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酒吧谈话 - 神兵奶爸

第九百零八章:酒吧谈话

第九百零八章:酒吧谈话 这边,林昆和刘刚、狗哥正聊着,另一边夏卉和小琴向这边侧目看过来,夏卉一脸崇拜暧昧难明的表情,小琴也开始在心里暗暗的给林昆打分,单从外表来看,这个男人没有他男朋友帅气,至少在她眼里是这样,至于有多少成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就说不好了,不过他确实有着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诱惑力,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这会儿说话的模样却是成熟稳重,手上夹着半支雪茄,那频频闪烁的灯光遮映在他的棱角清晰的脸颊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气来,叫人免不得多看几眼。 “小卉,看到林昆了么?”两个女孩都在发呆,忽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入耳畔,温柔带着轻风般的磁性。 夏卉和小琴同时回过头,两人都被这好听的声音所吸引,闻声如人,说话的这位肯定是个美女。 跟大多数见到了美女会不由的心生羡慕妒忌恨的姑娘不同,夏卉和小琴是属于绝对单纯的那类妹子,就算是真的见到了美女,两人只会羡慕和崇拜,绝对不会心生妒忌和恨。 “静瑶姐!” 夏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望着眼前一身落落大方而极其典雅打扮的楚静瑶,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的都有些直了。 “小卉阿姨好!”澄澄仰起小脑袋,甜甜的笑着跟夏卉打招呼。 夏卉闻声低下头,脸上惊讶的表情马上换上了溺爱,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说:“澄澄,你怎么也来了。” 小家伙接下来的话,差点让夏卉和小琴栽了一跟头,就连身为亲生母亲的楚静瑶都大感吃不消。 “男人嘛,总要来酒吧里喝喝酒,每天待在家里多没意思呀。”澄澄仰着小脸,一脸天真无邪而又淡定的说道,看着小卉阿姨脸上的表情不大对劲,小家伙又是一脸关心的小模样说:“小卉阿姨,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谢谢澄澄,阿姨没有不舒服。”夏卉笑着说:“喝点什么呢,阿姨请你吧,柠檬水还是可乐?” “小卉阿姨,我不喝柠檬水也不喝可乐,来酒吧,当然是喝酒了,给我来一瓶82年的xo吧。”小家伙爬上了吧台前的座椅,一副很老道的模样说。 夏卉和小琴再也忍不住,被小家伙逗的咯咯笑了起来,夏卉说:“澄澄,你要是想喝xo也可以,这里正好也有,不过先要你妈妈同意才行。”说着,夏卉将目光看向楚静瑶,只见楚静瑶那张漂亮的令人窒息的脸上,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冲小家伙问道:“澄澄,跟妈妈说,这些是不是都是你爸爸教你的。” “嗯,是爸爸教我的。”澄澄点头道,还是那么一副单纯的小模样,小孩子就是这点好,诚实,无条件的诚实。 楚静瑶抬起头笑着对夏卉说:“小卉,给他来一杯可乐。” “好的。”夏卉笑着答应,又对小琴说:“小琴,可乐。” “静瑶姐,你喝点什么?”夏卉笑着问。 “我不喝了,你看到林昆了么?”楚静瑶笑着问。 夏卉和楚静瑶见过几次,对楚静瑶的印象一直也不错,楚静瑶问她,她也没想太多,指着林昆和刘刚、狗哥的方向就说:“昆哥在那和刘经理谈事。” 楚静瑶看了一眼,笑着对夏卉说:“小卉,你帮我照顾一下澄澄,我过去找他一下。” “妈妈,我也要去!”澄澄喝了一口可乐,就吵着道。 楚静瑶道:“澄澄听话,爸爸和,刘叔叔在谈事情,小孩子不要过去,在这乖乖的小卉阿姨玩,妈妈和爸爸一会儿就过来。” “哦,那好吧,妈妈你要快点回来。”澄澄乖顺的答应。 楚静瑶向林昆那边走去,修长的身影,穿着一件咖啡色的大衣,柔顺的头发半披在肩上,脖子上搭了一条简约但大气非常的围巾,脚上穿着一双高腰的小皮靴……这简直就是一个美的完美无缺的女人。 小琴望着楚静瑶的背影,神秘兮兮的对夏卉说:“小卉,这个静瑶姐,不会就是你口中的嫂子吧?” 夏卉笑着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怎么样,漂亮吧?” 小琴一副讶异非常的表情说:“何止是漂亮,简直就是极致,哎哟,我要是能生的那么漂亮就好了。”脸上一副崇拜羡慕的表情,几乎都是要醉了。 “姐姐,你也很漂亮啊!”稚嫩的声音传来,语气是那么的诚恳,听的小琴马上笑容灿烂起来,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个可爱又会说话的小家伙说:“你叫澄澄是吧,今天的可乐姐姐请你了。” “谢谢姐姐!”澄澄咬着吸管,啜着可乐,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接着又说:“不过就是没我妈妈漂亮。” 说的是事实,可听在耳朵里,意会在心里,刚才的开心好像全都没有了,有时候实话固然令人开心,可有时候实话又让人开心不起来,还真是矛盾呢。 夏卉咯咯的笑了起来,敲着桌面说:“美女,给我也来一杯可乐!” 林昆正和刘刚、狗哥谈着话,狗哥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外省有力量想要介入中港市,看中了中港市这一块大肥肉,林昆听完后表情平静,稍微思忖,笑着说让刘刚把这件事向蒋叶丽汇报一下,先听听他的主意,林昆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试探的问:“昆子,你是真的打算退出了么?” 林昆笑着说:“我是怕以后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经历,中港市已经统一,剩下的就是经营了,我想将目光放的远一些,燕京似乎是个不错的地方。” “燕京?”刘刚有些惊讶,狗哥也跟着惊讶了一声。 “昆子,你的意思是,你将来要去燕京发展?”刘刚道。 “昆哥,带上兄弟们吧!”狗哥道。 林昆笑着说:“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主要我还是有其他的事情,不管什么时候,我是不会弃下兄弟们不顾的。” 听到林昆这么说,刘刚和狗哥倒是宽心了不少,三个人还要再说点什么,却见狗哥的目光陡然直了起来,刘刚皱起了眉头,循着狗哥的目光看去,眼神中一抹惊艳闪过,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了狗哥的后脑勺上,笑着骂道:“阿狗,你是想把眼睛挖出来是不是,这是你嫂子!” 狗哥马上回过神,他可从来还没见过昆哥嫂子呢,马上咧嘴露出尴尬的笑容。 林昆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愣,望着走过来面带怡人微笑的楚静瑶,道:“老婆,你怎么来了,澄澄呢?” 楚静瑶笑着说:“澄澄在那边和小卉在一起呢。” 林昆表情一怔,“啥,你的意思是你带儿子过来了?” 楚静瑶跟刘刚和狗哥打了个简单的招呼,坐下来说:“怎么,不是你教儿子说是男人就要泡酒吧泡妹的么?” “……”林昆咧嘴笑着解释说:“别听那小子胡说。” 楚静瑶笑容醉人,但又促狭道:“可我更相信儿子。” 刘刚和狗哥很识时务的站起来,说了声有事要忙就走了,林昆在心里头暗怪这两个家伙不仗义。 林昆笑着说:“老婆,喝点什么,我请你。” 楚静瑶说:“什么也不喝,我来找你是有事的。” 林昆道:“什么事情非要来这找我,等我晚上回家说不就行了。” 楚静瑶说:“每天晚上你回家都是深更半夜,我等不了。我听小雅说,过段时间你要跟她回燕京过春节?” 林昆笑着说:“是啊。”生怕楚静瑶生气,赶紧解释说:“老婆,小雅的身份你也是知道的,我也是有任务在身身不由己,过去我是一名军人,凡事都是以国家的利益为准的,组织上需要我,所以我……” 楚静瑶打断说:“我知道,我也理解,我听陆婷说,你向组织在燕京城里要一套别墅,想金屋藏娇?” “啊?哎呦我的亲老婆,你看你这是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金屋藏娇,就这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娇的女人么,实不相瞒,那别墅是为你和澄澄准备的,我打算这次去燕京把你和澄澄也带上,我们一家人好在一起过一个春节。”林昆笑着说。 楚静瑶满意的笑了笑,嘴上却说:“我和澄澄不一定能过去,往年的春节我都没陪在我爸身边,今年春节我打算和他一起过。” “哦……” “不过,我回头可以跟我爸商量一下,看能不能一起去燕京,他在燕京那边也是有挺多的朋友跟合作伙伴。” “这样就太好了!”林昆马上变的兴奋起来。 “好了,你有事忙你的吧,我的事问完了。”楚静瑶笑着站了起来,心情不错,脸上的笑容更醉人了。 “今天晚上我也没别的事了,和你们一起回去吧。”林昆也跟着站了起来。 楚静瑶看着他,笑了笑说:“好。” 澄澄和小琴、夏卉聊的很开心,小家伙给两位大姐姐讲述着他各种在幼儿园里发生过的事,虽然很幼稚,但却不缺少笑点,逗的两个小丫头咯咯直笑。 跟两个小丫头打了声招呼,林昆和楚静瑶就带着恋恋不舍的小家伙离开酒吧,一路上小家伙吵着嚷着还没和两位漂亮的姐姐聊够呢,对爸爸妈妈粗鲁的将他带走,他很不开森,非要请他吃冰激凌才行。 走到酒吧的门口,忽然一个满嘴酒气的大汉跌跌撞撞的撞过来,迎着楚静瑶的身后就抱了过来,林昆感觉到了身后有异样,提前做出了反应,一脚踹在了这个不长眼的大汉的小肚子上,这大汉一吃痛,捂着肚子就蹲在了地上,并哇哇的吐了起来。 林昆拉着楚静瑶就要走,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叫声,“站住!打了人还想跑!?” 林昆回过头,只见一个被好几个壮汉簇拥的小年轻快步走了过来,这小年轻的油头粉面,嗓音尖细,要不是当代早已经废除了太监制度,还以为是个嘴巴不长毛的太监憋不住寂寞出来逛夜店了呢……