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锦公子 - 神兵奶爸

第九百零九章:锦公子

第九百零九章:锦公子 林昆看着这个油头粉面的小子,长的实在是不讨喜,尤其说起话来那半男不女的嗓音,听了真有一股上去掐死丫的冲动。 油头粉面的小青年带着一干人等围了过来,闹哄哄的,顿时引起了酒吧里的人的注意,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马上就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了,刚和林昆谈完话的刘刚和狗哥,这会儿真在场子里溜达,巡视一下场子里的情况,见这边闹闹哄哄,就一起皱着眉头看过来,当看到人群中央围着的是林昆一下三口后,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了。 “走,下去看看!”刘刚对狗哥说道,转过头又加了句:“叫上弟兄。” “嗯。”狗哥落在后面,拿起对讲机开始喊人,喊完后又快步的追上了刘刚,两人一起阴沉着脸向人群走了过来。 “小子,你打了我的人,就想这么一走了之!?”油头粉面的小青年仰着下巴,一副嚣张的欠揍的模样冲林昆叫喊道,说话间,目光却是频频的往楚静瑶的身上看,这么俏楚楚漂亮的极品女人,还真是从未见过,看来这中港市果真是美丽富饶之地多佳丽,北方第一女盛产之城的名声绝不是虚名。 “锦公子……”刚才被林昆一脚踹开的大汉,以跪舔的姿态来到这位油头粉面小青年的面前,主仆俩目光一对视,满是奸诈阴森的意味,这大汉的嘴角更是噙起一抹狡猾的笑容。 “要不怎么样呢?”林昆笑着说道,脸上表情淡定从容,根本就不把周围的这群货色放在眼里,甚至正眼都懒得瞧这油头粉面的小青年一眼。 咱们林大兵王的姿态算是摆的足了,什么叫俾睨之态,可这位生的油头粉面,嗓音跟个太监似的锦公子,却是没有丝毫的觉悟,呀呀呀的哼了三声,眼神上下打量着林昆,然后突然一巴掌就欲向林昆的脸颊拍过来,打人不打脸,他这么狂,打人当然要打脸了。 啪!!! 清脆的一声巴掌声,周围看热闹的人心都跟着提了一下,这时酒吧里的dj声已然停下来,只有这一圈闹闹哄哄的。 林昆原地站着纹丝不动,抬手打人的锦公子却像是陀螺一眼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待身形踉踉跄跄的站稳,眼前却是一片小星星在欢快的唱着歌……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围观的人全都一脸诧异,包括锦公子随身带着的一群十多个壮汉,一个个也都是惊诧的没反应过来,明明看着锦公子挥着巴掌向那个人打去,怎么最后这巴掌就落在他自己的脸上了? 锦公子懵圈的甩甩头,回过神后,马上怒极的瞪着林昆大吼道:“你,你特么的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大耳刮子,咱们林大兵王还真不是惯孩子的人,这一巴掌打的更狠,把这名好像有点什么身份的锦公子,直接打的原地陀螺360度旋转,同时嘴里一颗鲜艳的牙齿飞了出去,这一次再也站立不住,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哈哈……”周围响起了一片看热闹的笑声。 锦公子甩着头脑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刚刚踉跄的站起来,就觉得一阵的头晕目眩,马上又要摔倒在地,好在身边的手下够机灵,赶紧一把将其搀扶住,锦公子并没有感激他的手下们搀了他一把,反倒是大怒吼道:“一群废物,小爷我都被打了,你们还一个个死人一样杵在这儿!” 周围的这群大汉顿时被骂的惊醒了,一个个马上换上了一副怒目狰狞的表情,裂开大嘴,从腰间掏出了折叠棍,向着林昆就扑了过来。 哎哟! 突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一个扑向林昆的大汉好似被人从后面砸中了后脑勺,痛哼了一声之后,直接就趴在了地上,紧接着围观的人群像是从外面爆裂开一样,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就见一群身材精壮着装统一的小青年,手里拎着棒球棒就冲了进来,人数之多比起锦公子这一方至少五倍,马上就将这一群一脸懵逼手持折叠棍的大汉全都给干趴下了,咿咿呀呀,哭爹喊娘的一片痛哼惨叫。 围观的人群全都惊呆了,被身后两个手下搀着的锦公子也是脸色惨然,他身后的那两个手下,别看都是身高马大相貌狰狞之辈,现在却好似吞了毒药一样,脸色铁青难看至极,两条腿在那哆嗦的直打颤。 刘刚和狗哥这时挤进了人群,对周围惊呆的笑着大声说:“诸位,这只是一点小小的误会,大家稍安勿躁,惊扰到了大家的地方,我刘某人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今天晚上每人免费赠送德国啤酒一扎,希望大家喝的尽兴,玩的开心!”说完,转过身向着dj台的方向打了个响指,酒吧的dj马上会意的打起了旋律,酒吧里的氛围马上恢复了正常。 像酒吧这种地方打架是在所难免,只要不太过激烈见红,顾客们也当是一小段刺激的插曲,大家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 狗哥低着头走到了林昆的面前,恭敬小声的问:“昆哥,怎么处置?” 林昆笑着说:“不要影响了生意,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的收拾一下,另外摸一下他们的底子,看样子不像是我们本地的人,要是外省人,下手就要更狠一点,让他们明白明白,我们中港市这块肥肉,可不是谁想惦记就能惦记的了的。” 狗哥应声道:“明白……”转过身抬起头,嘴角阴测测的冲锦公子一笑,对手下的人道:“把他们都给我带走!” 锦公子怕极了,他今天晚上本来只是想来这场子里摸摸底,不料看见了一个极品的美女,他的小心脏一下子就扑腾的受不了了,可惜美中不足的是,美女旁边居然有两个男人,而且还是一大一小,不过身为某省出了名的采花公子哥,锦公子可没那么轻易放弃的念头,而是派自己的手下扑上来佯装醉汉拦住,本以为只想仗着人多调戏一下对方,结果却没想到自己带在身边的这十多个如狼似虎的手下,却被人家瞬间给拿住了,看那一个个躺在地上的衰样,哪还有半点凶狠狰狞的范儿,倒像是被打怕了的丧家犬。 白白挨了两个耳刮子可以自认倒霉,可抬起脚一脚踢在了钢板上,碰上的居然是这酒吧的幕后老大,也是自己听说过的那位中港市的狠人,这可就不是自认倒霉那么简单的了。 “大,大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锦公子自己几斤几两清楚的很,赶紧开口就要求饶,不是向走过来一脸不善的狗哥求,两只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准备转身离去的林昆。 林昆刚要转过身,却是微微的回过头,嘴角淡淡的一笑,“有事?” “大哥,我错了,今天晚上小弟无意冒犯,你就把咱当个屁放了吧……”锦公子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脸上搭着讨好的笑容。 “哦。”林昆答应一声,锦公子马上眉开眼笑起来,心说这姓林的也太好说话了吧,就这么一位同情心泛滥的主,怎么坐的上中港市一哥位置的?那一定是因为没碰到自己的表哥…… 锦公子这边正窃喜着,林昆话头突然一转,云淡风轻的笑着对狗哥说:“阿狗,替我好好照顾照顾这位兄弟。” 狗哥阴测测的一笑,目光盯着锦公子说:“放心吧昆哥,我一定好好的照顾照顾他。”说话间,两只拳头握在一起,嘎嘣嘎嘣的响,锦公子顿时吓的面色苍白,张口想要再说什么,狗哥那结实的大拳头已经砸了过来,哎哟一声痛叫,却是再也坑不出声了。 林昆不想澄澄看到太暴力的场面,赶紧带着小家伙和楚静瑶离开,出了酒吧的门口,远离酒吧里嘈杂的环境,耳边一下子清净了下来,楚静瑶抬起头看着林昆欲说话,林昆却是笑着脱下外套搭在了她的身上,晚风很凉,可她并未觉得冷,这一下心里一下子暖融融起来,林昆笑着冲她说:“老婆,我们回家吧。” 所有要说的话,一瞬间全都咽回了肚子里,楚静瑶笑着点头,边上的澄澄却是抬起头,一副抗议的模样看着林昆说:“爸爸,我也冷。” 林昆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噌噌噌的向停车的地方跑去,在停车场里转了一圈,没看到楚静瑶的车,转过头,楚静瑶却跟着走了过来,笑着说:“我和澄澄打车过来的。” 林昆笑着说:“本来就打算一起把我带回去?” 不等楚静瑶说话,澄澄开口了,“爸爸,好几天晚上你都很晚回家,我想跟你玩都没机会,今天晚上是我叫妈妈来找你的。” 林昆溺爱的摸摸小家伙的鼻子,笑着说:“好,爸爸这就回家陪你玩。” 酒吧里,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锦公子和他那十几个大汉,只是众人今天晚上寻欢作乐的一段小小的插曲,在dj咆哮的节奏中,每个人很快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节奏。 这时,吧台的小方桌前后,小茜和夏卉仍在这窃窃私语,夏卉端着酒杯抵在唇边,一副很骄傲的神情说:“小茜,怎么样,我哥牛吧!” 小茜点点头,道:“很男人!”接着双眼迷蒙着,喃喃道:“我的男人要是也这么牛就好了,躲在他后面一定幸福死。” 夏卉抬起手指头轻轻的在小茜的额头上敲了一下,“喂,醒醒,别做梦了!再做梦小心晚上梦见我哥变成你男人。” 小茜一副无所谓又很慷慨的模样说:“好啊,来者不拒!” 夏卉一脸鄙夷的说:“哟哟哟,刚才是谁怕我哥夺了第一次来着,这么快就又改变主意了,想要义务献身呢?” 小茜嘻嘻一笑,“行了,别瞎说了,再给我讲讲你哥的故事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