些失落,道:“原来是这样啊。”转而又笑着问楚静瑶说:“静瑶,那你呢,是不是也和你妈一样?” 楚静瑶笑了笑,说:“不管怎么样,这个春节我和澄澄陪你。” 楚相国笑了起来,开心而又温馨,身份到了他如今的地步,一切的身外之物对于他来说都是浮云,唯有女儿和外孙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